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三 曾经沧海难为水
    东采奇想道:“这蛮子甚是洒脱,败也败的利落。?  ?”却见皮特古尔瞪着自己,目光甚是热忱尊敬。

    她不明其意,欢呼声中下了场,见了庆仲,神色如常,问道:“师弟,你好些了么?”

    庆仲小声道:“多谢师姐挂怀,我已无碍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运功一探,见盘蜒便在不远处站着,身躯透明,极目难辨,她心中涌动着温暖,似入港的船舶,无论外头风雨再大,她也不受其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走近,东采奇侧身一望,见是她妹妹东采凤,身上罩着长长的斗篷,隔着面纱,偶尔向东采奇露出一笑。东采奇惊喜轻喊道:“你怎地过来了?这儿鱼龙混杂,你也不怕危险?”

    东采凤哈哈笑道:“有你这大高手在,我害怕甚么?姐姐啊姐姐,你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想不到你武功已练到这般地步,只怕已胜得过当年的采英哥哥啦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颇有自知之明,摇头叹道:“我一时侥幸罢了,若论真实武艺,远不能与万仙第一流的好手相比。”

    东采凤道:“真的?可惜万仙门来的皆是四层弟子,咱们不能目睹各位仙家神通,唉,这可好生可惜。但姐姐替万仙夺得盟主之位,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嗔道:“妹夫不指望欧冶子老道当盟主么?”

    东采凤哼了一声,说道:“这欧冶子看似正气凛然,实则好·色贪杯,咱们今日探听得不少消息,才知自个儿全被他骗了。他武功是好的,但人品委实太差,如何能与姐姐相比?”

    两人交谈几句,再看擂台,不知何时,“沙乍”和尚已然在场,欧冶子依旧慢吞吞的跨步而来,神色威严,稳凝如山。两人皆极为高大彪悍,就这么一亮相,当真渊渟岳峙,一身宗师气度。

    欧冶子道:“老和尚,你一直深藏不露,以为我瞧不出来么?到此关头,你仍要隐瞒,那是自讨苦吃了。”

    和尚冷冷道:“尔等旁门左道,焉能挡我佛门正宗功夫?你功力不纯,气血虚亏,老衲心里明白,你向老衲叫嚣,乃是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欧冶子脸上变色,“呼”地一声,一招“肉胎剖仙”打出,左右手两道掌力弯曲伸直,来往自如,直取和尚。他知道面对的乃是此生未有的强敌,故而这一掌全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沙乍双手一抓,隔空将欧冶子掌力定住,两人大喝一声,乒乓声响,周身五丈内石屑纷飞,地砖粉碎。烟尘之中,两人冲上前去,沙乍出拳,欧冶子踢腿,拳脚相格,声如佛钟,嗡嗡震响,群雄听得心惊肉跳,各自惊魂。

    欧冶子的“灵阳内力”乃是一位古时宗师苦思终生,千锤百炼而得的一门神功,练成之后,内力如阳光,如火焰,运转自如,生机无限,举手投足皆有举象制龙之威。而他乱海掌法亦非凡俗,使动之际,如同沧海之水,时而浩浩荡荡,时而平静宁和,一静一动,皆非外力所能阻挡。

    此时他面临劲敌,不敢有丝毫怠慢,双掌使得迅猛连绵,全无间隙,若非他内力浑厚,顷刻间便已精疲力竭了。可任凭欧冶子全力以赴,将掌法使得惊天动地,好似排山倒海,那沙乍与他对掌对拳,最多身子一晃,便若无其事的接了下来。欧冶子知和尚此时内力实在自己之上,却不知到底强到怎般地步,心中惊骇慌张,直是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又斗数十招,欧冶子心想:“这秃驴不想使真功夫,莫非是怕人认出来么?好,好,甚好,既然你有难言之隐,便是我取胜之机。”他直劈一掌,掌力虚虚实实,吞吞吐吐,劲力却大,将沙乍迫退一步。

    欧冶子趁此片刻,凝聚力气,踏上一步,使出绝学“大海冲天”,骤然间,掌力从天上地下,前后左右,一股脑打向沙乍,等若一口气打出数十掌。这掌力好生可怖,遮天蔽日,碎地成坑,便是身前有百人包围,也必被这一掌打得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沙乍武学深湛,登时便已察觉,脸色一变,身子微微一矮,双掌朝天,旋即压下,两股巨力一碰,霎时声如火药炸裂,刺耳异常。场中狂风大作,泥土翻天覆地,那石板擂台竟碎了一半。

    众英杰见状,无不毛骨悚然,心想:“我若被这招擦上一点儿,多半难以活命。”

    烟尘飘飘中,欧冶子冷汗直冒,见那沙乍走了出来,身子涨大一圈,却正慢慢缩小,似乎头上有角,但看不清容貌。欧冶子此时丹田空空荡荡,再调不出半点功力来。待得尘土消去,那沙乍一身僧袍破破烂烂,受了些伤,但却甚轻,并不妨碍。

