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三 跃入泥潭甘堕落
    魏金宗佩服盘蜒武功,又感激他的恩情,立时答道:“恩公救命之恩,不能不报。”渔道人也跃上台来,道:“贫道死里逃生,皆乃张千峰、盘蜒两位恩公之德,从今往后,自然受盘蜒恩公差遣。”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两位此言差矣,大伙儿平等相交,彼此投缘,岂能分了上下?只是天心公子乃是我至交好友,还望诸位尽释前嫌,多帮衬帮衬。”

    魏金宗道:“恩公何出此言?一来当年杀我兄弟的恶人已然死了,此仇一笔勾销。二来那天心公子与恩公投缘,自也是当世高人。咱们自然是信得过的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天心身子怪异,难免惹人非议。罢了,今后便一口咬定他是女子便了。”再无犹疑,与那两人各击三掌,这是江湖上不可更改的大誓言,莫说此刻众目睽睽,便是无人在旁,也决计不可背弃。此二人在江湖上德高望重,交情广泛,隐隐算是一方领袖。众人见这两人与盘蜒立约,登时便有不少人愿意追随。

    廷老丐眼下已下定决心,说道:“盘蜒老弟,我讨钱帮当下并无帮主,但我分舵之事,我可决断。便由我与你击掌如何?”

    盘蜒点头道:“老兄说什么话来?所谓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野秋、许丹两位老爷子何等英雄,由此观之,讨钱帮好汉定然一言九鼎,乃是大大的金字招牌,上上下下我都佩服的紧,哪里有信不过的?”又与廷老者击掌三下。

    盘蜒又道:“还请诸位于大后天率众至秦千折桂园外等候,助天心公子一臂之力。”说了天蝶枫一脉推举掌门人选之事,群雄见他坦陈相告,都觉欣慰,一口答应下来,除了讨钱帮众人,旁人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廷老丐对人群中一少年道:“锡儿,你过来。”那少年应了一声,喜滋滋的上前,盘蜒见此人眼神清澈,手脚沉稳,道:“怪了,怪了,他与老哥骨骼相似,可是沾亲带故么?”

    廷老丐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锡儿乃是我义子。咱们泥丸分舵的兄弟,各个儿都对他服气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钓叟功、火蛭功皆需内功底子深厚,悟性也极为了得的人才方可练成。这位小兄弟且记住其中口诀,千万记得一事:野秋前辈虽知火蛭功法门,但一心一意钻研钓叟功,方才使得出神入化,当世罕逢敌手。俗语云:‘贪多嚼不烂’,小兄弟当择一而终,切不可三心二意。今后此事传开,你讨钱帮中自然有贪图神功之辈眼红。我盘蜒立誓绝不传于旁人,小兄弟也当小心奸人加害。”

    那锡儿忙道:“多谢大哥哥提点。”盘蜒便屏退外人,不眠不休,将这两门功夫述说给这少年听了。锡儿果然甚是聪明,用心记忆,四、五遍后已滚瓜烂熟。盘蜒又详细指点其中诸般难处,也回答锡儿提来疑问。这锡儿曾得野秋指教内功心法,与这钓叟功一脉相承,上手颇为迅速,盘蜒又教的得法,仅仅大半天功夫,武功已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锡儿感恩戴德,想向盘蜒磕头拜师,盘蜒阻止道:“我乃万仙中人,俗间牵扯越少越好,当不得你师父。况且半天之交,举手之劳罢了,也算不得什么恩情。”锡儿大失所望,却也唯有作罢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屋子,已至第二天晚间,讨钱帮众人迎了上来,廷老丐询问进展,一试锡儿身手,果然已有天翻地覆的变化,他爱子心切,骄傲自豪,不禁老泪纵横,说道:“你这孩子果然有出息,不枉我养育你一番。”又对盘蜒道:“从今往后,我廷大眼这条性命便交给盘蜒仙家了,您老有何吩咐,尽管说来,我泥丸分舵全体帮众绝无二话,当场照做。”

    盘蜒微笑道:“只别忘了后天之约。”拱一拱手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他回到秦千城,四处转悠,并未找到天心踪迹。盘蜒心急起来,暗想:“他莫非自暴自弃,去逛窑子了?”仔细想想,又觉荒唐。坐地算了一卦,耐心一解,曰:“有山南凿,仙家酒会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南边有南凿山么?”到城中找人一问,有一酒楼跑堂的说道:“南边有一桃花山,景色出众,仿佛神仙凿刻出来的一般,乃是我津国九山之一,又是那天倾公子居住之地,到了晚间,往往奏乐唱歌,甭提多热闹了。只是若非达官贵人,又或是当今名士,不可上山,否则便会被赶下山来。”

    盘蜒谢了一声,暗想:“天心去找他哥哥做什么?莫非改变心意,要助此人夺那掌门?”离了酒楼,途中问路,脚底生风,只半个时辰便抵达那桃花山下,其时天上月色如枫,红光朦胧,漫山桃花如河流、如红云,纵横生长,炫目至极。盘蜒心想:“这天倾公子似乎并非天蝶枫红一脉的,但住的倒也不远。”

    山中有道蜿蜒向上,途中有许多绿袍剑客把守,想必这天倾一脉主绿色。盘蜒行至近处,忽听有一护卫笑道:“天倾公子身旁带的那姑娘倒标致的紧,不知又是哪家的闺秀?”

