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 少年不知愁滋味
    次日一早,东采奇来找盘蜒,见众伤患全无好转,不禁发愁,问道:“这巨人神出鬼没的,咱们好不容易占了城,若他回来大肆破坏,满城百姓岂不都要遭殃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万鬼并非不分青红皂白,乱杀一气的屠夫、疯子,我观其治理之法,应当打算长治久安,绝不会使这邪法屠戮平民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咬牙道:“那巨人却全不分敌我,一股脑的全数伤了,此事传开,西南百姓,哪个不又恨又怕?”

    盘蜒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,这巨人看似开窍,实则与往昔一般蠢笨。他这般动手,不得民心,即便万鬼之中,定然必有怨言制约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走至一患病少年士兵面前,见他腿脚已全被树皮盖住,肌肤起皱,又麻又痒,那士兵朝东采奇惨淡一笑,道:“侯爷,您来瞧咱们了?”

    东采奇柔声道:“孩子,你放心,我定会设法救你。”

    士兵道:“大丈夫何惧一死?能为侯爷战死,这辈子也不算枉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听他说的悲壮,鼻子一酸,红了眼眶,一众士兵见她如此,如何舍得?反而齐声劝慰她。

    东采奇擦去泪水,问道:“师兄,你见多识广,甚么都难不倒你。你可有法子救他们?”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除非捉住那万鬼的龙木巨人,否则....”

    这时,一擦地烧饭的仆妇走来说道:“两位大人,我知道离此三十里外有一人,或能治得了这怪病。不,不,除那人之外,再无人能治这等疑难杂症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心头一热,忙问道:“这位婶婶,这左近还有这般良医?快快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仆妇见受了重视,腰不禁直了几分,她口音极重,说话时叫人听着吃力,好在盘蜒脑子极快,倒也弄得明白。

    仆妇说道:“往西走过玉女山、深沉河,找到巴郎林子,便到了那位景彻巫仙的家。这景彻巫仙,号称包治百病,甚么都难不倒他,莫说这身上长树皮的小病,上回听说有人脑子里长了一朵阴髓花,景彻巫仙也是药到病除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喜道:“好极了,好极了,我这就派人去请他。”

    仆妇连连摆手道:“大人,那可不成,这景彻巫仙一辈子不出那巴郎林子,谁也请他不动,唯有病人亲自去找他才行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巫仙好多规矩,如此奇奇怪怪,定然也是武林中人。既然如此,我倒真要会会他不可。大婶,那巫仙到底是男是女?要多少诊金?脾气如何?”

    仆妇害怕起来,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这可没人说得明白,那些被他医好的人,送回来后,全不记得这巫仙模样。有人说他是个糟老头子,有人说她是个丑老太婆,还有人说他是个病怏怏的小公子。唉,那巴郎林子也凶险得很,若非当真患病求医之人,万万找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微微颔首,说道:“那咱们便抬上一人,前去找她。待问她要了药方,带回来救人便可,总好过如此手足无措,干等着急。”

    仆妇摇头道:“你们自个儿没病,到了那林子,连路都找不到呢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思索半晌,笑道:“多谢婶婶指点迷津。”摸出一两黄金,赠送给她,那仆妇欢天喜地的去了。

    盘蜒见她神色古怪,笑容又是精明,又是犹豫,问道:“师妹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我自个儿让那怪树刺伤,以血肉纵控念压下此毒,再去找那巫仙,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盘蜒斥道:“胡闹!你怎知此毒害你不得?又怎知那巫仙定能治好?你身居高位,肩负重任,岂能如此乱来?”

    东采奇叹道:“师兄,这些兄弟全是为我而伤,我自个儿安然无恙,封侯封王,若不能救了他们,心中如何过意的去?若能....能为他们做些甚么,我才好过一些。”

    盘蜒看她眼神坚定,不为所动,不由得心中佩服,暗想:“若换做是振英,也定会如此行事。她们两人天生心肠就好得很。”念及于此,说道:“师妹这般侠义心肠,倒让我汗颜。好吧,那我便与你一同遭罪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急道:“师兄,你大可不必,我自个儿犯蠢,你不必理会....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与你兄长交情深厚,自然要照顾你这丫头,你还啰嗦甚么?”

    东采奇脸上一红,心口暖呼呼的,暗道:“二哥能有师兄这么一位朋友,九泉之下,亦能瞑目了。”殊不知她兄长被盘蜒用计救了一命,却也境况凄惨。

    两人商议已定,缓步前行,再来到那覆盖大树的城墙,忽听得墙上传来哭声。东采奇听那声音极为熟悉,喊道:“庆美?”张开双翼,直飞上天,不久已落在栈上。只见一娇小少女跪在树旁,手掌被树枝尖刺所伤,流血不止,微微肿胀变绿。东采奇心疼不已,忙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盘蜒也已赶来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你这丫头,怎地总是倒霉?”

