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四 倩影窈窕迷人眼
    索酒惊声道:“师父,此事与你无关,全是我娘....”

    东采奇拍他肩膀道:“不可多言,先服下此物。顶点小说更新最快”

    索酒见她递来一火红果子,不只是何物,但见她神色郑重,与宋凤儿一齐吃了,东采奇自己也服食一个。宋凤儿问道:“采奇姐姐,这是甚么?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师兄说,这叫聚魂梧桐果,是他从寒火北城的妖树上摘下,吃下之后,便会被聚魂山果实妖附体。”

    索酒“咦”了一声,问道:“那岂不是.....糟糕至极?”

    东采奇摇头道:“你静下心来,不可抗拒,更不得思索自身之事。咱们不久便要回寒火城了。”

    索酒、宋凤儿神色惊异,如何能信?可顷刻间,两人体内炽热麻痒,身子轻飘飘的,一下子眼前烟尘渺渺。

    归鹏听得明白,怒道:“都给我留下!”一剑斩下,剑气如狂潮般碾来。盘蜒挥刀一封,剑刃出轻轻一抬,那剑气方位骤变,一声尖响,石壁上破开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归鹏再度抢上,剑光一转,数道剑气从各处射出,竟比之前相斗更为迅勐。盘蜒使太乙术法,打出掌力,掌力凝在空中不动,凝成太乙神峰大阵,以山挡风,处处相克,几声惊天巨响,又将那剑气挡开。

    两人斗了数合,盘蜒见招拆招,不落下风。归鹏怒火冲天,剑招更是凶悍,剑风层出不穷。索酒等人身在阵中,只觉心惊肉跳,颤栗不安,却总在紧要关头化险为夷。过了一炷香功夫,索酒耳中嗡地一声,手足似被铁箍圈住,眼前景物旋转,光彩刺目,忍不住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他背上剧痛,身子坠地,一时间筋麻骨软,疼的快背过气去。又听身旁有少女尖叫,睁眼一看,形影晃动,好像东采奇正将宋凤儿扶起。

    他所在之地一片漆黑,只闻到树脂气味儿,仔细打量,才见一缕光芒隐约而来,东采奇道:“那儿定是出口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走了数丈远,出了洞口,抬头一看,见背后一棵苍老怪异的大树,大树下坐着一苍老怪人,除此之外,目光所及,皆是红黑交加,残破惨烈的废墟。

    东采奇正要询问,地上隆隆作响,只见数百个巨物缓缓走来,那巨物两、三丈高矮,身躯冒着黑火,巨物身边,另有茫茫白脸火怪簇拥。

    东采奇拔出长剑,唿吸急促,护住索酒、宋凤儿,宋凤儿面无人色,颤声道:“这儿....真是旧城,逃出虎穴,又入狼窝。咱们该如何...出去?”

    老者侧目盯着三人,过了片刻,微微一笑,说道:“可是盘蜒让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东采奇稍觉安心,点头道:“是,是,劳烦前辈行个方便,帮咱们离去。”

    老者更不多问,也点了点头,那巨人、火怪退至两旁,宛如巨树杂草,让出林间小道,三人如蒙大赦,死里逃生,东采奇连声道谢,三人拔腿就跑,跑入石林中后,索酒儿问道:“师叔,那果子为何有这神效?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师兄尊长说,梧桐树妖乃聚魂山奇物,它身上长出果实妖来,服下果实妖之人,可与其体内其余果实妖互换方位。”

    索酒恍然大悟,啧啧称奇,可立时又问道:“师父他....让咱们跑了,自个儿为何留下?他也可服果子来这儿啊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叹道:“师兄尊长只让我带你们逃,其他并未多说。但你仔细想想,他若一走,那归鹏发怒追来,以他神妙身法,哪怕漫山木龙,也未必捉得到他。今后归鹏要杀咱们,当真轻而易举,防不胜防。师兄他呀,只有自个儿挡着,让咱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索酒问道:“可这归鹏....如此厉害....师父他胜得了么?”

    宋凤儿也忧心忡忡,道:“盘蜒仙长纵然武功高强,可却曾败在这归鹏手下,不是么?”

    东采奇秀眉微蹙,说道:“索酒儿,你闭上眼,想想刚刚与师兄分别场景,你看到了甚么?”

    索酒稍稍一愣,说道:“我看见师父与那人过招....”

    东采奇微笑道:“我却只看见师兄的背影,没瞧见那归鹏。”

    索酒不明所以,宋凤儿问道:“背影?”

    东采奇说道:“这已不是我头一回见到他的背影啦。当年....在蛇伯城外,追击敌人大军时,他孤身一人,冲入千军万马,枪林箭雨之中。而大半年前,我与他闯入一座古墓,惊醒了墓中无数妖魔,他也是这般....背对着我,要我带着朋友先走。”

    她停了停,想了想,又道:“我觉得他那背影....好看极了。从那次之后,每当我做起噩梦时,那背影就会出现,挡在我身前,直面凶险。我瞧不见他的脸,因为他要保护我,保护我身边的人,保护....这世道、这天下,又岂能面对着我,背对敌人?

