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三 说是救星也未必
    黑雨老怪缓缓伸手,抓向泰远栖,泰远栖没来由的惊恐万分,挥杖反打,但似撞上无形气墙,那食月宝杖陡然飞了出去。泰远栖惊呼一声,身形虚无缥缈,正是太乙异术的游龙步法,瞬间已在数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黑雨老怪那枯手依旧徐徐放落,众人眼前一变,泰远栖已被黑雨老怪拿在手中。张千峰心头大震:“这是伏羲通天道的功夫,但泰远栖步法绝妙,隔得又远,我是万万拿不住他的。”

    泰关别怒道:“我哥哥的命是我的,你给我放下他来!”手指一点,那数条巨蛇一股脑朝黑雨老怪扑去。黑雨老怪慢吞吞转过身来,无声无息间,那巨蛇如变戏法般凭空消失,他再一抬手,泰关别“咦”了一声,也已被黑雨老怪掐住脖子,她手足乱抓乱打,但已发不出力道,在黑雨老怪面前,竟似幼童般无法无力。

    众人见这先前厉害至极的女魔头眼下如此凄凉,心中惊惧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黑雨老怪喃喃道:“贪魂蚺?”摇了摇头,将两人放落。泰远栖落地之后,四下张望,神色急促失落,随后万事不顾,拔腿就跑。泰关别叫道:“你...你给我站住!”施展身法,蓦地蹿出,两人身法皆快,转眼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众人都想:“他放了这两人性命,咱们多半也能无事。”

    黑雨老怪低声道:“魂魄杂乱,都需炼化。”抬掌对天,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,空中乌云微茫,被雷光照亮,那云层压得极低,仿佛随时要塌下来似的。

    骤然间,黑白光芒之中,众人隐约见到六条弯曲的黑影降临,慢慢落下,待到了近处,才看清那是六条一丈长短、通体漆黑发亮、长着黑翼的黑蛇,那黑蛇却是人面,五官圣洁妖艳,无论男女,一时皆生出极大的情·欲,想要与这六张面孔的主人欢··好。

    黑雨老怪点一点头,六条黑蛇四散开来,一条窜向庆大福,张千峰足尖一点,霎时已迎了上去,他经历魔猎,领教过阎王厉害,如何胆敢怠慢?左掌阴阳天地,右掌天琴云弦,心怀伏羲天道,已是他毕生功力所聚。

    那黑蛇只是冲撞,扑地一声,竟撞破张千峰掌力,顶在他胸口,喀剌剌几声,张千峰肋骨剧痛,不知断了多少,霍地朝后飞去,那黑蛇摇了摇头,钻入庆牧君口中,庆牧君哇哇乱叫,瞬间粉身碎骨,黑血滚滚流出。那黑蛇一转身子,又钻了出来,口中衔着一条极可爱的小黑蛇,小黑蛇一张翅膀,朝天上飞去。

    盘蜒几乎跪倒在地,高声呼喊起来——那是炼魂,那大黑蛇将人的魂魄当场炼化,它似是聚魂山的使者一般。盘蜒浑身燥热,敬畏无比,对盘蜒而言,那大黑蛇、那黑雨老怪,皆犹如救主,犹如神祗。

    他非得到那大黑蛇不可。

    眨眼间,大黑蛇四下游走,钻入人体,衔出小黑蛇,一一放生空中,更无一人能够相抗。一大半人为这黑蛇容貌所迷,不知害怕,另有些人吓丢了魂,卯足力气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张千峰挣扎起身,见庆大福抱住大儿子半边尸体,哭的撕心裂肺。张千峰喊道:“义弟,你随我来!”拉住庆大福,庆大福道:“不,不,义兄,老头子死了不要紧,你救我其余几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一咬牙,见庆牧野已然死了,只活下庆牧纷,庆牧海两人。那庆牧纷怀中仍抱着一人,约莫十六、七岁年纪。

    张千峰忍住伤痛,如风般冲了过去,便在这时,一条大黑蛇游至,张千峰反掌去打,但那大黑蛇身形淡化,这一掌已然落空,随即又顶了过来,快得没影子一般,张千峰躲避不及,聚气胸前,想要硬抗,但庆牧海大喊道:“救我弟弟!”朝前一挡,被大黑蛇一缠,立时粉身碎骨,魂魄炼化,成了小黑蛇。

    张千峰心中悲痛,拉住庆牧纷,庆牧纷哭喊道:“哥哥,哥哥!”张千峰左臂夹住他,右臂夹住那少年,跑到庆大福身边,再将他扛在肩上,伏羲通天道发动,弹指间已冲出百丈远。

    此时一条大黑蛇赶了上来,张千峰大急,再运心法,倏忽远去,避开这一招,他落地之后,只觉背上轻了不少,回头一瞧,只觉钻心剧痛,眼前一黑,险些晕厥,只见庆大福只剩下一条胳膊,脑袋身躯皆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张千峰双足发软,浑身巨震,心想:“他被...被黑蛇咬死了?是,是,我躲得太慢,我当真...无能...”

    但心灵深处,一个极可怕的念头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我带他进入脉象,没将他带出来,空间挪转时,斩断了他的手臂,是我害死了义弟。

    那少年“哇”地一声大哭起来,喊道:“爷爷,爷爷!”

