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六 你追我赶竞争逐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盘蜒再思索泰远栖行径,种种细节,宛如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想:“泰远栖看那食月宝杖时,时而皱眉,时而咬唇,他也拿捏不准这宝杖规矩,更不明其效用。是了,是了,他不过是在摸索。魔猎之时,阎王杀人越多越欢,这食月宝杖怕也要聚集众人,但也不必太多,如这岛上不过四、五千住民,庙中也不过千人不到。他是妖魔鬼怪,要害万仙门,乃是理所应当,多多益善的举动,可东采英与他无冤无仇,他为何要骗他到来?莫非....莫非竟不是他?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更是难以索解,似乎除了这泰远栖之外,仍有一幕后黑手在布置阴谋。那泰远栖浑浑噩噩,被食月宝杖迷得死去活来,又被他妹妹追的苦不堪言,哪里会顾得上东采英?他不过是一贪魂蚺,想引起魔猎,去聚魂山吃魂,却不料招来了商量不得的黑雨老怪。

    东采英问道:“军师,你一算一个准,知道这泰远栖去哪儿了么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这有何难?只是将军若去找他,可不能急着动手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说道:“我若是武功再强一倍,或才能勉强胜他,哪里会急着寻死?总要找些得力助手,趁兄妹俩打情骂俏的时候,来一招趁火打劫。”

    盘蜒惊呼道:“将军真乃棒打鸳鸯的强盗祖宗也,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哈哈大笑,说道:“还不都是军师教的?”

    盘蜒随即一算,说道:“此人去了此岛镇上,乘船回了神江,似是去了阮郎城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心想:“若要追杀此人,非义兄与军师同去不可,咱们三兄弟联手,绝不会输给那婆娘、恶贼。”但隐隐又觉得颇为危险,他并非不知轻重的莽夫,此刻对敌人底细半点不知,贸然追去,可别另生风波。

    正犹豫间,忽听大堂外有人骑马来回奔走,喊道:“散开去找!”

    东采英听出那人声音,喊道:“可是斑圆师父来了?”

    斑圆喜道:“将军?真是毫不费功夫,说着便找到了!”话音未落,便见到一个矫健身影闯入厅堂,也是盘蜒的老相识了。斑圆与众人一见,又惊又喜,喊道:“你是那什么都知道的军师,你是军师的拜把子兄长,你是....你是这军师的义妹,陆家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曹素嚷道:“喂,你倒说说,我又是谁?”

    斑圆不认得曹素、庄伟、柳婷,哼了一声,说道:“我管你是谁?闲杂人等,莫要多话。”

    曹素怒道:“我乃万仙涉水弟子曹素,将来定成鼎鼎大名的人物,你眼下对我无礼,莫怪我以后给你脸色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忙道:“徒儿,住口!”对斑圆道:“将军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斑圆哈哈笑道:“好得很,好得很,跟将军南征北战,武功大有长进,小姑娘,你长得可越发精神啦....”一看张千峰,奇道:“为何将军义兄这般沉闷,可是喝醉酒了么?”

    张千峰精神萎靡,淡淡说道:“斑圆将军精神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斑圆对盘蜒最是佩服,正要与盘蜒搭话,可转了一圈,惊呼道:“将军,铁齿人呢?”

    东采英红了眼眶,心头气苦,说道:“咱们中了敌人奸计,铁齿他死的....死的好冤。”于是说出百神教中泰远栖害人的毒计,与那黑雨老怪降临之事。

    斑圆与铁齿虽常常斗嘴,但交情极为深厚,闻言更是怒火冲天,哇哇叫道:“好他·妈个奸贼,不将他挖心吃肝,老子从此不做人了!将军,你可有那奸贼下落?”

    盘蜒见这斑圆气恼过度,似忘了正事,问道:“斑圆将军,你为何来找采英爵爷?”

    斑圆“啊”地一声,这才醒悟过来,说道:“皇帝娘娘要派钦差来玄鼓城巡视,爵爷当速速返回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大吃一惊,说道:“芳林她....那钦差是谁?”

    斑圆道:“听说是她身旁那十大蝙蝠怪之一,但眼下尚未抵达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中一动,问道:“蝙蝠怪?那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东采英说道:“什么蝙蝠怪,这话若传到这十人耳中,咱们非得挨骂不可。那十人叫做红衣蝠卫,乃是芳林....皇帝娘娘身边的十大侍卫首领,听说各个儿忠心耿耿,武功高强的很,未必比我差了,也不知是她从哪儿找来的。只是关于这十大高手传闻古怪,听说阴森可怖的很。”

    盘蜒干笑几声,说道:“那将军爵爷非赶回去蛇伯不可了?”

    斑圆道:“将军,铁齿之仇,不可不报...”

