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四 但求无名隐江泥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陆振英回想起当年遭遇的那场魔猎,那时空中白龙飞过,救她免于丧身妖兽腹中,又想起那蛇帝女妖将她捉住,也是那白龙救她脱险,这两番经历刻骨铭心,可为何她竟没猜到那是盘蜒所为?那会儿除了盘蜒,更有何人有此手段?

    她心道:“原来我...我的救命恩人....那位神功通天的仙人,便是我的...我的盘蜒哥哥?他是我的情郎?”刹那之间,心生自豪、爱慕之情,却又有些自卑,但这自卑心思转瞬消失,她深知盘蜒爱着自己,无论他是什么人,无论他本是如何高强,他的心都属于自己。她想到此处,连那咸咸的泪水,落入嘴唇,也变得万分甜蜜。

    盘蜒嘶哑着嗓子,大喊一声,指使白龙朝那黑雨老怪冲去,那白龙所过之处,水雾升腾而起,缭绕龙身丈许,雾中异象丛生,超乎想象。那黑雨老怪身旁黑蛇如箭飞出,冲入白龙水雾里头,白龙身躯巨震,雾中有了点点红色,当是被黑蛇所伤。但白龙依旧不停,轰轰地顶来。黑雨老怪躲闪不开,海上砰砰声响,黑蛇群分散开去,风转浪破,那黑雨老怪被撞得跌入水中。

    陆振英心想:“那黑雨老怪似也精通伏羲通天道,为何避不开这径直一撞?”殊不知这白龙乃是半生半灵的异物,那绕身水雾硬生生变化脉象,黑雨老怪如欲遁入灵脉,受伤反而更重。

    海浪中转起漩涡,黑雨老怪又浮了上来,盘蜒神色暴躁,又催促白龙袭去。黑雨老怪伸出一指,隔空如按如捺,弹指间,盘蜒头上冒出一团黑云,黑云沸沸扬扬,当中一道黑雷劈下,那白龙虽动作飞速灵巧,仍被打个正着。它长啸一声,身躯摇晃,但盘蜒站的极稳,未被甩下。

    黑雨老怪见那白龙受此一招而无恙,也不在意,盘蜒见天上乌云漫漫,不知何时又有雷击,便令这白龙绕一大圈,伺机再发动猛攻。黑雨老怪道:“气运已变,天地已不容你!”话音刚落,空中破开大口,数百道黑雷一同击落,盘蜒惊呼起来,刹那间仿佛八荒六合全是雷电,那白龙支持不住,遍体鳞伤,抽身便走,黑雨老怪凝视这怪物,似乎并无追赶之意。

    霎时间,却见一人从那黑雷中钻出,猛抓向黑雨老怪,黑雨老怪一抬手,那人身躯如蛇,在空中极顺溜的一折转,避开他这一招,已落在黑雨老怪身前,一张嘴张得极大,便要咬向黑雨脑袋。黑雨老怪叹了口气,运力一震,盘蜒“咚”地一声,就此坠海,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盘蜒从海中浮起,掌中拍出寒气,凝结成冰,将他托了上去,他受伤极重,遍体鲜血,但兀自神色凶狠,宛如饿兽。他脑中食欲前所未有的强烈,内力宛如山火,不可遏制。

    曹素见盘蜒这副神态,不由得惊呼起来,盘蜒身子巨震,一扭头,看见陆振英与曹素,瞬间惊得头晕眼花,魂不附体,脑中渐渐清醒过来:“她....她一直看着我,看着我这幅模样?”他见陆振英眼中泪光闪闪,以为她畏惧自己,殊不知她实在深为他担心。

    黑雨老怪声音从空中传来,他道:“你....是蛇妖?”

    盘蜒怒道:“什么蛇妖?谁是蛇妖了?我...我...”他惦记陆振英,急于掩盖实情,竟连食欲都被他硬压下去,哪里还敢施展飞雷雨火般的神通?

    黑雨老怪五指上冒出黑气,倏地一探,盘蜒胸口上登时现出五个爪印,他“啊”地一声,只觉这黑雨老怪在隔空挖他心脏,他急运太乙法术抗衡,身上刹那间裂开无数伤口,鲜血如雨,往下直淌,但这黑雨老怪法力之强,足已与那蚩尤匹敌,即便在凡间受诸般束缚,盘蜒如何阻拦得住?

    他只觉心脏便要离体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黑雨老怪惊呼一声,似极为不甘,漫天黑云似水池中破了个口子,顿时被抽上天去。黑雨老怪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聚魂山....会不听使唤?”声音愈发轻微,旋即消失在天边。

    于是乱象消弭,唯留下平静月夜,朗朗乾坤,靡靡雾气,淡淡星光。

    盘蜒死里逃生,遍体剧痛,如受火烤一般,但想起陆振英来,哪里还顾得上区区疼痛?他再度落水,奋力游了一会儿,临近岸边,见陆振英与曹素飞奔过来。

    盘蜒想要说话,但喉咙一甜,又大口呕血,陆振英急忙抱住盘蜒,抽泣道:“盘蜒哥哥,原来....原来一直是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声道:“不是我,不是我。”咳嗽几声,疼痛入骨,仿佛有老鼠在他血管骨头中钻洞一般。他惶恐已极,心头阴霾扩散开来,无穷无尽的冤魂在喧嚣暴·动,若他探知陆振英心思,立时便知她感激爱意,但他偏偏忘了此节,或是不敢探查。

