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七 争婚夺爱好热闹
    入秋之后,罗芳林委派钦差,来西南余霞城,册封东采奇为“彩旗侯”,余霞、巡狩、北行、桃花众城皆纳入其领地,方圆足五百里,又称旗国。也是万仙于凡间升为侯爵的第六人。照理而言,这王侯爵位,当由天子亲封,当面受赏,然则中原战事紧急,雪岭三十国大军蠢蠢欲动,罗芳林也无暇召见东采奇,只下旨要她休养生息,安抚百姓。

    东采奇初任高位,自然战战兢兢,小心翼翼,生怕出了乱子。但她本就是蛇伯城侯爵之女,于政事并不生疏,而在军中民间威望极高,贤者齐来投靠,于是她颁布政令,勘察民情,任用贤能,慎重行事,又不时向盘蜒请教,诸事倒也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东采奇在朝廷议事,有一老者名叫文熙,本是黄鹤派掌门人,文武双全,素有贤名,如今在朝中为官,他道:“侯爷,有青水派大剑客李恋公子携黄金万两求见。”

    这西南偏地虽物产丰富,风调雨顺,但毕竟路途不便,商贸不兴,旗国处处甚是缺钱,东采奇闻言大喜,道:“快快让他上来。”

    那李恋公子走上大殿,众人见他昂然挺立,身高八尺,果然一表人才。他本镇定自若,举止潇洒,可一看东采奇容貌,不禁呆若木鸡,双目痴傻的盯着她瞧。他身边随从忙推他一把,这李恋方才回过神来,跪地道:“侯爷千岁,小民李恋特来拜见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李恋公子何必如此客气?我虽有爵位,但身在万仙,仍是武林中人,咱们只照武林规矩行事即可。”

    那李恋公子这才站了起来,望着东采奇,兀自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盘蜒坐在一旁,传声说道:“这李恋公子乃江湖上数得着的多情之人,号称青水情圣,瞧他模样,定会不禁向你求亲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一阵娇羞,回应道:“我这等丑怪,这位大情圣怎会瞧得上我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你谦逊甚么?这些时日,你养身顺气,血改经易,比原先可漂亮多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听他夸奖,直是心花怒放,喜出望外,却答道:“胡说!”

    她这血肉纵控念可随意更改容貌,只是那法门极耗心血,比书画雕刻更为艰难,维持更难上许多,故而东采奇也未学会。然则俗语云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,她功力渐深,诸事顺畅,神功生效,面貌随之自然而然变化,五官已比往昔正了几分。加上身为侯爵,打扮更是讲究,她本就是美人胚子,诸因累加,此刻瞧来,当真美丽绝伦,貌似天仙,不比陆振英逊色。

    她定定神,又听那李恋说道:“采奇侯爷,在下虽为一介草民,但在江湖上也算得一位颇有名望的好手,家中积富殷实,样貌也还过得去。又听闻侯爷并未婚嫁,特地不远千里而来,只求侯爷答允下嫁在下。我青水派从此以后,愿齐心为侯爷效劳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“啊”地一声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盘蜒在旁传音笑道:“青水情圣,果然名不虚传,这当众求亲的功夫,可谓炉火纯青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心想:“我若答应,师兄他.....在不在乎?”等了半天,不见盘蜒应对,东采奇微觉失望,摇头道:“我万仙门规,不得与凡人结亲,公子好意,本侯心领,请恕我不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李恋急道:“以在下的武功,若要投身万仙,料来也....也并非难事,只求侯爷等我三年,三年之后,我必登入万仙门,回来迎娶侯爷。”

    只听左右两旁传来一声冷笑,一声怒吼,那冷笑发自庆仲,怒吼则来自滔鼓。庆仲喝道:“我万仙门何等地位,岂是你这半路出道,徒有虚名之辈能够入门?”滔鼓大声道:“采奇仙女曾拒却了我,你又算什么东西?咱俩比比功夫,你若胜得了我,再痴心妄想不迟。”

    李恋见一位少年,一个蛮子,也不放在心上,寻思:“是了,这位彩旗仙女看重英雄好汉,我纵然长得好看,也难打动其心,说不得,唯有在此展示武艺,令她刮目相看。”念及于此,忽然长剑出鞘,他掌中运力,剑刃震荡,这一手亮出,声如洪钟一般。

    滔鼓笑道:“侯爷,我去会会他!”