    东采英眼神不安,似有极大隐情,低声道:“你忘了....忘了那事么?”

    斑圆恍然大悟,说道:“不错,不错,我一气之下,什么都忘了。那事更为要紧,可不能让钦差知道。”

    盘蜒好奇心起,笑道:“将军爵爷可是偷偷瞒着皇帝娘娘金屋藏娇?怕她吃醋么?你俩早断了好几年,她若再小心眼、发脾气,那可是过分了些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嘿嘿苦笑,说道:“军师将来前来蛇伯,我必如实告知,眼下我却得先赶回去不可。”随后正色道:“还请军师代劳,查清那泰远栖、泰关别下落,等我忙完大事,必与军师携手除恶,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盘蜒无奈,唯有答应,众人来到江边,见岛上住民仍对前天晚上之事议论不休。除了斑圆乘坐的那艘军舰之外,其余船皆下水捕鱼、载客去了,盘蜒等人唯有再等一天。东采英上了军舰,与众人挥手道别,渡江而去。

    陆振英见张千峰神色落寞,孤身一人在海滩上来回行走。对盘蜒道:“咱们怎生想个法子,劝师父想开一些?那并非他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他此次出来,全不料竟是这般结局,非但救不了义兄,更护不住其余万仙同门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急道:“但...但那可是黑雨老怪啊,你不说便是聚魂山的阎王都未必敌得过他么?师父好歹救了庆牧纷与那少年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好吧,咱们便陪他说几句话,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曹素从旁钻出,形影不离的跟了过来,似怕漏听了半点隐秘,她心思活泼,颇有些小聪明,故而总怕别人有事瞒她,她得不到便宜,那可大大吃亏了。

    张千峰见盘蜒、陆振英过来,摇了摇头,说道:“让我....让我独自待着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师兄可在想功夫么?”

    张千峰摇了摇头,只是说道:“让我独自待着。”

    盘蜒朝陆振英、曹素摆了摆手,示意二人站住,走了上去,张千峰身形一晃,拔腿就跑,盘蜒莫名其妙,喊道:“你跑什么?”也施展轻功,急追上去。陆振英与曹素大惑不解,但两人一个使伏羲通天道,一个运太乙真仙法,一个寻脉而走,一个遁虚追踪,旁人万万难以看清。

    盘蜒提气直追,脚下生风,如踏云途,而张千峰则忽隐忽现,稍稍一闪,便凭空消失,随后越过数十丈远,追追不上,甩甩不脱,两人转眼绕岛跑了大半圈,张千峰蓦地脚下拌蒜,扑通一声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盘蜒喜道:“逮住你了!”一把抓住张千峰胳膊,张千峰用衣袖遮脸,喊道:“我没脸见人!没脸见你!你让我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盘蜒怒道:“你怎地没脸见我了?可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?啊,是了,你偷瞧我老婆洗澡了,是么?”

    张千峰急道:“振英是我徒儿,我...我怎会...”

    盘蜒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可不止一个老婆,你知我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张千峰闻言一愣,知道他在玩笑,叹了口气,垂下脑袋,说道:“先前....先前咱们登岛时,你曾让咱们就此罢手不管,我...我没听你的话,害得....本门弟子惨死,我...我对不起他们,更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可不是么?我盘蜒若不是遇上张千峰你,便不会登入万仙,如不在万仙,便能生儿子了,我投奔东采英,在玄鼓城娶十八房姨太,眼下早就儿孙满堂。以我心机手段,作威作福、捣鼓捣鼓的,没准已然当上皇帝,运筹帷幄之下,将万鬼打的落花流水,将北妖赶回草海北方。如此一来,这泰远栖便无法作恶,便全没今日之事。张千峰,你这恶棍,竟敢害我皇帝大梦落得一场空,你说你该如何赔我?”

    张千峰听他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堆,实则全是反讽,乃是好心劝自己莫要挂怀,张千峰稍觉感动,心情也好转了些。

    他定了定心,又道:“我....我...出门之前,在万仙山路上,遇到不少....不少女子要拜我为师,我装作全不在乎,虚怀若谷,实则...实则心里可乐开了花。等遇上柳婷、周钰薇她们之后,一路受到恭维,我更是如在梦中,总觉得我真如他们所说,乃是万仙的希望,武功天下无敌,迟早有一天能破云飞升,可....可....”

    他说着说着,神色凄凉,抽泣道:“我....我没能保护他们,他们全都死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盘蜒怒道:“别人若赞你胯·下器·大,长约一丈,活儿又好,金·枪不倒,你自个儿便会当真么?这群笨羊蠢牛自个儿不成,便寄托心意在旁人身上,将你想的尽善尽美,寻死要活的非得跟来,实则关你屁事?我当年几个耳光打你,可是白打了么?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