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六十一 记仇记恨记童年
    众童也跟着大哭,当真撕心裂肺,催魂断肠,有一男孩儿哭道:“这位姐姐从妖怪那儿逃出来,提醒咱们躲好,不然咱们也定然死啦。”

    阿道垂泪道:“她这番侠义心肠,当真感天动地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喊道:“虎妖往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众孩童面面相觑,谁也答不上来。东采奇冲出屋子,查看足迹,心道:“他们逃不掉的,不久前方才下雨,足迹显见,我总能追上。我要将他们杀的干干净净,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但蛇伯城的人呢?他们又该如何?如不拯救,他们还要受苦多久?

    东采奇心中剧痛,眼前仿佛见到无数受刑的人,各个儿都长着这少女面孔,但又接连变得支离破碎,容貌尽毁。她体内仍有虎妖毒爪的伤,此刻气息一乱,再支持不住,眼前一黑,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时,先闻到一股药香,气味儿浓郁苦楚,却令她精神一振。她茫然四顾,认得是余霞城王宫卧房内,桌上有一碗药汤,散发出阵阵香味。

    东采奇稍稍一动,知身上毒性已除,伤势也无大碍,她沉吟片刻,喊道:“桑曲儿,桑曲儿!”

    那桑曲儿是她贴身侍女,约莫十六岁年纪,知书达理,温柔体贴,武功也是不弱,乃一位武林大豪赠她的厚礼。话音刚落,桑曲儿便跑了过来,喜道:“侯爵娘娘,你好了么?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阿道妹妹呢?盘蜒尊长呢?”

    桑曲儿道:“他们将你送回,我让阿道姐姐在仁鸣宫住下啦。盘蜒大仙说他在荷花宫静修,你若有事,可以找他。啊,对了,还有那只大夜枭,咱们已养在芙蓉宫中,让名医用过药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稍觉安心,又道:“那有没有亿族的百姓前来?”

    桑曲儿道:“已然安排妥当,在城中暂住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派一万仙锐军,于浓花山周遭搜山寻林,再令大军戒备,如遇上万鬼人物,或擒或杀,无需禀报。”

    这仙锐军乃盘蜒所创,集军中出众高手,一身精良器具,一手神兵利刃,习练阵法,专用以对付万鬼强敌,无论那鬼虎门手段如何,只要鬼首不来,这支仙锐军皆足以应付,桑曲儿答应一声,当即领命下去了。

    东采奇目光闪烁,张开白嫩手掌,愣愣细看,她以往在蛇伯城中,与那玉郎相恋时,便喜欢装模作样的瞧自己手心,看看姻缘线长短,担忧婚事。但如今她已知这掌纹做不得数,只需施展血肉纵控念,纹路说变就变。

    她想起那死去的、英勇的、可怜的少女,东采奇根本不知她姓名,她只在匆忙相问时,偶然间看了看那少女小手她那条命线很长,本该长命,但如今她却已然死了。

    可见这掌中纹路占卜之法,何等可笑可悲?

    那少女死了,却换来数十条鲜活朝阳的性命,这样的好人,才真正配得上无忧无虑、安乐平和的日子。她逃出魔鬼的洞窟,却在即将迎来自由幸福的时刻与世长辞。为何世道这般待她?又为何这般待我?她一辈子担惊受怕,不曾享乐过,而我呢?我却过着锦衣玉食、奢靡尊贵的日子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日子太短。对我而言,日子太长。

    我要越过冰墙,去蛇伯城,将大伙儿全救出来。

    忽听门上轻轻叩响,随后门扉开启,只见阿道走了进来,两人相视一笑,阿道在床边坐下,闷了片刻,说道:“那些孩子中,有人听到鬼虎派所言:他们屠杀寨民,是为门中两位大师报仇。施虐之后,他们前往彤云谷,说是回乡去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彤云谷?那离此倒也不算太远。”其实那处离此有数百里之遥,但对东采奇而言,却是非去不可。

    阿道说:“你要去复仇?我可陪你同往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甚是感激,握了握她的手,却见她掌中全无纹路,姻缘、生命,不见分毫,神女阿道的掌心便如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东采奇神色黯然,又想:“你何必在意这些?此术全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鬼虎派乃万鬼几大派系之一,便如我万仙神藏、海纳派一般,莫说我身边这些人马,便是中原诸侯齐聚,也未必能报得大仇。我得找盘蜒师兄,有他运筹帷幄,这事便大有把握了。”

    阿道神色冷淡,说:“这人心术不正,你又何必求他?没准还会惹他教训,说咱们多管闲事,害人害己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苦笑道:“师兄他面冷心热,一张嘴最喜指摘嘲讽,要他帮忙时,他可全不含糊。”

    阿道说:“我先前与他送你回来时,我说:那死去的姑娘好生可惜,便是万仙的神术,也救她不得了。盘蜒道:我本可救她,但就算救活之后,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,徒然浪费力气罢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不禁愕然,问道:“你又怎么说?”

