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七十二 徒然力强难施展
    吞山见盘蜒受伤,笑得肥肉乱颤,一时间地动山摇,盘蜒站稳身子,接连出剑,使得全是大开大合、天雷地火般的宏大功夫。网但吞山那张血口深不见底,无论怎般剑气掌风,被他张嘴一吞,立时荡然无存。盘蜒遥遥劈出数十剑,这吞山皮层油光亮,反而更见精神。

    盘蜒神色凝重,不再游斗,足下缓移,每出一剑皆聚力许久,却仍是毫无效用。吞山笑道:“若你是当年那个仙殇,我便吞不了你这内力,然而你差得极远,非我敌手。”他饱餐一顿,心满意足,也无意纠缠,蓦地身躯往下一沉,轰轰声中,黑水池掀起巨浪,朝盘蜒席卷过去。

    盘蜒大喝一声,长剑横摆身侧,双手抡直,斩出一剑,一道紫光宛如瑰丽壮观的烟火,撞破黑水,挡下这一招,然则那黑水落地后,忽然自行变作黑乎乎的人形,张牙舞爪朝盘蜒扑去。盘蜒瞬间拍出数掌,打中人形,那人形由此散开,忽地又分成两人,大小力气皆与先前人形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吞山捧腹大笑:“这便是我黑蛆精华,唤作‘长斤两’,我吞了你的功力,反过来对付你这恤。这长斤两由你内力汇成,你掌力打上去,却助长他越变越多。你内力越强,这长斤两便越是精神。”

    盘蜒手忙脚乱,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,稍一犹豫,一“长斤两”手掌抓出,正中盘蜒咽喉。盘蜒“哇”地一声,喉咙鲜血如注,险些就此断气,他急忙以仙殇真气医治,伤口愈合,逃过一劫,但就在这时,一“长斤两”从后一夹,将盘蜒双手锢住,盘蜒奋力挣扎,另一长斤两以掌做锥,扑地一声,刺入盘蜒丹田。

    盘蜒身子颤,如遭雷击,一股黑气遍体乱窜,吞山道:“仙殇,你终究还是败了,非但惨败,且永世为我卖命!”那长斤两一个接一个连成一片,忽然钻入盘蜒经脉,刹那间,盘蜒跪倒在地,脑袋几乎贴住地面。

    吞山借那“长斤两”探入盘蜒神识,心中得意非凡,当年他便是用此法掌控天蒙。“长斤两”实则乃是吞山分身,与它密不可分,心意互传,吞山暗忖:“他眼下已无抗拒之力,我需弄清他脑中诸般阴私,招来更多帮手,方可剿灭万仙。”于是指使长斤两深探盘蜒心神,眼前景象变化,已沉入盘蜒脑海。

    盘蜒蓦地抬起头,脸上笑容狰狞,宛如毒蛇,吞山惊呼一声,只觉陷入牢固紧密的铁箍之中,自己心神反被困在盘蜒脑里。吞山似断了脊梁骨,指使不动身子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任凭他在盘蜒脑中大喊大叫,椅晃,却又哪里动的了半分?

    他头皮麻,厉声道:“这是很么把戏?你还想顽抗?你力气再大,大得过我吞山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装的像不像?扮得巧不巧?你以为我奈何不了那‘长斤两’么?我若不装的逼真,岂能令你糊里糊涂,毫不防备的钻入我脑中?你可知我经历了什么?你可知我要如何对付你?”

    吞山高声呼啸,心神在盘蜒脑中撞动,忽然间,他见到盘蜒脑海中现出一双充斥天际,遮挡星空的蛇眼,那蛇眼极为熟悉,贪婪奸恶,其中透出食欲来,霎时令吞山魂飞魄散,他僵了许久,颤声喊道:“伏羲蛇妖?你是伏羲蛇妖?不错,不错,我记得你....”

    盘蜒不答,仿佛压根儿没听见,只是说道:“几天之前,我来到此地,让那黑蛆寄于我身,神魂溶于此地那些活祭心中,我感知他们的苦、悲、惨、哀、恨、怒,他们虽助你复生,但对你恨之入骨,这恨意寄存在我心境脑海之中,化作牢笼,牢不可破,等你钻来。这并非现世、并非聚魂山,而是轮回海。力气、仙法、妖法、体魄,在此再无用处,唯有纯粹的魂,纯粹的心。”

    吞山也不曾去过轮回海,他惨声道:“轮回海?你脑中直通轮回海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何人脑中不是?只不过他们无知无觉,亿万人中,唯有区区数人可将神识送入此地。这便是太乙异术至高的妙用。轮回海中,灵魂洗睛华,心力坚者、所知多者、情感丰者,远胜过诸般蛮力武道。吞山,你纵然在凡间与聚魂山横行无阻,在轮回海中,纵然无此牢笼,你也不是我的对手,非但是你,世间再无人能敌得过我。”

    吞山道:“你不仅仅是仙殇,你何时....何时....你当年唤醒了阎王,唤醒了蚩尤,眼下为何要猎杀我们?”

