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四 西方大道传进来
    他呆了半晌,说道:“这祭坛已然破败,怕是不灵,那泰远栖一见便知,万不会久留。走吧,走吧。”

    陆、东二人奇道:“你能说得准么?哪里看出这祭坛破败了?”

    盘蜒随口捏造几句,他口才了得,说的天花乱坠,登时令他二人信服。东采英虽未捉到泰远栖,但得知城外再无隐患,总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三人此行落空,下山回城,行至途中,忽听远处一声哨响,旋即有数十人奔行而过,轻功甚是了得,夜深人静时,夜行人脚踏草木,只发出沙沙轻响。

    三人心知有异,藏在暗处,偷偷跟了过去。东采英心想:“我蛇伯城乃兵家重地,如今又有钦差在城内,这些夜行之人鬼鬼祟祟的,定有极大的阴谋,莫非是泰远栖的同党?”这般设想,心中谨慎,想到此次终不会空手而回,不禁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那许多人穿林而过,来到一林间草地,草地周围层峦叠嶂,地势空旷遥长,已有三、四百人举着火把,分散而坐,看似阵形散漫,但各小阵却极有规矩。东采英说道:“敌人这般大阵仗,咱们也得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盘蜒点头道:“师妹,你回玄鼓城,知会斑圆将军一声,要他今夜戒·严谨防,不可疏忽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从怀中摸出兵符,交给陆振英,陆振英对盘蜒道:“你二人也得保重。”她知盘蜒功夫极高,东采英也甚是了得,无论敌人是谁,身在密林草丛之地,两人至不济也能逃走,是以无需担心,身形一动,瞬间便已走远。

    盘蜒、东采英隐藏气息,缓缓靠近,盘蜒稍一算卦,知道敌人于乾、兑、震、艮处布下探子,于是小心躲避,那几人如何发现得了?

    临到近处,见众人衣衫驳杂,各有兵刃,有的讲究,有的破烂,有穿锦袍的,有穿兽皮的,有的拿大刀,有的持镰刀,各个儿彪悍,神色肃穆。盘蜒低声道:“将军,你这探报功夫做的委实不怎么样,这许多人在荒郊野外已住了两、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骂道:“都是那阴阳怪气的钦差,我要应付他,做足表面功夫,底下毕竟出了乱子。”

    盘蜒一晃眼,认出其中有讨钱帮,有天剑派,有五行教,有通光寺,皆是些名门大派,心下一动:“莫非咱们大惊小怪的,又想错了?”

    讨钱帮中站起一长身健壮的汉子,盘蜒认得正是昔日自己传授功夫的锡儿,眼下已是讨钱帮锡帮主了。锡帮主恭恭敬敬的问道:“天心侯爷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盘蜒、东采英皆大吃一惊,东采英问道:“可是武林盟主、天剑派掌门、津国的那位鼎鼎大名的王侯?”天心这些年来声名显赫,将天剑派整治的好生兴旺,又于一年前夺得了这武林盟主称号,除了天剑派势力雄厚、津国国力强盛之外,武林中也有不少人对她死心塌地,要么爱她容貌,要么敬她绝学。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将军不曾与她打过交道么?”

    东采英说道:“上回莲国那老哥要撮合我与这天心姑娘成亲,天花乱坠的一通恭维,想做这便宜媒人,从我这儿捞些好处,给我几句话顶了回去。我已有.....老婆,万万配不上这凡间剑仙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江湖传闻:‘东南玄鼓,西北天剑,并世双雄,国之栋梁。’你二人乃当世诸侯中武功最高的两位,又是一男一女,自然有好事者操心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哈哈笑道:“我这点儿微末玩意儿,绝比不上天心侯爷。这几句话可让我臊得没谱了。”他天赋秉异,这些年又屡屡征战,出生入死,狮心炼化功夫大成,但听旁人传言天心武艺,自忖仍比她差了一筹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之际,群雄已七嘴八舌的商讨一番,随后天剑派中人群分开,有一美貌少女推出一精致小车,车上空无一人,车旁有一柄入鞘长剑。

    旋即空中人影一闪,车前如红雾弥漫,火纱轻舞,待众人反应过来,只见一英姿飒爽、美**人的秀丽女侠已坐在车中,双眸灵动,肌肤光滑,柳眉柳腰,红甲如花,当真令人不禁心生敬慕。

    盘、东二人同时想:“她闹什么玄虚?好好出场不成么?”但她身姿漂亮,自也深感悦目。

    群雄恭声道:“恭迎盟主驾临。”

    天心点头道:“让大伙儿久等了,好生过意不去。”众人神色惶惶,齐声道:“哪里,哪里,大伙儿也才刚到。”

    天心微微一笑,问道:“淮南派的太和前辈到了么?”

