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九 招揽生意抢徒弟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盘蜒惨然道:“这女妖好生狡诈,我...我中了她算计,但她伤势也不轻,料来不敢返回。【www.AiQuXs.coM】”

    陆振英握住盘蜒手掌,柔声道:“你自个儿身子要紧,这女魔头武功太高,你能将她逐走,咱们已然谢天谢地了。”四下张望,问道:“师父人呢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他与泰关别比拼内力,终于不敌。但性命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曹素又蹦蹦跳跳、欢呼雀跃的说道:“师伯,我与师父在旁可看的明白,你武功高明之至,便是不仗那白龙祖宗,怕也远远胜过千峰师公。了不起,了不起,当年我不知底细,还骂你是个....嘿嘿....骂你只求出名,卑...那个...无所不用呢,这几天我想的明白,从今往后,我非一心一意拥戴你,谁说你坏话,我便与那人拼了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见曹素对盘蜒由衷钦佩,甚是欢喜,她自个儿何尝不满心自豪,又敬又爱?但她知道盘蜒性子,对曹素道:“徒儿,咱们老规矩,你不许对旁人说起此事。”

    曹素发觉这惊天秘密,如鲠在喉,只想全天下都知道她的师伯,师父的爱侣,是万仙一等一的好手,如此一来,她定然颜面有光,倍受羡慕。谁知陆振英不让她炫耀,闻言大失所望,哭丧着脸道:“我...我只和几个要好之人说了,又有何妨?师伯也不会如此小气。”

    盘蜒淡淡说道:“你自管去说,若被我知道此事,后果如何,你自行想象吧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听盘蜒语气冰冷,宛如霜刃一般直刺人心,心底一阵揪紧,曹素功力低微,定力不强,更是吓得瞠目结舌,颤声道:“我...我自然什么都不说了。你是我师伯,与我是一家人,我怎会...不听你的话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如此最好。”他察觉陆振英对自己心有隔阂,如何不怕?急忙轻声道:“娘子,你生我气了?”

    陆振英听他叫自己娘子,语气惶恐,瞬间心都快化了,羞涩摇头道:“谁是你...娘子?谁生你气了?你别胡思乱想啦。”心头阴霾瞬间散去,又是阳光万里。

    盘蜒又问道:“我让你俩守着柳婷,她们人呢?”

    陆振英说道:“我听见雷雨般的巨响,放心不下,这才出来瞧瞧,柳婷身子早已复原,料来并无风险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娘子这般关心鄙人,真令鄙人飘飘然,软绵绵,心惊肉跳,手脚麻软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啐道:“你尽说些肉麻话,才让我心惊肉跳的。”

    曹素道:“师父当真好福气,若师伯对我说这些话,我怕欢喜的要飞上天去了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又好气又好笑,说道:“口无遮拦的丫头,你给我乖乖合上嘴。”

    曹素调皮一笑,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三人回到山庄中,将张千峰救醒。张千峰吐纳几下,胸口烦闷,气息不畅,咬牙道:“这....这妖魔,我内力耗费大半,依旧奈何不了她。”若他以奇巧功夫迎敌,尚能支撑许久,但如比拼内力,便远远比不上这修炼数百年的、吞魂无数的贪魂蚺了。

    盘蜒说道:“得亏师兄耗得她疲累,我才能将她逐走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被他这么一说,心里稍好过了些,但抬头四顾,却又如丢了魂般,眼神悔恨交加,若非晚辈在旁,只怕要泪如雨下了。

    盘蜒将那几个孩童救起,见是两个男孩儿,两个女孩儿,皆似九、十岁年纪。另三人惊吓过度,悲伤至极,竟无法言语,只有先前持刀想要报仇的男孩儿目光炯炯,闪着怒气。

    盘蜒瞧出他年纪最大,问道:“孩子,你叫什么名字?你弟弟妹妹呢?”

    那男孩儿一边流泪,一边恨恨说道:“我叫庆仲,我爹爹叫庆牧君。听说....他.....他们......都死在这一男一女这两个万鬼奸贼手上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女孩儿“哇”地一声痛哭起来,说道:“我要爹爹妈妈,我要爹爹妈妈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再顾不得自伤,上前抱住这两个说话的孩子,说道:“你爹爹妈妈伤势....太重,需好好疗养。”他以为这女孩儿什么都不懂,故而先骗骗她,让她好过一些,他自个儿也能微微安心。

    女孩摇头哭道:“她们活不过来啦,她们被那女妖杀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心酸悲恸,咬牙道:“别哭,别哭,我是你们爷爷的...义兄,有我在此,坏人决计伤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男孩儿大声道:“你没用,你打不过那女妖怪,你走,你走!我不要你,我庆家有天下无敌的武功,我自个儿便能练好功夫,自个儿便能报仇!”

    张千峰手臂发抖,羞愧的无以复加,盘蜒喝道:“不知好歹的小混账,咱们千里迢迢,跑来救你,你们便这般没教养么?”

