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七十六 万鬼之人成万仙
    许哲越以往追求雨崖子之事,曾闹得满门皆闻,沸沸扬扬,可雨崖子一心清修,也难忘解谷,是以言辞拒绝。这许哲越暗中气恼,积郁多年,当下见盘蜒、雨崖子彼此间面带羞赧,分分合合的模样,立时气炸了肺。

    他提气喝道:“大伙儿瞧了,这....这盘蜒厚颜无耻、好·色下·流,定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,诱·骗了自个儿师父!”

    雨崖子急道:“他升上遁天之后,早已不算得我弟子!这又...岂能算作诱·骗?”话语间竟不否认。

    许哲越怒道:“好个乖戾可恨的奸贼,盘蜒,你这王八蛋、臭色·棍,你若尚有半分良知,还不快些抹脖子自尽,以此谢罪天下?”他毕竟仍对雨崖子抱极深念想,半句不敢凶她,单对盘蜒发狠。

    其余众仙皆想:“这盘蜒对自己师父下手,确实不该,可咱们万仙门中,这事难道还少了?只不过大伙儿心照不宣,睁眼闭眼罢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倍感冤屈,胸口有团大火升腾而起,他怒道:“莫说我与崖儿并未有肌肤之亲,便算我真爱她恋她,你又管得着么?”

    雨崖子心头一震,顿生满腔热情,含情脉脉的看向盘蜒,盘蜒脾气上来,抓她小手,放在唇边一吻,雨崖子“啊”地一声,红晕从脸上一直延伸至脖子。

    许哲越咬牙切齿,骂道:“盘蜒,你瞧好了,我非将你这行径公诸于众不可!待会儿咱俩若碰上头,瞧我不割下你这欺师灭祖的畜生脑袋?”

    盘蜒哈哈一笑,说道:“莫说我盘蜒口无遮拦,你这微末道行,还不放在我眼里。”

    旁人一听,暗暗不满:“他当众与师父亲热,咱们倒也忍了,可此人不知天高地厚,委实狂傲过度。许哲越虽争风吃醋,有失高人风范,可毕竟乃成名百年的遁天高手,武功高强,有口皆碑,这小子仗着菩提偏爱,便眼高于天,谁都瞧不起了么?”这些年来,盘蜒名头响亮,行事招摇,有违万仙清修出世之道,遁天之下,多有崇拜之人,而在遁天一层,却惹来不少戒备厌恶。

    许哲越脸罩寒霜,恢复几分气度,当即拂袖而去。盘蜒见众人目光暗有敌意,抿唇皱眉,脸色甚是难看。但遁天一层,皆是名满天下的世外高人,懒得与他计较,随口指摘几句,便各自散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走道中仅剩下师徒两人,雨崖子默然片刻,笑道:“这下子....咱俩可....弄假成真了。不知你那振英师妹会怎么想,哎呦,不对,我那吕流馨徒儿更会怨我恨我了。”她说的乃是苦恼之事,可语气中却满是幸福喜悦。

    盘蜒头脑发胀,心想:“争爱斗艳,抢权夺利,虚伪做作,贪慕虚荣,盘蜒啊盘蜒,你看看你,你看看你如今的模样?”

    刹那之间,往事如烟,盘蜒似见到了那最初入门时的自己,那狂妄冲动、万人憎恨的无名小卒。小卒,小卒,那小卒何等弱小,何等无能?唯有满肚子诡计坏水,一身污名恶誉,人人不齿,如过街老鼠一般。便连身边的雨崖子师父,暗中也视那小卒为轻薄浪荡的子弟。

    你变了,盘蜒,你从万仙中脱颖而出,成了最道貌岸然、沽名钓誉的大人物。他们不恨你了,这世道顺着你的心意在改变,你被快乐包围,被宠爱淹没,骂你的人追着你求·爱,看轻你的人仰视着你,但那都是陷阱,都是毒药,让你沉迷,让你失落,让你忘却憎恨,让你软弱无能。

    让你看不清前路。

    那遥远的、往昔的小卒抬起头来,仰望着高处的盘蜒,盘蜒回望着他,小卒忽然走上前,身上黑气浮现,狠狠一掌,打在盘蜒胸口。

    小卒的脸面变作血云,他目光狂喜,露出白森森般的牙齿,他大声道:“盘蜒,你便是我,我便是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叫一声,口鼻流血,靠在墙上,雨崖子吓了一跳,上前扶住盘蜒,盘蜒一下子将她搂住,揉她娇嫩的身躯,吻她鲜红的嘴唇。雨崖子惊喜万分,却又害羞至极,挣扎两下,终于沦陷,软绵绵的靠在盘蜒胸口。

    她见到盘蜒脸上全是泪水,血与泪混杂在一块儿,让他又是可怜,又让人羞怕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崖儿,待会儿遇上我,你向我认输,成么?”

