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三 争争斗斗好欢喜
    索酒哭笑不得,但重获自由,自也高兴,问道:“姑娘还要我帮甚么忙?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略一迟疑,道:“我求你....替我刺杀我娘。网  ”

    索酒心头巨震,目瞪口呆,问道:“我....我如何有这本事?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道:“你有所不知,我娘生平梦寐以求的,便是找一少年、或是少女,练过万仙功夫,却不曾登入万仙第一层。我猜她捉那些童男童女,便是为了让她们练万仙的功夫。我带你入宫,说起此事,她定会带你入她密室,你便趁机杀她,将那些孩子全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索酒心知此乃侠义之举,心中已答应了三分,可仍不明所以,问道:“听我师父说,如今世上,万仙行走凡间,早成常态,不足为奇。她为何非得找这等武功低微的小孩儿?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道:“有一日,她兴致甚佳,饮酒赏月,便对我与弟弟说起寒火城心法最玄妙的境界:原来创这功夫之人乃是昔日北妖中一位古今罕有的大宗师,他感悟天道,明白至理,遂著书立作,终于传入我寒火城。他生平愿望,便是找一纯洁躯体,练万仙入门功夫与北妖粗浅法诀,两者圆融之后,再投入奇特泉水中,如此可得一人,感应鸿源真气源头,身兼两家之长,武学进境,神无极,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索酒喃喃道:“北妖粗浅法诀?那又是甚么功夫?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道:“我娘说,时过境迁,那法诀如今已成了万鬼的入门心诀,名叫坠狱重生功。她自个儿虽已练成了寒火城武学,可这妙境难得,她自己是全无指望了,唯有设法找到这样的人才,她亲手传功,了却祖师爷毕生心愿。”

    索酒道:“她找了这许多孩子,或许这心愿早已达成了?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道:“我娘还曾经叹息说:‘莫非唯有万仙人亲传才行?’当时我不明白她言下之意,这会儿却想的明白,也许万仙的功夫,唯有万仙门师父传授,才合天意,适用此道。她找了许多孩童....只怕都未能成功...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索酒从小被巫仙折磨,登时感同身受,心急如焚,侠心顿生,说道:“好,既然如此,我义不容辞,自当遵从姑娘吩咐。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大喜,这才朝索酒跪倒磕头,说道:“小兄弟大仁大义,舍己救人,我替全国百姓多谢你啦。”

    索酒伸手将她扶起,说道:“但此事毕竟非同小可,我性命事小,众孩童下落事大,公主可有万全之策么?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只听屋外脚步声踏踏而来,碧天公主微笑道:“他们总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屋一瞧,见七、八个锦袍公子快步而入,其中一人怀抱小猫,正是碧天公主先前放走的那只,索酒心道:“原来那猫是通风报信之用,我若不答应,她只怕要使别的手段,这公主好生厉害。”

    领头一公子笑道:“殿下,范大侠能够获救,大伙儿心中石头这才落地。”说罢朝索酒看了一眼,也不认得,眼神颇有敌意。

    碧天公主指着索酒说道:“多亏这位兄弟拔刀相助,救下我俩。他乃万仙门的一位小仙人,名叫索酒,轻功高强,医术如神,你们大伙儿亲近亲近。”说罢替众人相互引荐。

    领头公子名叫宋简明,也是国中皇亲国戚之子,他显然对碧天公主暗怀情意,索酒虽年纪轻轻,却从碧天公主闺房出来,可见两人何等亲密,令他心中妒火灼烧,也不管甚么万鬼万仙,脸色不善,沉声道:“殿下,这人尖嘴猴腮,贼眉鼠眼,不可轻信。”

    索酒心道:“谦谦君子,不计小人之过,我也不来与你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叱道:“简明哥哥,不得对索酒无礼,他大义凛然,不顾生死,正要替咱们完成毕生心愿。”又将自己与索酒定下的刺杀计策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公子听她胆子越来越大,不禁心怯。他们先前得知范老三失手,忐忑不安,怕他供出大伙儿来,那不免大祸临头,死罪难逃,这会儿好不容易逃过一劫,谁知碧天公主又想出险招来。顷刻间,众人魂不守舍,腿脚哆嗦,大多出言反对。

    宋简明柔声道:“殿下,女王陛下....毕竟是你亲生母亲,弑母之罪,至为不祥。我瞧...咱们不如就此罢手,等风头一过,再...再行计议如何?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摇头道:“事不宜迟,迟则有变。简明哥哥,你原先满口答应我,无论生死,皆追随在我左右,怎地眼下又打起退堂鼓了?”

