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三 寨中豪杰思柔情
    他一下令,众匪皆鼓噪欲动,叫喊声如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盘蜒有心擒住此人,要挟众匪退兵,但见他所骑木龙身躯碧蓝,双目如火,极为诡异,心想:“若一击不中,反而陷入重围,这些木龙不易对付,当走为上策。”

    他四人这时处在包围之外,盘蜒在另三人身上一拍,道:“走!”那三人轻飘飘的飞出百丈远,平稳落地,东采奇也使出妙手,接着推庆仲、索酒儿两人一把,那两人再飘了数十丈,落地时微微踉跄。盘蜒与东采取旋即赶上,四人不敢稍停,拔足飞奔。

    归小虎见盘蜒这等手法,大吃一惊,立时想:“他孤身一人,纵然厉害,何惧之有?”当即喊道:“飞龙在天,天罗地网!”后排有木龙振翅而起,轰轰声中,掠空而过,追向猎物。他那碧蓝木龙坠在最后,不敢争先。

    盘蜒、东采奇虽身法迅速,但带着二人,毕竟不便。而众木龙在这丘陵住了数百年,熟知道路,包抄堵截,轻而易举便追到近处。盘蜒回过身,数刀斩出,将当先一人一刀两断。但他那木龙失了主人,反更加狂暴,朝前一冲,一口朝盘蜒咬下。

    盘蜒正欲反击,那龙口中喷出浓烟,滚滚而来。盘蜒吓了一跳,但反应迅捷,使太乙神术稍一折转,将那浓烟反击回去。那木龙乱了分寸,翅膀撞上一块山石,乒乓几声,撞得石屑纷飞,碎块四散。

    他摆脱一龙,又一龙从后跟上,盘蜒暗道:“不使重手,它们终不死心。”刹那间黑蛇灵气浮空而起,往前一卷、一扫、一拍、一压,蓦然将四条木龙打的断背折翼,摔得极为狼狈。那灵气将四人笼罩在黑雾之中,群匪再看不清方位,无奈之下,唯有浮空停步。

    那归小虎心下骇异:“这功夫倒也奇特,不知我的坐骑‘万年青’能不能看得破这障眼法?”眼下局势不明,他一挥手,众匪在空中聚集,落在地上。那木龙体型太大,不能长久飞空,故而须得时时休息。

    归小龙赶来问道:“可捉住他们没有?”

    归小虎道:“他们朝寒火国去了,这雾气果然古怪,难以捉摸。”

    归小龙身子一震,道:“这四人是甚么来历?莫非是寒火国请来的救兵?”

    归小虎冷笑道:“就算是救兵又如何?咱们围寒火国这许多年,他们请的救兵还算少了?昔日便算是本领通天的万鬼,也敌不过咱们这木龙大军。”

    归小龙眺望寒火国方向,忧心忡忡,神色古怪。归小虎叹了口气,轻拍兄长肩膀,说道:“你可是还记着那人?”

    归小龙脸上变色,神态隐隐恼羞,道:“你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归小虎哀声道:“可惜啊可惜,我两家世代血海深仇,怨恨难了,纵然彼此情深,怕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”

    归小龙怒道:“你几次三番讥讽于我,我当你是兄弟,苦苦忍耐,你莫要欺人太甚了!”

    归小虎道:“你自己做的事,还怕旁人说嘴?”

    归小龙从腰间取出一柄金光闪闪,红芒微扬的长剑,喝道:“你再若多说一字,莫怪我剑下无情。”

    归小虎自知武艺不敌归小龙,兄长手中长剑,更是历代相传的一柄神兵,而自己坐骑万年青从不对归家传人动武,当真比斗,自己绝无胜算。他脸色难看,却也闭嘴不言了。

    两兄弟正横眉竖眼,天上风声大作,呼呼传来,又有一木龙从天而降。那木龙上坐着一极有威严的青年人,面相约莫三十岁年纪。两人急忙迎了上去,归小虎讨好般问道:“归鹏叔叔,你怎地也来了?”

    归鹏说道:“听闻你们大动干戈,追几个中原人,我特来瞧瞧。那位秋风公主早先赠我们黄金十万两,如今要取这几人性命,你们为何失手?金银国富甲天下,若她将来相助寒火国,我等局面便大大不利了。”

    归小龙窘迫说道:“我一时不查,被人挑衅落败。”

    归鹏“哦”了一声,说道:“这等要紧之事,你为何会如此轻敌?你手中这红线鸳鸯剑,难道还敌不过那人么?”

    归小龙道:“我还不及使出鸳鸯剑来。”

    归鹏沉吟半晌,道:“那人使什么功夫?你演几招让我瞧瞧?”