    另一人叹了口气,说道:“老兄可看走了眼,那并非是哪家的小姐,而是一公子爷。”

    先前一人道:“我看走了眼?可是裘兄弟你生了眼病?她虽身穿大氅,但这般容貌身段,哪里像是个男子模样?”

    裘兄弟嘿嘿冷笑,懒得答话。

    先前一人“哎呦”一声,压低声音:“可是那天蝶枫红脉的天心?”

    裘兄弟终于答道:“还算马老兄有点儿见识,不错,正是天心。”

    先前一人愣了半晌,两人一齐笑了起来,马老兄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瞧两人这般亲密神态,莫非咱们家公子也好这一口?”

    裘兄弟道:“老兄此言差矣,我家公子岂是这样的人?他纵然风流倜傥,和蔼可亲,但遇上这等不男不女,恶心讨厌的妖怪,本定当敬而远之,只是这天心武功极高,他若要与我家公子联手,公子岂能不待他客气些?”

    马老兄道:“这妖怪荒唐无耻,没准要咱家公子陪他一晚,唉,我若是公子爷,遇上这等纠缠,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况且....况且我听说这天心便在红家也是瘟神,人人避而远之。公子若与他扯上关系,徒然糟蹋了名声,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头火起,正想狠狠教训这两人,却听两人话锋一转,裘兄弟笑道:“那些万仙之人得知天心身份,一个个可吓得不轻。本来如见着骨头的狗,急吼吼的张口就呑,一下子又成了遇上贼的秀才,恨不得当场远远逃开。”

    盘蜒暗忖:“万仙中人?那又是谁?莫非是来追杀我的?”

    马老兄这回却成了百事通,说道:“裘老弟有所不知,这群万仙的来头可不小,不少是万仙天地派第四层的高手,武功之高,比之天倾公子也差不了多少。其中一人更是号称第四层第一高手,名叫‘连环游’。”

    盘蜒自也听说过这‘连环游’的名头,此人近年来声名鹊起,据说武功仅稍逊遁天高手一筹,不出数年,必可踏入遁天,修习遁天层妙法,只是不曾亲眼所见,心下总有疑惑。

    裘兄弟问道:“这天地派,第四层啥的,都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马老兄半通不通的解释一番,裘兄弟笑道:“他万仙里头,也有见不得人的勾当,居然将自己人伤成这幅模样,关在笼子里头,又打又骂,欺负得狠。那笼中老兄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马老兄道:“据说是万仙第三层的一个窝囊废,在万仙山中得罪了那连环游,在途中巧遇,自然要吃足苦头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那被连环游捉住的人是谁?听这二人所言,连环游当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我或可设法相救这位师兄弟。”

    但眼下他急于查知天心境况,不能多管闲事,便悄悄从旁绕上山去,山中众剑客武功虽高,又如何能察觉得了他?

    来到山上,桃花树围了一圈,地上青草依依,妙月生辉,果然风景如画,盘蜒躲在树后,偷偷查探,果然见到天地派的人分散各处,饮酒作乐,载歌载舞,甚是逍遥快活。天心坐在一年轻潇洒的绿袍公子身旁,双颊绯红,已有醉态。他对那公子满目亲切,但那公子却颇为冷漠。

    万仙中一人站了起来,对那绿袍公子说道:“天倾公子,此地果然优雅清美,风景美妙,唯有我万仙之中的小月山,方有这等小巧精致的桃花景色。”

    天倾笑道:“连兄过奖了,凡间之地,岂能与仙境相比?”

    天心点头笑道:“等天倾哥哥当了我天剑派掌门之后,我自当陪他前往万仙向诸位道谢。”

    连环游疑惑的看他一眼,说道:“天心公子,你当真是男儿?这可真是奇了。”

    天心强笑道:“不错,不错。你可是要说:我这人不男不女?老兄自管直言,实话实说,我活该倒霉。”

    连环游“哼”地一声,眼神轻蔑,更不多话,走回原处,万仙众人交头接耳,议论不休。

    天倾见众人目光射·来,却又闪烁着嘲弄之色,眉头紧皱,沉默不语。天心讨好他,对他说话,天倾只是不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