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六十三 墙前飘霜行路难
    东采奇不敢轻慢,当即静下心来,凝神倾听。那大眼枭于是念出口诀:“杜鹃悲鸣,思往昔惨事而血出,因悲?因愧?因惧?因怯?诸因得果,难以言述。血肉纵控之法,修习者若受悲、愧、惧、怯,自身疾苦,亲人疾苦,皆融于心,如此方可得大成”嘴里不停,说了一大段话。

    东采奇不禁担忧,问道:“前辈,这功夫需自身受苦,亲人受苦,我以往遇敌时,见那鬼虎派敌人食人血肉,极为残暴,但却因此功力增长。莫非莫非我最终也不得不如此么?”

    大眼枭道:“这是借他人之苦,练自己的功夫,虽然卓有成效,但毕竟落了下乘。需得先自受莫大之悲,再累亲密之人受罪,如此方能渐入佳境,功德圆满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听得头皮发麻,苦笑道:“这功夫如此难练,我还是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她赶往军营,处置正事杂事,忙活许久,至第二天午时,大军整装齐备,粮草随行。那滔鼓、李恋、庆仲等皆主动请缨,东采奇见有这许多好手相助,不由得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她立于点将台上,大声陈述鬼虎派罪行,说到气愤处,声音发颤,美目微红,众人被她所感,无不义愤填膺。忽然间,东采奇耳边有人说道:“你这煽动人心的本事,倒也越来越高明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知那人是盘蜒,微微一愣,见他立于远处,目光冰冷,朝自己望来。东采奇一阵心乱,又匆匆说了两句,便下令出兵,朝彤云谷进发,盘蜒缀在后头,随军同行。东采奇心中喜忧参半,不知盘蜒如此何意,为何跟来?又何时会离开?

    阿道见了盘蜒,心中来气,骑马绕过大军,来到近处,说道:“盘大仙,你跟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是来瞧瞧热闹,并无它意,你们也不必管我。”

    阿道心中有火,说:“你瞧什么热闹?你想看咱们笑话么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姑娘何必如此绝情?我对姑娘曾稍有恩惠,还请姑娘行个方便,容我在此逗留。”

    阿道无奈,当即置之不理,回到东采奇身边,低声问道:“你告诉他我对你所说之事了么?”

    东采奇摇头道:“你放心,我绝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阿道疑心重重,看她一眼,不再多问,更不再理盘蜒。

    大军行了半月,抵达彤云谷。这谷中人烟稀少,山民住在深山里头,并未受鬼虎派之祸。探子在谷中找到大量足迹,鬼虎派在此逗留不久,旋即往东北。东采奇早料到如此,毫不沮丧,命人从山民手中买了粮食,说道:“形势如此,咱们也不能半途而废,说不得,唯有再往北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想:“这等大仇,不可不报,如空手而回,咱们全军颜面皆无。况且侯爷她娇弱女子,尚无退却之意。咱们更不可示弱了。”于是齐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大军挑荒山野岭、天险地渊行军,鬼虎派足迹时断时续,总未能追上。东采奇暗呼老天保佑若当真在此将仇人剿灭,她便再无借口闯入北地了。

    盘蜒始终不远不近的跟着兵马,旁人与他答话,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回应。他身份武功皆闻名当世,凡人对他敬服,只当这是大仙人的怪脾气。到了晚间,盘蜒便不知去向,谁也找不到他。有人猜测道:“这盘蜒大仙显然对咱们采奇侯爷情意深厚,这数月来对她照顾极多,只是两人不知为何,生了嫌隙,盘蜒大仙不愿认错,又放心不下她,便想出这么个法子来表明心迹。”

    这传言流传极快,不久全军皆知,更传到东采奇耳里,东采奇只羞涩微笑,不置可否。庆仲、滔鼓、李恋等人仰慕上司,得知此事,便如鲠在喉,越看此人,越不顺眼,心里暗骂:“这阴阳怪气的仙人,不干不脆,混账透顶!”也有人同情盘蜒,心想:“此人情深至斯,委实可怜可敬,只是对待心爱女子,如不哄不骗,岂能得手?他这般跟着,不明不白的,侯爷想必也烦恼的紧。”

    这般一天天赶路,又过了一月,大军早已离了西南境地,从沙漠边缘穿过,抵达莲国郊外。东采奇早失了鬼虎派踪迹,她心知肚明,敌人定折转往雪岭三十国,由此绕道前往北方。

    接连数日,盘蜒竟就此不见了。军中有人松了口气,有人则以为他伤心远走。东采奇茫然若失,心中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莲国国君得知东采奇到来,念及往昔与东采英情分,派使臣前来慰问,那使臣问其缘由,东采奇道:“我追击万鬼仇敌而来,途经贵地,绝不敢叨扰侯爷。只是从城外绕行过去。”

    那使臣吃了一惊,心想:“此事好生蹊跷,万鬼的高手到我莲国境内,咱们侯爷一无所知,岂不显得太过无能?而你这彩旗侯也不早通报一声?”于是说道:“还请侯爷入城一聚,我家主公定会美酒美食,犒劳诸位将军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请知会莲桑侯爷一声,多谢他一番厚意,只是军情紧急,咱们也不能耽搁。不过我等带有金银,侯爷若念及昔日与哥哥交情,还请卖给咱们些粮草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那使臣与她身边诸将都知不对劲:再往北走,便临近那仙鬼冰墙。她要这许多军粮做什么?

