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二 你好我好不死心
    东采奇心想:“这等神功,当真闻所未闻,天下罕有。”依照江湖规矩,便问道:“不知浮尔修大哥师尊何人?竟通晓这等神妙绝学?”

    浮尔修面露苦恼,神色困惑,说道:“这功夫似....是我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,自然而然便会了,并没什么师傅。”

    众人啧啧称奇,低声各抒己见,东采奇心想:“他说没有师傅,那定是没有师傅了,否则便是不敬师长的大罪,莫非他天赋异禀,竟是一位了不得的武学奇才么?”

    阿熏走到近处,说道:“浮尔修兄弟救了咱们公主殿下,又护得斯图殿下平安,这份功劳,足以官拜大将,升为二等贵族了。”说着将手放在阿拉尔公主与阿道肩上。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虽仍虚弱,但眼中透露深深鄙夷,身子躲闪,阿道秀眉一蹙,斥道:“将你脏手拿开!”内力一震,阿熏倒退半步,脸色惊诧,愕然道:“你....你为何对我这般凶?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道:“神子,今后我二人再无瓜葛,你当你的神子,我做我的公主。如非万不得已,请你莫要纠缠。”

    阿熏见阿拉尔公主神色绝情,阿道显也拒人千里,他眉头拧起,难以相信当下处境,他喝问道:“你胡说些什么?你这不要脸的女人,先前还对我这般.....奉承亲密,眼下又翻脸不认人了?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道:“你无情无义,险些害死了我,还有脸反咬一口?”

    阿熏从小长到大,从无哪个女人不对他和颜悦色,如众星捧月一般,此时心头愤怒,直是无以复加,他捏紧拳头,直指阿拉尔鼻尖道:“当时我若躲得慢了半拍,我自个儿不也得中招?你自己本事差劲,躲闪不开,还赖我不成?”

    阿拉尔道:“我是功夫差劲儿,但你挡在我身前,又搂着我,我连眼前状况都看不清,怎能避让?你武功虽高,但只顾自个儿活命,全不顾及他人,纵然你武功再高十倍,有何资格自称神子?”

    阿熏怒发冲冠,只想狠扇阿拉尔嘴巴,但阿道冷冷看着他,令他不敢擅动。他念头一转,脸色变得缓和,笑道:“妹妹,你看这凡间女子,便是这等不可理喻。也罢,我从今往后,心里只有你一人,咱们从这儿出去,一回皇宫,咱们便立时成亲,届时举国欢庆,大家都替我俩高兴。”

    阿道冷冰冰的凝视着他,说道:“我这辈子绝不会嫁给你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说得极轻,不含半分火气,但声音之坚定不移,却令旁人不禁动容。阿熏双目睁得滚圆,像头一次认识阿道似的,他哈哈一笑,说道:“妹妹,你开甚么玩笑,这是我国国法,神灵旨意,你岂能不遵?”

    阿道说:“甚么国法旨意?我偏偏不愿,我宁愿死了,也不嫁你这胆小懦弱,毫无担当的窝囊废!”

    东采奇喝彩道:“说得好!”身旁众护卫虽碍于祖规,不便公然开口,但脸上也皆露出赞赏之色。

    阿熏怒吼一声,骤然一扑,身法如风,朝阿道抓去,盘蜒袖袍一卷,缠住阿熏手臂,阿熏厉声道:“让开了!”右手全力打出,盘蜒左手一抓,将他拳头捏在手里,阿熏盛怒之下,催动毕生功力袭出。但盘蜒不动声色,使动幻灵内力,阿熏只觉自身内劲如泥牛入海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他武功虽高,招式虽妙,但临敌经验如何能与盘蜒相比?一时满头冒汗,不知所措,盘蜒笑道:“臭小子,老身还你内劲!”掌中使力,阿熏顿觉盘蜒真气大盛,正是自己先前使动的内力反击过来。

    他惨叫一声,两人之间“乒乓”鸣响,他被盘蜒连逼退数步,险些掉落到水中,心中惊慌不已:“他怎会我的‘湖神法’?是了,她真是阿瓦库奥,是创造神子、神女之人的转世。”

    殊不知盘蜒刚刚与他较劲,使出吞山阎王的“长斤两”心诀,自己内力化作大口,将阿熏内力一吞,登时便了然于心,反击回去,也是一模一样。这门法诀精妙绝伦,若敌手武功较盘蜒逊色,盘蜒便可将他内劲学的十成相似,如数奉还。

    阿熏虽一贯自傲入骨,但并非无脑莽夫,察觉自己犯了众怒,于是勉力压住火气,心想:“世间女子水性杨花,装模作样,哼,但我听说一旦失·身之后,便会对男人死心塌地,纠缠不休。我总要找机会先得到阿道,再好好炮·制这阿拉尔贱·人,似我这等英俊潇洒之人,必能一举双收,要她们重迷恋上我。”

    他脑中寻思,表情缓和,说道:“好,先前都是我的错,我向大伙儿陪个不是,这就握手言和,今后尚要同甘共苦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此人虽讨厌至极,终究是个好手,待会儿使个计策,让他与苦朝派的敌人同归于尽便了。”遂笑道:“好说,好说,你也是我前世的孩儿,那便就此饶了你吧。”口头上仍要讨个便宜,但阿熏如何再敢发作?

