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七 饿殍遍野异乡人
    大漠之中,夕阳斜下,天色阴暗,无穷的黄沙延展至天边,被阴影隔断,天地色彩分了层次,夜幕似一条巨蛇,张嘴吞噬沙漠。

    沙地上一阵翻滚,破开一洞,有一人从沙中奋力爬出。此人满面沙尘,身躯高大,穿着皮甲,乃是士兵模样。

    他喘着气,双目如鹰,朝各方扫视,大喊道:“殿下!殿下!斯图殿下!”他真气充沛,喊声在沙漠中传开,但却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他头脑发晕,心想:“这....这是怎么了?是了,是了,咱们遇上沙尘暴,那些野兽....”

    他起身行走,一脚踩在柔软处,伸手一拉一抹,吓了一跳,只见是一半人半牛的怪物,一张脸被剑劈去半边,绝非被沙尘暴呛死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朔风又起,吹开一层沙子,士兵见约有百头妖兽横尸眼前,各个儿皆受剑伤而死。士兵看眼前景象,心中微觉恐惧,他不知是何人下的手,未知让他迷茫,加深忧虑,他虽素来胆大妄为,至此也不禁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想:“甚么人有这般能耐?莫非世上真有仙人么?”他想不起自己姓名,无意间摸上腰带,却不见长剑踪影,因而更觉胆寒。

    但这困惑、这迟疑,这胆怯,仅在他脑中残留片刻,他抬起头,瞬间勇气倍增,感应气息,须臾间已有线索。他施展身法,朝前跑去,远离这受诅咒的战场、这许多不知凶手的死尸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奔出数十里地,见到一堆乱石,乱石之中,有一洞穴,洞穴外头,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,他大喜喊道:“殿下!殿下!”

    他内力雄厚,这般叫嚷,虽不怎般响亮,却在那二人耳畔响起,那小人影蹦跳起来,喊道:“浮尔修!浮尔修!”

    士兵心想:“是了,我叫浮尔修。我是斯图王子的护卫....”

    那大个儿背起小人儿,两人也使劲儿飞奔,不久三人相遇,浮尔修看清那大个儿样貌,终于想起他来,见他神色关切,笑道:“迪南老哥,是你带殿下躲到洞里的么?”

    那迪南是个络腮胡子的大汉,他苦笑道:“是咱们骆驼的功劳,可如今它们也被黄沙吞了。”

    那斯图殿下是个十二岁的幼童,他泪中带笑,喊道:“浮尔修,你独自去引开那些怪物,当真勇敢极了,我不断向神灵祈祷,盼你能平安回来,果然....果然如愿以偿。神灵,多谢你啦,多谢你啦。”

    浮尔修叹道:“或许真是神灵出手,否则谁有能耐,一举杀光这许多怪物?”

    斯图点头道:“是啊,若非这一场大风沙....”

    浮尔修摇头道:“并非风沙,那些怪物皆是被剑刺死。”

    迪南、斯图皆脸上变色,齐声道:“真的?你没看错么?”

    浮尔修道:“我怎会看错?”但转念一想,他不过匆匆瞥了一眼,旋即转身上路,或许未必真是如此?

    迪南、斯图皆跪倒在地,大声赞美神灵。浮尔修依稀觉得他们跪拜的是自己,想要避让,但却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祷告之后,斯图起身道:“咱们又该去哪儿?”

    迪南试图辨明方向,却毫无头绪,他道:“都城是决不能回,王后那贱·人决计放不过你,她手下高手如云,杀手众多,纵然浮尔修老弟神勇,也未必能照顾得周全。”

    浮尔修笑道:“迪南老哥何必过奖?咱哥俩儿非好好守着殿下不可。”

    斯图又淌泪道:“我...明明什么都没做,王后娘娘为何要杀我啊?”

    浮尔修将他抱起,说道:“错的不是你,是那心狠手辣的婆娘,只恨...只恨我功夫不到家,否则定替殿下将那王后宰了。”

    迪南道:“对了,多半是...陛下病重,打算另立新君,没准....没准有意立斯图殿下为王,那王后便先下手为强!这妖婆子好不要脸!”他三人所住偏殿遥远,不得消息,但这迪南料事极准,猜的半点不差。

    斯图道:“我不要做什么国王,我只求太太平平的过日子,不用杀人,也不用被杀。”

    浮尔修笑道:“殿下所言极是,你这番言语,便比当年那小王子要高明得多。”

    斯图奇道:“什么‘小王子’?你以前还碰上过别的小王子么?”语气竟有几分焦急。

    浮尔修脑子大乱,说道:“我...胡言乱语,自个儿都不知在说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迪南沉思一会儿,说道:“咱们在大漠里头,没了骆驼,万万难以活命。我听闻绿洲北面三十里处有一游牧民村落,或许能买些骆驼。”

    斯图喜道:“是,是,咱们有金子!”说罢转过身后布囊,取出一大圈金帛来。迪南、浮尔修皆摇头笑道:“殿下,这金子在没人的地方全无效用。”

    斯图微觉失望,又将金子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斯图看看天,看看地,恨恨说道:“只可惜不知咱们所在方位,若胡乱找寻,没准迷了路,闯入那屠龙黄泉城,那可就万事休矣。”

    浮尔修心中一凛,忽然脑中麻痒,似有小蛇游过,他以往也曾有这般感受,但眼下却更为显著。他心想:“莫非....我们已入了那黄泉城?”

