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 姐妹情深泪汪汪
    出了黄泉门,盘蜒找一僻静之地,摸出那玉盘来长考:“澄净亡魂说那‘溺亡’玉盘在俦国,那岂不是陆扬明小兄弟当家之地么?他是振英俗世的亲兄弟,我若抢他祖坟中宝物,未免对不起他。然而我若不去,暗谷、凌越二老又岂能罢休?”

    他卜算一番,知势在必行,便不再犹豫,也不去与陆振英等人见面,便出了雪山,行向俦国国境。途中不停传授他那犬徒儿太乙玄学,倒也颇有趣味。

    这一天来到俦国的稻香溪谷,见山间溪流逐层流下,溪水晶莹剔透,映射光照,流辉悦目,俦国都城便在山后。盘蜒当年曾在俦国击杀尸海阎王,此时想起,不免心生骄傲之情:“古往今来,万仙门中的英雄好汉,哪个有我这般胡来?”

    他不愿亮明身份,引起那暗谷提防,于是细细易容一番,扮作一西域来的商人,找些碎石头,用布囊包起,背在身上,盘秀跟在身后,倒也并无破绽。来到城中,见一片兴隆安乐之态,百姓并无愁容,可见陆扬明这国主当的不差。

    盘蜒在城中穿行,观其布局,猜测那祖坟大墓方位,暂且并无头绪。他又想:“我不知道,那暗谷却并非不知。我得找到暗谷,或能从他身上瞧出些端倪来。可这老妖又岂能毫无防备?”

    忽然间,只见大队兵马从街上穿过,盘蜒混在百姓之中,听一汉子说道:“要与万鬼打仗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暗忖:“俦国临近西域边境诸国,而万鬼、北妖、雪岭三十国大军择路绕过雪山,穿越沙漠,连灭西域各国。俦国战况也颇为要紧。皇后则需分心应付那西南五侯叛乱,形势实不容乐观。”

    另一老汉问先前一人:“你怎地知道的?士兵过街,常有之事。”

    头一个汉子笑道:“老伯有所不知,这些天来,城中聚集了不少武林人士,更有许多万仙好手,多半是侯爷请来,要去征讨雪岭国的援军。”

    那老汉叹道:“咱们国主一片热忱,可别打输了仗,惹来灾祸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笑道:“老伯莫要杞人忧天,咱们俦国西面一片荒山,翻越艰难,此乃天然屏障,且四面皆是交好诸侯。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,当真是铜墙铁壁一般。”

    又有一书生笑道:“不错,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,兄台这几句话可真说到我心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甚是得意,嘴里却道:“哪里,哪里,先生过奖了。听先生口音,不似是本地人哪。”

    那书生道:“我乃穷奇山山民,江湖朋友叫我‘丹心秀才’,然则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在下虽是一介书生,然则大难之前,岂能龟缩不前,一味明哲保身?此次我等江湖武人前来,便是要推举一位武林盟主,与天下英雄好汉共同商议抗敌大事。一旦结盟之后,便投效陆扬明国主,聚天下英雄气力保家卫国,驱逐恶鬼群妖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喜道:“原来是江湖上的英雄,小弟走眼了,多有不敬。”

    那书生点了点头,又道:“陆扬明国主年少有为,也算得义薄云天,广受钦佩。如今他登高一呼,欲会盟诸侯,力挽狂澜,咱们岂能不高声响应,纷纷投从?”

    盘蜒忽然插话问道:“听闻中原武林盟主乃是天剑派的天心,怎地又要换人了?”

    那几人看看盘蜒面容,知他是西域人士,不免有些排斥。那书生冷笑道:“天心盟主这三年来闭关静修,已辞去这盟主之位,咱们今天便要再选出一位来。老兄并非中原人,为何要问这许多?”

    盘蜒气呼呼的说道:“鄙人家园被万鬼烧毁,迫不得已,逃难至此,亲友全不见踪影。万鬼乃是我仇敌,若要与他们打仗,我定要出分力气。”他偶尔用辞中加上口音,将这苦大仇深的西域落魄汉子扮的全无漏洞。

    他气恼神态极为逼真,众人登时信了,纷纷道:“老兄既然有此心思,咱们欢迎之至。”

    盘蜒寻思:“如此说来,城中鱼龙混杂,暗谷、凌越躲藏起来,极难找到。我更不可轻易露面了。”问道:“不知那结盟大会何事何地举办?”

    书生笑道:“便在俦国王宫的王道广场中,陆扬明国主与邻国侯爵亲自观战。兄台可是要争这盟主之位?”

