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七 名利满门扰我心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两人皆为鲲鹏小辈,更是属下,若要离山,非得禀告他不可,于是再前往山海门所在。

    鲲鹏这山海门得菩提宗主重视之后,此时已今非昔比,改头换面了。门中将近千人,皆是行事得力,心怀志向的仙人,数年来与万鬼交手,与诸侯结交,人人都颇为忙碌。

    两人一入院门,便见到一奇门大阵,由门中三层弟子结成,阵法变化奇异,却又不失大气,阵中人游走如风,变化如水,攻去如火,严防如土,兵刃光芒闪闪,金光刺目,暗合八卦之变,蕴含降魔之法。鲲鹏站在阵法一旁,不停指点号令,又偶尔与张千峰交谈几句。

    盘蜒、陆振英等了一会儿,鲲鹏操练已毕,说道:“诸位仙法皆高,一点就透,不愧为本门大才,将来行走江湖之时,无论单打独斗,还是以多敌多,使出这四海大阵来,定可大增胜算。”

    众门人纷纷说道:“鲲鹏师叔这一番指点,令我等茅塞顿开,当真终生获益不尽了。”

    鲲鹏拍了拍手,众人随即散去,一旁四方、三芝道人找上几人,委派要务,商谈军机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如今这山海门好似军营,已非往日散漫迟缓的清闲衙门,鲲鹏师叔指挥有方,手段精妙,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单以才干而论,我生平所见,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他。”

    两人向鲲鹏问好,鲲鹏道:“盘蜒、振英,你二人来的正好,我这儿正有一件紧要之事要与你二人商量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想提及那小瑶,但听鲲鹏所言,倒也不急于开口,问道:“师公还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鲲鹏道:“千峰眼下成了我的平辈,你叫我师伯得了,不可坏了万仙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微觉好笑,但鲲鹏平素最不在乎辈分,她也不便太过客套,于是说道:“师伯。”

    鲲鹏点点头,说道:“千峰,此事与你有莫大关联,还是你来说吧。【www.AiQuXs.coM】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师弟,徒儿,前些时日,我收到我一位义弟信笺,他叫做庆大福,乃是西崇山勾龙禅心派的掌门人....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师兄,不是我说你,你眼下在凡间的义兄义弟,只怕成百上千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笑骂道:“你少给我夸大其词,冷嘲热讽,依旧不过七人罢了。这位庆大福乃是我早年行走江湖时结交,虽比我年轻一些,如今也七十多岁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勾龙禅心派,勾龙禅心派,可是江湖人尊为黑面金佛的庆大福庆老爷子?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我这义弟武功极高,虽未出家,但笃信佛法,因而道上确如此叫他。我俩常常书信往来,倒也不算生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等凡人,能与我万仙的遁天仙家结拜,真是千百年修来的福分,难怪他叫做庆大福啦。”

    鲲鹏笑了一声,甚是赞同,他实则对凡间人物颇看不起,只是与万鬼争斗,非借凡人出力不可,他权衡利弊,这才不得已派人与凡间诸侯结交,他自个儿不到紧要关头,是万万不会出面的。

    张千峰叹道:“我义弟曾与我出生入死,交情极深,我...我其实欠他极大的恩情。他叫庆大福,实则是造福旁人,委实是一位极受爱戴的大侠。如今他有事求我,我非得帮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问道:“师父,他有事求你?何事如此要紧?”她见鲲鹏颇为郑重,招张千峰、盘蜒两人着手这事,可见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我这义弟有个儿子,名叫庆牧君,如今身份也非同一般,乃是当今百神教的教主,江湖人称‘禅杖无敌’。”

    盘蜒博览群书,消息灵通,闻言低呼一声,说道:“这位仁兄近年来武功突飞猛进,收伏群雄,广纳教众,在神江一带,势力已非同小可。足以与讨钱帮、天剑派、五行宫一较高下了。原来他老子是武林大豪,难怪,难怪。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如今庆老弟送来书信,便是因他这教主儿子引起。庆牧君前些时日,无意中得了一柄古今闻名,极为神异的禅杖,名曰食月宝杖,这禅杖乃是百神教遗失多年的宝物,据传有变动天地,动摇乾坤之能。”

    盘蜒与陆振英尽皆不信,齐声道:“这宝杖怎会如此了得?”

