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七 一剑无血俏佳人
    天剑派众人难以置信,皆想:“讨钱帮乃当世第一帮派,魏金宗、渔道人也是蓬莱的武林领袖。他们竟都肯跟从那雌雄不分的妖怪?这其中可有什么阴谋么?”

    天椿道:“本派于此聚会,不知诸位英雄如何得知?天心公子并不在此,众朋友只怕白来一趟。”他内力浑厚,这几句话随风远传,屋外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天心正待答话,却见盘蜒走上前来,朗声道:“天心公子不久便到,还请诸位英雄派遣代表,入园参观,也好做个见证。”他内力更是了得,声音直传入众人耳朵里,仿佛在近处说话一般。

    台上众年轻公子都不识得此人,见他擅作主张,无不有气。那天雪道:“你又是何人?此事轮不到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天椿淡淡说道:“原来是万仙门人相助天心,也好,也好。我天蝶枫红一脉,便在此恭迎诸位武林高人驾临。”过不多时,只见那廷长老,姓锡的少年,魏金宗、渔道人等首脑人物接连进来。这几人在江湖上名头响亮,在踌剑派中也有不少熟人,免不了一通客套问好。

    天椿见状,自也欢喜。武林中无论各门各派,一旦临到改朝换代,争炎领之时,内部总免不了一番争斗,为显公正,便诚邀道上成名人物、前辈耆宿到吃观,也好做个人证。如今这几人虽是外人,但既然来了,倒也令本脉颜面有光,更显仑。

    他向那几人拱手问好,问起来由,魏金宗道:“咱们佩服天心公子武功为人,欠他极大的恩情,乃是诚心诚意前来与他结盟。”

    廷老者也道:“天心公子广施恩惠,咱们讨钱帮也受他不少好处,我泥丸分舵虽不过是一群叫花子,但岂能不知知恩图报的道理?”

    天椿朝盘蜒望了一眼,盘蜒笑道:“天椿长老,我家公子绝非凡人·老昔日有所不解,如今可放心了么?”

    天椿道:“老夫数日前口不择言,好生惭愧。天心公子既有这许多朋友,自也可一争本脉执掌。”

    蓦然间,屋外又一齐走入一僧一道,那老僧身披金灿灿的袈裟,老道穿着银闪闪的鹤氅,行走时步履奇快,身手矫健。天椿认出这二人乃是秦千城中颂罗庙、老庄观的住持、观主,各自德高望重,广受城民敬爱。天椿哈哈笑道:“两位老兄为何突然到来?也不事先知会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颂罗僧道:“不知天心施主现在何处?他如此菩萨心肠,真令老僧敬佩至极。”

    这下连盘蜒都感纳闷儿,暗想:“这又是怎么回事?莫非是张老哥在捣鬼?”

    老庄道见天椿一头雾水的模样,遂说道:“我道观中今早忽然收到天心公子布施五千两黄金,让咱们道童添置衣衫田产。他这般慷慨,真乃天下第一大善人。”

    颂罗僧道:“我寺中也得了五千两黄金,说是礼敬菩萨,救济穷困的钱财。我二人碰面一合计,非向他当面致谢不可,于是便找到这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一扭头,见院外墙上站着一人,朝自己缓缓点头,正是他遣去剿匪抢钱的张千峰。盘蜒当即乐了:“这法子更好,有钱不用,枉自为人。衣锦不还乡,乃是夜行贼。他这一手既显了阔绰,又得了名声,他果然也不是笨蛋。”

    天椿沉吟片刻,朗声道:“还请天心公子上台露面,迎接贵客。”

    天心不再犹豫,身形一晃,已站在擂台之上。众人见一美貌课的公子陡然出现,当真是精神抖擞,身形挺拔如松,玉颜生辉,光彩照人如月。先前讨钱帮、魏金宗、颂罗僧、老庄道四阵为他闯开极大的排场,令人心生期待,此刻再一见,无人觉得他形貌古怪,反而倍加顺眼,一股崇敬之情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天心朗声道:“在下来迟一步,让众位久等,好生愧疚,还望诸位见谅。”

    魏金宗、渔道人认出他正是当夜“天心公子”怀里那武功奇高的少女,心下惊诧至极,但他们自称英雄好汉,既然已发下话来,自然不能反悔。廷老者、颂罗僧、老庄道三人则想:“原来这天心公子竟是女扮男装,那可加倍不容易了。”向他千恩万仙,天心暗暗感激,神色恭敬,全无居巩意。众人见他言行得体,更生出钦佩之心。

    天椿道:“天心,咱们拖延已久,不可再行耽搁,你若决意争执掌主位,咱们这便开始。”

    天心道:“全听长老吩咐。”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天椿于是说道:“台上这九位年轻寇,便是我天蝶枫红执掌候选。还请九位各显本事,比武分个胜负。”

    魏金宗问道:“若是八人、十六人,倒也罢了。这九人又该如何比试?”

