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六十五 血与荣耀千古存
    盘蜒在山中散心数日,这才动身返回万仙群山。雨崖子得知他回来,欢喜不已,当即与他私会,笑道:“你可平安返回了,为师好生担心。振英师侄人呢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启禀师父,振英她要留在雪岭冷州国,以防灾祸,徒儿独自一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眼下又没旁人,你别叫我师父,叫我...叫我崖儿...”话一出口,便觉害羞,声音轻的跟蚊子似的。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师徒乃世间大正道,岂可不尊?我还是叫你师父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脸上一红,道:“你以前又不是没叫过?”又微微一笑,握住盘蜒手掌,腻声道:“你回来的可巧,菩提宗主说起雪岭国之事,对你赞不绝口,还要举办一场彰功桃酒会,大伙儿都替你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头响起斗神的话,震荡于心胸之间,他又想起蛇儿那美艳凄惨的头颅,心头一酸,险些落泪。

    雨崖子见他不答,说道:“盘蜒,你可是累了?”说着扶盘蜒坐下,软绵绵的身子抵在盘蜒身上。她一生从未与其余男子亲昵,动作生疏,颇为笨拙,但言行举止间满是真诚深厚的爱意。

    盘蜒身子一让,道:“师父,我仔细想过我俩之事,觉得终究不妥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心头冰凉,颤声道:“你...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说过啦,你若不想让旁人知道,我当小心行事,绝不泄密,偷偷与你幽会亲热。我也绝不与振英师侄相争...”以她身份地位,若非对盘蜒爱到极处,如痴如狂,绝不会说出这般卑微话来。

    盘蜒眼神肃然,大声道:“师父,你不曾见到我见到之事,因而有心缠绵,满怀情事。我此次外出,连遇两次魔猎,见无数英雄好汉惨死。世间妖魔,强横凶残至极。男女痴缠,徒然扰乱我心。即便我练至遁天境界,也远远不够,片刻不能停滞。我非得尽早悟得破云层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怒道:“你...说话不算话,你答应我若练成遁天层功夫,便....便娶了我。”

    盘蜒用力摇头道:“情形有变,请恕徒儿食言。徒儿接连从绝境逃生,心中已想的明白,不入破云境界,不愿再与女子有半分牵扯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忍住怒气,好言劝道:“古往今来,天地有规,只能有六位破云仙家。其余第五层好手皆对此念念不忘,勤修苦炼,你无论如何也来不及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来得及,怎会来不及?就算我暂且通不过会试,但一番苦练,总会有所成就。天下武学,殊途同归,并非需飞升隔世功不可,也非定要仙露泉方能增强功力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款款深情,满腔喜悦,岂料盘蜒出尔反尔,弃如敝屣。她顷刻间泪如雨下,缩在一旁,赌气不言。盘蜒跪倒在地,默默朝雨崖子磕头,咚咚声响,用力颇大。

    雨崖子心疼起来,伸手止住他,又问道:“那你的....振英师妹呢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已与她暂且分开,若我练功未成,绝不会与她见面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笑道:“那你还不如挥刀做太监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情根乃妄念之源,若斩了情根,自然练功更快,却也易走上邪路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本是一句玩笑话,岂料盘蜒正正经经,竟然当真,可见他心中并非没想过这条路。她害怕起来,忙道:“不可,不可。你那...那脏东西还是留着为妙。”

    盘蜒哈哈一笑,握了握雨崖子纤手,但此举唯有敬意,却无分毫柔情。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好,那我便与你争上一争,非抢在你前头当上仙使不可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师父要出手,那我岂敢相争?自然恭送师父登顶。只是我这苦功总是要下的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本是修为深湛,心如止水的化外之人,顷刻间收摄心神,暂且竟隔绝思念之苦,可又不禁心想:“我抢先一步,当上破云仙使,让他心服口服,他对我未必没有情义,只是被聚魂山的魔头吓得怕了,故而另有念头。我当上仙使之后,他必愈发敬爱于我,届时我再稍假辞色,没准他自个儿便来向我求爱了。”

    她想到此处,脸上喜滋滋的笑了起来。殊不知盘蜒武功早远胜于她,对她也甚是怜爱,只不过担心那丧心病狂、可怖至极的斗神阎王,这才刻意疏远。

    盘蜒向雨崖子告退,又回到鲲鹏山海门中述职,鲲鹏极为高兴,说道:“贤侄,我想将这山海门的重担交到你手上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盘蜒忙道:“小侄才疏学浅,肩上没半点担当,岂能胜任?何况山海门乃师叔一手创制,换做旁人,如何能够服众?”