    陆振英见他害怕,露出温柔笑容,轻声道:“是你救了我,救了师姐,救了...救了咱们大伙儿。”说罢一撅嘴唇,嗔道:“你连我都隐瞒,当真好生令人生气。不过本姑娘宽宏大量,心地善良,也不跟你计较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稍稍安心下来,痛楚锐减,他对陆振英是信得过的,但一转眼,又看见曹素在旁,不禁眼神戒备,流露出些许敌意。

    曹素瞪大双眼,目光狂热,这当口也合不拢嘴,连连赞叹道:“师父,你先前可看的清楚了么?那一大条白龙,我看直立起来,少说也有武卧山那么高,还有那乱七八糟的闪电,委实是乌七八糟,不知该怎么说了。盘蜒师伯这么一转手,使出‘冰天雪地’掌法,于是鲸鱼般的冰块叠了起来,越升越高,哈哈,妙极,妙极,这等功夫,我向柳婷她们说说,她们定然不信。”她说着说着,又蹦又跳,十足像个疯婆子。

    盘蜒心生邪念:“这丫头功力低微,我可用太乙幻灵功夫...试着迷她神智,消去她记忆,如此永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这念头不过一闪而过,陆振英却陡然惊觉,一时难以置信。盘蜒眼下脑中乱象如云,常人无法理解,但偏偏这一丝心意从乱数中脱出,被陆振英得知,她心头大震,深为不安,说道:“盘蜒哥哥,不要。”

    盘蜒一个哆嗦,匆匆收摄心神,隔绝念头,陆振英更是惊异:“我...我还当是我轩辕真气未必总能管用,原来他一直有法子将我挡在他心扉之外,这...这...”她虽仍爱盘蜒极深,但不免由此生出些许嫌隙来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想,盘蜒立时跪倒在地,抱住她细腿喊道:“师妹,师妹,你若不要我,我立时跳入海中喂鱼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红着脸道:“你这样子...成何体统?也不知羞,快给我起来了!”

    盘蜒果然乖乖站起,双眼水汪汪的瞪着陆振英,陆振英不禁好笑,说道:“你一大男人,又不是受委屈的小姑娘,装什么可怜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可不是装可怜,而是真可怜,我受伤太重,你若要赶我走,我稍一伤心,只怕便一命呜呼了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本将他视作大恩人、大英雄,见他如此惫懒,当真全没主意,又想:“我见他乘龙腾云、莫测高深的,以为他离我太远,谁知他....他仍是那个疼我、爱我、离不开我的师兄。”这般想着,霎时心中充满柔情蜜意,说道:“你莫要寻死觅活的,我....怎会变了心思?”

    盘蜒霎时欣喜若狂,在陆振英鼻尖、额头上亲吻,这么一闹,她脸上也染得满是血污,盘蜒“哎呦”一声,倍感歉意,心神一分,积压的伤痛一股脑发作出来,突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陆振英惊声道:“你别...别吓我!”与曹素将他扶起,在他印堂穴、膻中穴中注入轩辕真气,与他玄夜真气相互激发,终于稳住伤情。

    陆振英放心下来,扯下衣袖,命曹素去庙中井里打水来,替盘蜒擦拭伤口。盘蜒睁开眼道:“不用,都是皮外伤,内伤....内伤也不重。”

    曹素本就不想做苦差,闻言甚是高兴,又问道:“盘蜒师伯,你原来这么大本事,我看莫说是千峰师公,便是菩提祖师爷也未必及得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喝道:“我哪有这等能耐?此事不许外传!听见了么?”

    曹素笑道:“我若有这么高功夫,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亲眼瞧瞧,到时人人崇拜、当世无敌,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岂不是极大的好处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...你发下誓来,决不许说给其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察觉盘蜒怒火熊熊,怕他生气伤身,劝道:“曹素定会守口如瓶,你大可放心。曹素,你这便发个誓。”

    曹素吐吐舌头,说道:“不说便不说。我明白啦,这等要紧事情,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盘蜒如释重负,斜靠在一棵树上,陆振英问道:“盘蜒哥哥,刚刚你与那黑雨老怪....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盘蜒整理思绪,说道:“其实并非我如何...如何厉害,我不过是狐假虎威,有一座大靠山,那蜃龙祖宗愿意帮我,我才能与那老怪斗斗。”他这话倒并非谦虚,即便他使出仙殇的仙气来,也敌不过这黑雨老怪数道暗雷,若非蜃龙替他抵挡黑蛇撕咬,盘蜒两、三招便死在黑雨老怪手上。

    曹素喜道:“那蜃龙祖宗为何肯听师伯的话?他肯听我使唤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也不甚清楚,我有时唤它,它肯回应,有时便是千呼万唤,它也不肯露面。这位龙爷爷性子古怪的很,当真是捉摸不透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感激的无以复加,叹道:“这位蜃龙前辈屡次救助咱们,唉,可咱们着点儿微末能耐,如何能报答得了它?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