    庆牧纷也哭道:“爹爹!爹爹!”

    张千峰强打精神,又迈动脚步,他不敢再使动伏羲通天道,只一味以仙法奔逃,也是神速如风。但他茫然四顾,发觉四下尸骨如山,血水如河,自己仍在祭坛周围,离海岸相距遥远。他突然想道:“这里脉象大乱,并非凡间,而是...聚魂山,这....这黑雨老怪到底是谁?他竟能将聚魂山整个儿招来?”

    在这绝境之中,他却霎时想起盘蜒来,不错,不错,唯有这位精通玄学的盘蜒师弟,没准能带大伙儿走出去。他茫然张望,又是心中刺痛,他见到万仙中不少门人也已惨死,尸体上那眼睛毫无神采,却直勾勾的盯着张千峰,似怪他无法保住他们性命。

    张千峰忍住泪水,压下自责,再找片刻,已见到盘蜒与陆振英、曹素三人,三人身后跟着东采英。盘蜒将那两人抱住,施展太乙步法,躲避黑蛇,一时倒也无碍。

    张千峰追了上去,尚未开口,盘蜒道:“跟着脉象,莫跟着我,不然会被我甩脱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顿时醒悟,急思伏羲八卦之法,双目敏锐,见盘蜒行走之处确有一条极隐秘的龙脉。张千峰不敢再钻入龙脉异境,以免害死庆家二人,只是步步小心,紧踏脉象路径,那大黑蛇忙着炼化旁人魂魄,竟对这几人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盘蜒领众人走了许久,离那祭坛才刚刚隔了三里,此处有一庭院厅堂,屋内空无一人,盘蜒道:“你们全躲进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魂未定,只觉浑身疲累,皆虚脱在地,张千峰心下悔恨自责,庆家父子抱头痛哭,东采英晃晃脑袋,也是虎目含泪,骂道:“我铁齿师父....也死了,他·妈·的黑雨老怪,他·妈·的泰远栖!”先前盘蜒在他体内注入幻灵真气,他才能跟得上盘蜒,因此得救。

    曹素为人心高气傲,性子浮躁,志向远大,却又极为专注,此刻受了挫折,竟比旁人恢复更快些,她对陆振英说道:“师父,咱们安全了么?可逃过那魔头了么?”

    陆振英见死了许多同门,伤心至极,流泪道:“我也...我也不知,盘蜒哥哥,你说呢?”

    众人望向盘蜒,却不由得吓了一跳,只见盘蜒一双蛇眼闪闪发光,脸上似笑非笑,眼神似哭未哭。他道:“你们留在这儿,我去探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想要劝阻,盘蜒身形虚迷,已然远去。陆振英放心不下,说道:“我跟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斥道:“胡闹!振英,你去了又有何用?”刚一张口,浑身上下剧痛有如刀割一般,他知自己受伤太重,又勉力运功,伤了心脉,若不及早运功疗伤,只怕会有性命之忧,急忙收摄心神,搬运内力。

    东采英见状说道:“义兄,我助你一臂之力。”双手分抵张千峰两处穴道,内力源源不绝,浩浩荡荡,一时两人皆物我两忘。

    陆振英毕竟担心盘蜒,想:“便是死也死在一块儿。”冲了出去,曹素见状心想:“就我与师父两人完好无损,师父能去,我为何去不得?”也悄悄跑出庭院。

    陆振英与盘蜒心灵相通,只要盘蜒不加阻挠,她便可感知盘蜒心思,而盘蜒此时食欲爆发,加上吞山炼魂折腾,已无暇掩盖情绪,更不关注细微处,陆振英只感到盘蜒心情激动万分,脑中念头乱七八糟,难以理解,仿佛疯了一般。她愈发担心,却也能知道盘蜒方位所在。

    她奔了一会儿,听身旁脚步轻响,回头一瞧,见到曹素赶来,她眉头一皱,啐道:“你这孩儿,为何如此冒进?”

    曹素笑道:“师父关心情郎,我便不能关心师父?”

    陆振英骂道:“顽皮胡来!此时还在贫嘴?”

    曹素道:“师父,在那黑雨老怪面前,咱们谁不一样?不过一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苦笑一声,只得由她。她绕过一堆乱石小山,从山壁侧探出脑袋,忽然间,她与曹素浑身僵硬,瞠目结舌,眼神敬畏,脑中念头全无。

    她遥遥见到一条盘旋海上的白龙,白龙头顶,盘蜒盘膝而坐,而那黑雨老怪浮在空中,无数条大小黑蛇如同黑云般托住此人。

    盘蜒掌中有一张木琴,他轻轻拨弄,于是宏大壮绝、优美凄凉的曲子从中传出,但那曲子越变越急,越变越乱,最终竟如群魔乱舞,杀星乱世,满是嫉恨与急迫。盘蜒神色变得忽而恶毒,忽而妖媚,忽而狠辣,忽而柔和。

    曹素颤声道:“师父,这....这是什么功夫?咱们万仙的绝招么?”

    陆振英咬紧牙关,泪水涔涔而下,她心中只想:“盘蜒哥哥,你...你...原来...原来一直是你。我..为何竟没有想到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