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六十 孤魂野鬼埋雪中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盘蜒心中不安:“这阎王想要怎样?”想起不久前在黄泉边,蛇帝对自己说的那些情话,显然仍刻骨铭心,难忘旧情,却不知她会如何处置自己。

    蛇帝望着盘蜒,忽然双臂抱住双肩,瑟瑟发抖,微笑道:“好冷,将你那袍子脱下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你是阎王,又久居海底,操纵汪洋,便是刀风、掌力也伤不了你,怎会怕冷?”但此时也违逆不得,解下满是血迹的外衣,蛇帝示意他给自己披上,盘蜒虽伤势疼痛,动作迟缓,可也只得照做。

    蛇帝依偎过来,盘蜒被她一靠,无法站立,只得坐下,她身上香气浓郁,盘蜒只觉心旷神怡,剧痛大减,蛇帝在他穴位处按摩几下,当真妙手回春,霎时就有神效,在这冰天雪地之中,也丝毫不感寒冷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多谢..多谢姑娘救助。”

    蛇帝柔声道:“你还记得么?当初你我相遇时,你也这般让我靠着。当时病的人是我,照料的人是你,想不到如今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我不过是那人梦的延续,另一个行尸走肉。”嘴上说道:“实不相瞒,姑娘所说那人并非在下。”

    蛇帝摇头道:“你和他样貌虽不同,但我知道,你就是他,唯有你才能使出那蜃幻白龙来。那时我败在徘徊手下,功力微弱,东躲西藏,仍旧被万仙....万仙高手找到,眼见不敌,你自个儿虽也残破不堪,却招来那白龙,将我救下,你我朝夕相处半年,你始终以礼相待,可我多盼你....盼你能抱抱我,亲亲我,哈哈,我从想不到我竟会对凡人动心,又是这般惊心动魄,销魂蚀骨,好在你也不算铁石心肠,终于被我打动,咱俩.....咱俩便结为夫妇,你还记得那洞房花烛夜时,你对我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叹一口气,他何尝不想记起往事?但那些前因后果、姻缘亲情皆融于梦境,如雪落火中,早蒸腾无踪了。

    蛇帝神色沉醉,握住盘蜒手掌,说道:“我患了病,常常身子无力。但只要与你在一块儿,我便心中安乐,半点也不想再做阎王。你我养儿育女,日子快活平静。你又聪明,又风趣,才华横溢,总有些疯疯癫癫,你设想无数替我治病的法子,亲自教我,才让我一点点儿好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泰远栖与泰关别....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蛇帝凝视着他,反问道:“你还记得你后来疯病发作,想要杀我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不记得,但...但我这样的人,命中注定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。”

    蛇帝啐道:“你莫害怕,我不怪你害我,我只怨你离我而去,从此不再回来,让我备受煎熬,苦等了八百年时光。我寂寞难耐,想要再见到你,于是....于是用你当年传授的法子,历练远栖与关别筋骨,盼他二人能...能与你近似...我看着他们,心里能好过一些。可惜,可惜,他们虽稍有进展...终究不是你。“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你将他二人变成了贪魂蚺?”

    蛇帝道:“你当年说,像你们这样的人,并不只是贪魂蚺,而叫做续梦蛇,命里定死,必会最终堕入梦境,从此无归,与亲友永别。我....我还当你在玩笑,想不到...想不到...确是真的...”说着说着,泪水簌簌而下,哪里像是个叱咤风云,天下无敌的阎王?便是再娇弱的女子,也不及她此刻楚楚可怜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盘蜒试图抓住往昔一丝一毫的情感,对她生出些爱意来,但他做不到,那一切仿佛不曾存在过。盘蜒对眼前人唯有敬畏,却无半分情·爱。

    蛇帝抹去眼泪,笑道:“如今双喜临门,我找到了你,又夺回了功力。我...我不想再返回聚魂山,但万鬼宗主曾许诺说,若我神功复原,他便率万鬼臣服于我,那岂不比聚魂山群妖强的多了?从今往后,我统率万鬼,横扫天下,踏破万仙群山,摧毁凡间诸国,再无人能挡,将来更能夺得魔皇之位。你我二人永远都在一块儿,谁也别想再拆散我们。你身上疯病,我也会设法治好...”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姑娘盛情厚意,在下心领,但在下已有心上人,请恕在下不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蛇帝脸色渐渐阴沉起来,她喝道:“可是上次与你在一块儿的那万仙贱·种?”