    沙乍道:“施主若一身功夫完好无损,咱俩尚可一斗。然则老衲韬光养晦,施主纵·情纵·欲,两者便分了高下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欧冶子脑中闪过“称霸武林”、“流芳百世”的念头,在眼前盘绕不休,如恶魔在他耳畔不停低语。

    他当年杀光敌手,夺得两门神功之后,藏在荒无人烟之地,忍受人所不及之苦,足足四十年勤修苦炼,这才功德圆满。出山之后,便如穷汉暴富,乞丐封侯一般,了疯似的痴迷名利美色,似要连本带利,将以前吃过的苦补偿回来。他本自诩神功无敌,当世再无敌手,足以作威作福,雄霸天下,谁知今夜在众人目睹之下,竟要输在这名不见经传的老僧手上。这令他难以置信,更无法忍耐。

    他心想:“我功力上哪儿去了?即便我仅剩七、八成功力,这老僧焉能挡我‘大海冲天’?是了,他受伤实则极重,只要我轻轻一碰,便可分出胜负来。”他胡思乱想,竟哄得自己信以为真,召集剩余气力,左踏一步,右掌打出,又是一招“大海冲天”,只是强弩之末,威力已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沙乍飞身上前,呼呼喝喝,打出三掌,盘蜒见了,心中一凛:“这是枯竭掌法,只是威力不及暗谷老儿,且掌力远不及他那般精妙。”即便如此,欧冶子也无法破解,眨眼间,胸腹中招,内力断绝,口中“哇哇”喷血,身子巨震,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这欧冶子数月来名头响遍武林,人人传他武功深不可测,便是万仙六老,怕也胜不得他,谁知眼下败在一无名老僧手下,顷刻之间,喧哗大作,众人口中吐沫横飞,争论不休,猜测这“厄王寺”的老和尚是甚么来头,更有人心想:“那与他争夺盟主的,乃是万仙一娇滴滴的小仙女,这两人功力天差地远,实不可同日而语。如此一来,这一场胜负已有定论。”

    正吵闹间,一柔弱女子走上擂台,将欧冶子扶了下去,欧冶子身长九尺,身躯魁伟异常,但这美貌女子抬着他却浑不费力,可见武功也是奇佳。群豪见了,又是一通胡扯,有人煞有其事,说道:“这欧冶子贪图艳·福,糟蹋精·血,这女子定是老道的姘·头。若非他与这女子一夜间连欢十余次,今日怎会如此不济?”

    这般私密艳·遇,最受江湖闲人喜爱,当即博得满堂喝彩,又有人问道:“老兄怎知这女子被老道作·践十次?你可是在两人屋檐下偷瞧了?”

    那人得意洋洋,信口开河,动嘴动手,将当时情景编造出来,宛如说书评弹一般。

    盘蜒看了看那女子,神色凝重,便悄悄跟了过去。他见那女子展开轻功,足飞奔,纵跃之际,使得全是欧冶子“灵阳神功”内劲,只是她学艺不精,只及得上欧冶子三成,运用起来颇为生疏。

    两人跑到寂静冷清处,那女子东张西望,断定无人,在欧冶子胸腹间推拿,欧冶子闷哼一声,睁开眼,虚弱笑道:“楚楚,是你么?”

    那“楚楚”柔声道:“是我,我见你伤重,有人要夺你身上秘笈,才将你搬到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欧冶子大手摸了摸她的脸,又一路向下,揉·搓她胸·脯,脸上露出邪笑,说道:“那秘笈我藏在....藏在极隐秘的地方,他们如何能找得到?”

    “楚楚”恍然大悟,却不多问,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歇一会儿吧。”说罢推开他一双狼爪子。

    欧冶子脸上露出信任感激神情,沉思少时,道:“不,这儿也不安全,他们万一逮住你我,逼问我那两大神功下落,我怕...怕捱不过去。我....我须得回到藏身处,那儿有机关,可防旁人来扰。”

    “楚楚”道:“我带你....带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欧冶子笑道:“楚楚,辛苦你了。我欧冶子苦了一辈子,想不到老来遇上你这么个红粉知己,我就算死了,也....”

    “楚楚”流下泪来,足见她心中情动,极为诚恳,她道:“我已经是你的人啦,如何能舍得下你?”

    欧冶子点了点头,低声说了那藏身处在哪儿,沉沉睡去,“楚楚”将欧冶子架起,忽然间,她见前方徐徐走出一人来,那人双目冰冷,她则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盘蜒沉声道:“你娘呢?”

    楚楚急道:“你是谁?我...我不认得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又问:“你娘呢?”

    楚楚双膝软,无可名状的恐惧压了过来,盘蜒森然道:“郭小陵,我怎生告诫你的?你若再犯恶行,又该如何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