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三 少年英侠建奇功
    出了大石回廊,便回到巴郎林外,东采奇心知林中依旧凶险,不敢入内,盘蜒却道:“我苦思多日,已通晓林中脉象,从中穿过,并不为难,林中鸟兽树木也觉不了咱们。?网  若绕林而走,又得多花七天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心念部下,只得行险,盘蜒找一大树,施展太乙幻灵功夫,不久找着一条灵脉,穿林而过,一路通畅。这密林虽极为深广,但通过灵脉前行,方位剧变,路程短了九成。

    三天三夜之后,五人离了巴郎林,再过不久,临近巡狩城,忽听城外喊杀震天,鼓声如雷,有无数兵马正在打仗。

    东采奇吃了一惊,说道:“是西南诸侯围攻我巡狩城!”焦急起来,身形一晃,朝城飞奔,不久到了平原上,只见前方旌旗飘扬,浓烟滚滚,人马如潮,向前涌动过去,绕在巡狩城城墙周围,黑密无边,难以计数。墙上将士射下箭雨,从天而降,也是密集凌厉,绝无停歇。但敌军数目太多,杀之不尽,后军踩着前军尸体向前,攀上云梯,踏上城楼,形势极为严峻。

    东采奇心想:“擒贼先擒王,不知敌军大将,人在何处?”她想起盘蜒所传布阵之法,反其道而行之,观测敌阵,不久便找到几个要紧之人,当即身法如电,冲了出去。索酒道:“师叔,等我!”追随上前,庆仲自也不甘落后。

    宋江苑见索酒被敌军挡住,转眼没入人群,当真忧心忡忡,泪水夺眶而出,道:“师父,师兄他....他要紧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放一百个心吧,有本大仙罩着,便是杀败眼前敌军,也是转眼之事,他决计无碍。”语气甚是随意。

    宋江苑心中不信,但看盘蜒镇定自若,倒也稍稍放心,双眼仍不住搜寻情郎踪迹。

    东采奇招来寒星剑,倏然连刺,剑光星芒,迅猛至极,正是一招“九星连珠”,瞬间击毙九人,再连出掌力,击溃敌人弓手,又冲向敌军大将处。敌军正全力攻城,不料后方突然生变,顷刻间竟乱了阵脚,调度失当。她势如破竹,直捣黄龙,提气一个纵跃,已到了敌军大旗前头。

    有三个虎面妖怪跳了出来,嘴里喝骂,声如虎吼,极为粗响。东采奇朝一厚甲虎怪刺出一剑,剑气冰寒,去势飞快。

    那厚甲虎怪手持链子锤、大铁盾,装备精良,持盾挡向剑气,同时一锤朝东采奇挥下。东采奇心中一惊:“这怪物内力极强,不逊于本派四层弟子,一身武装,更是了得。”

    她避过一招,身后一皮甲虎怪向她袭来,东采奇一瞥间,看清此人腰上悬着数个人头,已被它咬的残缺不全。人头样貌并非常人,而是半人半妖。东采奇怒道:“恶妖,好生残忍。”避开那妖砍刀连斩,打出一掌,也被此妖挥刀拦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一无甲虎怪猛扑而至,它体型高大,手上戴着铁手套,手套上满是尖刺,双爪抓下,又急又狠。东采奇手掌拿捏,挡了两招,觉得此怪武功更强,非顷刻间所能打。

    她心念电转:“这三人纠缠不休,我受困在此,那敌方主将岂不要逃?”稍稍一想,已有计较。她左掌迎向那皮甲虎怪,哗啦一声,被那虎怪将手腕劈断,东采奇“哇”地惨叫起来,昏倒在地。那虎怪哈哈大笑,一把将东采奇揽在怀里,说道:“回去剥光衣服,先玩玩,再吃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忽然转醒,手肘一撞,正中此人膻中穴,一击毙命。她将此怪举起,重重朝那大将车马扔去。那大将本已逃了三十丈远,但东采奇这一掷全力以赴,快如雷霆,乒乓几声,将一众护卫撞得松松垮垮,倒成一片。

    东采奇飞身一扑,已擒住那大将,一看此人面貌,认得正是西南五大叛侯中最勇猛难缠的银马侯曹训,东采奇左掌放在曹训头上,说道:“若不想死,立即全军投降!”那其余二虎见她手臂完好无损,尽皆愕然,一时不敢冒进。

    曹训骂道:“贱·人,你宰了我吧,我....我决不投降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笑道:“那也由不得你了。”手指一点,他身边一死去卫兵喉咙洞穿,那大洞逐渐扩散,瞬间此人满脸血肉模糊,仿佛被千万刀斩过一般。东采奇见自己的血煞指力这般残酷,自也心惊肉跳,但念及战事惨烈,不得已而为之,反正此人已死,尸身再惨,此人也不觉痛苦。