    盘蜒不愿骗她,可也不想连累陆振英,竟一时语塞无话。

    蛇帝厉声道:“你...你舍了我,又去找这妖媚子....原来你便是因此而投身万仙,与我作对,坏我夺得徘徊内丹之事。”说罢站起身来,双目寒光如刀,盯着盘蜒。

    盘蜒咬牙道:“你如要杀我,我绝无怨言,只求你放过她。”

    蛇帝忽然大声冷笑道:“放过她?放过她?我自不会杀你,但也决不能放过她。你放心好了,我这便去找这狐媚,将她脑袋割下来。谁敢阻我,我便将那人杀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顿时害怕起来,劝道:“师妹她什么都不知道,我求你莫要害她。”

    蛇帝见盘蜒惊恐万状、苦苦哀求的模样,愈发妒火中烧,说道:“我不仅要杀她,每一个勾引你的贱·人,每一个你喜欢的贱·人,我统统不饶,非取她们狗命不可。”

    盘蜒怒视蛇帝,咬紧嘴唇,却已不再苦求,蛇帝见他如此,忽然一阵心软,捧住盘蜒脸庞,红唇凑来,与他深深一吻。

    猛然间,蛇帝尖叫一声,退开几步,舌尖渗出血水,竟被盘蜒狠咬一口,她身子发抖,眼神哀怨,说道:“我待你一往情深,你为何....为何如此对我?只要你答应一辈子只爱我一人,抛了那些狐媚,我什么都许给你。你我以往同舟共济,你替我画眉,我替你织衣,何等恩爱?你难道竟半点不念昔日情分?”

    盘蜒笑了一声,目光冰冷,依旧沉默,但显然拒人千里。

    蛇帝脸色森然,说道:“好,咱们走着瞧,你那宝贝师妹定活不过今晚。”又凝视盘蜒许久,退开一步,隐没在雪山背后。

    盘蜒深深吐纳,运幻灵内力,以太乙心法搬运挪移,流淌过浑身经脉,麻木痛觉,治愈伤口。

    她要杀振英,那盘蜒唯有杀她。

    蛇帝刚刚吞噬阎王炼魂,正是虚弱之时,她能发挥出多少本事?五成?七成?盘蜒先前使出庄周梦蝶功夫,持续太久,几乎丧命,此时若强行运用,极可能立时倒毙。但蛇帝要杀他心上人,盘蜒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盘蜒如何不知她对自己深爱入骨?或许在遥远的过往,盘蜒也曾深爱着她?难道....当真劝她不动么?

    不可心软,全神贯注,若错失今日时机,你如何能再战胜这阎王?今后不会再有三位阎罗帮你。

    将她杀了,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一旦再运用庄周梦蝶,盘蜒必死无疑,唯一活命的机会,乃是趁割裂蛇帝脑袋的瞬间,吞了她的炼魂。

    胜机渺茫,更几乎不存生机,但盘蜒非赌上性命不可。

    他先前咬了蛇帝舌尖,借助鲜血占卜,盘蜒紧跟着蛇帝,跟上她行踪。她总会困顿,找地方歇息调养,一旦稍有破绽,盘蜒便会下手。

    他忍痛强撑,悄无声息的快步飞奔,约莫两个时辰之后,他终于见到蛇帝,但看清眼前景象,不由得方寸大乱。只见蛇帝身处一片冰海中央,双手捏着法诀,缓缓运功调息,冰山环绕着她,无数巨大的海蛇浮游于旁。看这情形,盘蜒就算等上一年,都未必有机会偷袭,贸然下手,只会徒然送死。他心中叫苦,只想:“这....这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须臾间,数道红光闪过,那许多海蛇发出“淅淅”吼声,极为凄惨,霎时翻身而亡,融化成热腾腾的肉泥。盘蜒大惊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蛇帝也神色惊异,睁开眼,站起身,望向远方,仅在心跳之间,盘蜒见一人影落在一座大冰山上。来者八尺高矮,左半边红光氤氲,右半边黑光流离,左手一柄黑剑,晦暗无光,右手一柄白剑,雷霆夺目,皆乃剑芒汇聚而成。

    透过此人真气,盘蜒看清此人面貌,更是无比骇异。此人一幅骷髅面孔,头顶长角,赤·裸·上身,肌肉壮硕至极,身上一块块红色圆斑,仿佛天花、麻风一般,腰上围一龙鳞皮裙,其余再无半寸衣裳。

    蛇帝见了来者,以她此时功力,也不由得惊惧万分,她怒道:“你....你是....斗神?”

