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五 锒铛入狱脱困难
    索酒随女王朝深宫内苑走去,心头茫然,却又喜悦至极,只想:“莫非她...真是我娘亲么?她果然没有死?我爹爹死后,她设法当上了这城中女王?”想着想着,一颗心又沉了下去:“那这许多残害苍生、惨绝人寰的手段,全是我娘...我娘所为?那又该如何是好?不,我娘她善良慈悲,绝不会做出这等事,其中定有重大误会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至傍晚,宫女点亮一盏盏华灯,星星点点,闪闪烁烁,真如星辰一般。女王带他来到一间大屋,在大屋墙上轻轻一拉,喀剌剌声中,石墙挪开,露出一条宽阔广延的长廊。

    女王见索酒有些害怕,微微一笑,说道:“傻孩子,你怕什么?我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索酒再忍不住,问道:“陛下,我....曾经有一至亲之人,她...长得与你很像...”

    女王幽然叹道:“是么?我也有一至亲之人,长得与你像极啦。”

    索酒身子发抖,问道:“那人.....是谁?还请陛下告知。”

    女王抿唇笑道:“那人是我儿子,我丈夫将他送走,却告诉我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索酒不禁大喊道:“那...那孩子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女王转过脸来,索酒隐约见到她眼中紫烟氤氲,忽隐忽现,她道:“他小名叫酒儿。”

    索酒仅存一丝理性,死死沉住气,说道:“你们将他送往何处?”

    女王拉住他手掌,轻轻一吻,神态亲密,说道:“送给一个治病的老太婆。”说着将索酒拉入密道中,索酒再无丝毫迟疑:“她即使带我去刀山火海,我也绝不离开。”

    长廊两侧,满是浮雕。浮雕上刻的乃是两位蒙面老者,传授一位贵族功夫的情景。其中一老者尚是常人,另一人则极为古怪,两条腿向后弯曲,宛如跳蚤,长的惊人。

    索酒问道:“陛下,这壁画上又是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女王道:“两个老儿是两位了不起的宗师,而这位富贵人儿嘛,是寒火国的一位....嘻嘻...国主,他也是你那景彻巫仙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索酒奇道:“是婆婆的哥哥么?”他听盘蜒简略说起过寒火城灾祸之事,便觉得这国主邪气森森,并非善类,那两个老者也让人颇不舒服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突然间阴风大作,寒冷彻骨,索酒一个激灵,身子摇晃,女王拉住他手掌,内力传动,索酒才能抵挡。再走数十丈远,终于来到一间大石室,石室呈圆形,一周皆有石门,不知通往何处。而石室正中,有一黑乎乎的水池。

    女王道:“孩儿,你舒舒服服的坐着,待会儿我亲手替你好好搓洗身子。”

    索酒“啊”地一声,满脸通红,道:“你...叫我孩儿?”

    女王斜躺在一柔软棉毯长椅上,示意他坐在自己身边,索酒遵命入座,女王道:“我知道啦,你心中定有疑虑,眼下四周无人,你为何还不叫我娘?”

    索酒霎时方寸大乱,热泪盈眶,握住她手掌喊道:“娘,娘,您果然还活的好好的,我....我...只道我在世上再无亲人了。”

    女王啐道:“你只盼我死了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索酒道:“不,不,我....”堂中阴风惨烈,销魂蚀骨,索酒心神逆乱,大声咳嗽起来,女王纤臂一伸,将索酒搂在怀里,她内力何等了得,索酒便感到火炉在畔,寒冷不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池水中“哗啦”一声,有一黑乎乎的人爬了上来,哇地一声,口中流血。索酒看清那人面貌,震惊万分,喊道:“庆仲师兄!娘....这是怎么...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女王眼中神采闪耀,低声道:“庆仲,庆仲,你来我这儿。”

    庆仲身形一闪,眨眼间已到女王身旁,索酒见他轻功这般迅速,不禁惊佩,再看他眼中金光闪闪,紫烟晃绕,皮肤呈暗金色,可移动时,身上却有黑气纠缠。

    女王高兴的发抖,碎碎说道:“成了,成了,这法子果然....果然不错。孩子,你快些入水池吧。”她兴奋过度,说话竟有些结结巴巴。

    索酒想起碧天公主所言,顿时醒悟:“庆仲师兄乃万仙入门弟子,又是童男之身,练了万鬼心诀,万仙仙法,从池水中存活,已然练成娘亲她梦寐以求的功夫了?”

