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九 大闹刑场姐弟仇
    东采奇见盘蜒离去,带庆仲、索酒儿找客栈歇息,刚在客房中住下,却听街上吵吵嚷嚷,大群人招摇过市。三人心中好奇,来到外头,见许多侍卫守着一囚车,沿街游行,许多百姓跟随观看,脸上皆有不忍之色。

    东采奇找一老者问道:“老公公,这犯人是谁?为何戒备这般森严?”

    老者见她是外乡人,容貌美丽,神色间有一股正气,左顾右盼,迟疑片刻,低声道:“此人是我寒火国有名的侠盗,名叫范老三,绰号孔雀尾。唉,终究被朝廷逮着了。“

    东采奇见犯人目光清澈,倍受同情,皱眉道:“此人倒不像是坏人哪?”

    老者声音又低了几分,低语道:“你是外乡来的,跟你说了,也不打紧。女王横征暴敛,处事不公,于各家各户捉童男童女、壮丁美人,又封闭那大石回廊,只让王公贵族往来,不让百姓逃离,大伙儿....大伙儿都....未免...那个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暗暗叹息,道:“所以大伙儿心里都向着这位范老三么?”

    老者道:“只可惜女王武功太高,谁也不是她的对手,范老三偏不信邪,两天前聚众造反,他功夫是不差的,跟随他的将士也各个儿英勇,却仍落到....这般下场。”

    一女子闻言哼了一声,索酒朝那女子望去,不由一愣,见她约莫十六岁年纪,瓜子脸,细皮嫩肉,眉清目秀,五官竟有些眼熟。她道:“对外人多嘴甚么?小心自个儿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老者吓得不轻,唯唯诺诺,含混不清的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东采奇心道:“是了,人群中定有奸细,我胡乱发问,害人害己。”当即不再问询,再看那少女,对照索酒儿,不禁微微一笑,说道:“小师侄,那姑娘与你长得好像。”

    索酒儿叹道:“一姑娘长成我这模样,那可当真不幸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笑道:“只是五官相像,她是姑娘家,自然比你好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索酒儿点头道:“是啊,这才像话,不然她一照镜子,天天哭鼻子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打趣道:“你也别埋汰自个儿,小师侄若打扮打扮,拾掇拾掇,人也精神帅气的很。”

    庆仲暗暗气恼,心想:“师姐何尝赞美过我的容貌?”

    索酒儿却摇头道:“人身一副臭皮囊,是美是丑都无妨。这姑娘纵然美貌,百年之后,化作白骨,与我也无高下之分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忽然转过脸来,朝索酒瞪了一眼,索酒心里咯噔一声,不敢再说,却心生亲切之意。东采奇心想:“周围这般吵闹,咱们说话又轻,这姑娘能听明白,内力好生了得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个汉子找了过来,对少女说道:“主上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少女点了点头,与那汉子隐没于众。

    那囚犯被游·行一圈,来到刑场,破开人群,至一高台之上。高台周围,士兵密集,并排而立,一侧有一凉台,凉台上坐着几人,乃是一位少年,一位少女,一位武官,一位黑衣道士。数百将士绕住四人,目光炯炯,四下探视。

    庆仲啊了一声,指着台上那少女说道:“那是秋风公主....”

    东采奇看的明白,轻声道:“这女子狡猾至极,咱们莫要轻举妄动。待有机可趁,再设法拿她。”再看那黑衣道士,隐约觉得此人不易对付。

    庆仲直勾勾的望着秋风,心潮汹涌,无法宁定,竟生出崇敬亲近之情。而再看她与那少年说说笑笑,拉拉扯扯,举止亲密异常,真个是妒意如潮,泛滥无绝。

    那少年等到午时,打了个呵欠,身躯一动,已踏上高台,刽子手将范老三按倒,迫他磕头,范老三咬紧牙关,死不从命。那刽子手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少年冷冷说道:“范老三,你死到临头,还装什么硬汉?”

    范老三哈哈大笑道:“宋小杂种,你要杀我老范容易,要我向你示弱,那是万万不能。老子脊梁骨便是打得折了,也不朝杂种跪拜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百姓爆出一通喝彩,四下群情激昂,喊声如浪。刽子手怒道:“太子面前,谁敢无礼?再大声喧哗,一个个儿捉来杀了。”

    那宋太子一个跳跃,临近人群,已揪出一年幼孩童来,照他脸颊上狠狠几个巴掌。那幼童痛哭一声,被打的晕了过去。这孩童母亲大惊,扑上前去,要抢孩童,宋太子一把抓住她头发,朝地上一砸,咚地一声,那女子也闭气不醒。

    他骂道:“谁再废话,这便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大怒,想要出手教训此人,但见那女子孩童性命无碍,自己贸然行动,怕反而更害了他们,只得苦苦忍耐。众百姓见宋太子凶狠霸道,一时都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太子护卫队长奔近他身边,道:“太子,你自个儿何必操劳?咱们可替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宋太子嗤笑道:“我自管动手,加倍解气。母后教导我需事必躬亲,不惧操劳,我这是谨遵教诲哪。”