    盘蜒听吞山说话,但全然想不明白,那话语被幻灵真气所扰,虽然入耳,但传不到他心里。似乎轮回海中另有灵识,阻挠盘蜒获悉此事。他稍一用力,那牢笼开始收缩,挤压吞山神智。这吞山虽也是占据人心,操纵亡灵的好手,然则焉能是盘蜒之敌?眨眼间,吞山神魂几欲溃散。他壮硕丑陋的身躯逐渐融化,很快变作常人大小,消瘦异常。

    盘蜒“啊啊”大叫,猛扑上去,一爪挖出吞山的脑子,其实吞山炼魂已在盘蜒脑中,但光吃了那炼魂,却无法填饱盘蜒食欲,非得将这脑子送入肚中,走上这么一圈,盘蜒不知其中道理,但却非这么做不可。他一口将那脑袋吞了,陡然巨响通天,几乎炸破盘蜒脑壳。数不尽的隐秘在盘蜒眼前飞过,但突然间狂风大作,如滚刀阵般将那隐秘毁灭,盘蜒茫然相望,无法阻止,也不想阻止。

    他魂不守舍,无知无觉,不知过了多久,等他醒来,浑身上下已无半点完好之处,骨头折了大半,伤口密密麻麻,盘蜒心想:“那炼魂催我疯,险些让我归天了。”再看周围,那黑水已然蒸干,其下无数尸骨。

    盘蜒又想:“这吞山算是死了。但数十年后,聚魂山又会跑出一位来。”想到这肮脏至极的阎王,又想到自己吃了它脑子,当真恶心的恨不得挖出自己肠胃来,好好清洗清洗。

    但清洗之后呢?我仍会饥饿,仍会想方设法的找贪魂蚺、找仙殇、找阎王、找蚩尤。为何我不是阎王?为何我去不了聚魂山,却能到了轮回海?不,我也不能算进了轮回海,那不过是一鞋天地,在我脑中存着的幻境。吞山,吞山,你委实蠢笨极了,放着聚魂山那宝地不待,偏偏要到凡间来受罪,眼下呢?哈哈,你反而成了我腹中食物。他临死之前对我说了些什么?这蠢货什么都没说么?

    盘蜒答不上来,甚至害怕自己这般乱想,以袋,这念头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每一次狩猎,盘蜒便觉得自个儿加倍丑恶,万分危险,他控制不自己,他觉得仿佛无帆的雄,置身食欲的海洋,那起伏不定,难以预测的核将自己带向各处。他竭力不让船倾覆,眼下又只钓大鱼充饥,然而哪天饿得狠了,或是他找不到阎王、贪魂蚺、仙殇,他会去吃人的脑子么?那灵仙丹可抑制一时,但效用渐渐衰退,总有一天,便再无用处。

    我需得找法子,前往聚魂山。这凡间还有什么值得留恋?

    他蓦地想到6振英,心头温暖,陡然间意志坚定,乱象豁然不见。他心道:“我....我得回万仙找她,与她呆在一块儿,一百年,一千年,只要她不嫌弃我,我...我便能忍耐饥饿。可恨,可恨,当年我为何会恋上她,她又为何会恋上我?眼下她甩不掉我啦,若她稍有变心之意,即便我死缠烂打,使抉毒手段,也是全无顾忌的。”

    他拾起仙殇剑,一拍脑袋,暗骂:“这剑可不能带回去。”犹豫片刻,在那剑上一拍,仙殇剑立时粉碎,便是用数万斤硬铁来碾,也绝无法如此干脆。

    盘蜒自得其乐,笑道:“这法子妙!”运功推开巨石,迈步而出。

    行了一段路,只见前方有一人影,正是天蒙道人,他见到盘蜒,眼中闪过喜色,说道:“吞山败在你手上了?”

    盘蜒心道:“我吞了吞山。”登时有些反胃,险谢吐出来,强忍少时,点头道:“总算替你收拾妥当。邢儿,我虽不指望你投桃报李,但你自个儿可不能说话不算话。”

    天蒙微微一笑,说道:“老道将死之人,死前能得神智清醒,不为奴役,全拜兄弟所赐,岂能不全心报答?我经营黑蛆教数百年,记载笔录,不计其数,只是我藏得甚是隐秘,除我之外,更无人所知。”说罢详静述那埋藏之地。

    盘蜒喜道:“这可救了亲命了。”

    天蒙道:“只是以兄弟此刻功夫,万仙之中,足以媲美六层高手,为何还要委屈在万仙门?大丈夫当开创天地,自立门户,方才是敢作敢当的大英雄。”

    盘蜒脸上一红,说道:“不瞒老兄,我在万仙门中有个相好。”

    天蒙“咦”了一声,笑道:“可是我门下那雨崖子徒儿?不错,不错,我眼下脑子清清楚楚,回想起来,这女娃儿瞧你眼神便不对劲。好得很,妙得很,矢瞧徒弟,口水嗒嗒滴,这女娃儿守身如玉,宛如白莲,武功也极为了得,正好配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怒道:“我岂是对自己矢动歪脑筋的混账?自然另有心上人。”

    天蒙恍然大悟,说道:“既然如此,老夫也不乱点鸳鸯谱了。”顿了顿,坐直身子,又道:“老夫罪可弥天,死有余辜,临死前能交得你这么一位朋友,已是不枉此生。”

    盘蜒知其仙气即将散尽,心生敬意,向这位万仙的一代宗匠磕头悼念,天蒙低声道:“老夫....死不足惜,但万仙....毕竟乃是正道。盘蜒兄弟,你.....身为仙殇,今后当好自为之,老夫若真有一丝灵知,必为你祈福,稍报....恩情。”

    眨眼间,天蒙形貌骤变,化作一具枯骨,盘蜒并不挽留其魂,任其离去,立时便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盘蜒知其前往聚魂山,仍逃不脱哪个阎王之手,但蒙山良知已回,至少临死之前,他心底不曾悲哀。

    人生至此,倒也值了。

    盘蜒呢?盘蜒能够如此么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