    雨崖子早意·乱·情·迷,嗯了一声,说道:“我这个样子,哪里还能与你斗?自然.....任你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低声道:“谢谢,谢谢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依相偎,仿佛僵硬的雕像,过了许久,才扶持站起。旁的仙人来来往往,瞧见这一幕,无不露出鄙夷之情,不知是怪两人伤风败俗,还是瞧不起两人耽于爱意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只听蝉鸣老道沙哑的声音在山中回荡,他道:“比武将始,诸弟子速速前往擂台。”不久脚步哗哗,众童子奔入洞内,引众人前往擂台。

    走出洞口,见一长宽皆三十丈的平台,便是比武场所,周遭山壁斜斜向上,地势平缓,坐着无数万仙门人,众门人见遁天高手出场,各自惊呼暴喊,喜不自胜。这万仙门中遁天一层,到了凡间,便是古今罕有的大宗师、大英雄,大仙人。在万仙门中,自然也地位尊崇,乃是仙中之仙,备受瞩目。这十九人一露面,众人瞧在眼里,焉能不心魂俱震?

    众童子接连指引,要大伙儿在一旁椅子上坐定,彼此不分座次。

    盘蜒环视这山谷盆地,之外唯独能见到菩提老仙所住的“破云山”,这破云山当真高耸入云,直达天宫,令人仰止。可此山又寒气袭人,灰暗光秃,形貌可怖,被唤作“人头山”、“死人山”,山中仅菩提老仙一人能够出入。

    若盘蜒当了万仙门主,便可进出这死人山么?

    他听众看客声音,女子尖叫尤为响亮,她们喊道:“你看,盘蜒哥哥,是盘蜒哥哥,长得好生英俊,惹人怜爱。”

    她们又喊:“要是哪个老头敢伤了他,我这辈子与那人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若脱去衣服,站起招呼,盘蜒哥哥会不会瞧见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要脸的贱·人!盘蜒哥哥怎会看得上你?”

    “莫吵啦,盘蜒哥哥如此面冷心软的人儿,若得知你们为他吵嘴,他岂不要难过死了?”

    盘蜒心中的魔鬼在发笑,万仙,万仙,好生太平,这太平让我发疯,是你们逼疯了我,放出了血云。你们臆想我的为人,却看到无尽幻影美梦,但那不是我,不是盘蜒,只是个被愚蠢情··爱磨平棱角,懦弱可笑的假人。

    他眼前现出他斩断苍鹰头颅、吞噬修罗脑子的那一幕,他感到欢快,感到渴望,似乎那才是他正该做的事,杀死仙神,吞噬阎王,颠倒乾坤,搅乱天道。

    我要甩脱这一切,一点点儿来,慢慢的来,我会当上万仙门主,破云仙长,谁也阻止不了我。待我破开云雾,知道真相,你们也将看清我的为人。

    蝉鸣说道:“菩提尚有要事,需晚些前来,便由老夫代为主持。”他行事有如风火,几句话开了场,便转到正题,说道:“不知为何,苦朝派众遁天弟子皆未曾返回,菩提正彻查此事。不算数位于凡间为侯之人,如今共十九人参试,争夺这破云之位。”

    鲲鹏问道:“那咱们又该如何分出胜负?”

    蝉鸣道:“大伙儿抓阄抽签,十四人分七对比斗,另五人混战一场,胜者晋级,凑成八强,如此便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若失手杀人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蝉鸣皱眉道:“诸位皆乃遁天仙体,体魄强悍,更胜金铁,若非断脑破心,决计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仍问:“那万一伤了旁人性命呢?弟子武功太强,狼入羊群,难免有拿捏不准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极响,漫山遍野皆听得明白,遁天众人中,除了雨崖子、鲲鹏、张千峰之外,旁人尽数不满。千灵子怒道:“你这臭小子,怎地现在变得如此讨厌?”

    蝉鸣心想:“菩提对盘蜒推崇备至,他这话虽然无礼,倒非空话。”叹道:“只管全力以赴,我等破云老头,自会设法守护。”

    盘蜒“哦”了一声,冷笑道:“有诸位大仙守着,我要杀人,怕也不易,这可好生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传开,更引起一片喧哗,台上钟意盘蜒的女仙家与一众男仙家大吵起来,女的说盘蜒心直口快,毫不作伪,男的说盘蜒疯狂可憎,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杨木老仙踏飞剑而来,在蝉鸣耳畔说了几句话,蝉鸣脸上变色,望向盘蜒,眼中神色为难困惑。盘蜒目中毫无半分情绪,翘起二郎腿,神态悠闲自得。

    蝉鸣问道:“盘蜒,暗谷他....苦朝派....”

    盘蜒反问道:“蝉鸣老仙要问甚么?”

    蝉鸣沉吟片刻,摇了摇头,压下疑问。

    许哲越喝道:“盘蜒,你不敬尊长,胆敢直呼祖师姓名?”

    盘蜒嘿嘿一笑,毫不理睬。

    海平老仙也陡然现身,他袖袍一挥,面前现出一大木箱,漂浮半空,说道:“诸位遁天门人,速来箱中抓阄。”

    盘蜒想也不想,身形一闪,已伸手入箱,抓出一纸来。以他资历岁数,本万万轮不到他为首,谁知他竟头一个蹿上,连他上司鲲鹏、师父雨崖子也全不顾及。众人一见,更是议论如沸,怨声载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