    盘蜒忙道:“我能耐太差,万万轮不到我。”说罢在人群中一钻,就此远遁。

    他心想:“我记得我山海门中多有人来俦国为官,不知是否有人来凑热闹,夺这盟主之位?只需有一位遁天高手下场,这盟主多半便是囊中之物了。”

    他找一客栈住下,填饱肚子,一连几天,都去王宫周遭打探消息,却并未见到任何苦朝派人物。那盟会将近,城中豪杰众多,大街小巷也更加热闹。凡是江湖武人皆不缺钱,在城中花费如流水一般,于是走卒商贩生意大好,一个个加倍殷勤。百姓也都满面春风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一日清晨,他在酒楼中喝酒,竖起耳朵,听人议论。忽然听楼下一声低呼,有人说道:“陆侯爷....你怎地来了?”

    那喊声极低,若非盘蜒内力了得,决计听不清楚。他从栏杆上探头一望,果然见陆扬明、东采凤走了进来。两人已非昔日可爱俊俏的孩童,但男的英俊沉稳,女的秀雅俏丽,颇有雍容幸福之态,各自衣着平实朴素,当是来微服私访。绕是如此,身后跟着许多深藏不露的高手,小心翼翼的守着二人,不让旁人靠近。

    陆扬明对掌柜的说道:“不许声张,否则我拿你问罪。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敬畏至极,低头退到一旁。东采凤笑道:“我是来找一位万仙的女侠。我听人说她便住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掌柜一拍脑袋,说道:“万仙的女侠?万仙的女侠?啊,可是那位采奇姑娘?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采奇?她...她也在这儿?我怎地不曾碰上?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只见一位靠窗而坐的蒙面女子站起身来,微微一笑,掀起面纱,说道:“妹妹,妹夫。你二人可越来越精神啦。”这女子容貌秀丽,英姿不凡,约莫十七、八岁年纪,正是盘蜒的好友,陆振英的师姐东采奇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站,身边的四个孩童也随之起立行礼,皆约在十三、四岁左右,两男两女。盘蜒认出是当年被泰关别、泰远栖灭门的庆仲等人,他目光一转,却不见张千峰身影。

    陆扬明对掌柜说道:“备一间大厢房,这酒楼今天我包下了。”说罢挥一挥手,身旁一侍卫递上一盘黄金来。掌柜的眼中发光,却道:“国主光临,小号蓬荜生辉,如何敢....”

    东采凤微笑道:“要你收下便收下,客气甚么?”

    掌柜的千恩万谢,好在此时太早,并无多少酒客,便好说歹说一番,将众人请了出去。

    盘蜒来到街头,施展幻灵内力,形影透明,再返回楼上,找到那厢房,藏在阴影处,他此时内力不凡,众人如何察觉得了?

    东采凤向东采奇敬一杯酒,双目湿润,黯然道:“姐姐,二哥他....他....遇上大难,举国大丧,你为何当时不来见我?”

    原来当年东采英被罗芳林所“杀”之后,罗芳林称他在魔猎中受了重伤,又遭遇雪崩,不治而亡,东采英曾为伯爵,又曾是罗芳林夫婿,富贵无极,丧事自然大操大办,甚是隆重轰动,各国诸侯受其恩惠无数,亲自出面者众多。

    东采奇神色悲哀,哽咽道:“我若知道此事,自然甚么都放下,说什么也要来见你。可...可我在万仙中埋头苦练功夫,我....我委实不知....”

    陆扬明叹道:“凤儿,你莫埋怨姐姐啦。她心里也难过得紧。”

    东采凤笑了起来,说道:“是,往事已过,如今咱们姐妹团聚,正是一桩喜事,何必哭哭啼啼的?姐姐如今可比我年轻多啦。”她今年已二十多岁,而东采奇驻颜不老,外貌上看来,反倒是东采凤成了姐姐。

    东采奇啐道:“我一辈子养不了孩儿,像是妖怪一般,又有甚么好了?”

    陆扬明哈哈笑道:“你收这几个徒儿都孝顺懂事得紧,不似子女,更胜子女,倒也是一桩美事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庆仲、庆美、庆虹、庆参这四个娃娃并非我徒儿,而是我师弟师妹。师父一个月前要细思毕生武学,让我带着他们。我左右无事,便领他们来此瞧瞧。”

    庆仲等人甚是有礼,再度向陆扬明等人问候。陆扬明大喜,一人赏赐一块金牌,问道:“这四位小仙人,武功定然已颇为了得么?”

    东采奇笑道:“四人都有出息,武功进境飞快,我当年十三岁时,仍不过是一傻丫头呢。师父说再过三年,庆仲、庆美便可投身仙露泉试炼啦。”

    东采凤笑吟吟的看着东采奇,在她耳中轻声道:“你师父仍如以往那般英俊不凡,潇洒倜傥么?你这些年与他住在一块儿?”

    东采奇满脸通红,一把拧住东采凤耳朵,啐道:“师父他乃世外高人,不近女色,你再胡说,我打你屁股了。”作势打闹,两人嘻嘻哈哈,抱作一团,依稀便是往日少女情状。

    陆扬明问道:“万仙之中,上下共有六层,姐姐如今身在几层?”

    东采奇叹道:“我正发愁呢,我在三层屡试不过,唉,今年又不知能不能过关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