    三人合计一阵,全无头绪,浮尔修道:“咱们且往北走着,一遇上异样,立时回头,天无绝人之路,咱们总能找到办法。”

    另两人齐声说好,便踩着黄沙,朝前摸索行进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夜幕低垂,星河如幻,天空中亮晶晶的,群星争先闪烁,引人注目,美轮美奂,只是不时大风吹来,沙漠中又起波澜,好在并未酿成大灾。又过许久,浮尔修心头一凛,道:“前头有人。”

    斯图、迪南惊呼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浮尔修道:“我....我听见有心跳声,闻到...汗臭味儿,感受到人的目光,这是....我所练武功的奇效。”

    三人绕过一座小山,探头张望,果然见那边有一大帐篷,约莫数十人驻扎,斯图好奇起来,问道:“浮尔修哥哥,你那是甚么功夫?怎地这般神奇?”

    浮尔修面露微笑,甚是得意,吹嘘道:“这叫‘破魔剑诀’,是天下最了不起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迪南低声道:“是,是,老弟真了不起,咱们眼下还是莫吹嘘为妙。”他从怀中摸出一物,叫做“千里眼镜筒”,可借此望远,朝那帐篷处望去,脸色越来越难看,道:“是阿拉尔公主,哎呦,还有神子阿熏!他们....他们怎会在一块儿?莫非是来追杀殿下的?”

    浮尔修怒道:“不错,这阿拉尔公主最是不择手段,与她母亲一般心思。虽不过十七岁,但却野心极大。定是追出来害咱们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斯图害怕极了,道:“咱们该往回走么?”

    浮尔修眼神坚定,说道:“全数杀了,夺走骆驼!”

    斯图、迪南汗毛直竖,斯图用力摇手道:“你只独身一人,单那神子便比你厉害百倍,你如何胜得过他?”

    浮尔修冷笑道:“敌明我暗,他即便是神子,难道不睡觉么?迪南,把你长剑借我!”

    迪南气呼呼的说道:“不借!我怎能让你去送死?”

    浮尔修道:“我绝不连累王子,一旦失手,便将他们引开。”手一转,手中已多了柄亮堂堂的长剑。迪南一愣,惊觉正是自己那柄,正要发话讨还,浮尔修已悄悄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迪南、斯图暗暗叫苦,却也无奈,浮尔修如沙狐一般轻巧,脚下不知使什么功夫,沙上全不留半点痕迹,几个心跳间,他已藏身于那迎敌帐篷之后,放哨士兵全无察觉。

    浮尔修伏在一石头阴影里,这时那神子尚精神抖擞,浮尔修不忙刺杀,便偷听众人交谈。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与神子极为亲昵,两人靠在一块儿,彼此说着悄悄话,全不顾忌护卫。浮尔修运功探听,阿拉尔公主道:“这沙尘倒也厉害,幸亏咱们找着一好地方,不然当真难办呢。”

    神子阿熏道:“这是自然,我乃堂堂神子,受天堂祝福,便是大风暴也伤不了我。”忽然语气柔和腻歪,笑道:“更伤不了我心爱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格格娇笑,在阿熏唇上一吻,道:“我就知道你待我好,你骗大伙儿上山求药,实则是为了随我私奔,是么?”

    阿熏笑道:“我可没骗人,那红沙山我确是去过,可山上皆是妖魔鬼怪,我找不着那老和尚,他多半也被妖魔咬死了。我下山之后,这才碰上你,你看,我俩多么有缘?”

    阿拉尔公主轻嗔薄怒:“好哇,原来你半点也不爱我怜我,并非等我来着。”

    阿熏忙道:“我怎地不爱你怜你了?你要我帮你追杀那叛逆的斯图王子,我不是一口答应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浮尔修暗暗“哼”了一声:“果然如此,我叫你们一个个儿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阿拉尔道:“是啊,但你那妹妹却极偏心,她有意立斯图为国君呢。她将来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,人也美貌得很,你为何要听我的话,与她对着干?”

    阿熏长叹一声,道:“阿拉尔,事到如今,你仍不知我心意么?我愿帮你与她作对,便是因我对你爱的更深一些啊。”

    阿拉尔窃笑起来,道:“有你这句话,我便心满意足,将来你二人成亲之后,我俩偷偷摸摸的相好,我也心甘情愿,受你欺负。”

    阿熏佯怒道:“你说我欺负你,这不是冤枉人么?好,你这般说,我当真要欺负你了。”说着伸手摸向阿拉尔胸·脯,阿拉尔大笑起来,作势拍打,两人搂作一团,闹得不成模样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