    庆美呜呜说道:“我...我在街上遇到庆仲哥哥,他朝城墙这儿跑,冲得极快。我想瞧他去做甚么,紧跟着他,七转八转的,不知怎地,就来到城楼上,不见他踪影。我一不小心,便...便被这树给弄疼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暗暗着恼,可这师妹并未参战,压根儿不知事态,却也无辜至极,只劝道:“师妹莫哭,我....有法子....带你去治这怪病。”

    庆美“咦”了一声,问道:“甚么怪病?啊,这树木有毒么?”

    不远处忽然有人说道:“不错,有毒,毒性厉害得很。你非要跟着我,这下可害苦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见庆仲从树中走出,手臂、大腿上全是伤痕,渗出绿色的血液。东采奇花容失色,喊道:“你疯了么?你明知这树枝有毒,为何自找苦吃?”

    庆仲怒视盘蜒,说道:“师姐,我在一旁听得清楚,你要去找那巫仙,非自己得病不可。我愿陪你同往,无需他人....哼....大献殷勤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一把拧住庆仲耳朵,大声责道:“你这般不知好歹,鲁莽急躁,我怎能带你前去?那林中不知有何凶险,更不能让你前去。”

    庆仲把心一横,挣脱开来,说道:“师姐,你若撇下我不管,我便一头在树上撞死,我...什么都不顾了,只盼能稍稍帮你,决不让奸·人....奸·人有机可趁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知他口中‘奸人’正是自己,哼了一声,道:“好一个蛮不讲理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查看庆仲伤势,又密又深,毒性发作猛烈,难以遏制,足见这少年理智全失,他一头扎入树丛,当真如疯了一般。她心下气苦,暗地里千百遍的痛骂庆仲,可想着自己既然带他们远来此地,便决不能撒手不管,否则有负张千峰所托,如何过意的去?况且庆仲之事,全因自己而起。

    她伸手在树上一捏,毒刺破开皮肤,流下血来,盘蜒见状,也同样刺伤自身。东采奇道:“师兄,我....我真对不住你,总给你添这许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你自个儿倒不麻烦,你这几个师弟师妹,却委实叫我团团乱转,麻烦不断。走吧,走吧,不然下回遇上张千峰,他非怪我无能不可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岂是师兄无能?是我...管教无方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张千峰这小老儿计较的很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下定决心:“若医好了庆仲,便与他说个明白,叫他绝此妄想,实在不行,我将他送回师父身边,叫师父严加看管,我是....奈何不了他了。”她叫来一群士兵,说明自己去向,要士兵转告女皇随军官吏,又道:“若一切顺利,我五日之内,必能返回。”说罢飞下墙头,朝西方进发。

    西南之地,天气炎热潮湿,密林浓列,沼泽连绵。那巴郎林子虽说不远,但道路也极不好走。盘蜒途中走访住民,问清方位,否则非迷路不可。不久见一山高耸,宛如一俏丽佳人,极为灵秀,当是甚么玉女山。

    过了此山,有一条若隐若现的林间道路,又路过一河,河水碧绿,深不见底,自然是那深沉河了。前方为数十里的平原,平原之后,再有密林,幅员辽阔,树木高耸,极为荒蛮诡异。

    东采奇心想:“这便是...巴郎林么?”走到近处,见这树林茂密的匪夷所思,左右张望,不见入口,更毫无缝隙,便是用绳索将树木根根绑起,连成木墙,怕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盘蜒指了指一棵宛如翡翠般翠绿的树木,那树木中有一凸起树杈,树杈间有一凹槽,像是伸手讨饭的乞丐。东采奇恍然大悟,上前划破手掌,挤出一些血来。那树木微微一震,旋即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东采奇傻了眼,问道:“师兄,这怎么办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我也不知,你自个儿想法子吧。”颇有些看热闹的模样。

    东采奇心道:“他准什么都知道,便是故意考我。是了,师兄对我有栽培之心,我岂能辜负厚望?”开动脑筋,忽然想起那仆妇的话,暗忖:“唯有患病之人能入此林,如今咱们有四人,那自然四人都得滴血入槽里。”

    她朝盘蜒一伸手,说道:“师兄,借你鲜血一用。”

    盘蜒哈哈一笑,说道:“小妮子当真聪明。”指尖迫出鲜血,那血滴在空中缓缓飞行,融入凹槽,那树木果然晃动的厉害了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