    张千峰哈哈笑道:“古时传说,岂能当真?尤其是这等邪教鼓吹邪法,更是夸大了万倍。这宝杖如真有这等神异之处,他百神教早就一统江湖了。”

    鲲鹏道:“饶是如此,这宝杖史有明文,载入书册,定有其奥妙之处。盘蜒,你手中有月明宝刀,确是神物。这食月宝杖只怕也不差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喜道:“师叔想将这宝贝抢在手里?那我盘蜒可是贼爷爷偷孙子,驾轻就熟了。”

    鲲鹏笑道:“你就想着偷宝贝,咱们万仙又非那该死的万鬼,岂能做这等事?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我这位义兄之子得了祖传宝物,便有意开一场‘宝杖扬威会’,说他百神教得了此宝物,得了天命,借此慑服神江一带各个儿豪雄,如有不服者,便在这会上挑明仇怨,以武夺宝,否则将来再以阴谋手段抢夺,便成了武林公敌,全天下的好汉都瞧那人不起。我义兄爱子心切,生怕在这扬威会上有万鬼现身,那可无人能挡,所以便求我在场坐镇,帮他儿子度过此关。”

    盘蜒皱眉道:“咱们万仙何等尊崇,岂能随意帮凡人的忙?莫说这百神教名声不好,便是名门正派,今个儿得了便宜,将来假借咱们万仙名头为非作歹,咱们可当真百口莫辩了。”

    鲲鹏点头道:“师侄所言,倒也不无道理。师侄说咱们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让百神教准备黄金万两,咱们万仙便帮他镇住场面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、鲲鹏大感莞尔,呼叱道:“那岂不更是帮凶打手的勾当么?你这是什么馊主意了?”

    盘蜒大叫冤枉,说道:“我这是替咱们万仙着想呢,这叫先做黑脸,再唱白脸,花钱消灾,天经地义,有竹杠不敲,天诛地灭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拧他脸颊一把,笑道:“你这市侩小人不除,这才叫老天无眼呢。别给我捣乱啦。”

    鲲鹏说道:“咱们无意夺宝,但也决不能让万鬼得手,这宝杖名头响亮至极,以万鬼之贪婪凶恶,岂能不到场作乱?千峰,此事与你密切相关,自当由你出面。盘蜒,你与千峰配合无隙,正好与他同行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、盘蜒多年来并肩作战,倒也无往不利,当即答应下来。陆振英又说了小瑶与雪岭三十国之事,鲲鹏叹道:“这雪岭三十国遥远严酷,几与北妖无异,我万仙从不插手,绝不踏足。它虽依附中原天子,但终究非我族类,这小瑶去那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振英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,但她与我交情深厚,我非要查清她下落不可。”

    鲲鹏道:“此事觉不容轻慢,这样吧,你随你盘蜒哥哥同去神江百神教,等此事一了,再做打算。”言辞间模棱两可,不置可否,陆振英微觉沮丧,却也无法违命。

    张千峰别了鲲鹏等人,返回家中,取了些盘缠,朝外走去,他至今仍未选定飞兽坐骑,但他惯于独行江湖,一时半会儿也懒得顾及此事。途中万仙同门见他到来,神色皆钦佩敬仰,女仙家更是神魂颠倒,呼吸急促,口吐芳息。

    张千峰名声比盘蜒好上许多,人也更为俊美,最难得的是他严守礼法,不近女色,两年前蒙菩提推崇,已是人人称颂的大功臣,如今得入第五层遁天,更是号称千古第一神速,天赋超卓,万众瞩目,人人惊佩无比。

    他绕过一条山道,斜刺里冲出数个美貌仙女,各个儿精心打扮,妆容巧致,拦住张千峰去路。张千峰愕然道:“诸位可是找张某的,又有何要事?可否容后再谈?”

    众女子满脸娇羞,眼睛水灵灵的,笑容极为痴迷,纷纷说道:“我等对张仙长崇拜得无以复加,听说张仙长只收女徒,特意前来,愿拜张仙长为师,一辈子服侍张仙家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大感窘迫,说道:“谁说我只收女徒?我...我如今尚未有意收徒。”

    为首一女子急道:“仙长收了两个徒儿,一人是陆振英陆仙子,不到十年,便已升入飞空境界,进展之快,我等闻所未闻。而另一位是东采奇东师妹,如今也已是渡舟中成名高手,学艺精湛,倍受推崇。张仙长非但自身功夫高,教徒的法门也一等一的妙,我等皆乃各派中极出众的女弟子,若仙长不收留,我等便长跪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听她恭维,心里阵阵舒坦,他几年前刚升入遁天,仍有些战战兢兢,不敢轻易受人恭维,以免乱了心神,耽误进境,但架不住天天如此,人人待他如痴如狂,所言却又不假。他虽是虚怀若谷,自命清高之人,可对此习以为常之后,怎能依旧心如止水,不为所动?

    他定了定神,说道:“诸位谬赞了,千峰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众女子闻言,仿佛中了迷魂术,喝了化心酒,情不自禁的尖叫起来。有几人顾不得矜持,上前便要亲吻搂抱,张千峰应对有方,身形一晃,眨眼间便已数十丈之外,正是他伏羲通天道的“寻脉而走”,众女子遥望他背影,忘了追赶,忘了万物,只是“嗯嗯,唉唉”的叹息,一时间心中满是风花雪月,柔情蜜意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