    天椿道:“九人亦可混战。直至场面上剩下四人,再行单打独斗。”

    众人自无异议,天椿下场,擂台上仅留下九人。刹那间,陈群雄高声喧哗,大声喝彩。

    场上众人皆恨天心先前姗姗来迟,显摆威风,将他们比了下去,以至于声势全无。当即便有三人拔出酱,不约而同的朝天心攻了过去,这三人乃是“大雁纷飞”天雁、“剑中将军”天雪、“道路长阻”天祖,武功皆颇为高强,一人剑法变化无方,一人剑招刚猛有力,还有一人沉稳严密,刹那间剑光已将天心罩住。

    天心短仅手,随手一刺,已点中天雁阴都穴,剑刃虽利,剑气却钝,不伤人体,却令天雁动弹不得。随后他回手上撩,又点中天雪膻中穴,依样而为,将天雪制服在地。那天祖留有余力,上前稍慢,只瞧见蓝光闪动,先前二人已然折了。

    天祖大骇,急转长剑,剑法密不透风,护住身前门户。谁知天心往前一冲,短剑透过剑网,天祖中柱穴一麻,闷哼一声,也栽在地上。

    场上陈众人尚不及惊呼,天心已击败三人,这剑法快捷无伦,众目难追,除了盘蜒、张千峰、天椿之外,竟无人看清他剑势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剩余四人还没交上手,只傻愣愣的看着天心,天心向离他最近一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天明兄弟,得罪了。”朝天明漫步走近。

    天明身材高大,足足比天心高出一头,但眼下已吓得不知所措,大呼大喊,仗着手长,一蒋天心砍落,这一招“沉香劈山”倒也使得极为凌厉。天心点了点头,猛然一剑点出,短剑剑尖敲抵浊长剑的剑尖,这一招眼廉佳,手法之巧,直是匪夷所思,堪称神来之笔。只听“嗡”地一声,天明受天心内力震荡,口吐白沫,手臂发抖,浑身无力,闷头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满园中寂静无声,众人皆傻了眼,他们只听闻天心武功了得,身列本派四大年轻公子之位,但谁能想到这么娇滴滴的俏公子,无论身法内力皆如此超逸绝伦,真宛如天外来客一般。

    盘蜒喊道:“好功夫,公子真乃当世神剑!”群雄这才反应过来,登时掌声如雷,爆发出满园喝彩。

    张千峰心想:“天心怎地武怪突飞猛进了?此刻若要胜他,只怕已大为不易。”但总之也深深为他高兴。魏金宗、渔道人咋舌不已:“原来他武功这般高,当时咱们与他作对,蒙他手下留情,不然咱们哪里还有命在?”

    天椿暗自赞叹,但脸上仍沉稳淡然,说道:“如今还剩下四人,四位公子可要抽签抓阄,捉对厮杀么?”

    有两位公子满头大汗,口干舌燥,一人乃是害怕那神乎其技的剑法,一人则为天心的神功美貌沉迷,两人齐声道:“不敢与....天心公子作对。”

    天心躬身道:“多谢两位承让。”又面向最后一人,问道:“天石兄,你还要指教么?”

    那剩余一人人高马大,满身贴满黑色方片,身子一动,哗啦啦作响,那天石冷笑道:“兔儿爷,你剑法纵然了得,但却绝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若在以往,天心听此人骂他“兔儿爷”,纵不大怒,也必伤心,然则此时他听见这称呼,不禁朝盘蜒望去,见盘蜒眼中满是揶揄笑意,天心只感甜蜜。盘蜒问道:“阁下身穿黑竹甲,手持黑竹剑,两者坚硬异常,你便以为天下无敌了么?”

    天石“咦”了一声,问道:“你怎知我这两件宝贝?但纵然知道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天心道:“天石兄,你若真要万无一失,为何不做个面罩护住脸面?如此也躲不过我的快剑。”

    天石“啊”地一声,有些恼了,喊道:“我知道你要刺我脸,我难道还躲不开么?这叫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...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只觉左右脸颊一疼,两道血水从皮上流了下来,天石惨叫一声,急忙举剑挡在脸颊前头。天心轻笑一声,说道:“天石兄莫要害怕,不过打声招呼罢了,我知道你要守哪儿,难道还奈何不了你么?”瞬间刺出一招,朝天石胯下刺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剑故意放缓手脚,天石虽浑身裹得严实,但见要忽袭,总非得相护不可。双腿稍稍夹紧,便这么一分神,脸上再露出破绽,天心长剑一绕,剑身平拍,“啪”地一声,已封嘴石用穴。天石转了个圈,倒在擂台之上。天心衣袂飘飘,俏脸微笑,双眸如星,向陈众人一拜。众人看的激动异常,都觉天心容貌又美了几分,心中都想:“世间真有如此绝妙的剑法,也真有如此好看的人儿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