    众人见度过危机,化解内忧,不由得放心下来,盘蜒领路,继续前行,在途中泥地上见到不少脚印,盘蜒喜道:“不错,正是苦朝派行迹,他们果然是从此经过的。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问:“那些个‘苦朝派’是甚么人物?为何会知道黄泉城的去路?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苦朝派是我万仙一大派,红沙山上的老和尚有黄泉城昔日地图,其中定有捷径,如今落到了苦朝派手中。”遂简单说了这屠龙黄泉城过往来历。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点头道:“是了,即便隔了这千万年,咱们国中仍有以前神国的传说呢。那神国国王据说神法极为惊人,更有人颂传他是十二神的后裔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问道:“那十二神又是甚么?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毫无头绪,但阿道说:“是传说中创世的十二位神祗,但称谓已不得而知,说是神祗,但我瞧多半便是阎王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笑道:“但照你们沙漠传说中,这十二神抵挡住灭世的黑蛇,如此说来,这阎王还是有功之臣了?”

    阿道微微一笑,说:“阎王或许本来是好的,这也说不准啊。”

    阿熏见两人有说有笑,彼此看着对方,眼中打从心底欢喜,当真气的如入油锅,偏偏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走了一天一夜,这地下道路开阔起来,再过不久,竟成了一处地下山谷,谷中有山川河流,山上岸边长满遍体发红、树叶厚大的巨木,洞顶有无数发着黄光的小虫,将山谷照得一清二楚,好似白天一般。那树叶形似樟树树叶,叶缘成波浪形,只是片片有数人大小。

    斯图王子年幼好动,见这等奇景,早忘了害怕,跑到岸边,欢呼雀跃,绕着那地上落叶左看右看。浮尔修笑道:“殿下小心,这湖中万一仍有古怪呢?”

    斯图王子“啊”地一声,一头钻进浮尔修怀里,浮尔修望向盘蜒,说道:“老前辈,这地底山谷如此广大,咱们又该往何处走?”

    盘蜒朝他眯眼望来,浮尔修遍体生寒,暗骂自己太过蠢笨,怎能招惹这欲·求不满的好·色老太?好在盘蜒沉吟说道:“我瞧岸边痕迹,苦朝派当是将树叶造成船只,顺流而前了。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当即召集士兵,将几片树叶叠在一块儿,用绳索绑起,放在河中,果然漂浮不沉,甚是牢固,真是天生造船之材。众人见状,兴致高昂,纷纷大声吆喝,捋起袖管上阵。盘蜒心想:“我是老太婆,又是前辈高人,自然不用动手。”便像模像样的在岸边坐下,指使别人干活,不停指摘,高谈阔论。

    众人皆想:“这人一老便惹人厌,武功再高,也好生恼人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做了十艘船,一艘船上可载逾五个壮汉,又找树枝做了船桨,在水中一试,划动起来,往东往西,无不如意,于是便乘船而下。盘蜒、阿道、东采奇、浮尔修、迪南、斯图六人坐一艘船,河水流动,载舟远去。

    阿熏与四个护卫同乘,偶尔看向这边,眼珠滴溜溜的直转,心里不怀好意。阿道与东采奇、斯图相谈甚欢,东采奇不停欢笑,阿道也抿唇莞尔,阿熏便脸色发黑,嫉恨交加。

    这河流虽看似毫无波澜,但谁也不知下方有何危险,先前那些女水鬼来历不明,却又如此厉害,船上众人虽各个儿有仙法奇术,可也不敢疏忽。

    只听背后有护卫惊呼:“是女水鬼!女水鬼!”东采奇啊地一声,站立船头,朝后张望,果然见一大丛发光水草朝此浮动而来,水草约径长十丈,其下不知有多少恶鬼。众护卫惊恐万状,使出吃奶力气,拼命滑动小船,但那水草越动越快,不多时追上一船,稍稍一动,就此不见。

    阿道喊:“她们沉下去了!”话音刚落,扑通一声水响,最末尾一艘船被那水草掀翻,船中护卫落入水中,放声大叫,不久便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斯图喊道:“浮尔修,他们.....”

    浮尔修登时意会,问道:“你是要我救那些护卫?他们可是追杀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斯图小脸涨红,泪珠滚滚,说道:“可...他们若尊我为君,将来都是我的臣子,我岂能置他们不顾?”

    盘蜒嗓音低沉,说道:“他们是骗你上当,暂且让你大意,并非真的臣服,你要你属下拼命,去救毫不相干,甚至敌对之人?有你这么当国主的么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