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 暗怀鬼胎抱红颜
    盘蜒感到四周墙壁、地面、池水、屋顶一股脑朝自己压迫过来,几乎喘不过气、动不得身。天籁小』说WwW.⒉那浮尔修所出一剑平淡无奇,毫不起眼,但盘蜒却似乎瞧见无可名状、乎造化的美丽。

    那一剑并非无形,只是形态奇异,人眼难辨;它也非无声,只是声调入心,只可意会。这美景美声令盘蜒抖害怕,心神激荡,仿佛丧魂落魄一般。

    东采奇与阿道虽也惊喜,却不知生何事,东采奇问道:“他怎地忽然胜了?这狼怪似是被拘魂了?”

    盘蜒听她问话,微微分神,便已平静下来。他板着脸道:“雕虫小技,何足挂齿?”说罢从高处跃下,来到那谷中湖水旁。

    浮尔修肋骨、后背、大腿、胳膊上都受了伤,血流不止,脸色惨白,好像大病了一场。斯图小王子抱着他呜呜哭泣,神色害怕,又极为关心。

    阿道说:“浮尔修,你真是勇士,这狼巨怪如此厉害,便是我也需花大力气方能制服。”

    浮尔修哈哈一笑,疼痛作,不禁龇牙咧嘴,东采奇道:“在下内力尚可,愿替勇士缓解痛楚。”

    浮尔修摇头道:“这伤....死不了人,我只是使岔了力。”抱住斯图王子,哄了几句,斯图王子终于破涕为笑。阿道与东采奇皆感赞赏:“这人粗中有细,忠肝义胆,好生令人敬佩。”

    阿道问:“浮尔修,你刚刚那一剑叫甚么名堂?为何那怪物一见便死?”

    浮尔修甚是自豪,说道:“这便是我的破魔剑诀。我中这怪物一招,忍耐痛苦,知其弱点,便可一剑将此妖斩死,即便他皮厚如铁,也抵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盘蜒嘲弄道:“不过杀了一头蠢笨的大狼,又算得了甚么?”

    浮尔修大声道:“是不算得什么,但比起你这光说不练的臭老太婆来,倒也强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见两人争锋相对,颇为莫名其妙,劝道:“你们俩无冤无仇,为何跟吃了火药一般?”

    浮尔修道:“这人叫‘雪冰寒’,便是与我过不去!”

    东采奇与阿道粲然一笑,东采奇道:“师父她愿叫甚么名字,你管得着么?”

    浮尔修自觉无理,拍拍脑袋,说道:“我记得我以往有个老相好,她便叫做雪冰寒,她可比这老太婆好看温柔多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尖声道:“老身年轻时,也是细皮嫩肉,美貌如花,柳眉杏目,人见人爱的。”

    浮尔修、东采奇登时浑身冷颤,大感不适,浮尔修笑道:“算了,算了,我怕了你。任你叫什么名字,我是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朝他抛个媚眼,啐道:“你老相好与我同名,这是天大的缘分,你这般撩拨老身,叫老身心里热,好生欢喜。”

    浮尔修见他虎视眈眈,吓得遍体酸软,惨叫道:“慢来!你这老妖婆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身形一闪,瞬间已至浮尔修身侧,出掌在他太乙穴上轻轻一拍,浮尔修感到一股柔和顺滑、明正纯厚的内力涌入体内,流过何处,何处便疼痛全无,伤势缓解。他本意欲抵抗,但瞧这老太婆并无恶意,于是便放松接纳,只一会儿功夫,身上伤势便已大为好转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他长吁一口气,笑道:“多谢前辈...”再一看盘蜒面容,当真毛骨悚然,手脚冰凉,见他双目眨眨闪闪,笑靥如花,每个皱纹中似都透出情意来。浮尔修虎躯巨震,怒道:“你这....老贼婆,快离我远些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幽幽叹道:“越是爱得深,越是难开口,小娃娃,你的心思,老身都明白啦,咱们不必着急,今后日子还长得很,可得好好打算打算不是?”

    浮尔修身上如养了跳蚤,遍体不自在,连连摆手,让盘蜒滚开。

    阿道暗觉好笑:“阿瓦库奥师父可是铁树开花,瞧上这位浮尔修了?”东采奇却想:“师兄好生胡闹,这般捉弄人家。”

    斯图王子仍怯生生的问道:“阿道神女,你不是来捉我的么?”

    阿道摇头说:“王子,我是来请你回去当国主的。”

    斯图王子小脸惊惧,喊道:“不,不,我不当国主,王后知道我想当国主之后,定会派更凶恶的人来杀我。”

    阿道说:“你放心,你爹爹亲口许诺,咱们先前不知,此刻已知他们阴谋,王后必遭重罚,他那两个儿子也将下狱。谁也害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斯图王子脸色好转,说道:“那我可以回去了么?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身后通道内脚步声响,浮尔修抬头一看,见是迪南朝此奔来,他急道:“阿拉尔公主与神子闯进来啦!他们仍不死心,要害殿下!”一边说,一边快手快脚从石壁上爬下。

    浮尔修神色恚怒,喝道:“好,正要找他们算账!”

