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三 连环巧计终得逞
    归小龙看看兄弟尸首,眉头紧皱,心中担忧,但转眼间双目一亮,笑道:“有了。”他从归小虎腰间取出长剑,沾上血迹,拉着索酒,让他双脚踩动,足迹凌乱,碧天公主知他想混淆实情,装作是索酒杀了归小虎。

    待造作完毕,归小龙见屋外无人,扛着索酒、碧天公主出了房屋。这木龙族防备一向松懈,只因各处木龙出没,哪有敌人胆敢送死?

    洞中广大深邃,宛如迷宫,他绕了许久,找一处悬崖,笑道:“你二人杀了我兄弟,逃了出来,被我追上,这小子被我击落悬崖,凤儿却被我救下了。”

    到这生死关头,碧天公主惊慌失措,索酒反倒镇定下来,那归鹏点穴门道纵然奇特,但于索酒而言,不过是身上又多了个半身不遂的恶疾。他不断尝试,终于找着一门病症,可渗入经脉,化解其中残余真气,活络骨血。只是这病中小虫对脉络损伤不小,可索酒儿已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归小龙走到悬崖边,正要将索酒摔下,索酒忽然能动,一招“落叶飘花”,砰地一声,正中归小龙胸膛,归小龙大声痛呼,险些摔落。

    索酒身子仍酸软疼痛,但一个翻滚,抱着宋凤儿飞奔开去。

    归小龙怒道:“哪里逃?”拔出鸳鸯剑,朝前一扔,那剑死盯着索酒心脏飞去,比飞箭更快上数倍。索酒知躲闪不开,回身一拿,扑哧一声,那长剑穿过他手掌,刺入胸口半寸。索酒口喷鲜血,脚下生风,忍痛前行,这鸳鸯剑似黏在他心头一般,难以拔除。

    碧天公主想:“你若跌一跤,自个儿也活不成了,还不放下我走?”想要提醒,但却哑口无声。

    归小龙受了些轻伤,见索酒跑的太远,又见不远处有一木龙,站立不动,招呼道:“快来!”他想骑木龙追赶,上天入地,甚是快捷方便。那木龙身子抽搐,缓缓转头,极兴奋的飞向归小龙。这木龙最喜阳光,故而在夜间稍有迟钝,归小龙见此龙活跃,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那木龙张开嘴,一口黑烟喷出,归小龙全无防备,瞬间被烟雾灼伤。木龙再朝前一扑,将归小龙左臂连同腰身咬掉半截,归小龙痛苦惨叫,在地上打了个滚儿,就此死去。

    索酒儿听归小龙大叫,回头一瞧,见此惨状,不禁一愣:“似听说木龙不伤木龙寨的人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正惊异间,忽听山寨中鬼哭狼嚎,声音悲痛欲绝,绕洞不休,好像有数千人一齐喊叫。

    索酒儿忙伏在地上,只见那深渊中黑影如墨水般喷出,光亮一照,正是那些曾被驯服的木龙。众木龙撞入洞壁石窟,将木龙寨的人一个个儿咬出来吃了,众武士虽然悍勇,可脑子不好使,木龙平时着实温顺,众人也不防范,此刻突然发难,众人又如何是这凶猛怪物的对手?

    索酒儿心中害怕,直是难以形容,又看众木龙上蹿下跳,行动精准,无论众武士藏得多好,也难逃木龙追踪。碧天公主魂飞魄散,身子巨颤,索酒儿霎时明白过来,小声对碧天公主道:“不要紧,这木龙只....只杀患了木龙症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将碧天公主放在地上,小心翼翼的解开她穴道,碧天公主稍觉安心,钻在他怀里,片刻也不敢离身,问道:“怎会突然如此?”

    索酒沉思片刻,忽然道:“是那净魂瓶!净魂瓶中有古怪,它确实令木龙脱了束缚,可却反而残杀起木龙族。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呸了一声,笑道:“那是他们自个儿活该!也不弄明白宝贝用法,便自顾自胡来。”

    索酒蓦地灵光一闪,想起寒火女王来,他那母亲在密室之中,得知有人前来盗宝,语气竟颇为喜悦。他“啊”地一声,说道:“是....是我娘...是我娘的计策!那净魂瓶中有拘魂束!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道:“谁是你娘?拘魂束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索酒道:“我娘...不,是你娘,正是王后娘娘,那拘魂束则是她用来操控我师兄....庆仲....心神之物。她故布疑阵,让木龙寨寨主相信传言,将净魂瓶中水注入树根,水里有拘魂束,她....她要一举毁了此地。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又喜又怕,喜的是这木龙族乃寒火城一大祸害,如今得以剿灭,正是大快人心。怕的是她娘亲手段这般可畏,自己如何能是对手?又如何能替兄长报仇雪恨?

    她小声道:“你先前叫她...娘,又是为何?莫非....莫非....”心中猜测:“莫非我娘已将我许配给索酒为妻了?这小子怎会有这般好运?”