    所以我是看不清他的脸的,非但是他的脸,我压根儿不明白他的心思。他离我很近,却越来越远,他藏得东西极多,愈发捉摸不透。那背影是他的面具,是他的伪装,却也是一堵坚实的墙,一堆温暖的火,让我向往,让我欢喜。

    我渐渐想的明白,便不去猜他是怎样的人,他心里有怎样的苦,他身上有怎样的命,他犯过....怎样的错,他喜欢....怎样的女子?我只想他那背影,就觉得这世上再无忧愁,再无烦恼,再无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我从心底里想要成为他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咱们是万仙,除妖降魔,守护世道,乃是咱们的职责。咱们...万仙的大人物,未必....未必皆遵守正道,但转过身来,一个个儿的背都是挺直的,绝无犹疑的余地。

    索酒儿,你也是万仙门的人,要记得你师父的背影,我总觉得....会有一天,你会继承他的功夫,追赶他的脚步,学他的隐忍,陷入与他一样的孤独怪癖之中,将模煳的背影留给世人,挡住凶险、叵测、难以言喻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索酒儿默不作声,心中却激荡至极,思绪涌动。宋凤儿目瞪口呆,沉思少时,拍手笑道:“啊,是了,姐姐,你喜欢盘蜒仙长!”

    东采奇怒道:“本仙说了半天,慷慨陈词,你偏偏听出这无关紧要的?尊长他何等人物?怎会瞧得上我?”

    宋凤儿嘻嘻笑道:“这是最要紧之处,怎地无关紧要?姐姐美若天仙,他若不瞎眼,非爱上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一把拧住宋凤儿耳朵,宋凤儿惊声尖叫,连连求饶,双姝打闹玩笑,神色登时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索酒脑袋嗡嗡作响,感到体内真气鼓荡,心气热烈,心思缓缓清晰起来,他道:“师父让咱们来此,定有深意。我娘....女王她野心勃勃,收服木龙之后,定有凌厉手段,稍有不慎,便会祸害天下,咱们非去找她不可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点头道:“不错,正该如此....”话音刚落,远处空中风声猎猎,鸣叫回荡,一众木龙巨翼遮天,密密麻麻,气势无尽,黑压压的朝寒火城飞来,到了近处,绕着城墙盘旋,落在墙下,静立不动。墙上士兵惊骇万状,连声惨叫,吹响号角,城里城外一时吵闹至极,哭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宋凤儿喜道:“如此一来,宫中大乱,我娘料定无人能钻入城,更不会提防咱们,咱们趁热打铁,速速入宫。”

    临近那北城墙头,城墙众护卫魂不守舍,赶去外墙支援,剩下的惴惴不安,无心看守。东采奇抱住两人,腾空而起,轻盈落地,随即奔向宫殿。

    跑了不久,宋凤儿问道:“对了,索酒儿,你为何叫我娘...是你娘?”

    东采奇笑道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两个娃娃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索酒儿无可奈何,只得一五一十,和盘托出,宋凤儿神色惊疑不定,急道:“胡说八道,我怎从不知有这么个弟弟?”

    索酒儿叹道:“我也不知,我记得我娘只有我一个孩子,并无...并无姐姐,更别提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宋凤儿喉咙苦涩,眼神气恼,咬牙道:“这全是我娘.....亲口对你说的?”

    索酒儿道:“不错,鄙人若有半句虚言,天诛地灭。”

    宋凤儿“哼”了一声,突然“啪”地一下,打了索酒一个巴掌,喊道:“我不要你这弟弟!”

    索酒颇觉委屈,却见宋凤儿红了眼眶,模样颇惹人怜爱。索酒道:“好好好,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你说我不是便不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凤儿恨恨顿足,道:“你说不是有什么用?要....要真不是才行哪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猜透宋凤儿心思,心中暗叹:“情之为物,终究不可强求。这两人既是姐弟,终生便无情缘了。”

    忽听两旁阁楼上连胜唿喊,无数弓弩探出,对准三人,宋凤儿心中一惊,昂首说道:“碧天公主在此,哪个如此放肆?”

    前方马蹄声响,一金甲汉子率数十个彪悍勇士奔出,在近处停下,说道:“公主殿下,女王有令,说你参与谋反,不可轻饶,须得就此拿住,送去见她!”

    宋凤儿暗暗叫苦:“原来此事已然传开,这....婆娘竟全不顾母女之情,埋伏于我?”指着天上,冷笑道:“大难临头,金帽叔叔,你还顾得上这些小事么?”

    那汉子正是金帽将军,他叹道:“此事太过怪异,我也不知这许多木龙为何而来?又为何能不惧城墙?但王命难违....”

    索酒儿上前一步,说道:“这位将军,咱们有要事需禀告女王,将军如不让路,咱们唯有硬闯了。”他见敌人数目众多,一旦打斗起来,最多保住东采奇脱身,自己与宋凤儿难免被捉,可到此关头,却也唯有如此。

    谁知金帽将军忽然发呆,瞪大眼睛,立马又咧嘴大笑,仿佛见到宝贝一般,他身边几个将领也直勾勾的看着索酒,神色感激之至。

    索酒莫名其妙,心想:“这几人有疯病么?”

    却见金帽将军滚落马鞍,扶住索酒,大声道:“贤婿,我可找的你好苦,你.....你果然不曾食言,来娶我家闺女了?”

    宋凤儿勃然大怒,嚷道:“索酒,你给我说清楚了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