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六 睡梦初觉听风雨
    村中众民、巫者想象陆振英这身手剑法,仍痴迷其中,难以自拔,不少人不禁动手效仿,却又立时被旁人斥责亵渎神灵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陆振英敛袂坐下,问道:“还请伯顷爷爷告知这虎鹤神、续梦鬼之事。”

    伯顷于是道:“这事在祖先书文中记着,数千年来又代代传颂,怕便是为了等仙子你回来,好令你得知来历。传说上古黑暗时,咱们兽围氏祖居雪山深处一风水宝地,名曰‘鹿饮水湖’,湖畔有大片青草地,有清澈甘甜的湖水,有美丽好看的花朵,族人饲养牦牛、驯鹿,倒也算的上衣食无缺。

    有一日,外族有斯文人来到山上,在高处建一大殿,捉许多咱们族人入殿中祭祀,据传乃是为招引魔鬼。兽围氏本有数万人众,但斯文人样貌文雅,武功却厉害得紧,咱们敌不过斯文人,唯有眼睁睁看着族人被绑,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斯文人?可是中原人士么?”

    伯顷道:“斯文人者,丝袍绸冠,自称‘泰氏’。”

    盘蜒、陆振英惊呼起来,各自神色诧异,心道:“原来泰家人源远流长,竟能追溯到这上古荒蛮时期。他们在山中拜神,怕也不是什么好神。”

    伯顷又道:“忽有一天,神殿外守备松懈,咱们派出族中‘猫爬者’,手足轻便,乃族中第一勇士。她潜入殿中,探听虚实,原来那庙中有无数鲜艳蓝蛇,将族人一个个绑住,困在墙上,令族人陷入梦境。而一条条蛇又连在一块儿,聚在正中一祭祀台上沉睡者身上。那沉睡者便是续梦鬼了。其余泰氏人物盘膝而坐,各自施法,用于那续梦鬼脑中。

    猫爬者气恼不过,施展身手,斩断数蛇,随后逃脱。她回到族中,说明实情,蓦地那神庙燃起熊熊大火,竟就此成了灰烬。众族人大喜过望,遂前往山中,遇上不少逃脱族人,各自虚弱无比。咱们将他们救回,欢天喜地,祭典庆贺。

    然而好景不长,数日之后,有人在山中见到一痴傻人,正是那续梦鬼,此人赤身裸·体,坐于一寒冷彻骨的冰洞中。猫爬者前往问话,那人所言,不知所云,大半听之不懂。猫爬者与之动手,也远远不及,受了重伤,养了数月,方才复原。

    猫爬者心中不服,苦练功夫,再上山与那续梦鬼动手,依旧不是他一合之敌。须知猫爬者武功登峰造极,哪怕斯文人高手,亦不过与她旗鼓相当。猫爬者心高气傲,越挫越勇,屡屡前往搦战,武功却也越练越强,可无论怎般进益,仍与那续梦鬼天差地远。

    其时族中再生变乱,那被救回的族人变得双目如蛇,眼光发紫,腹中饥饿,仿佛急着投胎的饿鬼,更动不动挖人脑子,意欲吞吃....”

    刹那间,盘蜒惊的魂飞天外,险些惨叫起来,陆振英不知他心思,问道:“这些人可是中了泰氏的邪法么?”

    伯顷点头道:“除此之外,大伙儿也想不出其余因由,由于其人似蛇,大伙儿便叫他们贪魂蚺....”

    陆振英吓了一跳,登时想起蛟蝮、庐芒二人,盘蜒则已沉住气,神情自若。

    伯顷续道:“猫爬者凭借武艺,将贪魂蚺一一收服,不忍杀害,便将他们流放。她自个儿仍不断上山,与那续梦鬼交手,不知不觉间,她已深深爱上了那续梦鬼,便是一天不见此人,她便心神难安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面泛羞红,微笑起来,说道:“她不仅越败越勇,而且越战越爱啦。”

    伯顷叹道:“数月之后,她缝制红衫、喜袍,涂抹红树脂,带领亲友,喜滋滋的跑上山去,向那续梦鬼提亲。那续梦鬼虽脑袋不灵,居然答应下来,随猫爬者回到村中,说好吉日成婚。然而在成婚之日,续梦鬼狂性大发,想要杀了猫爬者,猫爬者侥幸存活,但族中死了上百来人,那续梦鬼又回到山中冰洞,故态复萌了。猫爬者从此性子剧变,深居简出,不再露面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只觉这猫爬者万分可怜:她深爱的人,在她最欢喜的日子背叛了她,杀了她的亲人朋友,她从天堂跌落地狱,岂能不因此消沉?