    索酒道:“一言难尽,咱们先离开再说。”

    猛然间,一头木龙从天而降,正是那万年青。索酒吓了一跳,摔了一跤,手掌一紧,那鸳鸯剑刺入体内,他“哇”地吐出一大口血来。

    这鸳鸯剑本叫做鸳鸯夺命剑,乃是归鹏从北妖一位大剑客手中夺来,锋锐至极,剑灵执着,若瞄准人体部位,非一剑刺穿不可,否则决不干休。索酒稍有疏忽,登时被此剑趁势所害。

    碧天公主惊呼一声,拽住鸳鸯剑,用力回夺,莫名之间,那长剑松脱,落入碧天掌中。索酒儿奇道:“为何我拔时半寸不动,你一碰便掉出来了?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放下心来,拍胸脯道:“那归小龙以往曾说要将此剑送我,没准这剑上还有他魂魄么?”原来此剑甚有灵知,归小龙生前对碧天公主志在必得,百般讨好,此剑继承旧主心意,自也不敢违逆碧天公主。

    那万年青目光闪烁,其中竟有笑意,哪里像是没脑子的野兽?分明是聪慧至极的眼神。索酒立时想通:“这万年青也早是寒火女王布下的一环,它假意臣服,实则诱木龙族入毂!若无此龙,那寨主又如何对净魂瓶效用深信不疑?”

    它长啸一声,振翅而去,转眼撞破屋顶,飞入云层。

    碧天公主倒持长剑,将索酒扶起,回忆来时道路,向外奔逃。一边走,一边瞧见各处厮杀死人,众木龙族被咬成碎片,烧成焦炭,或是摔成肉泥,惨叫哭泣之声,震耳欲聋,催人断肠,无片刻断绝。碧天公主虽对木龙寨恨之入骨,此刻听来,却也不禁恻然。

    再跑了约莫一盏茶功夫,前方出现人影,见那寨主挥舞大刀,正与三头木龙相抗。那寨主满身血污,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木龙的,他眼神凶狠,全无畏惧,怪力极为惊人。木龙纵然攻势凌厉,但寨主却全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归禹暴喝一声,将一木龙连脑袋脖子一齐劈断,身后木龙照他脖子一咬,归禹痛的哇哇大叫起来,一回身,也将木龙长脖绞断。剩余一头木龙朝前一顶,龙角将寨主肚子撞了个对穿,那归禹寨主再支持不住,跪倒在地,指着索酒、碧天喃喃道:“是...你们这两个....小贼....的奸计。”

    碧天斥道:“你恶贯满盈,早该死了!”一剑刺出,快若疾风,轻而易举的斩下归禹首级。

    那杀了归禹的木龙脑袋一转,将归禹甩脱,更不理睬碧天。碧天道:“等等,带咱们回....回寒火城...”

    那木龙闭目片刻,忽然俯下身子,开口说话,声音嘶哑凄厉,半男半女,它道:“你这小婊·子,与人勾结反我,你以为我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碧天吓得不轻,竖起长剑,挡在木龙面前,索酒儿也拾起寨主大刀,神色惊惶,挡在碧天面前,他道:“娘!你是娘么?你能用这木龙传话?”

    碧天越听越奇,这当口却不及相问。

    那木龙哈哈大笑道:“这拘魂束乃我炼制多年而成的奇物,融入木龙原本残魄之中,顺着树根,传遍方圆百里,莫说这三千头木龙,便是数万野木龙,也会渐渐受我掌控。万鬼,万仙,中原,北妖,南蛮,阎王,真仙,如何能再是我对手?从此以后,天下再无人能挡我。”

    索酒急道:“数百年?数百年?娘,你怎会活了数百年?”

    木龙道:“我是你娘,却又不是你娘。你与这小贱·人毕竟有些不同,回来吧,我有用得着你的地方,你练成万鬼万仙之躯,前途无量,如若听话,还可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旋风一卷,那木龙高高腾空,乒乓落地,已然四分五裂。周围渐渐安静,惨叫声终于断绝,众木龙一股脑朝上飞去,从一大洞中升入夜空,仿佛逃走一般。

    索酒瞪大眼睛,见归鹏一步步走来,他左臂抱着归小虎,右臂抱着归小龙,一身长袍染得通红,神色却平静至极。

    但便是这平静冷漠,让索酒汗毛直竖,腿脚发软,从小到大,哪怕在万病缠身之时,他从未感受到这般恐惧。

    归鹏看了看归禹残躯,又看了看宋凤儿手中头颅,宋凤儿惊骇无比,忙将那脑袋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归鹏喃喃道:“甚么都没了,儿子,哥哥,妻子,全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哗啦一声,地面被怒风撕裂,露出一丈的大坑,归鹏将儿子与归禹尸体全抛了进去。

    宋凤儿道:“不是....不是我们杀的。”

    归鹏冷冷说道:“不是你们,又是何人?”他嘴唇发颤,慢慢说道:“小龙....一直很喜欢你,他生前不能如愿,死后...我要帮他...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又听远处有人说道:“既然念念不忘,何不去聚魂山陪陪他们?”

    索酒啊地一声,有一人抢上,拉住他与碧天公主,来人眉目秀美,动作利落,正是东采奇赶至。她将两人挡在身后,而在她身前,人影晃动,盘蜒现身,正对着归鹏。

    归鹏呆了许久,说道:“很好,你徒儿杀了我儿子,杀了我所有亲人,我先杀了你,再将他杀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想怨谁,我也管不着,不过如今这血债都算在我的头上,又有何妨?是我盘蜒巧施妙计,要木龙族断子绝孙,再无后患。你要找人算账,我盘蜒照单全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