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五 侠者自知大限到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陆振英见一铁甲龙朝自己咬来,满口利牙闪着绿莹莹的光芒,她身子一转,反到了铁甲龙背后,削出长剑,刺入敌人肌肤。那铁甲龙怪叫起来,一双短手,手握长刀,挥向陆振英。

    她施展轩辕真气,倏然飞退,再度避开。那铁甲龙仰天长啸,朝手中长刀喷一口气,那长刀便燃起鬼火,更长了数寸,照得殿上鬼气森森。它足下飞奔,径取陆振英要害。

    陆振英此时武功,已不逊于当年蛇伯城时的张千峰,而这许多铁甲龙极为难缠,与当时黑荒草海中的凶兽相当。陆振英全力迎战,来往五十招,终于以“九星连珠”刺入此怪大口,惊险得胜。

    她回身一看,见小遥奋力抵挡另一铁甲龙,但浑身浴血,受伤不轻,而那铁甲龙却毫发无损。她加入战阵,将那铁甲龙攻势挡下,那铁甲龙脖子一绕,当头咬来,手上也不停,长刀横斩腰际。

    陆振英长剑一圈一振,将它迫开,连连斩出剑气,也在四十招后将其杀死。她抱住小遥,四下张望,见各大高手受五、六头铁甲龙围攻,局面甚是艰苦。她心想:“这些铁甲恶龙极为狡猾,懂得判断形势,敌手越强,围攻者越多。”

    当年在蛇伯城外,那异兽阎王招来凶兽,令蛇伯将士全军覆没,仅有数人存活下来。眼前这魔猎局面更为凶险,连一众高手都自身难保,且至今持续已久,势头毫无衰减,比昔日更为恶劣。

    她瞧见血云在人群中闪过,助其余高手脱困,手法巧妙高明,应对有方。她杀出血路,冲了过去,问道:“血云!盘蜒哥哥呢?”

    血云双手连连出招,将一铁甲龙杀死,笑道:“你找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振英稍一犹豫,说道:“他或有助大伙儿脱困的法子。”那时若非盘蜒招来蜃龙,陆振英、张千峰、东采奇与东采凤都活不下来,如今唯一脱困之机,便是盘蜒及早招来那蜃龙。

    血云斜视她,冷笑起来,说道:“你当真了解盘蜒么?他眼下为何又不在?”

    陆振英心头一紧,颤声道:“你说什么?你....你...”

    她忽然涌出极大的疑问来:“听这血云所言,盘蜒显然早知会有一场魔猎,若非如此,他为何留下锦囊,要东采英前来相助?又为何要写信将血云招来?他既然早就知道,为何不劝大伙儿早些离去?”

    陆振英心绪支离破碎,过往的记忆仿佛随风飞舞,乱得看不清,辨不明。【www.AiQuXs.coM】但隐约间,她拾起些许碎片,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想起当年异兽阎王魔猎发生之前,盘蜒曾对东采奇提起过魔猎之事,随后他独自远去,在草原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现在他何尝不是如此?我眼睁睁看他隐没在庙墙背后。

    他为何总在紧要关头不在我身边?他去做什么了?

    他什么都知道,他为何不告诉我?我是他....他最亲密的恋人?

    一缕令她恐惧万分的念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把抓住血云,厉声问道:“这魔猎是谁引起的?”

    血云微微一愣,随即笑得愈发欢畅,眼神极为满意,他道:“你以为是泰远栖么?”

    陆振英“啊”地一声,霎时仿佛身子开裂,整个人几乎瘫倒。

    血云抓她头发,将她一把拽起,喊道:“这魔猎涉及全城,故而那阎王派了大军,咱们这些人尚能自保,但城中军民却要遭殃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怀中一阵抖动,小遥挣脱出来,强打精神,说道:“我得....我得去城里,保卫...保卫百姓...”

    血云点头道:“不然我与盘蜒找这许多高手来做什么?”突然间,他身影一晃而过,好似一道狂乱的黑火,叫人难以看清,黑火所到之处,正是阎王爪牙毫无防备的地方,数头恶龙厉声惨叫,被他掌力击穿身躯,当即倒毙。东采英、罗芳林与红衣蝠卫等人由此脱困。

    东采英喝道:“血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保家卫国之事,舍生忘死之事。”说罢再去相助万鬼众人。他内力比旁人稍胜一筹,但身法诡异绝伦,神出鬼没,出手偷袭,当真百发百中,不多时已将一众高手全部救出。众高手悉数受伤,但也不如何严重。

    血云对众红衣蝠卫道:“速速找垂死者饮血,恢复伤势。”又对龙木道:“命你麾下鬼官运功疗伤,待会儿听我号令行事。”

    龙木气喘吁吁,说道:“我为何要听你的?咱们与此城有狗屁关系?咱们这就走了!”