    伯顷语调高昂,似说到最激昂处,他道:“那续梦鬼又在山中不吃不喝的待了一月,等天气稍稍回暖,寒红薯收成的时候,他来到咱们兽围氏祖坟之地,想要挖走坟中尸骨,口口声声说要去‘续梦’。族人自然不答应,一拥而上,又被他杀了百来人。

    紧要关头,猫爬者陡然现身,她经历惨事,大彻大悟,已悟得虎鹤双绝的功夫,与续梦鬼相斗,两人平分秋色,难分胜败,打的山平地翻,数十座雪山由此崩塌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心道:“这两人如此神通,只怕与阎王差不多啦。”

    伯顷道:“激斗之中,续梦鬼终于恢复一丝清醒,道出实情:原来泰氏族人受一古神伏羲氏感召,传授法术,要铸造一位‘续梦之人’,前往一处小聚魂山继续他的梦境,由此镇守世间平安,谋求风调雨顺,妖魔不临。”

    盘蜒淡淡问道:“小聚魂山?那不是在蛇伯之外么?这续梦鬼说要造福世人?可之后为何仍妖魔乱世,灾祸不停?”

    伯顷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蛇伯城?可是在东北之地的那座斯文人城池么?你是续梦鬼,自然知道的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盘蜒也不生气,微笑道:“在下失礼了,还请前辈继续。”

    伯顷于是再道:“猫爬者手下不留情,两人一场激战,坠入深谷之中,其后她从深谷返回,告诉大伙儿,她已将那续梦鬼杀了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心中一阵酸楚,说道:“她手刃挚爱,心里定然悲伤欲绝了?”

    伯顷笑道:“虎鹤神,你那前世早已领悟天道,无悲无喜,不拘泥于旧情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无论是神是人,心中都存有情爱,若当真无丝毫人性,迟早有执着痴狂的时候,人近妖,神成魔,从无例外。”

    伯顷微微一愣,叹道:“你这续梦鬼说的也有几分道理。猫爬者....虎鹤神她老人家当年便是这么说的。她告诫咱们:那续梦鬼虽死,但其恶灵轮回转世,必会重生,仍要为害世间,故而她生下子嗣,传下虎鹤双绝功夫与许多探查续梦鬼的巫术,数十年之后,就此远走他方。

    她的后人,其后前往中原,当了俦国君主,便是陆姑娘您的祖先了。而历代巫者皆坚信她有朝一日会回来看咱们。今日一瞧,嘿嘿,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问道:“她与旁人成亲,最后生下孩儿了么?”

    伯顷似吃了火药,神情惶急,大声否认道:“虎鹤神何等身份,谁敢亵渎?她是不婚而孕,乃是....乃是天地灵气化作的神胎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哪有什么神胎?我猜她定是在那深谷中与续梦鬼结合,她非但没杀了续梦鬼,反而放走了他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“啊”地一声,知他此话太过无礼,伯顷闻言,定要与盘蜒拼命,谁知伯顷虽然老脸发红,但隔了许久,如泄·了气的皮球般坐下,说道:“大伙儿....大伙儿也曾这般猜测,但谁也不敢明说。那场大战十月之后,她产下儿女,委实....委实不太对头。她自个儿也常说:‘自己并非神人,仍有七情六欲,所作所为,是对是错,她自己也闹不明白。’”

    盘蜒听到此处,已将前因后果想得明白:自己定是泰一无疑,而泰一则是古往今来无数续梦鬼之一。续梦鬼灵魂不灭,不停找寻人选,前往小聚魂山,待前一个续梦鬼死去,便替那‘伏羲’续梦。机缘巧合之下,自己在这数千年梦境中死去,却在此世醒来。

    他隐约记得自己在那永恒的梦境之中叫做太乙,太乙武功之强,不逊于全盛的阎王,又是不灭之躯,本不该轻易丧生,然而他毕竟死了,梦境破灭,“盘蜒”转醒。他确是泰一,又不是泰一,他脑中有无数续梦鬼的梦境,梦可通灵。他成了续梦鬼,也成了贪魂蚺。

    泰氏祖先受伏羲传授,欲造续梦鬼,猫爬者从中破坏,反而生成了许多贪魂蚺,那些贪魂蚺记得这些法门,这一族就此流传开来。其中或另有变数,但起源便在此间。

    我本是梦中人,却在世间梦游,我是伏羲的梦么?那为何我去不了聚魂山?为何我知道许多不该知道的事?伏羲说续梦鬼可镇守乾坤,防治妖乱,那我这一醒,便是阎王乱世,万鬼肆虐的缘由么?

    信口开河,胡说八道,续梦鬼就算续梦,世间依旧有阎王,有妖魔,有纷争,有杀戮,那续梦不过是徒劳,是妄念,是一场谎言,天大的笑话。就算续梦鬼不在,也出不了什么乱子,或者这世道已然太糟,便由我这续梦鬼颠而倒之,倒而颠之的这么闹上一闹,哈哈,这叫不破不立,无祸则无福。

    我是续梦鬼,师妹是虎鹤神,但这有什么关系?我俩注定在一块儿。传说如何,前世如何,有甚么打紧?她曾是续梦鬼的新娘,她便是属于我的。连同那猫爬者的那一份,都是属于我的。

    陆振英又问了些相关的话,起身笑道:“我虽练了虎鹤双绝,但盘蜒哥哥也并非什么续梦鬼....”

    盘蜒忽然道:“不错,我是续梦鬼,师妹是虎鹤神,师妹正要送我去虎鹤神隐居之地,消除我身上罪孽、咒法。伯顷前辈可否替咱们带路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