    女王见索酒发呆,手掌轻推,索酒扑通一声,落入黑乎乎的深潭里。池水冰冷如刀,刺入肌肤,他痛的大喊大叫,可水里又似有无数冤魂,伸出手臂,令索酒难以离去。索酒无奈,咬牙运体内病源对抗,这泉水虽汹涌凶暴,但索酒乃巫仙所造的斗神化身,纵然神功未成,两者相抗,索酒逐渐应对自如,却又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女王以为索酒无力抗拒,哈哈一笑,宽衣解带,也踏入池中,玉手轻轻在索酒背后推拿。她道:“酒儿,酒儿,我是你娘亲,却又不是你娘亲。眼下你再不能背叛我,这其中曲折故事,我便说给你听了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她手指一动,十丈远外有一幕布,那幕布翻卷落地,露出一残缺不全的人来,那人仍然活着,缓缓呼吸,却被镶嵌在树木之中,他手足全无,瞎了双眼,只留下身躯头颅,模样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女王笑道:“你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索酒答不上话来,女王扑哧一笑,说道:“我可糊涂啦,你眼下心魂饱受煎熬,甚么都说不了。这人呀,便是你那懦弱无能的爹爹。他当年为了自保,将你送给景彻巫仙,求她替自个儿治病,病愈之后,却又不肯娶我为妻,哼哼,我可恨透他了。于是我便将他整治成这副模样,再夺了他的权,当上了女王。你说说,娘这般做,是不是惩恶锄奸,彰显天意?”

    索酒心想:“那人...那人是我爹爹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女王说道:“我失去你之后,本来确实染病,难以痊愈,只能等死。你爹爹无情无义,只顾自己,哼,根本懒得管我。那一天,我自知快死了,身子僵硬的跪在他宫殿之前,只盼能死在这负心人面前,死前诅咒他也不得善终。就在那时,我遇上了一位大恩人。那位大恩人,就是这寒火国数百年前的老国主。”

    索酒心想:“他怎能还活着?”

    女王道:“那位老国主将我救起,见我资质极佳,便收我为弟子,将他一生所学全传给了我。你爹爹当年看似掌管寒火城,可实则却是老国主在幕后操纵,他见你爹爹实在无能,不服他号令,便授意让我杀他。”

    她稍稍一停,笑意盎然,说道:“我念及夫妻恩义,并未杀他,只是将他整治的半死不活,借他之口发号施令,先立我为妃,再立我为后,待我大权在握时,我才告诉大伙儿:你们的旧国主已经死啦,从今往后,轮到我当家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女王又转向庆仲,说道:“老国主受远古时两位大宗师亲传本领,追求造化极诣,心中所学,包罗万象,数之不绝。他行动不便,于是命我替他行事。你现在所处的泉水,便是我奉命所造,与万鬼的黑血潭无异,与万仙的仙露泉对照,两者皆通鸿源之水。

    我一直找寻资质聪慧,未受仙露泉沾染的万仙童子,嗯,你那师兄是一个,孩儿,你也是一个。我将你们送入这黑血潭,池水中北妖真气与万仙仙气融合,便可令人脱胎换骨,武艺倍增,进境奇快,将来成就,必远远超出万鬼、万仙界限。”

    索酒想要喊:“我是万仙门人,不要做万鬼!其余那些被你捉来的孩子呢?”可喉咙里只发出呜呜之声。

    女王又笑道:“我这人才智不凡,故而能得老国主绝学真传,老国主自个儿也没练成这‘万鬼万仙之躯’,他传我的是万鬼‘坠狱重生功’,这功夫入门不难,不像万仙那般,须得在池水中忍耐痛苦,断手断脚。万鬼修士,进入池水,遁入噩梦,只需在梦中书册留下自己姓名即可。真正的难处,在于出了泉水,转醒之后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她谈及此事,声音又害怕,又振奋,又痴迷,又沉醉,她搂住索酒,忘情说道:“万鬼之人,出了黑血潭之后,非但心狠手辣,更是谁都信不过了,越是亲近之人,越是提防猜疑。唯有想方设法,害死亲友,或者是残害许许多多无辜之人,才能提升自个儿境界,练成‘坠狱重生功’下一层功夫。这般试炼,比之万仙假模假样的斩断手足,是不是严厉许多?

    我也是这般,并无例外,所以我将你爹爹整治的半死不活,将自己的....亲生儿子杀了,这城里头谁对我不敬,我便暗暗下手,将那人折磨致死....哈哈,我人又聪明,练功又勤,心肠又狠,时至今日,武功之高,已不逊于那位授业恩师啦。”

    索酒疑心顿起,心想:“我不是你长子么?为何你还有其余孩儿,短短十年间,年纪却比我更大?碧天公主....她是我姐姐么?还是我妹妹?”

    女王忽然叹息一声,道:“你看,单单万鬼的功夫,已能令人混账无比,难以信赖,练成‘万鬼万仙体’的人,岂非更可怕十倍么?所以我得防上一手,我在池水中滴入一大瓶拘魂束,你那师兄在池水浸泡多时,已被我勾去了魂儿,这一辈子都会对我死心塌地,永不背叛。你虽是我亲生儿子,我也一视同仁,这样才算公道,你说是也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