    盘蜒、东采英心中一凛,心想:“淮南派的太和道人?什么事如此要紧,竟请出这太和道人来了?听说此人自称游仙,武功绝顶,声望不在昔日讨钱帮两大神丐之下。”

    却听远处树上有一声音说道:“天心侯爷可是找我?”众人循声望去,见一镶银边天蓝道袍的老道从树上跃下,那细细的树枝竟不曾有半点晃动,蓦然间,太和道人已在众人之中,朝天心拱手施礼。天心不敢怠慢,也起身向他施以晚辈之礼。

    通光寺中走出一老僧,一袭灰黄僧袍,盘蜒认得叫做无常僧,乃是通光寺住持,据传也是修为绝俗、苦禅有成的当代宗师。他朝太和道人合十说道:“昔日一别,不觉已过十年,道长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太和甚是豪爽,哈哈笑道:“无常和尚,你果然也来了?我便知你这横和尚化不去心头凶念狠念。”

    无常僧说道:“那阿刹罗教派入侵中原,行事残忍凶恶,短短数月,已毁了许多门派,老衲有几位心爱弟子,亦死在这阿刹罗派手上。此乃生死之仇,亦是江湖道义,不可不报,不可不管,倒并非老衲看不破嗔念。”

    五行教中也站出一络腮胡子,说道:“尔等以为那仅是阿刹罗派作恶?错了,错了,只见其表,不见其实,这买卖可非赔本不可。”

    此人衣着璀璨、挂满金玉珠宝,似是一富商土豪,而非武林人士,但众人皆认得此人乃五行教的“望云思仇”王云教主,他不仅是教派之主,亦是当世富豪,近年来早已隐退江湖,专心发财,他一现身,便可知今日之事,非同小可,连这不问世事的俗家高手也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天心说道:“王教主心怀大义,肯亲自出山,我等江湖武人深感恩情。不知王云教主又有何消息?”

    王云道:“我是个钱痴财迷,专心做买卖的人,本来也不想淌这浑水,但一来我王云与诸位交情都不浅,二来嘛,那阿刹罗派要断我财路,我也不能放任不管。诸位可知这阿刹罗派来自何方?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打杀杀,又有何企图?”

    天心道:“我等消息闭塞,不及王云教主灵通,还请教主示下。”

    王云叹道:“阿刹罗教派本发源自西北雪岭三十国,如今那三十国已失陷于万鬼北妖之手,阿刹罗教派投诚万鬼,雪岭三十国欲入侵中原,知我中原武林人士本领高强,一心报国,故而先让这阿刹罗教派打头阵,铲除咱们武林高手。这阿刹罗教派中有万鬼的人,嘿嘿,来势汹汹,其意昭然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脸上变色,低喊一声,说道:“为何....为何我半点不知此事?雪岭三十国乃是我中原附属,怎地一夜之间,投靠万鬼了?”昔日蛇伯与雪岭诸国皆属北地,但雪岭诸国远在西方,寒山高耸如云,道路艰险阻隔,双方只偶有通商。但雪岭诸国对中原天子效忠,终究是极大的好事,如今一得一失,形势便陡然逆转。

    盘蜒在雪地上比划几下,说道:“是了,雪岭诸国虽然偏远,但却在那除魔冰墙以南,万鬼可借助雪岭诸国屯兵,将高手妖魔送至中原。好一招假道灭虢,好一招暗度陈仓。”本来万鬼搬运妖邪至南方,需借助那梧桐树妖的法术,不知用了什么法子,走通雪岭国这条路后,虽要翻山越岭,但毕竟大有改观。

    锡帮主问道:“王教主,你是如何得知此事的?”

    王云恨恨说道:“我在雪岭三十国有买卖,万鬼杀了我的人,抢了我的货,收了我的钱财,我岂能半点不知情?”

    天心道:“如今大伙儿聚在此处,便是为了与这阿刹罗教派硬碰硬,堂堂正正的会上一会。我得了消息,知道他们动向,似朝玄鼓城而来,要对玄鼓城东采英将军动手,这东将军虽然神功惊人、兵法了得,但敌人在暗,他在明处,敌人又高手如云,局面颇为凶险,说不得,咱们这些江湖人士,须得替他挡上一挡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闻言大是感激:“我自个儿糊里糊涂,却要这许多江湖上的好汉替我操心。”他被那百神教的事折腾,又忙于应付钦差,竟然漏洞百出,半点也不知情。

    锡帮主说道:“咱们讨钱帮已打探清楚,知道阿刹罗派约有两百来人,这几天来专走山路小道,鬼头鬼脑的,但要去玄鼓城,这翅膀山是必经之路,咱们等候在此,定能拦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天心道:“虽然如此,但咱们对敌人底子半点不知,其中有多少好手,有什么兵刃,全是一头雾水,故而我召集大伙儿,已全是我中原武林的精英。至于有些隐居高人不出面,咱们也没有法子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