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七 梦里相逢方知故
    他疾奔许久,胸口一痛,摔个跟头,倚靠墙边站起。顶点小说更新最快身后惨白火怪终被甩没,盘蜒缓缓调理气息,经脉肿胀麻木,稍稍一动,宛如刀割。

    盘蜒心知众惨白火怪法术阴狠,看似勐烈,实则伤人于无形之间。他杀了数千妖魔,暗中受了荼毒,直是难以估量,这当口内外交困,遍体鳞伤,即便飞升隔世功也难已立时治愈。

    回头张望来路,知道难以折返,盘蜒哭笑不得,心想:“你要做甚么侠客,好,好,你非但救不了人,自己也逃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那在杀戮中享乐吧,蛇妖,那不是你的本性么?

    盘蜒握紧金刀,使劲儿站直,小心翼翼的赶路。他现下所在之处,乃是旧城遗址,数百年前的废墟陈列在前,石屋破损,道路中断,一片荒凉惨淡。

    再往前行,忽听房屋拐角处传来“喀喀”脚步声,盘蜒感到一阵衰弱,以幻灵功夫隐去形迹,脚步轻盈,小跑而过。只见数个消瘦干枯的巨人漫无目的的走了出来,这巨人两丈高矮,身上披黑火斗篷,肤色发青,一张脸与死人无异。

    若在平时,这巨人再如何凶狠,盘蜒丝毫不惧,可此时受伤不轻,若再遇包围,委实难以为继。他躲在树后,趁巨人走过,正欲转出,突然一巨人转过身,张嘴伸手,指着盘蜒,如痴呆般发出啊地一声,语调极长极慢。

    盘蜒急思:“他如何察觉到我的?即便是菩提宗主、杨木老仙,也未必能看破我幻灵真气。”体内真气搜寻,片刻间恍然大悟:“那惨白火怪的火气仍弥留在体内,未能驱逐干净,那黑火巨人便由此查知。

    那巨人踏上一步,手中白火缭绕,成一圆锤,直砸下来,盘蜒瞧得明白,一掌击出,将那圆锤打得粉碎,火焰炸裂开去。巨人毫无迟疑,挥舞巨拳,从火焰中穿过,当真有龙象之威,盘蜒大骇,身子倒飞而过。巨人拳风绕着圈子,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又一巨人扬手袭来,手中乃是一柄漆黑暗红的巨剑,盘蜒急中生智,使太乙幻灵掌,掌力凝在空中,转眼方位转变,脉象诡谲,引那巨剑与拳风撞在一块儿,嗡地一声,力生波动,急剧扩散,那持剑巨人身子一摇,露出极大破绽。

    盘蜒跃上那巨人肩膀,双掌贴紧它太阳穴,霎时真气侵入心魂,那巨人抵受不得,顷刻间为盘蜒奴役。盘蜒感到这巨人魂魄嘈杂拥挤,乃是数百个冤魂凝聚而成,指使起来,着实不易,手掌不能有片刻分离,心意更不能有丝毫散乱。盘蜒道:“将那敌人杀了!”

    这持剑巨人勐冲上去,那空拳巨人挥拳打出,盘蜒令持剑巨人使一招“泰山压顶”,巨剑当头噼下,只听“喀嚓、砰砰”两声,持剑巨人胸口中拳,却将那空拳巨人脑袋粉碎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这巨人如此厉害,仅逊于当年天珑对付的骷髅剑神。”他命这持剑巨人一转身,又迎上其余巨人。那些巨人有的持斧,有的持枪,迈开大步,行动极快,来去时大地震动,气势骇人。

    盘蜒本困顿交加,可如今借持剑巨人之力,不耗体力,只耗心血,而他心力耐久,情形大为好转。而这持剑巨人得盘蜒指点,一招一式皆暗合太乙术法,玄玄乎乎,难以捉摸,左一晃,东一转,霎时又杀一人。

    盘蜒蓦然又想出点子:“我既然能操纵一人,为何不试试两人?”待与另一持狼牙棒的巨人靠近,盘蜒轻拍一掌,掌力如大网般卷住那巨人头颅,催动心诀,不多时也将那巨人纳于掌控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对这巨人习性了如指掌:这巨人虽是数百冤魂扎堆而成,但于其核心处有数个主使,只需将这主使迷住,非但能眨眼间毙敌,更可纵控身躯,如运转自己手足一般。

    盘蜒大喜过望,依样画葫芦,不多时已将十个巨人收服,这般指挥行动,又大感吃力。但盘蜒急思对策,不久又想出新法子来,他将巨人心智连成一片,互相制衡,彼此支持,盘蜒居中调度,竟然全不费力。

    他掌控大军,布阵冲锋,当真是运筹帷幄,行云流水。又争斗许久,盘蜒已将这城中巨人悉数收服。他惊喜交加,寻思:“若非这巨人体内魂魄纷乱,我趁虚而入,决不能掌控这等妖怪。”这一番苦斗,盘蜒心力交瘁,可对太乙奇术领悟之深,也已突飞勐进,更有增长。

    到这地步,盘蜒要杀光这百余巨人,不过在一念之间,但他心下不忍,暗想:“这些巨人虽是孤魂野鬼,但终究算半个生灵。我奴役驱使,算甚么侠义正道人士?”