    盘蜒险些叫出声来,他立刻想到那百重曾晕晕乎乎说道:“为何...是你,为何不是他?”

    百重知道另有阎王要来,他也是为抢夺炼魂么?不错,不错,斗神也从聚魂山失踪了数千年,有此良机,他岂能错失?

    斗神缓缓转头,在盘蜒藏身处顿了顿,但似并不在意。忽然间,他身形闪动,已在蛇帝背后,速度之快,盘蜒难以看清。

    蛇帝怒吼一声,袖袍一拂,一股巨浪将斗神挡住,但斗神以黑光笼罩身躯,扑通一声,撞破水墙,左手白剑直刺。

    盘蜒惊的遍体僵硬,心想:“那黑光是玄夜伏魔功,但远胜血云,两者实有云泥之别。那白剑....白剑是轩辕雷霆剑气,也比振英强了万倍。”

    蛇帝身子急退,但终究比斗神慢了半拍,已被那白剑刺破肌肤,她厉声尖叫,身上笼罩一大水球,双手连抓,数道通天彻地的海浪困住斗神。但斗神身子一转,剑气急振,竟以极小巧的波动破开真气。

    盘蜒脑袋“嗡”地一声,心想:“杀生剑诀!可天珑如何能与他相比?”

    蛇帝那护体水球极为牢固,本可抵挡天下万般绝招,可那斗神双剑一合,一股黑气钻出,咬中水球,眨眼间破开大洞。盘蜒心想:“这是吞山的贪食功夫!但竟比吞山更为了得。”

    若蛇帝神功尽复,虽未必挡得住斗神,却也足以自保逃脱,但她眼下神功只余八成,这高手相斗,哪怕毫厘之差,便有天地之别。斗神功夫纯以近身厮杀为主,瞧来小巧精妙,却远胜过蛇帝诸般地动山摇的绝技。两人霎时斗了数百招,斗神杀意升腾,朝前一冲,双剑分合,似能裂开天地一般,一声轻音,已斩下蛇帝脑袋。

    盘蜒见此惨剧,刹那之间,心中浮现一幕幕景象,皆是那江边渔女与一男子间恩爱琐事,捕鱼筛网,情话连绵,对视而笑,望星许愿,他魂飞天外,心跳一时停了,眼眶湿润,泪水如雨,大声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曾经在那儿,我都想起来了,我...我那时真心爱她,我叫她蛇儿,但随后我陷入那噩梦的诅咒。

    那不是我,可那又是我,诅咒,诅咒,她对我好,我对她好,为何上苍要如此对我?是谁害我醉生梦死?为何偏偏在这无可挽救之时,想起这些美好往事?

    我们从此分开,又终于...终于在此永别。

    斗神捧着蛇帝脑袋,缓缓转动,让她面对盘蜒,她容貌如生,依旧美如天仙,但双目紧闭,再也不能看盘蜒一眼。这让她瞧来加倍凄凉,万分可怜。

    盘蜒撑起身子,朝斗神扑去,但斗神手指轻弹,喀喀两声,盘蜒双腿折断,扑倒在地,他喉咙里霍霍作响,泪水淌下,恨意上心。

    斗神指指蛇帝,终于开口说话,嗓音极为粗豪冷酷,他道:“女人,麻烦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...我要宰了...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斗神愣了半晌,发出蒙混不清的笑声,他道:“你还不成,远远不成。”声音似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他手中白光一闪,蛇帝脑袋粉碎为尘,他一扬手,那粉末落入水中,消弭不见。

    盘蜒厉声道:“你...你不贪图炼魂?那你为何杀她?”

    斗神仍指了指盘蜒,说道:“女人,麻烦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盘蜒眼前再无一人,蛇帝尸体不见了,斗神也不见了,这万里冰海,千峰雪谷之中,独有他这身心残破的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盘蜒不禁痛哭,但风雪大作,呼呼声掩盖了一切,他很快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清了。

    他失魂落魄,只希望自己不曾活在世上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