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七十 送别故人心欢喜
    苍鹰惊惧渐去,注视盘蜒,有意拖延片刻,或可找到脱困之法,于是说道:“你并未恢复功力,是么?不然又为何乔装打扮,易容成一可怜可笑的老妇模样?是了,你要借我之手,替你除去修罗阎王,你早知他会现身?”

    盘蜒走上几步,目光着实混乱,似也在拼命收摄心力,维系法术。天』籁小说Ww『W.『⒉苍鹰指向尤儿,喝道:“这....这孩子,自然也是你一手创造的了?你当年吞了他的魂魄,如今又想怎样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不知....我不愿想起来,我绝不会害她,也绝不容旁人带她走。”他缓步走到近处,苍鹰奋力挣扎,但这太乙奇术委实歹毒诡异,他身中此法时全无防备,受患已深,眼下功力衰微,绝非一时三刻所能解除。

    盘蜒打量苍鹰脑袋,其中并无炼魂,他隐约知道那脑子味道难吃得很。他拔出金刀,对准苍鹰心脏。苍鹰自知难逃一死,反而放松下来,苦笑道:“当年我刺你心脏,你也要依样返还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回山海门去吧,忘了此间的事,我与你们再无牵扯,更无利害关联。”

    苍鹰答道:“门主知我返回,见我于池中重获新生,便知你在此了。”山海门人只要魂魄尚存,便几可性命无限,自行回一冰雪神潭重生,只不过记不得如何丧身之事。

    盘蜒低声道:“那来一个,我便杀一个。”语调畏惧,不似威胁,倒像是自己给自己打气一般。他尖刀一颤,嗤地一声,刺入苍鹰心口,这一刀看似平淡,实则已运满太乙幻灵内力,便是此人筋骨硬如铁石,也能轻易刺入。苍鹰闷哼一声,眼中神采消散,当即气绝。

    蓦然间,阿道清醒过来,见到眼前一幕,不由得心碎魂散,瞪大美目,张大红唇,泪如泉涌,脑中似有千万把小刀扎攒一般。

    盘蜒哈哈大笑,笑声却如哭泣般难听,他横刀一斩,苍鹰脑袋滚落在地,盘蜒道:“扒你的皮,抽你的筋,烧你的骨,挖你脏器,叫你阴魂不散,叫你想害我孩儿?你下回再来,我照杀不误。”几刀劈下,苍鹰尸粉碎,血流满地。盘蜒心中惊惧,遍体生寒,可偏偏高兴极了,好似潜伏已久、悄然阴毒的恶疾作了一般。

    真仙死在我手上,我本不就是为杀这些高高在上、不可一世的仙人而活么?真仙可杀,万仙更可杀。我这些年与万仙为伍,到底图的什么?

    阿道只觉自己死了,与苍鹰相处往事一点点涌上心头,他的英勇豪侠,他的揶揄笑容,他手心的温度,他的笑骂调侃,他的温言软语,他的绝妙神通......阿道想:“我....向他表白了,他却尚未答复我。我为何不早些....向他说明此事?他定会答应我,他岂能不答应?我俩...可幸福自在的生活在一块儿,穿越沙漠,找到草原,前往东方,生子生女,过上神仙一般的日子。他...若不甘平静,我便陪他去打仗、打架、夺宝、争雄天下,咱俩在一块儿,我真不知该有多快活,我也....要让他与我一般快活。”

    可这些美好的将来,已被死亡吞没,就如苍鹰一般,万劫不复了。

    阿道感到寒冷麻木,一动也不想动,只盼自己随苍鹰而去。可在心灵深处,仇恨的火焰升腾照耀,令她在黑暗之中,见到一丝血腥的光明。

    她瞪视盘蜒,瞪视他的脸颊,看清他眉毛、鼻梁、嘴唇、头、脖子、心脏,她要记得这个人,这卑鄙无耻,可恨至极的大仇人,这夺去她最爱之人,毁她一生幸福之人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是谁,他是那“阿瓦库奥”,这可恶的、不要脸的、蛇蝎般的骗子,他一直是男子,却扮作老妇,以最下·贱的言语欺骗众人,让大伙儿以为“她”穷极无聊,好·色痴迷,愚蠢无害....他并非阿瓦库奥,只怕便是东采奇那师兄么?如此说来,东采奇这贱·人也知道此事?也参了一手?不错,不错,这人自也该死,决不能容她活着。

    可她该怎么复仇?这阿瓦库奥武功绝顶,远胜于己,自己绝不是他的敌手,更何况尚有东采奇帮凶?他们若知自己心中仇恨,立时便会下手将自己杀了。不,阿道并非蠢人,她精通权谋,通晓史书,她自然明白委曲求全、卧薪尝胆的道理。

    她见盘蜒并未留意到她,很好,此人很是傲慢,压根儿不顾忌自己,阿道闭上眼,依旧装作昏厥不醒,她当能瞒得过他。

    盘蜒懒得理会阿道,走向尤儿,将她抱起,尤儿哭道:“你是....你是盘蜒叔叔?”