    阿道说:“我答道:你若真有本事,为何不勉力一试?人活着总比死了强。哪怕有一丝希望,咱们也当竭力而为。盘蜒眼神凶巴巴的,他说:这女孩儿执念极强,所见所闻,所说所想,未必可信。她满心仇恨,胡言乱语,只怕还坏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一阵气愤,斥道:“他真这般这般说么?”

    阿道说:“这还有假?你一直不知他是这样的人么?”

    东采奇脑中紊乱,思绪糟糟,静了许久,摇头道:“盘蜒尊长这么说定有深意,他一路所作所为,立下功德,足以光耀千古。他绝不是这等绝情寡义之人。”

    砰地一声,阿道将一张石桌震成四瓣,东采奇花容失色,忙道:“妹妹,我说错话了么?你为何如此发火?”

    阿道泪水夺眶而出,她道:“你不知他是怎样怎样的恶魔!一直被他所骗,蒙在鼓里。是了,这这贼人觊觎你的美色,有心讨好你,这才装的人模人样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这你可说错了,若师兄师兄他要我,我岂能抗拒?”

    阿道压低声音,恨恨说:“他想要骗得你死心塌地,对他钟情无二,一生不变,最终沦为他痴心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心想:“这也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。他若爱我,我必加倍爱他。可世事却不如我所愿,他心中全不记挂我。”

    阿道见东采奇不言,冲动之下,说道:“你道当年苍鹰哥哥是怎么死的?便是这这卑鄙无耻的狗贼偷袭了他,斩了他的脑袋,令苍鹰哥哥粉身碎骨”

    东采奇险些尖叫出来,目光惊惧,颤声道:“胡说!他为何要做这样的事?苍鹰大侠乃是乃是真仙,盘蜒尊长纵然了得,也非苍鹰大侠的对手。何况他又何必如此?”

    阿道说:“你还不明白么?你可知苍鹰哥哥为何来咱们沙鱼龙国?”

    东采奇回忆苍鹰所言,道:“他是为了追一元凶巨恶而来。”

    阿道咬牙道:“是啊,那元凶巨恶,便是你那盘蜒尊长!他伪装得巧妙,瞒过苍鹰哥哥,趁他与阎王斗得两败俱伤之际,施展邪法,一下子杀了杀了他,这是我亲眼所见的。”说到此处,声泪俱下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纵然阿道说的如何动情,东采奇如何能信?她道:“这其中定有天大的误会,妹妹,不如咱们当面向盘蜒尊长问个清楚?”

    阿道拔出弯刀,说:“若让这恶魔知道知道,我决计活不了。你不能对他说,对谁都不能说!”

    东采奇心想:“她误解已深,竟不愿弄清真相么?”但见阿道神色有异,不愿激她,说道:“好,好,好妹妹,我不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阿道激动万分,情难自已,说:“你若信得过我,便便帮我个忙,找一时机,将这盘蜒盘蜒杀了。无论用美人计也好,枕边风也罢,咱们务必得手。他这人一看便好色无比,你我二人牺牲色相,诱他他上床,一齐伺候伺候他。哪怕糟蹋了身子,也要为这世间除一魔头。若放任不管,总有一天,这世道会毁在此人手上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再忍耐不住,呵斥道:“你这也太不像话了!你不知羞,我可知耻,莫说你无真凭实据,就算他真犯了大错,咱们禀明万仙宗主,说明缘由,万仙自有门规家法,处置于他。你要我做不要脸的婊子去骗他,我恕难从命!况且盘蜒尊长也绝不会为美色所诱。”

    阿道见东采奇生气,不禁一凛,她对这位患难与共的好姐妹实极为看重,若要除去盘蜒,更非得借她出力,说到这份上,只得压下脾气,低声道:“我错了,姐姐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见她认错,立时心软,两人握手言和,东采奇道:“你还愿帮我追凶么?”

    阿道笑着说:“看你这委屈受罪模样,我心疼你,怎能不帮?再说了,你身边也没比得上我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哈哈一笑,振作精神,可想起阿道与盘蜒仇怨,又不由得暗暗头疼。

    她道:“好妹妹,我安排一番,明日便率军出发,你先下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阿道看着东采奇眼睛,说道:“千万不可泄露此事,否则否则我命休矣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心下叫苦,只答道:“好啦,好啦,我不说给任何人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