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九 何为罪孽何为功
    东采奇、索酒等来到凌云殿,众将聚在一块儿,吵做一团,有的说城东告急,有的说城北闹鬼,更有人说军中哗变,暗中有诈。网

    碧天公主道:“那木龙怕火,杜十将军,你备十万箭矢,一万火把,送至紧要处,传令下去,弓手出箭时必须点火。”又命金帽将军于城东紧要处布下守军,至于城北旧墙,则撤下城防,暂且不顾。

    众将心生敬意,凛然听令,皆往城东赶去。碧天公主道:“我需得亲自上阵不可。”

    金帽将军惊呼道:“公主乃本国寄望所在,万不可亲自犯险。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笑道:“若挡不住木龙,满城皆无处容身,我在何处,又有何异?”众人敬佩万分,便不再劝阻,她骑上快马,索酒、东采奇相伴左右,径直奔赴前线。

    到了墙头,恰听城外呼啸,直入层云之中,无数木龙从天而降,扑入人群,全无分毫迟疑。众将士手持长矛、火把,迎了上去,木龙张嘴撕咬,口吐毒烟,当真凶猛恶毒至极。

    金帽将军道:“放箭,放箭!”弓手张弓射出,一通猛攻,将一木龙烧的乱叫乱滚。金帽将军稍觉安心,但又一木龙俯冲而过,众将士箭矢大多落空,却被毒烟熏的痛苦不堪,受创不轻。

    碧天公主拔出鸳鸯剑,几步跑上城墙,见一木龙落地,与数十人缠斗,众卒以长矛相围,握紧渔网,齐声大喝,将那木龙罩住,正要将其捅死,但那木龙张嘴吐烟,渔网溶开大洞,它冲了出来,横竖左右,一扫一转,刹那间将众人冲散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痛:“大伙儿纵然不死,也必中木龙之病,这可如何是好?”这当口也不多想,飞身上前,一剑刺向那木龙眼睛。木龙激战方歇,被她一剑重创,痛的凄然大吼。碧天手腕一转一削,仗着长剑锋锐,将那木龙杀死。

    众将士喜道:“公主殿下,果然是女中豪杰,武功绝顶。”

    碧天道:“诸位舍生忘死,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。”正说话间,左右各有一木龙袭来,一者浮空,一者伏地,那伏地者壮硕如山,浮空者极为灵动。

    碧天指使众人挡住那伏地大木龙,自己转向那浮空木龙,她取出长弓,点燃箭矢,喝道:“中!”嗤地一声,正中那木龙脖子,瞬间火焰扩散。

    她以为敌人必死,不料那木龙蓦然朝前一撞,碧天公主摔了出去,落在城墙边缘,危机关头,她手臂乱抓,却恰好被一人拉住。她痛的呼吸艰难,胸中却松了口气,看那人面容,正是索酒。

    索酒将她抱住,放在一旁,藏于墙后,说道:“你断了肋骨,暂且歇着。”

    碧天脸上一红,说道:“弟弟,你....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索酒微一点头,从地上拾起长矛,当做木杖,奔向那壮硕木龙。此龙已杀尽士兵,抬头怒吼,甚是得意。索酒长矛刺出,那木龙脑袋一扭,动作竟颇为轻便。

    但索酒杖法奇妙,出手如风,变化精巧,陡然踏上一步,长矛连刺向木龙咽喉、鼻孔、眼睛,那木龙纵然精明,仍被刺中喉咙,索酒往外一带,哗啦一声,那木龙脖子处裂开一大伤口,霎时鲜血狂涌,就此咽气。

    碧天心想:“弟弟他功夫胜我许多,但这木龙....我也能对付,先前不过大意了些....”

    天上一声尖啸,那轻盈木龙盘旋一圈,目光血红,身上火焰却早已熄灭。索酒全不理睬,背对那木龙,在城墙上飞奔起来。轻盈木龙压低身子,滑翔骤降,碧天公主惊呼道:“弟弟小心。”

    索酒身子一个倒翻,竟坐在那木龙脖子上。轻盈木龙吃了一惊,连连怪叫,摇头晃脑的想将索酒甩脱,但索酒双足牢牢黏在龙背上,任凭她翻转腾挪,他始终死死不放。

    待这木龙临近另一木龙,索酒长矛刺下,将此木龙戳死,纵身一跃,嗤地一声,长矛从第二条木龙脑袋中穿过,瞬间了账。那木龙身躯失衡,直往下坠,但索酒足下一点,如履平地,陡然间拔身而起,又跳到另一木龙背上,依样出手,再度击杀。

    他身子在空中一转,落入城墙,前后又有两头木龙夹攻而来,索酒在地上翻个跟头,拾起长剑,闭目凝思,陡然间斩出两招,他周身邪风环绕,拂向凶兽,弹指间将两头木龙头颅剖开。

    此刻局面危机四伏,险象环生,可谓置于死地,而索酒竟全无惧意,脑中唯有作战杀敌的念头,敌人猛攻过来,他无需思考,好似本能般行动应对,种种不可思议之举,于他而言,不过是随意而为,待敌人倒毙之后,他才暗暗纳闷:我为何会如此行险?

