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九 生平逸事太琐碎
    盘蜒回到黄泉门中,三阎罗迎了过来,百重喝道:“离时限尚有许久,你为何不将凡人全数杀了?如此手软,让人瞧着来气。    网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杀敌数万,等若多年黄泉门开之和。二哥仍不知足么?”

    百重哼了一声,袖袍一甩,道:“岂能知足?仍差得远呢。”

    跳蚤道:“二弟,你这叫贪心不足蛇吞象,莫让四弟笑话。”转头又道:“四弟,你将那些兵器赠予凡人了?”

    盘蜒怏怏说道:“箱子着实沉重,大哥且容小弟偷懒一回。”

    跳蚤已心满意足,也不强迫,拍拍盘蜒肩膀,夸赞几句,双足一弹,瞬间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红竹在盘蜒脸颊上一吻,微笑道:“好四弟,你方才统领众人,当真有模有样,今后若被人杀了,我定找着你的魂魄,与两位哥哥合计合计,摸索法门,让你也当一当阎罗。”

    盘蜒直冒冷汗,心想:“这大可免了,我还想好好活上几年。”不敢接口。红竹嫣然一笑,眨眼间也已离去。

    百重更不多话,拱一拱手,便要走开,盘蜒忙道:“二哥还请留步,我有话要问。”

    百重神色阴晴不定,说道:“我当年认你这义弟,实属无奈,咱俩并无交情,多废话甚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不错,当初你与我结拜,可是受你那主上斗神严令逼迫的?”

    百重大惊失色,扭头就跑,盘蜒飞身追上,百重丢出一枚绿铁胆来。盘蜒拍出晴月火焰掌,将那铁胆挡下,霎时火光暴涨,两人各退一步。盘蜒道:“我无意与你动手,但有几句话非问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百重所以对盘蜒冷言冷语,百般刁难,实则便是怕他多问。此刻他真问起此事,饶是百重身负绝艺,也吓得心胆俱裂,喊道:“我甚么都不知道7神阎王喜怒难测,我说漏了嘴,便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可知斗神杀了蛇帝共工?”

    百重颤声道:“他老人家神通广大,万年之前,数个阎王曾被他投入轮回。我不知他杀蛇帝之事,即便知道,我也劝阻不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他无法返回聚魂山,你不必如此惧怕,你帮我找出他来,我替你杀了斗神。”

    百重更是惊诧,双眼闪动,喜道:“他当真....回不来?是了,是了,他在凡间行动如常,便无法前往聚魂山了...对么?此乃乾坤法则,制约阎罗、阎王的定数。我只要藏在聚魂山,他便找不着我。但这黄泉....黄泉是不能再待。你说要杀他?当真痴心妄想,他身手之强,在阎王中数一数二,昔日便是以蚩尤的能耐,也仅仅只能勉力败他,难以致他死地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还请二哥告知我斗神来历,武功破绽,我有备无患,方能一劳永逸,将他除了。”

    百重稍稍放心,变得和颜悦色起来,说道:“他一旦在凡间死去,约莫二十年,便能在聚魂山重生。你这岂不是白费力气?况且多半是自寻死路罢了。”绝不信盘蜒能够得手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那是另外一个斗神,与原先我那仇人无关。我当竭力一试,不成功,便成仁。”

    百重笑道:“好,好,但此处不是说话之地,你到我家中一聚。”说罢领盘蜒穿过峡谷,奔行数百里,来到一奇形怪状的大屋里头,这屋子乃是以一数十丈的大蜈蚣尸体造成,墙壁坚韧柔软,屋内清凉芳香,却令盘蜒忍不住毛。

    两人坐定之后,百重倒上一杯葡萄美酒,递给盘蜒,盘蜒更不怀疑,对饮而尽。百重得盘蜒一语点醒,除去了多年担忧,甚是高兴,居然颇为殷勤,说道:“四弟,先前我说话重了,你可莫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二哥此言差矣,我盘蜒若是有错,二哥打骂皆可,区区几句指责又何必挂怀?我正有求于二哥,岂敢稍有怨言?”

    百重点头道:“好,从今以后,咱俩便是过命的交情,我百重自来说话算话,绝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此人心机不深,比跳蚤、红竹这两个口是心非的滑头实诚多了。”诚心谢了一句。

    百重又道:“四弟,我听红竹说起当年与细脖交手情形,知道你武功法术远胜我等,然则要胜过我原先那上司,仍差的极远。我直言相告,即便你真招出那蜃幻白龙来,也不过多活个几合罢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如何不知这其中关键?他问道:“二哥,那斗神到底是怎样人物?你能细细说说么?无论是他生平做派,还是仇怨敌手,越是详窘好。”

    百重哀叹道:“咱们这斗神阎王,掌管的乃是凡间怖之人跑到聚魂山的炼魂。他自个儿也患有极可怖的疫病,诸残杂在一块儿,非但没杀了他,反而令他成了疯子、恶魔,身手愈可怖,便是聚魂山中,也无人不忌惮他。他疾谗之时,便要让旁人也受他一般的痛苦,他自个儿便能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忽然想起当年的疫魔渊北辰来,这渊北辰不正是被这斗神所害,才成了那般可怜下场么?