    盘蜒心中一软,满是自责内疚,他道:“是我,是我,我....不是东西,耽搁这许久才来找你。我....我....”他想说“我终于救了你”,但此事他全无功劳,反而利用尤儿,惹得修罗阎王与苍鹰互相残杀,他真有脸面表功?他根本是卑劣可憎的懦夫奸人!

    但盘蜒力弱,那二人力强,他若不如此行事,自个儿都难逃一死。难道一个人不该奋力求生么?难道神魔要杀自己,自己便该引颈就戮么?天可怜见,他女儿没事,一切如同往昔,她仍没完全想起自个儿便是蚩尤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孩子,你没事就好。没人能逼你做事,你想回到妈妈身边么?你想与两位哥哥团聚么?你想太平度日,无忧无虑么?我....我这便送你回家,你妈妈得知你平安,定要欢喜死了。”

    尤儿问道:“那个...那个被你杀了的苍鹰....他说我是你所生,你...是我爹爹么?”

    盘蜒大吃一惊,他哪有胆量承认此事?他这狡猾的、铁石心肠的毒蛇,如何能配当尤儿的爹爹?他道:“这人胡说八道,你莫要....莫要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尤儿朝他一笑,笑容中却满是失望,她小声嘟囔道:“我便盼你是我爹爹....”

    盘蜒搂紧孩子,霎时泣不成声,他道:“我该死,该死,我....该早些来救你,哪怕豁出性命....可我不敢,我非要用诡计阴谋,我...太不像话,累你受了着许多苦....”

    他哭了许久,语无伦次,尤儿心中安乐,在他怀里香甜睡去,似乎这些时日遭遇,于她不过是一场早已逝去的噩梦罢了。

    盘蜒深吸一口气,走向修罗阎王,修罗此时已成行尸走肉,再无半点感官,却仍活着未死。盘蜒心想:“破魔弑神剑可斩灭魂魄,便是阎王也无法复生。可那苍鹰....手软了,他饶了修罗一命。”

    他腹中饥饿,似有天命在催他迫他,盘蜒抗拒不住,他一刀斩开修罗脑袋,将他脑子塞入血盆大口。他仍有残魄碎魂,但那也是炼魂,美味香甜极了。

    数十年之后,聚魂山便会再有一位新修罗阎王,但那阎王不再执着于蚩尤,他将是新生的、截然不同的魔神。

    可其余阎王呢?愿追随蚩尤,想利用她的人为数不少,山海门人呢?待他们惊觉过来,是否又会前来啰嗦?

    盘蜒非得更进一步、脱胎换骨不可,他不容任何人阻他赎罪,害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盘蜒计较已定,将尤儿稳稳横抱而起,一回头,见这宫殿废墟,不由得又心头一惊:此刻这高楼巨殿已被打的粉碎,从上到下皆是残片碎瓦,盘蜒见地上有一暗门,当是原先藏于宫中深处的。此门坚固无比,即便受巨力震荡,也不过稍有破损。

    盘蜒瞧出那门上乃是太乙奇术布下的封禁机关,心下一热,挥掌打出,掌力虚实玄妙,暗含“飞蜂阵法”,喀剌一声,那门上机关启动,就此打开。

    盘蜒将尤儿藏在胸前,真气凝固,黑蛇灵气及远触高,既广且遥,护住两人身躯,这功夫与太乙术法融会贯通,乃是天造之和,威力更胜那黑蛇巨人一筹。他准备周全,踏入暗门,往下走过数里,终于来到一座宏大圣殿之中。

    这圣殿上下陡然亮起金光,似感应到盘蜒到来,圣殿中有金色柱子支撑,屋顶约有十丈高矮。殿中唯有一高台,台阶层层向上,高台正中有一金色尸身。

    盘蜒看周遭壁画,已然明白,心想:“这便是那神王的尸体了,他命人以神法炼过,或可永世不腐....”

    突然间,他心生感应,耳中震荡,仙殇内力嗡嗡作响,他霎时想起湮没所言:“你当将一不灭金身带入仙露泉,我可将斗神阎王魂魄困于其中,我二人合力,方能胜他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感振奋,几步抢上,仔细郑重打量那金身,真是至臻至善,完美无缺,乃是那神王为自己重生之后,法力更胜往昔,倾尽国力而造。盘蜒心想:“若非如此,也容不下那魂魄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金身前,心驰神摇,忽然涌出悲伤,似要与一好友别离一般,如此沉吟许久,他长叹一声,自知此事不可不为,于是以黑蛇灵气破开金身上守御之法,将其裹住,灵气变化折光,变作无影无形。盘蜒将那金身高举过顶,以他此刻幻灵功力,谁都瞧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离了这大殿,将其郑重封住,找来废墟中金银玉翠之物,重新布阵,隐去这神殿踪迹。就在这时,阿道嘤咛一声,睡眼朦胧的醒来。

    她困惑的看着盘蜒,问道: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她刚刚并未转醒,不知我杀了苍鹰之事,如此倒少了些麻烦。”这般一想,遂微笑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