    你装的道貌岸然,非要光明正大、心慈手软,却又何等幼稚?战事之中,强者为王,公道公道,全在拳头强硬罢了。你往日不择手段、何等潇洒,可现在又怜悯起敌人来了?

    盘蜒咬牙想道:“我要怎样便怎样!谁也管不着我!”他一松手,离了那持剑巨人,趁众巨人乱成一团,脑子迷茫之际,他已远远跑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忽听有人说道:“你为何放过它们?”

    盘蜒一时辨不清这声音来自内心,还是自外而来,他晃晃脑袋,稍稍清醒,答道:“我前来救人而已,何必多造杀孽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它们早就死了,杀之何孽之有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它们逗留此地,不外出害人,便不算恶灵,是杀是留,也没甚么分别。”

    那人笑了一声,说道:“若非我苦苦约束它们,它们早将寒火城一举摧毁。它们不算恶灵,甚么才算?”

    盘蜒推想那人方位,找了过去,不久来到旧城镇中,见一大空地,空地间有一棵断树,树下盘膝坐着一人。此人老迈至极,干瘦无比,皮肤皱巴巴的,头发光秃,仅留下一丝半缕,他身上密密麻麻的,伤痕触目惊心,伤痕中如灰烬般闪着红光。

    盘蜒犹豫片刻,走上前去,问道:“老前辈,在下万仙盘蜒,前来救助不久前失陷在此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抬起头,与盘蜒对视,盘蜒见他眼中紫气缭绕,也是贪魂蚺,可莫名之间,两人心有灵犀,生出感应,那人脸色剧变,喊道:“你...你便是下一个我么?”

    盘蜒奇道:“甚么下一个你?”

    老者喃喃道:“不,不,过了几百年,你不是下一个我,早已隔了数代....”

    盘蜒明白过来,顷刻间热泪盈眶,他道:“你也是续梦蛇?可你....可你怎会...”

    老者哈哈大笑,说道:“我是摆脱了宿命的续梦蛇,你呢?你既然行动如常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盘蜒与这老者再无隔阂,走上前去,握住他手掌说道:“我....续梦蛇....那梦中人已然醒来。”

    老者惊唿:“你是那梦中人?那你....你是泰家人么?”

    盘蜒苦笑道:“我半梦半醒的,也不知自己是谁。老前辈,您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老者摇头道:“我...罪孽深重,杀了妻子,害了亲人,名字....不愿告人。”

    盘蜒愣了半晌,又问:“这城中又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老者不再多言,掌中运幻灵真气,两人心意相通,眨眼间便交换千言万语。老者徐徐叹气,道:“你已知这旧城龙木巨人之灾,却不知之后又发生何事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还请前辈告知,在下感激不尽...“

    老者身子颤抖,说道:“你是梦中人,便是我的主人,何必如此客气?”于是更不停顿,说出此间往事。

    这老者原也是泰家一脉的远亲,他蒙受天启,心智大乱,成了续梦鬼,在无意之中,杀死自己心爱的女子,悲痛欲绝之下,于是得了数年清醒。

    他悔恨交加,想弄清身上诅咒缘由,便云游四方,找寻学识渊博之人拜师求学,终于隐约得知这数千年来续梦鬼之说。

    老者憎恨命运,想方设法想从中挣脱,但他身上疯病愈发严重,终有一日,他会身不由己,坠入宿命之中。

    碰巧有朝一日,他来到这寒火城,拜见此国国主,两人谈起奇术玄学,言谈甚是投契。

    盘蜒皱眉问道:“那国主便是景彻巫仙的那位兄长么?此人心狠手辣,罪恶滔天,绝非善类。”

    老续梦蛇叹道:“我当时自也不知,那人当年年逾百岁,虽气色不错,寿命却已不久。他少年时曾旅居北妖之地,从万鬼门中获得数件法宝,一卷神功,依法修行,武功学问皆登峰造极。我正找寻解脱诅咒之法,旁敲侧击的问他,竟然大有所获,转眼便想到法子。

    我于是说道:‘陛下,你担忧国中闭塞,百姓食不果腹,穷困潦倒。我倒有一计,可确保国中商贸往来,不受木龙阻挠。’

    那老国主甚喜,于是我便说出想法:取旧城石块,造一条围墙遮挡的商运通道,曲曲折折,弯弯绕绕,暗合阵法,定能保这寒火城通达无阻。

    老国主思索许久,答应下来,当即任我为通路监管使,派全**民协力造路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这....通路实则暗藏玄机,是么?”

    老续梦蛇苦笑道:“是,是,那旧城石块蕴有残魄,阴魂不散,一直无人居住。我借这石块布下大阵,或可借阵中冤魂之能,挪除我身上的厄运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