    东采奇强做镇定,厚着脸皮,目光坚定不移,那使臣道:“此事小人也不能做主”

    东采奇怕计策过早暴露,忙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就此告辞。”

    蓦然间,只听远处车轮声骨碌碌而来,有数十辆大车快速驶近,车上乃是莲国国君旗帜。那使臣莫名其妙,愕然望向东采奇,但她也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马车临近大军,停了下来,使臣认得车旁护卫正是莲国护粮官兵,奇道:“诸位怎会来此?”

    那护粮官说道:“前几天,有一位万仙的破云大仙盘蜒造访国都,会见侯爷,要侯爷借一月粮草给他。侯爷曾受这位大仙人恩情,当即答应下来。”万仙破云仙使,在凡间便是活神仙,身份地位,不逊于天子,各国公侯巴结尚且不及,如何会吝啬区区财物?

    使臣看了东采奇一眼,见她俏脸微红,泪光闪烁,心知其中定有隐情,笑道:“原来彩旗侯早有安排,小人刚刚多有得罪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那护粮官又道:“盘蜒大仙说,他有一桩极要紧之事,嘱咐彩旗侯替他办妥,彩旗侯欠他良多,迫于无奈,不得不遵命,命咱们不可多问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“啊”地一声,心想:“他将此事揽到自己头上了?他这么一说,纵然将来皇上怪罪下来,我罪责也能减轻大半。他并非跟着来瞧笑话,而是诚心想帮我。”

    随后护粮官指挥下属,将粮车送入东采奇军中,待准备齐妥,大军继续上路,莲国诸境,不再阻拦。军中有好事者传颂此事,称:“盘蜒大仙巧送情义,助咱们侯爷途中顺利。他这温柔手段,哪个姑娘会不动心?咱们侯爷若再无动于衷,那未免也太铁石心肠了。”东采奇胸中情丝万缕,但见不着盘蜒,却也无处倾诉。

    再行多日,气候骤变,先是寒风吹动,再是天降飘雪,不见绿草红花,倒有黑白树木,枝叶凋零,鸟兽隐宗,地面硬邦邦的,石头上也结满寒霜。立于高山之上,已可见那横亘原野,阻断天地的大冰墙,从东往西,分割了南与北,人与妖,仙与鬼,天堂与地狱。

    东采奇在悬崖上凝视许久,深吸一口气,心道:“老天保佑,让我让我此行能够”

    她一路上心中极为苦恼,实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。到了此处,更是难以决断,纠结至极。

    那冰墙全无缝隙,坚不可摧,她未必能越过那冰墙。此次千里追袭,不过是一场徒劳,众人得以返乡,纵然心中有怨,可总算并无折损。

    但万一她找着法子,穿过此墙了呢?

    那大眼枭立在她肩上,说道:“盘蜒来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呼吸一停,感到盘蜒已站在身边,她一转身,含情脉脉的瞧着他,盘蜒恰巧也向她看来,东采奇心脏狂跳,扭开俏脸。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尊长,这一路上多亏你你相助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神色有几分疲倦,他道:“我实不知是在帮你,还是害你。事到如今,你该如何向全军交待?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我瞧这冰墙牢不可破,难以穿越。咱们终究白跑一趟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朝那墙上指了指,东采奇目光一转,竟清楚见到那冰墙上突然裂开一处窟窿,窟窿约莫两人高矮,两人肩宽,足以容大军通过。东采奇心头大乱,颤声道:“师兄,这是你”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这冰墙是极古老的造物,当年那十二人将其唤出,却决不能损其分毫。我即便真要通过,也非得使全力击打,耗费一天一夜才行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声音苦涩,问道:“那这窟窿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看来时辰已到,这冰墙将渐渐消融,再过几年,便会不复于此。咱俩运气不坏,或许是恰好头一个目睹此事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身子发抖,却听盘蜒说道:“你不听我的话,事已至此,我仁至义尽,实难再帮你,过了冰墙之后,你一切决断,我皆不再过问。采奇,这是你与万鬼的恩怨,与蛇伯的旧梦,他们是你的属下,他们是你的臣民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知他是破云仙使,身份非凡,如过了冰墙,极易惹出大争端来。她本已极为动摇,但见此征兆,便认定天意如此,再无迟疑。她踮起脚尖,在盘蜒脸颊旁一吻,说道:“师兄,多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。”随后,她转过身,步履沉稳坚毅,朝大营处走去。

    盘蜒眯起蛇眼,透过风雪,盯着这位即将归乡的姑娘,像是要看清她今后的命运似的,但风雪渐厚,视线模糊,他看了半天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