    鲲鹏道:“当初立派之时,唯有你、我、千峰三人。你二人皆有百年罕见的大才,如今成就皆不在我之下,可千峰耽于教徒授业,我则要闭关修炼,以谋求破云仙使境界,这山海门之事,暂且无法管辖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委实不想多管杂事,连声推脱。鲲鹏软硬兼施,盘蜒便不答应。鲲鹏无奈,只得作罢,但想着该托付何人,一时大伤脑筋。

    盘蜒目光一扫,见堂上新坐着数人,皆是年轻面孔,前来投奔山海门的。有一人倒也认得,正是在冷州国百神塔遇上的郭小陵。那郭小陵望着盘蜒,眼中满是得色,喊道:“盘蜒师叔,咱们又见面啦。”

    鲲鹏奇道:“原来你们认得?”

    郭小陵嘿嘿笑道:“师叔与我间颇有些交情,在冷州国之事....我替师叔担当不少,还望师叔今后多多关照,好好指点指点。”声调阴阳怪气,言下深意,自是以黄泉门之事威胁盘蜒。

    盘蜒神色不善,说道:“阁下是谁?我何尝见过阁下?”

    郭小陵登时恼怒起来,道:“师叔不记得我?难道不记得那黄泉门外一遇?不知道我着实有些消息灵通,腿快嘴快的朋友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阁下朋友遍天下,不是风·骚花旦,便是断袖之癖,我仅有耳闻,半个不识,却也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郭小陵听他出言讽刺,当真气炸了肺,道:“好,好!我便将你所做之事全抖出来!”

    盘蜒哈哈笑道:“此事菩提宗主都知道,我也无意隐瞒,你尽管去说,瞧瞧我有何下场?”

    郭小陵“啊”地一声,身子登时凉了半截:“他....他有上头撑腰,我...我神功未成,万不能得罪他。”他见机极快,当即向盘蜒跪倒在地,说道:“师叔大人不记小人过,小侄...小侄一时糊涂,不该与师叔争吵。”

    鲲鹏瞧出郭小陵心术不正,不想搭理,也懒得啰嗦,淡淡说道:“尔等都退下吧。”众新弟子恭声答应,就此离去。郭小陵心头怀恨,但想:“万仙门中若无人帮我,我唯有靠自个儿练功了。那伶人千变诀乃当世第一奇功,与飞升隔世功相辅相成,练成之后,天下无敌,便万仙宗主之位也唾手可得。届时区区盘蜒,我也不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人一多,便千姿百态,无奇不有,这等屑小之辈也冒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鲲鹏叹道:“可不是吗?但这小子经受历练,似有些独特才能,咱们岂能无容人肚肠?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会儿话,有弟子说道:“宗主大宴已备齐,请诸位师长前去。”

    鲲鹏招来大鹏鸟,与盘蜒一同飞去,通过天门,来到万仙龙桃凤杏园中,园中有龙桃,有凤杏,皆乃当世珍贵佳肴,恰巧今年结果,菩提便命人采摘,召开大会,邀门中众人一并品尝。

    不多时,数十万人聚在园中,当真是人潮如流,美食似山,彩光如屏,花树似海,说不尽的繁华热闹。众人皆不知为何菩提宗主如此大张旗鼓的举行宴席,但恰逢盛事,自也欢喜。

    五位破云仙长罕见的一齐出席,酒过三巡,菩提运功说话,这树园虽广,人数虽多,但无人不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他道:“老夫此次下山,前往冷州国,遭遇一场大难。本门弟子小遥、陆振英与盘蜒也牵涉其中。”于是将聚魂山阎王招致魔猎,万鬼、万仙、凡人女皇联手抗敌,数十万百姓惨死之事说了出来。除了盘蜒之外,再无人知道其中半点头绪,闻言无不惊骇。

    菩提又道:“原来这凡间之外,另有魔域鬼窟,其中阎王肆虐,危害手段更远胜万鬼。数千年来,阎王无数次侵入凡世,唤作魔猎,每次降临,皆死伤极重,少则数千,多则百万。便是我万仙身在其中,多半也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众弟子齐声颂道:“菩提宗主绝世神功,方能化险为夷。”

    菩提摇了摇头,说道:“盘蜒,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侧目向他望去,皆困惑不解,盘蜒脑中空白,耳中嗡嗡,不明所以,如木偶般走到菩提身边,跪拜道:“宗主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菩提道:“此次我等虽逃过一劫,但究其原因,皆是盘蜒功劳。若非盘蜒有勇有谋,找到驱逐阎王之法,老夫纵然能自保,但城中百姓,定然惨遭屠戮,荡然无存。古往今来,我万仙门中,能够独力挫败阎王者,本唯独两人,盘蜒武功虽远不及那两位大英雄,但以功绩而论,毫不逊色。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话,分量之重,当真不言而喻,众人听了无不动容。顷刻之间,喧哗大作,宛如海啸一般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他答应过不说此事,为何又说出来?”但转念一想,菩提只说不提他武功,可没说不谈盘蜒所为。

