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九 身在异乡入乡俗
    那皮特古尔熟知路径,俦国国都离西域沙漠倒也不远,那马车行的又快又顺,途径洛门、断行关、鸷鸟崖、北麓、乌山,再过玉楼关,数十日之后,便到了诺儿礼萨沙漠之中,与盘蜒等当年从玄鼓城出路途截然不同。天籁小说Ww『

    这诺儿礼萨沙漠极为荒凉严酷,放眼望去,蓝天之下,皆是黄沙,草木不生,野兽潜伏,一路庞大白骨,当是古时巨兽残躯。座座沙丘起起伏伏,似海浪一般,似动实静,大风吹来,流沙不绝。

    皮特古尔道:“两位若不是跟着我,到这沙漠里头,便全不知方向,更不知何处有水,何处有镇,何处有骆驼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当年也穿过沙漠,前往雪岭诸国,哪有这般凶险?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摇头道:“那是去雪山的路,等若逃离此地,好走一些,咱们今日却得往深处前行。”

    盘蜒又问道:“那屠龙黄泉城有多个入口么?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又是惊惧,又是骄傲,说道:“那入口离我酋族金帐篷大约四百里,除此之外,别无他处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松了口气,道:“那咱们的敌人未必能抢在咱们前头。”

    盘蜒点头道:“不错,那暗谷怎知该如何前往屠龙黄泉城?他们武功虽高,但寻路探墓却又是另一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道:“阿瓦库奥,你说的敌人,便是在盟主大会上抢夺玉盘的高手么?”

    东采奇叹道:“是,正是这些恶贼。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咋舌道:“敌人武功厉害至极,便是神女、神子联手,也未必敌得过那头目,但愿他们不曾找到咱们寨子。”

    诚然如皮特古尔所言,若无他引路,旅人极易倒毙在这茫茫黄沙,烈烈炎阳之中。无数人骨横竖堆积在路上,衣物之下,肌肉烂光,只余下嶙峋白骨。即便以万仙之躯,在暴晒断水情形下,怕也支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但皮特古尔与车夫知道不少诀窍,见到一处大同小异的山石,两人便欢呼着下车,在山石左右一钻,回来时便手捧满满水袋。有时路旁几棵仙人掌,马车便折转而行,不久找到游牧帐篷,以黄金换取骆驼、粮食。

    东采奇心下佩服,赞道:“大叔,在这沙漠里头,你才是真正的智者勇者,咱们可都及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倍感荣幸,说道:“得阿瓦姑娘称赞,小人便再辛苦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在沙漠中又行了十来天,断断续续经过几处绿洲,各有名目,曰:‘莎巴寨、黑水寨、黑天寨、蛇神寨、聚魂寨、轮回寨、吞噬寨、十二神寨、逃遁寨’,盘蜒越听越是心惊,胸中升腾无名火,问道:“这些寨称谓怎地这等古怪?”

    东采奇反驳道:“师兄,人家爱起甚么名儿,咱们也管不了啊?”

    盘蜒不理,只是追问,皮特古尔道:“这些小寨子存世也有千万年,莎巴在我国古语中,乃是‘毁灭’之意。黑水、黑天、蛇神皆是古时传说。据传每过万年,灭世的恶魔便会从空中落下黑蛇,将世人连同身躯灵魂一并吞了。因而有十二神镇守天地,抵御那恶魔。这些古寨便相继以此传说命名,一直延续至今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声问道:“那这‘逃遁寨’呢?那又是甚么意思?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哈哈大笑,神态滑稽,说道:“据传有一古人极为胆小,传授世人逃脱之法,要世人自杀,引导灵魂升天,避开那灭世恶魔。这古人后来自个儿被恶魔给吞了。这一绿洲寨民,便引以为鉴,告诫后人,面对凶险,不可逃避,非得勇敢反抗不可。”

    盘蜒脑子“轰隆”一声,刹那间似碎成碎片,再无半点念头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绿洲,前路便舒适顺利,凶险极小,几天便可到达酋族大寨,也既是沙鱼龙国。

    进入国界一看,当真如仙境一般:但见遍地水池,满目绿草,树木成林,果实诱人,牛羊积丘,帐篷如海如山。绿洲外圈,绿崖环绕,飞鸟振翅盘旋,可谓鸟语花香,水草丰盛。

    这绿洲极为辽阔,怕足有千里之广。国中居民,皆爱穿白色短衫,露出长腿腰腹,外披纱巾,抵挡阳光,个人头顶着箩筐,筐中有衣物、饭食、鲜果、货品,熙攘吵闹,极有活力。少年人皮肤黝黑健康,快乐无忧,而年长者则肤色青惨白,神色忧郁。

    众人见到皮特古尔,神情欢喜,喊叫着涌了过来,喊道:“护卫长,护卫长,你总算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道:“大伙儿放心,我此行大有所获,但先得去见国主,拜会神子、神女才行。”百姓大喜,吵闹着要见阿瓦库奥,皮特古尔神态一变,凶巴巴的喝道:“尔等下民奴隶,为何敢不听我号令?还不快些走开!”这官威一露,众人无不敬畏,知道再不走,徒然挨鞭子,哗啦一声,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东采奇苦笑道:“大叔,那国王又在哪儿?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道:“还有两天路程,阿瓦姑娘可是要在这儿歇歇?”