    而他先前使的这屠龙功夫,使得正是那紫虫身法与流风剑法,运功之时,激自身潜能,动作奇快,剑气锋锐无比,且感官敏锐,敌人行踪迟缓,一目了然,因而能极快的在空中来去,宛如在平地跳跃一般。下方众将领见他飞天遁地,随手杀戮,剑气雄浑,势不可挡,将这横行无阻的木龙视若无物,当真威风凛凛,宛如战神,顷刻间佩服的五体投地,纷纷问道:“这少年到底是谁?着实是无敌的小英雄。”

    金帽将军哈哈大笑道:“他是我女婿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声道:“原来如此,将军福气不小。”

    金帽将军甚是得意,正要夸口,这才想起天上木龙如海,纵然索酒神勇,局面却全无好转,不禁转喜为忧,神色苦恼。

    正担忧间,又见空中有一翼人飞来飞去,身法奇快,不逊于索酒。此人左手横前,右手持剑,掌拍红光,剑白霜,一人独斗数十头木龙,兀自进出自如,不落下风。偶尔火光照过,众将领看清她是一绝美少女,更是惊为天人,再问道:“这仙女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金帽将军点头道:“她正是我那贤婿师叔,万仙之中出类拔萃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大喜道:“原来有万仙相助,那是高枕无忧了。”他们居于后方,并无危险,一时评头论足,津津有味,却忘了头顶其余士兵不断惨死,逐渐有溃败迹象。陡听得天空一声巨响,一大块城墙塌落下来,轰隆隆地落地,众将领站立不住,各个儿东倒西歪,四散摔出。

    数头木龙绕过东采奇,直冲过来,照着那些将领就咬,几下功夫,死伤大半,金帽将军吓得昏天黑地,又滚又转,钻入一狗洞之中。

    只在刹那间,众木龙不再同城墙守军纠缠,腾空而起,似漫天黑云,压入城中,66续续落下,开始撞房屋,撕咬百姓。墙头士兵大骇之下,有的奔入城内,救助亲友,有的则万事不顾,直接打开城门,自个儿跑了出去,可没跑多远,已被外部木龙叼住咬死。

    索酒心急如焚,直从城头跳落,追赶众木龙,却见前方升起数个巨影,有木龙从旁围堵过来,索酒一时疏忽,陷入重围,不禁惊呼一声,四下张望,想要突围。众木龙一齐吐烟,随风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索酒背上一紧,已被人抓起,身在半空,他抬头一看,正是东采奇来救,她道:“挡不住了!我先救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索酒急道:“师叔,你自己走吧,我...我乃是寒火国人,愿与此城同生共死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胡说些甚么?我能救一人是一人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她一声惨叫,被一木龙一头撞中。东采奇一咬牙,一手刺入那木龙喉咙,搅动一番,用力甩出,那木龙撞在同伴身上,乒乓巨响,二者一同炸得血肉模糊,正是血肉纵控念的血煞掌功夫。

    她这一招用力过猛,突然一旁又有木龙袭来,一抓刺中她腹部,东采奇眼前一黑,砰砰声中,撞入一屋檐,索酒道:“师叔!”一招“千古风流”将那木龙刺死,可此招所需内力极强,索酒一下子眼冒金星,身子疲软,落在东采奇身旁,而东采奇也撞得极为凄惨,手脚折断,腹部破开大洞。

    两人再抗争不得,眼睁睁看着疯狂残忍的木龙一只只落下,冲入民居,咬出百姓来,一个个儿哭喊着被吞入肚子,烧成灰烬,城中烟尘滚滚,血光冲天,景象残酷无比,难描难述。

    东采奇惨然道:“我这人....当真倒霉,接二连三,遇上这灭城之灾。”

    索酒心中再无其余念头,只想:“我娘害死了全城百姓,我...我又连累了师叔。不,不,一切全是我的罪过,我若不杀我娘,众木龙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正愧疚间,身边一声轻响,有人前来,东采奇、索酒抬头一望,无不欣喜若狂,齐声喊道:“师兄!”“师父!”

    盘蜒脸色憔悴,目光缥缈,仿佛大病了一场。他看看木龙,看看百姓,看看士兵,又看看尸骨、烟雾、血海、废墟,凝视着这被诅咒的城,这灭亡的灾,眼中笑意荡漾。

    东采奇隐约感到可怖的征兆从他身上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师妹,徒儿,你们说,若有人无药可救,必死无疑,活着仅能受罪,我若将他们一个个杀了,这是不是天大的功绩?”

    东采奇甚是错愕,索酒更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但盘蜒却自言自语道:“这岂是天大的功绩?这是震古烁今的丰功伟业,到此地步,杀人越多,救人越多,杀人者成了圣人,成了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神仙。阎王不是魔么?哈哈,哈哈,为何古往今来,这么多人崇拜阎王?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,指着天,指着地,转了一圈,汇聚成一点,说道:“因为他们杀的人最多。”

    他道:“杀吧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目瞪口呆,索酒血液冰冷,随着盘蜒说出此言,那如山海般庞大的木龙群陷入癫狂,它们互相怒视,遽然撕咬在一块儿,一团团卷在空中,恨不得将同胞撕成碎片,绞成肉泥。

    数百个盘旋不断的圆球浮在空中,鲜血如雨,落在地上,泛滥成灾,一点点、一块块,木龙的碎骨洒落下来,竖在地上,仿佛一座座墓碑,纪念这些古时受恶疾诅咒的冤魂们。

    杀戮持续了一个时辰,满城百姓、将士跪着目睹着这场灭亡。

    他们心生敬畏,不禁流下热泪,伸出手去,虔诚的、由衷的祷告。

    像在目睹着无上的福祉,难言的神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