    宋简明等人面面相觑,冷汗直流,他们本来只当范老三定能成功,得手之后,众人飞黄腾达,自然不在话下。谁知得了消息:女王武功之高,凡脱俗,宛如仙子一般。在场刺客,无人能挡她一招半式,而她动手杀戮之狠,亦是闻所未闻。众人这才明白此事不易,反而希望渺茫,幻想破灭,稍有不慎,自个儿性命不保。于是乎皆有退出之念。

    宋简明面露微笑,说道:“凤儿妹妹,我瞧陛下未必真罪大恶极,你说这样好不好?我让我爹爹向你娘提亲,你我二人结为夫妇,待成婚.....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眉头一皱,问道:“你是要趁婚礼之际,再行动手?”

    宋简明忙摇头道:“不,不,咱们成婚之后,养下孩儿,你娘必然欢喜,她老人家慈念一生,必然反思过往行径,没准改头换面,重新做人,也未可知....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气往上冲,妙目瞪视此人,见他一脸软弱,摇摆不定,叹一口气,说道:“简明哥哥,你走吧,我用不着你了。”目光转动,见那些公子各个儿低头不语,又道:“你们全走吧,今后之事,与你们再无关联。”

    宋简明仍要相劝,碧天公主喊道:“还赖着不走?”纤手翻出,啪啪两声,打的宋简明双颊红肿,宋简明咬牙切齿,哼了一声,掉头往外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间,索酒身影闪烁,蓦地来到宋简明身边,木杖一转,封住他气海穴。得手之后,他倒退两步,左右出手,再制住两人。

    有人想要呼喊,索酒一跃,木杖形影纷飞,扑扑声中,那几人尚未声,已然倒地。剩余三人大惊失色,迈出一步,向外奔去,索酒一回身,杖子在两人脑袋上一点,将那两人击晕。

    此时最后逃跑之人刚奔出一丈远,索酒足尖一点,陡然追上此人,打出木杖,那人闷哼一声,翻了个身儿,闭气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碧天公主瞧得眼花缭乱,惊骇至极:“他身法怎地这般快?像是比旁人快了十倍一般,大伙儿武功不弱,却连呼喊都来不及,便全栽在他手下。而他那杖法....精彩至极,他病恹恹的模样,可....原来他功夫这般高,比我高明太多。”

    索酒所使功夫,正是盘蜒指点的“紫虫身法”与景彻巫仙所创的“斗神杖法”。他心意与体内紫虫同化,感官敏锐,肌肉紧绷,动作竟比原先快了十倍,且脑子愈清楚,敌人种种举动,皆逃不住他眼中观察、手中木杖。他出手之前,也不知自己为何要陡然难,举动纯受体内病源驱使,这叫防患于未然,待将敌人击倒,他已想得明白。

    他回身对碧天公主道:“他们一走,必然告密。公主绝不能心软。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恍然大悟:“我娘常说,权谋之争,绝无中间余地。这些人知我计策,如不帮我,是敌非友,我怎会如此糊涂?差点铸成大错。”

    她取出匕,指着宋简明喉咙,解开他哑穴,说道:“将你们屋外随从全叫进来!语气若稍有慌乱,我便叫你咽气。”

    宋简明心中着慌,呼吸紊乱,但碧天公主手上一紧,他竭力忍耐,语气平平常常,喊道:“小竹子、大蒙老兄,让外头的兄弟全都进来。”

    索酒快手快脚,木杖挑动,将众公子轻轻抛至墙边。不久之后,众随从相继入内,约莫十来人。索酒施展紫虫身法,如雷霆般将众人点倒,其中纵然有高手,却也半点遮拦不住。这下众公子瞧得明白,大骇之下,无不叫苦:“原来这病号这等厉害!她手下果然藏有杀手锏。”

    碧天公主冷冷道:“瞧诸位的意思,当是不愿在相助本姑娘了?你们当初下什么誓来?”

    有一宋从祖公子气急败坏,说道:“你这疯婆子,想让大伙儿一同陪你送死,却也休想!”

    索酒朗声道:“古人云: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又曰:‘生、义不可兼得,舍生而取义也。’尔等出尔反尔,无情无义,那莫怪我等不讲情面了。”

    他本性实则极为善良,但到此关头,念及那些被捉孩童安危,竟硬起心肠,全无半分犹豫。因他体内疾病陈杂繁复,彼此交战,时时刻刻会要他的命,他往往在万千抉择中取舍,决不能稍有迟疑,此刻情形,亦如往昔。

    碧天公主看索酒一眼,心中敬畏无比,他虽消瘦孱弱,惨白的仿佛死人,可隐然之中,他周身散出浩瀚斗争之气、凶悍之意,刹那间充斥她心间,于是乎天地都笼罩在这少年心意之中。她心想:“这便是....便是万仙门人么?难道万仙之中,皆是这等了不起的人物?”

    她几乎因崇拜而抖,紧握匕,只要索酒一声令下,她便毫不停顿,刺入那人心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