    血云冷冷说道:“你到殿外瞧瞧,魔猎之中,方位大乱,若不杀尽魔猎中的妖物,咱们谁也走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除了龙木之外,万鬼中人对魔猎皆颇为熟知,神色惊恐,那牛角老者道:“魔猎来时,万死一生,那阎王不将此城中百姓尽数屠戮,绝不会罢休。咱们若不抵挡,此事绝无了局。我当年在草海北方时,也曾....”后半句话却又不说了。众鬼官默默点头,想必皆有同感。

    龙木恨恨道:“好,咱们万鬼今个儿认栽,便暂且听你号令行事。”

    小遥受伤太重,加上急火攻心,几乎难以站立,但她想起城中百姓遭遇,当真是如入油锅,无法宁定。陆振英一直在思索盘蜒之事,心中悲伤,但见她如此,又渐渐涌出气力来。

    众人调养约莫小半时辰,血云道:“能动的全随我来,不能动的留在宫殿里头,自有阎王恶龙来找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架起小遥,东采英抓起老国主,众人出了王宫,一路杀至街头,张眼一瞧,无不心惊肉跳。只见山下仍有铁甲恶龙占据各处,数目过万,虽远不及在大殿中那般强悍,但横冲直撞,拆屋杀人,手段凶残恶毒,令人胆寒。残存百姓从藏身处被拖了出来,大哭大喊的求饶,但立时被咬成肉末,鲜血横流,汇聚成河,没过脚踝。

    血云道:“等他们杀完凡人百姓,便轮到咱们,届时可回天乏术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中除了血云之外,便以罗芳林武功最高,她自忖若独斗五十来头铁甲龙,或能勉力脱身,遇上六十头围攻,那便九死一生,她当机立断,说道:“趁敌人分散,大伙儿齐上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等人对她敬佩万分,誓死效忠,齐声遵命,心头生出无畏勇气来。东采英凝聚力气,肌肉臌胀,使出“巨神体”功夫,呼啸一声,一马当先,冲了下去,数掌击毙一兽。血云身上黑光大盛,稍稍一动,已在敌人群中,身躯一转,宛如旋风,众铁甲龙剧痛之下,乱作一团。罗芳林、红衣蝠卫、蛇伯三将、龙木与鬼官趁势也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陆振英遥遥观战,见众高手虽联手出击,但仍深陷苦战,转瞬间便有人受伤,她心下焦急:“我武功太差,到此地步,着实帮不上忙,可又岂能袖手旁观?”但小遥伤势不轻,她也不敢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头更为庞大的铁甲龙东张西望,瞧见陆振英等人在此,咆哮一声,跳跃过来,张嘴吐出一道绿焰。陆振英大吃一惊,托起小遥与老国主,施展轻功,霎时已在远处。她将两人往树丛中一放,掣剑在手,一招“煮鹤焚琴”,舍生忘死的迎去。

    那大铁甲龙手里拿的乃是一双刃斧头,它朝斧上吐一口绿火,那斧头登时阔了一圈,再朝陆振英砍来,当真有屠龙斩凤的威势。陆振英陡然拔起,刺出数十剑,都被大铁甲龙挡下。陆振英灵动,大铁甲龙迅猛,两人缠斗了百招,陆振英才渐入佳境,战了上风。

    猛然间,那大铁甲龙吼了一声,眼睛直盯着陆振英身后,陆振英一阵心寒,匆匆一望,只见另有数头铁甲龙将小遥团团围住。小遥奋力出剑,守在老国主身前,想将铁甲龙逼退,但她伤势沉重,脚下迟缓,一铁甲龙蓦然喷出绿火,瞬间罩住小遥。

    陆振英魂飞天外,喊道:“姐姐!”此时那大铁甲龙一斧斩来,陆振英情急之下,想起怀中仍有那“接雷”剑鞘,立时取出,朝那巨斧推去。只见一道霹雳砸落,那大铁甲龙被劈的炸裂开来,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陆振英又想挥“接雷剑鞘”救人,但这剑鞘威力太大,波及旁人,小遥也必死无疑。她强忍泪水,跃入敌群中,抱住小遥,慌忙扑打她身上鬼火,便在这时,她自己背上接连中招,真气被破,她惨叫一声,痛的几欲晕去。

    小遥仍有神识,苦笑道:“傻妹妹,你丢下我走吧。我...活着...眼下只是拖累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喊道:“你别说...别说这样的话!”她虽有神功护体,但背上那一刀几乎砍中骨头,险些命丧当场,又抱着一人,便想脱困,也万万不能。她脑中乱作一团,突然间想道:“我与小遥姐姐会死在这儿么?盘蜒,真的...真的是你招来这一切灾祸么?我便是死了,也绝不....”

    此时,小遥从腰间取出匕首,惨然道:“妹妹,你去吧!”说罢狠狠朝自己胸口刺落,陆振英心胆俱裂,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:“她...她想寻死,让我自己逃生...”

    无数强烈的感情充塞陆振英心扉,眼中幻象陡生,灵悟如通天彻地的飓风一般淹没了她。

    她见到白色的虎,白色的鹤。

    她见到无边无际、白光笼罩的海洋。

    她见到了浩瀚的正气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她听见有人在耳畔说道:“虎为因果,鹤为无常,此剑既出,天道相随,阎王魔怪,又有何惧?”

    她大叫起来,回身一剑,一头如光雷般的猛虎将她与小遥裹在其中,猛扑出去,所到之处,铁甲龙无不化作粉末,无声无息,就此消散。

    她昏迷片刻,身子颤抖,睁开眼来,发觉自己身处一高楼上,小遥伏在她怀里,陷入昏迷,但性命无碍,而在她眼前,一头美丽至极的仙鹤振翅翱翔,偶尔一动,地上便有一铁甲龙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约莫五个心跳后,高楼前铁甲龙死绝,那白仙鹤似知道陆振英已然平安,朝她鸣叫一声,倏然远去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