    队长谄媚道:“太子神功惊人,只怕仅比女王陛下稍逊半筹了,属下等在太子面前,徒然碍手碍脚,太不得力。”

    太子长笑一声,霎时又回到原处,在秋风公主身边坐下,秋风公主对他大肆称赞,说到动情处,竟在他唇上一吻,太子稚嫩的脸上露出凶残兴奋的神色,却又有几分羞涩。

    范老三高声喊道:“诸位乡亲父老,听我一言,范老三纵然死了,也绝不愿连累大伙儿,如今奸贼当朝,倒行逆施,终有公道神罚的时候,大伙儿不必替我喊冤,更不可替我出头,我若再害大伙儿为我受苦,待会儿去了聚魂山,心中也不安宁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心中难受,却也就此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东采奇心想:“这人是一位难得的好汉,非救他一救不可。师兄尊长不在,说不得,唯有擅作主张了。”想到此处,潜运神功,稍稍易容,变作一英姿煞爽的少年侠客。她习练血肉纵控念有成,在胸口、脸庞上稍作整改,并不为难。

    太子又道:“时辰已到,砍下这狗贼脑袋!”

    众人视线被断头台吸引,人群耸动,朝前翻涌,与众士兵推推搡搡,局面稍乱。那太子取出一小弩弓,扑哧一声,射死一寻常百姓,骂道:“谁再捣乱,凌迟处死!”

    忽然间,但听一声哨响,数道人影飞出人群,乃是数个蒙面人,手中扔出一圆滚滚的黑球,那黑球上烟尘弥漫,霎时笼罩断头台,向外不住扩散。

    那侍卫队长惊声道:“有乱党!”吆喝几声,士兵抢上台去,守住范老三,其中一黑衣人长剑急转,铛铛几声,将士兵长枪大戟全数震飞,他再飞出数脚,将士兵踢死。

    东采奇双目凝视,透过烟雾,看得明白,暗赞道:“好精妙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其余乱党挡住蜂拥而上的士兵,那蒙面人削落长剑,斩断范老三脖子枷锁,说道:“大叔,跟我走。”她声音娇嫩,语气威严,竟是先前人群中瞪视索酒儿的少女。

    范老三激动喊道:“是....是你?你为何替我...”

    蒙面人笑了一声,道:“走了!”扯住范老三便往外闯。陡然间身边风声响起,那宋太子拦在面前,手掌成爪,朝蒙面人脑门抓下。蒙面人袖袍一拂,正中宋太子上肢“内关”穴,这正是宋太子此招破绽所在,宋太子遍体酸软,惨叫一声,摔落在旁。

    东采奇心中叫好:“以此人为质,他们全都可以安然撤离。”

    岂料蒙面人一脚将宋太子踢在一旁,足下生风,蹦跳两下,已到了人群边缘。

    她正要钻入人潮,眼前一花,那黑袍道士也来阻挠。蒙面少女不知此人来历,使一招“落叶缤纷”,长剑上斩,手腕虚晃,再往下急落,剑招凌厉,好似雷光,也是她急于脱身,这一招已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那黑袍道士轻轻一笑,打出一拳,正中剑刃,只听嗡嗡之声,宛如撞钟,那蒙面少女手肘酸麻,险些摔倒。她生平从未遇到过这等强敌,稍觉慌乱,长剑纵横,一招“佳人嗔怪”,剑势婉转变幻,点向黑袍道士各处。

    黑袍道士轻轻一转,手臂向上一格,将长剑偏开数寸,再一指点向少女腹部。少女尖叫起来,出掌抵挡,那道士笑道:“不错!”趁她松脱范老三,掌心一吸,范老三便向他飞去。

    蒙面少女花容失色,手忙脚乱,又去抢范老三,怎料黑袍道士那一手本是虚招,当即手掌一推,砰地一声,正中少女胸口。少女“哇”地一声,口吐鲜血,跌出老远。黑袍道士纵身飞奔,指力激·射,点中蒙面少女膻中穴。

    他一击得手,心中稍稍一宽,骤然间两股掌力袭来,宛如狂风凌云,又如细水长流,刚柔并济,巧妙无比。黑袍道士大骇,与那掌力相抗,一时眼花缭乱,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这掌力正是东采奇发出,她看清这道士武艺非凡,堪比万仙遁天门人,故而一上来便全力以赴,用最精妙的大枯竭掌偷袭强敌。此举殊不光明正大,但此人为虎作伥,并非善类,东采奇也非顽固不化,不知变通之人,遂来一招攻敌不备的计策。那黑袍道士全不知敌人竟有这等硬手,仓促之下,硬接此绝学,一下子便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那烟雾仍未散去,东采奇催动内劲,要将这黑袍道人重创,对庆仲、索酒儿喊道:“救她!”

    庆仲不知去向,索酒儿飞速赶来,抱住那蒙面少女,又扛住那范老三,左右张望,一头扎入人海,撒腿狂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