    东采奇若要阻止,也不过一句话的事,但她既然以武林人身份自居,便不可阻挠两人切磋,于是点头道:“李恋公子远来是客,你二人点到为止,不可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滔鼓身子一弯,拔出砍刀木盾,弓着腰,低着脑袋,足尖连动,甚是轻巧。李恋瞧不起此人,心想:“这等鸡鸣狗盗的功夫,焉能讨得侯爷欢喜?”呼地一剑,向前疾冲过去。那滔鼓竖盾一挡,一刀斩向他破绽处。滔鼓横剑稳稳挡住,两人内力相当,各自都是一晃。

    东采奇心想:“这两人都是凡间青年一辈中罕见的好手,武功之高,抵得上我万仙三层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斗了二十招,惊觉敌人功底扎实,招式精妙,确是生平鲜见的强敌,此事关乎自己在侯爵心中地位,决不能输,故而出招愈发狠准,将最厉害、最巧妙的本事拿了出来,不敢稍有留手。

    忽听殿外有人笑了一声,一蒙面人从天而降,落在两人正中。此人选的时机险要至极,恰是滔鼓、李恋兵刃碰撞,各自退后的刹那,他立于缝隙之中,那两人又正好再次出招,砍刀朝那人头顶落下,长剑刺向那人肋骨。

    滔鼓使得是“一笑倾城”,李恋使得是“神仙侠侣”,皆是一套连招,收势不及,眼看就要将那人重创。但那人双手袖袍转动,将那两人手腕裹住,稍稍一甩,那两人齐声惊呼,连退数步,眼冒金星,气血大乱。

    那蒙面人转过身来,除下面罩,只见一双碧蓝眼眸,一个秀挺鼻子,雪白脸上,透着冰般天蓝,肤色甚是怪异。他长一丛毛茸茸的大胡子,微微一笑,牙齿雪白。此人围着白大巾,一身短衫,其下又穿着长袖衫,足踏长靴,乃是西域人打扮。

    庆仲喊道:“哪儿来的刺客!”健步上前,长剑点向那怪客咽喉,怪客笑道:“好功夫!”嗓音倒似是少年人。他手指连弹,指力如雨,庆仲大惊之下,挡了五招,那刺客手臂一伸,动作行云流水一般,已将庆仲长剑夺下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庆仲骇然道:“你到底是何人,快些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那刺客笑道:“我是你师姐的老相好,见这许多人要抢她,岂能容忍?“身形一晃,已来到东采奇面前,捧着她脸颊,在她唇上轻轻一吻。东采奇甚是顺服,轻笑一声,任那人行事。

    李恋、滔鼓、庆仲见状,直是如入油锅,大声怒吼痛斥起来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原来是沙鱼龙国的阿道姑娘,你为何扮作男子?”

    殿上群臣这才恍然大悟:“原来这是个姑娘?莫非是女扮男装的?”

    阿道抿嘴微笑,说道:“她当年也这般骗我来着,我岂能不一报还一报?”说着朝盘蜒望了一眼,闪过一丝恨意。

    东采奇笑道:“你这妹妹,好生小心眼,好啦,我怕了你,这回向你认输,你也别戏弄我了。”说罢伸出两根手指,稍稍一捻,登时将阿道胡子取下,众人一看,也是个秀雅美丽、如水如玉的少女,可武功之高,绝不逊于东采奇,无不暗呼奇事。

    阿道退后一步,恢复从容高贵的气度,说道:“姐姐,我率沙鱼龙国三千勇士,度过沙漠,来此帮你,更带来不少厚重礼物,感谢你当年相助之恩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惊喜交加,拉住她的手道:“你独自一人前来,已叫我感激至极,何必再加上这许多厚礼?”

    阿道指着盘蜒说:“我也想出来转转,看看姐姐境况如何。姐姐身边有这位大能人相助,我此行倒显得颇为多余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本人也不过跟着师妹混饭吃,能耐有限,姑娘莫要取笑。姑娘来此途中,可是遇上了甚么麻烦?为何好似受了些伤?”

    东采奇也瞧出阿道颇为虚弱,否则庆仲不使黑蛆身法,也挡不住她一招。她急道:“好妹妹,是什么人伤了你?”

    阿道解开衣领,见她头颈之下,有一大块抓痕,一直往下,可见定蔓延至胸口。她道:“这伤势已然无碍,我在途中遇上了一群自称万鬼鬼虎派的人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怒道:“这鬼虎派竟敢还留在附近,当真阴魂不散,死性不改。这些恶鬼人呢?”

    阿道说:“我在一座浓花山的池塘旁偷听他们说话,他们占了那浓花寨,杀光寨中人,意欲举行仪式,祭奠一位‘暴虐’阎王。我与他们交手,数十人围攻我一人,各个儿都是硬手。我打伤其中八人,被第九人狠狠抓了一下,见无法取胜,便逃了出来。哼,他们爪中有剧毒,以为我必死无疑,却也奈何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运功一探,知阿道以内力压制毒性,这才行动如常,但毒物仍在体内,并未驱散,她心下担忧,朗声道:“今个儿退朝,有事明日再议。”命人去安顿沙鱼龙国勇士,自己将阿道扶入宫中,找一通风幽静处,运血肉纵控念替她疗伤。两人皆体质近仙,功力深湛,过了半个时辰,阿道吐出一口黑血,毒质尽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