    果然曹训一见,魂飞魄散,嘴唇哆哆嗦嗦。

    东采奇陡然振翅,飞上高空,俯视战场,地上血光冲天,杀意蔓延,尸山血海,情状惨绝人寰。她心想:“到此地步,如能以杀止杀,迫敌人降服,那便是天大的慈悲。”

    杀戮是为了威慑,威慑能制止杀戮,人一恐惧,争执戢止。

    师兄说的不错,杀人百万,足以称神。

    东采奇放声大吼,吼声如天人传音,霎时将战场嘶吼叫喊掩盖清净,敌军友军,一齐抬起头来,看见这空中翼人,无不震惊异常,目瞪口呆。巡狩城众将认出她是侯爷,不禁欢呼如浪,而五侯叛军见曹训在她手中,投鼠忌器,手上兵刃都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若不投降,这曹训便死在大伙儿面前。”说罢掌心运力,内劲透入曹训灵台穴。这曹训本是铁骨硬汉,宁愿死去,也不求饶。但他先前见东采奇一指将手下亲信折磨的不人不鬼,心存恐惧,又被东采奇这血肉纵控念所惑,两者叠加,抵受不住,心神衰退,喊道:“听我号令,全军....全军撤退,不得抗争。”说着说着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曹训在西南叛军中威信极高,恩义广传,众人见他如此,无不骇然,有一半将领存了退却之心。

    军中另有一西南侯爵,叫做鸿天侯阎尤,他大声喊道:“曹训兄,你放心去吧,我定替你报仇!”挥动令旗,催动全军继续猛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一人影倏然闪过,手持木杖,将他身边护卫打倒,又一转手,将阎尤擒了,大声道:“如不投降,拿你血祭!”这勇士正是索酒儿,他本深陷包围中,但仗着紫虫身法、斗神杖法,倒也足以自保,尔后全军停攻,一时分神,索酒便趁势逃脱。

    他运气极好,碰巧来到这阎尤身边,听此人说话,这才知此人身份尊贵。索酒知机不可失,当机立断,一举偷袭得手。阎尤身边虽也有万鬼高手,但那几人与阎尤关系不睦,彼此有仇,私怨要紧,便懒得管他。

    阎尤远不如曹训胆大,登时吓破了胆,喊道:“是,是,我投降,我投降!”

    有一队兵马围了上来,意欲相救阎尤,索酒杖尖指着此人咽喉,全神贯注,毫不松懈。消息传遍大军,瞬间人心惶惶,军心动摇,士气沮丧,敌军已有退却之意。

    突然间,巡狩城城门大开,有一少年将军领兵马杀出,一者心怀希望,勇往直前,一者犹犹豫豫,进退两难。两者一碰头,守军势如破竹,敌军纷纷披靡。那五侯叛军再也支持不住,众将惨叫哀嚎,丢盔弃甲,一窝蜂往后逃去。

    少年将军这支敢死队甚是彪悍,足足追杀出数十里,杀敌无算,这才收兵。经此一战,西南五侯失了两大脑,气为之夺,军心动摇,彼此指责,反生内乱,战争局面由此逆转。

    东采奇飘落在地,看那少年,喜道:“庆参师弟!你怎地当上兵头头啦?”

    那庆参正是当年庆家灭门时留下的四位孩童之一,蒙张千峰收徒,又跟随东采奇来到巡狩城,他是庆仲堂弟,年纪差了一岁,今年也不过将近十五,可生的甚是高大,模样敦厚,爱好读书做学,脸上有一股书卷之气。

    他道:“兵法曰:‘战者,攻心为上。趁敌势弱,以强击之。’师父当年这么教的,我便这么做了。”他是张千峰之徒,东采奇师弟,与全军将士同甘共苦,颇有威望,提议出城迎战,竟得了众人一致赞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有数个骑者赶来,正是东采奇临行前委派的守城将领,东采奇一转眼,见庆美这小师妹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那将领叫做顾蕴,见女侯归来,欢喜至极,笑道:“侯爷,你可把大伙儿担心坏了。不过若不是你神兵天降,大伙儿这一仗非输不可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庆仲、索酒、江苑也来相会,却没看到盘蜒在哪儿,顾蕴见索酒擒住那阎尤王侯,甚是钦佩,问道:“这位小英雄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他是我师兄收的徒弟,名叫索酒,武功非凡,确实了不起。”又郑重引荐了宋江苑。

    顾蕴惊呼道:“怪不得,万仙仙使之徒,果然非同小可。”说罢看了看庆仲、庆参等人。

    众人入了城,百姓夹道欢迎,甚是热烈。东采奇心下惊讶,问了缘由,庆美脸上微红,顾蕴却笑道:“这便是咱们庆美小丫头的功劳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龙木巨人施展邪法时,东采奇部下与巡狩城守将一齐重伤得病,庆美及时返回,带来解药,救了众人性命。众守将大多是本地人,感激救命之恩,消息传开,城中百姓便感念东采奇恩情。那西南叛军大举围攻时,原本巡狩守将非但不从中作乱,反而竭力相助城防,才能相持多日,直至东采奇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