    东采奇瞧见这异域水乡,如何不愿在这儿多住几天?但事态紧急万分,容不得她耽搁,遂说道:“咱们即刻上路。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叹道:“好,便依了阿瓦姑娘,我家中二十三个老婆,四十八个孩儿,便暂且不及探望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与东采奇心里嘀咕:“这人娶妻生子的本事,只怕在中原可称第一,连历代天子都远不及他。若他不生这许多孩儿,保存精气,武功岂不是要天下无敌了?”这般一想,各觉莞尔。

    他叫人换了骆驼,领盘蜒等人横冲直撞,行了一天一夜,通过一处重兵把守的楼关,便到了沙鱼龙国国都“阿瓦库奥”,这沙鱼龙国尊水为神,国中住所皆是天蓝色帐篷,唯独国主居住宫殿,殿里殿外,种满蓝色丝绸花,乍看之下,好似处于湖水包围中一般。

    皮特古尔地位尊贵,又肩负神圣使命,众人见他,绝无阻拦,反而一路护送进城。

    入了皇宫,只见一衣着富贵的中年女子冲了出来,喊道:“皮特古尔,皮特古尔,你总算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皮特古尔跪地喊道:“王后娘娘,我在中原被一位姑娘击败,她便是阿瓦库奥了。”

    那王后泪如雨下,叹道:“这下可....可有救了。”引三人入了宫殿,来到一白色大屋中,只见一老者卧床不起,周围数十个中年少年,样貌皆有些相似。皮特古尔连声招呼道:“某某王子、某某公主....”原来病榻上老者便是国王,四周众人皆是老国王的子嗣。老国王已满面煞白,瞧来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王后道:“陛下他...已到了岁数,只怕.....命不久矣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他心已衰竭,魂魄离散,决计熬不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有一胡须卷曲的王子道:“娘,为何不去找那山中老僧讨药?没准还能延爹爹两年性命!”

    王后哭泣道:“我已派人去啦,但逃回来的人说山中有妖怪,将那几十个勇士全数杀了。”

    那王子勃然大怒,说道:“好妖僧,咱们王族有求,他居然敢使妖法残害?娘放心,我这便亲率大军,前去围剿,非要将那老和尚擒住不可。”

    另一王子指着盘蜒与东采奇道:“皮特古尔,这两个男人,怎是你说的‘阿瓦库奥’?”东采奇仍女扮男装,闻言微微一愣,大感局促,拱手道:“在下万仙东采奇。”指着盘蜒道:“这是我师兄盘蜒。”盘蜒见这王子如此傲慢,更是目光轻蔑,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皮特古尔得东采奇嘱咐,不便泄密,作揖道:“回禀二王子,这两位....公子....那个.....嗯....是阿瓦库奥的助手。”

    二王子极为孝顺,见老父将死,又见盘蜒无礼,怒火中烧,刷地一声,拔出弯刀,指着盘蜒道:“中原人,我问你话!那湖中女神在何处?”他先前说的乃是沙鱼龙国语言,这会儿转说中原话,其时中原强盛,外国来朝,这沙漠一国自也多有精通中原语言之人。

    盘蜒冷笑道:“我问你,你有几个未出嫁的妹妹?”

    二王子闻言一愣,道:“甚么几个未出嫁的妹妹?你胡说八道甚么?我问你话呢!你是什么东西,敢和我这般说话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甚么湖中女神?你胡说八道甚么?我也问你话呢!你是什么东西,敢和我这般说话?”

    二王子登时大怒,骂道:“你敢学我说话,当真不要命了!”朝盘蜒当头一刀劈下。这沙鱼龙国阶级森严,高位者可随意处决奴隶,盘蜒是异乡人,地位低下,二王子生平从未受过这等侮辱,暴跳如雷,杀心顿起。

    盘蜒使一招“独钓寒江“,真气如网,二王子惨叫一声,瞬间被无形真气抛上半空,高高挂起。屋中王子尽皆拔刀痛骂,两边侍卫也架起长枪,朝盘蜒刺来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蛮子,随手杀人,作威作福,不知害死多少百姓,活该患病短命,不待你们病死,我亲手送你们上天!”又一招“十八钓叟”,他此时劲力深湛,这一招威力远胜过当年野秋,霎时内力如环,不管是王女王子,还是宫殿侍卫,一股脑圈住,在众人尖叫哭喊声中,一股脑的晾在屋顶上,任凭众人摇摇晃晃,哀嚎痛呼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