    一会儿之后,洞口走出许多人来,正是阿熏与公主一行。斯图仍畏惧这些追兵,一见之下,瑟瑟抖。浮尔修掣剑上前,冷冷说道:“诸位还真是阴魂不散。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忙道:“才不是,你当咱们不嫌烦么?非要追到这下头来?是外头起了大风沙,咱们委实无路可去啦。”

    阿熏也柔声道:“阿道,好妹妹,我仔细想过,你说的话甚是有理,国主既然立下储君,咱们岂可违背?斯图王子已是本国王储,我定然鼎力支持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嘴上说的漂亮,实则心中却另有算盘。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是为追杀斯图而来,两人早结下大仇,以朝政争斗之烈,若这斯图当权,她决无法幸免,甚至家族上下,皆有性命之忧,故绝无放过这斯图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阿熏寻思:“我身为神子,命中注定与妹妹成婚,她眼下虽闹些脾气,但终究会回心转意,听我这夫婿的话。那中原公子武功绝顶,与我相当,若同阿道联手,我委实全无胜算,如今只能暂且隐忍,蓄势不。我妹妹心底仍恋我极深,看似与这小白脸相好,不过想要气我罢了。只要我好言相劝几句,她岂能不从?届时我二人合力,威力大增,莫说眼前众人,当世之中,又有谁人能敌?这斯图王子终究逃不过一死。”

    他贵为国中神子,被当做天神一般敬拜,一直自高自大,信心十足,除了阿道之外,谁也不放在眼里,料想东采奇功夫虽高,与自己一时平手,但那不过是自己疏忽大意,暂且未摸清他套路而已。他自十六岁之后,受国中上下所有少女美妇喜爱,对自己人品容貌皆估得极高,料定能施展怀柔手段,既收服阿拉尔公主,又令其妹对自己重燃痴心,享尽齐人之福。

    他这般设想,胜券在握,不禁眉飞色舞,和颜悦色起来。

    阿道淡淡的说:“好,那咱们就此罢斗。待那风暴一停,再行赶路。”

    有一士兵从后跑来,颤声道:“报公主,咱们出不去,那风暴太大,已将此地入口堵死,唯有....唯有继续朝前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大惊,阿拉尔公主知他是先前留在后头的探子,怒道:“你说什么?若前方没有出口,咱们岂不会被困死在此?”

    盘蜒略微沉吟,指着那狼怪说道:“此人既然能来到这里,前方焉能没有出口?不能退后,唯有前行。我看这水路没准便通往屠龙黄泉城中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更令众人骇然,阿拉尔公主尖叫道:“咱们若去那鬼地方,便万万回不来了!千百年来,从无一人自那鬼城出来。那儿有黑蛇巨人,有无数鬼怪!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老身乃是‘湖中...咳咳..女神’,阿瓦库奥转世,正要前往城中,降服那黑蛇巨人,取回黑蛇草来,拯救沙鱼龙国百姓。有我在此,诸位可高枕无忧。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仍不死心,派亲信往来路通道那儿一探,走了几里路,便险些被倾泻而下的黄沙吞没。如此一来,她也无可奈何,唯有随盘蜒等人一路了。

    盘蜒见得了这许多帮手,精神一振,暗想:“阿道、采奇与那鬼鬼祟祟的阿熏武功皆强,未必比苦朝派遁天门人逊色,而那浮尔修的‘破魔诀’更....更厉害无比。有他们相助,定能顺利救出尤儿。”他心生希望,便快步朝前进。

    过了这湖水洞窟,前方便是一地下溶洞,溶洞各处积有泉水,水中依旧存有怪诞水草,绽放出光芒来,将这溶洞照得宛如白昼,却又甚是阴凉。

    阿道甚是高兴,说道:“沙漠中炎热缺水,此地却阴凉多水,斯图殿下,将来你继位为君,定要设法回到此处,在此开辟一片营地,久而久之,或能成一方城镇。”

    沙鱼龙国最喜爱水源,阿拉尔公主手下一护卫见这泉水清澈见底,心中难耐,跪在泉边,拿水壶向泉中取水,不多时水壶已满,此人当即抬头饮用。浮尔修见状说道:“喂,这泉水中水草异样,你怎地胡乱喝下?”

    那护卫冷哼一声,说道:“咱们祖上传下的规矩,见到泉水,必饮其水,感谢神灵馈赠。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有心与浮尔修作对,面露微笑,说道:“说得好,大伙儿都去泉里灌满水壶,咱们若真要去那黄泉城,尚有近百里的路要走。”

    众护卫喜道:“遵命!”一齐走到泉边,取壶装水,忽然间,有一护卫见一丛水草飘来,光彩甚是惹眼。他心生好奇,伸手一捞,只感触手柔软纤细,不似水草,倒似是女子长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