    男孩儿气得奋力挣扎,想要逃走,盘蜒怒道:“小犟种!你倒蛮狠!”一把抓向他衣领。张千峰道:“师弟,别!”将盘蜒格开。

    盘蜒怕张千峰再受打击,从此一蹶不振,却不料这幼童几句话如晴天霹雳,发聋振聩,在张千峰脑海中回荡不休,他心想:“报仇,报仇,不错,练好功夫,便能报仇。我眼下自怨自艾,自暴自弃,又有何用?这小小孩童尚知道愤慨震怒,自壮胆气,你呢?你连他都不如吗?”

    他刹那间想起洁泽,想起阎王,想起那魔猎,再想起泰关别、泰远栖、黑雨老怪。他记得自己曾经在魔猎时发誓,说要脱胎换骨,练成绝世仙法,除魔降妖,保得这世间平安。

    那眼下呢?张千峰,你办得到么?你是那言而无信,自欺欺人的懦夫蠢货么?你身处第五层遁天,便心满意足,自以为是,沉迷于恭维之中,陶醉于美·色之诱,但你委实差的太远。这会儿绝非得意忘形之时,更非魂不守舍之由,你还没死,那仇人、妖魔、邪神、万鬼也都未死未灭,反而逍遥横行,你岂能就此沉沦?

    他不断自问自答,脑中思绪纷至沓来,无休无止,一时激愤,一时热血,一时羞愧,一时感动。片刻之间,他不再畏惧,亦压下悲戚,目光中渐渐有了神采。

    他对那庆仲道:“咱们是万仙门人,你可知万仙门么?”

    庆仲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,我爹爹从来不说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笑道:“是了,你年纪太小,你爹爹尚来不及告诉你。我万仙乃世上最了不起的门派,门中高手如云,武学通天,就算我保不住你,我这些同门也足能护得你们平安。”

    庆仲道:“我才...我才不要什么万仙?我爹爹说咱们勾龙禅心派要自强自立,终有一日要统领武林。”

    盘蜒冷笑道: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果然是无知者无畏。你纵然了得,但你这些弟弟妹妹呢?若那女妖魔返回,你又能保得他们无事么?”

    庆仲弱小的身躯不住发抖,他想起泰关别的手段来,终于赶到害怕无助,再看那哭泣不止的幼小亲人,虽有相依为命之意,奈何无熬过乱世之能。

    张千峰站起身,指了指院中一棵四人方能合围的大树,手掌竖起,轻轻一动,喀喀几声,掌力飞过数丈,那大树从中剖开,宛如劈柴一般干脆,庆仲等小孩毕竟孩童心性,见了他这神乎其神的一掌,无不紧紧盯着,嘴巴张的老大。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我虽没什么了不起的功夫,但颇有些古怪的法门,如你们愿意,我可传你们些万仙的本事,即便不及勾龙禅心派的武学,可比你们闷头摸索,怕是强上不少。”

    那先前大哭的小姑娘忽然一拉身旁两人,同时拜倒在地,喊道:“仙人爷爷,我求你收咱们做徒弟,传咱们功夫,将来....将来咱们也去万仙门。”她见张千峰样貌好看的紧,武功也神妙难测,虽未必敌得过那两个害她满门的妖怪,却由打从心底喜欢敬拜。

    何况她虽胆小,但她也知仇恨,也想报仇。

    张千峰眼角含泪,看着这几人,似乎看见他未能保护的义弟、侄儿。他立时擦去泪水,神色郑重,说道:“万仙门武功艰苦卓绝,辛劳异常,若尔等意念不坚,慧心不足,便是空耗数十年苦功,尔等能够忍耐这般历炼么?”

    三人奶声奶气的喊道:“能,能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又望向庆仲,庆仲也早有拜师之意,但他先前把话说的绝了,这会儿却拉不下脸来。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好一副驴脾气,张千峰,你何必自找麻烦?这几个小的不知才智心气如何,即便当真了得,你花下大把心血,岂不耽搁自己修为?再说了,他们未必没有亲戚,你说收留便收留,岂不是越俎代庖么?我看这庆仲受不了这苦,想去亲戚家住下,享受安稳日子,定不会拜你为师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明白他心意,瞥了他一眼,笑盈盈的说道:“你便会起欺负小孩儿。”

    盘蜒扮作黑脸,这几句话倒也一针见血,庆仲受不了激将法,一气之下,扑通跪倒,砰砰朝张千峰磕头,说道:“仙人爷爷,还请收我庆仲为徒。我受得了苦,我....我定要学成一身了不起的武艺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心中欢喜异常,但脸上却不动声色,手掌一抬,那四个孩子如裹在棉被里头,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。张千峰道:“从今往后,你们便是万仙门人,也是我张千峰的徒儿。万仙非仙,不凡亦凡,超脱凡尘,不舍凡心,你们能够做到么?”

    那四个孩子抬起稚嫩小脸,依旧大声道:“能!能!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