    菩提神色困乏,但笑容颇为欢畅,他道:“盘蜒,我活了数千年,岁数已高,这宗主之位,颇有些力不从心。以你天资,如欲登破云一层,可谓易如反掌。待你练功有成之日,便是我菩提退位之时,万仙门主,将来非你莫属。”

    众仙不禁惊呼出声,有人瞠目结舌,眼珠都快弹眶而出了。片刻之后,惊呼声化作喝彩声、鼓掌声,震耳欲聋,山摇地动,宛如一场雷暴雨笼罩着万仙群山。

    菩提问道:“盘蜒,你可有话对大伙儿说么?”

    盘蜒头重脚轻,晕晕乎乎,看着一张张崇拜疯狂的脸,心中又恶心,又厌恨。他实则犯了罪,与泰远栖、血云联手引发了魔猎,事后补救,又有何用?这岂是什么功绩?

    但忽然间,他心想:“这不正是我一直想要的么?万仙走错了路,古人犯下了错,失了信仰,醉生梦死,正该有人将他们引入正途。”

    你是条蛇,会牧羊的蛇。你偶尔会吃羊,但现在轮到你守护羊群了。

    盘蜒抬起头,说道:“大伙儿可知我万仙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他一说话,众人出奇的安静下来,似乎他言语中有莫大的威严,令人不得不遵,不得不听。

    盘蜒大声道:“古籍猜想:我等由鸿源水中重生,得些许天神之血,一缕乾坤之灵,仙气如星火,我身如草原,星火燎原,真气灼烧,流遍经脉,绝境重生,于是便成了万仙。我等立于凡人之上,超凡脱俗,隔绝尘间。世人曾经敬仰我等,便如传说中的古神一般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绕了一圈,又道:“然则我等非神,不过是躲藏起来,自高自大,自欺欺人,稍稍有些本事的凡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众仙微觉不满,但菩提面带微笑,点了点头,其余四位仙使也目露赞同,于是无人胆敢反驳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见过万鬼,见过古时的妖魔,见过魔猎,见过引发魔猎的阎王。甚至阎王之上,更有魔神,远远超乎我等想象。便是以菩提宗主莫大神通,只怕也难以抵挡。”

    菩提道:“盘蜒所说不错,阎王若能留在凡间,凡间便有覆灭之灾,我万仙竭尽全力,也仅能勉力阻挡,乃至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俗话说,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我等自恃万仙群山无穷无尽,美景难数,田产丰厚,而又有天门阻挡外魔,天险不可逾越,外人难以侵入。于是贪图这不劳而获,无忧无虑的日子,整日游逛,不务正业。咱们的血性淡了,心思懒了,名声也由此败坏。我在凡间行走,总听见外人指指点点,说我等万仙奢靡腐朽,荒·淫无道。诸位难道自己不知么?”

    群仙听他将本门弟子说的这般不堪,若在以往,必然大发雷霆,齐声轰他下台。但此时他地位高了,身份过人,众人心生敬仰,便由此而惭愧起来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盘蜒初入门时,其实不过如此。但我唯独有一桩好处,便是生性好动,闲不下来,费尽心思的将自己推入绝境,一次次出入刀山火海,必死境地。我坚信古神血脉,流淌于本门弟子之中,一时沉睡,但经过苦难,便会激发。哪怕是丁点火星,也会燃成大火,唤醒潜能。

    我读过古书,知道旧事,我万仙曾与阎王交战,奋不顾身的守护凡人,无数仙人慨然赴死,驱逐心中懦弱,全无怨言。那时我等不再是仙人,而是英雄,广受凡人崇拜的英雄,真正的超越凡俗,与神抗争。我等事迹广为传颂,名垂青史,留名千古,更有人成为诸侯帝王,庙中有我等神像,千秋万载,香火不绝。

    宗主常说,万仙非仙,不凡亦凡,这句话当真不错。大丈夫活在世上,若别无所求,长生不死,别无顾忌,为何不建功立业?我万仙为何不能有雄心壮志?我等血脉已淡么?我等光荣已褪么?我盘蜒此生更无长处,唯独流着古神之血,记得古神荣耀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已不顾众人听不听得进去,也不瞧众人倾慕痴迷的眼神,情绪激昂,陷入狂热,从桌上举起酒杯,大声道:“今以此酒,祝诸位热血不熄,荣耀不灭,从万鬼、阎王的劫难中存活下去!”说罢扬起脑袋,将酒水倾泻入口中,更不辨其中滋味儿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本卷完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