    百重道:“斗神阎王还有个毛病,一旦有人被他青睐,他便以极难缠的疯茬咒那人。非将那人逼的无路可走,一死了之不可。在我之前,已有过百余个阎罗,皆被斗神阎王折磨致死。轮到我时,他瞧我资质平庸,感到无趣,又着实缺人办事,我这才勉勉强强活了下来。如经过他这番折磨,那人仍然存活下来,便能收获顿悟,练成一门罕见神功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下忽然生出极大不安来:“我怎地似...在哪儿碰上过这等情形?”

    他思索少时,猛然脑中灵光闪现,他心中狂跳,暗想:“我在天剑派宫殿之中,曾感受到一恶念§剑派上一代高手疯疯死死,凋零殆尽,不正是被一穷凶极恶的剑灵所害么?那剑灵何等猛恶,连蒙山也畏惧至极....尔后又跟我到了万仙山,隐隐紧盯着我,那并非甚么剑灵,而是斗神的邪法!我帮天心争夺掌门之时,那斗神便瞧上我了。他也要将我....将我折磨致死么?”一时间惊恐万分,颤栗悚惧。

    他强迫自己定下心神:“不,我精通太乙幻灵真气,体内有阎王炼魂,我算通过他的考验,天珑、天心也是如此。他仍盯着我不放,杀了蛇帝,便是想逼我....逼我憎恨他,增强武艺,找他复仇,这....万恶的魔头....”

    百重又道:“两年之前,你与我等结拜,想要杀那细脖阎王。我突然听斗神阎王传话于我,逼我助你得手,我不敢违逆,只得照办。我....我实话实说,这两年来,我无一日不心惊胆战,扳着指头算时辰,怕斗神阎王找上我,将我逼疯逼死。我已有数千年不曾见他,可想起他来,却唯有加倍害怕。

    他是个天不怕、地不怕的疯子,只凭兴致行事,无论敌人多厉害,守得多严密,他只要觉得那人功夫有趣,便非要与那人交手不可。许久以前,那时众阎王才刚刚苏醒,聚魂山混沌初成,斗神在各地寻衅,杀了数个阎王,之后又觉得一众阎王身手虽强,却不合胃口,便四处找寻强敌,直至遇上蚩尤。

    他与蚩尤打赌,谁更胜一筹,便听那人号令行事。两人激斗数天,他被蚩尤击败,输了赌约,只得听命于这魔神,可我偷听他自言自语,原来他也觉得蚩尤手段太过单调,缺了灵性,并不甘心,巧蚩尤要征战凡世,他遂随蚩尤前往凡间找寻对手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斗神他到底使得是什么功夫?我上次见他与蛇帝相斗,妙法千奇百怪,深奥至极,让人难以捉摸。”

    百重道:“他自称可‘观造化,悟天道’,无论敌人是天生力大,还是天赐异术,他与敌人交手之后,都能自行悟出诀窍,创出更为巧妙、可供常人习练的一套功夫来∶而久之,他便觉得天下武学再无奥秘,于是疯上加疯,愈暴躁。”

    盘蜒眉头紧皱,缄口不言,百重笑道:“你可是怕了他么?你想要杀了斗神,便是布下天罗地网,使出极隐秘厉害的陷阱,也决计胜不了他。他非但功夫高,且机变百出,故而常胜不败。你要胜他,不可智取,唯有力敌,便如当年蚩尤、黑雨一般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万仙曾有记载,说蚩尤败北之后,隔了数千年,斗神率大军破解封禁,前往凡间作乱,后为万仙、北妖合力击败,这又是怎么回事?他既然败过一次,自然并非毫无破绽。”

    百重道:“这其中道理,我便并不知晓了。他从此再没回来过,直至两年前,我才得知他仍行动自如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四弟,非我瞧不起你,然则我那上司既然盯上了你,你多半难逃一死,唯有躲到聚魂山中,方能逃过一劫。我是打定主意,今后再不去凡间,任他闹得天翻地覆,我也是高枕无忧。”说罢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盘蜒想起湮没所言,说道:“我需找到一具金身,可破解斗神法术,你知道听说过此物么?”

    百重全不知情,奇道:“这可新鲜,我以往倒不知情,这金身又有何奥妙?我是不大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失所望,又问了些零碎疑问,百重再说不出所以然来。盘蜒颇感气馁,向百重告辞,就此离了黄泉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