    这归鹏乃是木龙族至关重要的人物,有族中第一高手之称,归小龙知他要指点自己武艺,既惶恐,又惊喜,于是凝神静气,将索酒儿的杖法使了出来。他所记不全,也用不出这杖法的大威力,乍看之下,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归鹏摇头道:“这杖法我从未见过,不知此人来历。其讲究轻重快慢,变化不定,你未能展现其中奥妙。”

    两兄弟颇为震惊,皆知这归鹏少年时曾闯荡江湖,见多识广,看似年纪不大,但胸中武学包罗万象,渊博如海,他说不识得,那这杖法只怕罕见至极了。

    归小龙又想了想,道:“先前一人是使剑的,剑法也甚是精妙。”于是将庆仲的功夫演了出来。

    归鹏见状,神色稍变,可旋即又微微一笑,说道:“原来是万仙之人。”

    归小龙、归小虎齐声道:“刚刚那四人是万仙的?”

    归鹏道:“这是万仙海纳派的刘郎剑法。”

    归小虎哈哈笑道:“甚么刘郎剑法,新郎剑法,这名字狗屁不通。”

    归鹏道:“这剑法名目虽平平无奇,但确是极上乘的功夫,这传授剑法之人,武功可着实不差。”

    归小龙道:“能蒙叔叔说一句‘功夫不差’,已是江湖上一等一的英雄了,如此说来,那四人似乎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归鹏不答,轻轻一跃,已到对面山头上,见山谷中黑雾弥漫,不见下界,仰天一笑,说道:“好敌手。”袖袍一拂,登时狂风大作,飞向各处,眨眼之间,那黑雾被风吹散,众人这才看清地上有四条木龙,人与龙受了重创,骨骼断裂,头破血流而死。

    归小虎赞叹道:“叔叔这大鹏展翅的功夫....”马屁尚未拍完,归鹏人已不见,归小龙、归小虎往下张看,见他已到了地上,两人竟全看不清楚,此人身法之快,当真风驰电掣。

    归鹏看看四具尸首伤势,心中激动,又觉炎热,不觉间流下汗来,他心想:“转眼之间,格杀四龙,彼此相距至少十丈,了不起,了不起。我非得与此人较量较量不可。”

    他在木龙族中乃是异类,早年行走江湖,自学武艺,好武如痴,遇上旗鼓相当的高手,便欢喜的心慌意乱。尔后回到龙木族,木龙族世代与寒火国为敌,但唯独他觉得无趣,不屑参战,任凭谁来劝他,他也丝毫不理。此次族中受秋风公主赠予许多金银珠宝,美女壮士,他稍觉亏欠,又受兄长竭力请托,这才勉强管管这事,却不料碰上这等奇人。

    他心潮起伏,只想孤身独闯寒火城中,将那四人找出来。忽然间,又听远方号声连天,随风遥传,乃是族中首领传众人回去。

    归鹏哼了一声,跃回高山,那两兄弟极少见他显露武学,这会儿见他将这数十丈的丘陵陡坡视若平地,更是惊讶的目瞪口呆。他骑上木龙,腾空飞去,木龙一声呼啸,群匪纷纷翼翼,接连上天,宛如乌云般返回寨去。

    那城寨卧于山上,连绵庞大,峥嵘邪狞,宛如一条入眠的长龙,一众木龙回巢之后,隐入洞中,归鹏领归小龙、归小虎走入一座高塔,不多时,来到顶层上,见到一虎背熊腰、头发半秃的斑须老者,那老者穿一身龙虎风云甲,大腹便便,靠在一张极大的太师椅上,神色戒备,全不放松。

    归鹏拱手道:“归禹大哥。”两兄弟说道:“爹爹。”

    归禹道:“听说你两兄弟放跑了秋风公主的仇人?”

    归小龙惭愧万分,说出其间经过,归小虎则替自己辩解,将过错全推给归小龙。

    归禹冷笑起来,说道:“罢了,罢了,那婆娘也不是甚么好东西。他妈的,早知如此,老子便将她留下,好好干··她个百来回的,这女子又骚又嫩,养起儿子,准是了得。”

    归鹏眉头一扬,似对此言极为不满,但终究不能发作。

    归小龙问道:“爹爹,先前你不还夸她聪明伶俐,仁义过人么?”

    归禹站起身,走到露台上,遥望群山,身上肥肉一抖一抖,过了片刻,他道:“有人见这婆娘与她两个兄长离了咱们山寨之后,又走入寒火城里。贼婆娘,吃里扒外,哼,若非她头一次来,送了十位美女,我焉能放得过她?”

    归小虎道:“爹爹,不知这婆娘有何阴谋?那万仙四人又如何与她结仇?”

    归禹惊声反问道:“那四人是万仙的?先是万鬼,再是金银国,又是万仙,莫非....莫非...”他神色惶急,垂首沉思许久,脸色阴森,道:“归鹏,明日夜晚,你得去寒火城中,帮我找一件事物来。”

    他见归鹏不置可否,忙道:“此事非同一般,传闻已久,那物件多半便在寒火城中,你平时啥都不管,我也任你由你,但唯独此事...“

    归鹏淡淡说道:“那物件长甚么模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