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九 你追我逃躲不开
    三人又搜寻一圈,再未见到其余“梧桐树妖”,天心叹道:“这儿既然被万鬼众妖所知,怕是不能住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只是公子这密道如此隐秘,万鬼又是如何得知的呢?”

    天心一愣,支颐思索良久,说道:“那密道入口完好无损,莫非我天家有万鬼的奸细么?只是这山庄封授给我,知道此事的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万鬼倒也罢了,眼下大敌乃是黑蛆教。万鬼纵然作恶,只要咱们不去招惹,应当无碍。”

    天心啐道:“你便想着你那洁泽师妹。她纵然爱你,其余万鬼的却绝非善类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老脸一红,道:“公子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再度赶路,前方洞内再无危险。不多时出了密道,三人已身处一茅屋地窖之中,但见屋外日头高照,花草兴茂,满目青翠,白云万里。天心指了指自己衣衫,说道:“这衣衫已然脏了,我得换上一身,你俩莫要偷看。”

    盘蜒冷笑道:“都是大老爷们儿,看看又能怎样?我盘蜒今日倒要开开眼界,瞧瞧你到底是什么模样。”

    天心眨眨眼,容貌动人,说道:“是么?盘蜒兄可要服侍我更衣沐浴,梳头画眉?”

    盘蜒见她笑得欢畅,不禁头皮发麻,哪里还敢啰嗦?与张千峰两人出了茅屋,足足等了一个时辰,才见天心梳洗完毕,穿戴整齐,走了出来。他穿一身红绸大氅,内有淡色底子,美目如星,面如牡丹,绑了长发,肌肤水灵灵的,手持折扇,轻轻挥洒,任谁见了,都道是一女扮男装的俏丽佳人。

    天心见盘蜒、张千峰神色惊诧,颇为得意,说道:“如此可还使得么?”

    盘蜒嘿嘿几声,说道:“公子这叫欲盖弥彰,掩耳盗铃,画了眉毛,涂了嘴唇,谁瞧不出来公子乃是姑娘?”话刚说出,便觉不对,他本就是公子爷,还作本来面貌,也在情理之中。s只不过这位仁兄姿色太艳,反而越看越不对头。

    天心叹道:“我本就是姑娘家,易服外出,怕仍有人识破本来面貌,还请两位多多照看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听得遍体麻痒,真比走火入魔更为难耐,张千峰却大大方方的说道:“咱们已是患难之交,本该同舟共济。公子若准备停当,咱们这便启程如何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听有人喝道:“在这里!”三人心头一紧,只见许多黑衣人奔行如风,从山上冲了下来,其中一人身形矮小,形态急剧变幻,瞬间便长成八臂,手持八根黑棍,陡然掠空而过。

    张千峰惊声道:“可是八臂鼠?”

    盘蜒嚷道:“都是这婆娘慢吞吞的,否则咱们早跑远了。”

    天心嗔道:“你这人毫不温柔体贴,活该一辈子找不到姑娘。”

    盘蜒怒道:“本公子偏偏得佳人青睐,艳福无边。”

    天心道:“大言不惭,大吹法螺!”

    八臂鼠身上黑焰升腾,竟又长成两只爪子,如此化作十臂,功力已然大增。张千峰一招“天琴云弦”,封住八臂鼠去路,八臂鼠瞬间连连出手,攻势如惊涛骇浪,轰地一声,将张千峰掌力击散。张千峰不料敌人武功如此高强,心下忌惮,朝后飘开,躲过八臂鼠一轮猛攻。

    盘蜒见八臂鼠身手竟远胜往昔,实不知此人是如何办到的。他斩出数刀,夹杂掌法,与张千峰联手斗八臂鼠一人,这才逐渐占到上风。只是这八臂鼠兵刃竟又生出许多变化,忽长忽短,忽隐忽现,分分合合,神鬼莫测。盘蜒预计少说也得两百招之后方能拾掇下此人。

    天心道:“我来助阵!”蓦地一剑刺来,那八臂鼠手臂转动,又使出一招“十层天阶”,刹那间黑光纵横,当真如一长满倒刺的大圆球。三人近身不得,只得暂且避让。

    弹指间,黑蛆教其余人物已然跟上,盘蜒道:“这兵刃极为难办,满是剧毒,东首无人,咱们朝那儿逃去!”

    另两人答应一声,施展轻功,飞速奔逃。天心内力虽及不上盘蜒、张千峰,但运“虚度光阴”心法,短途冲跑,反而更比两人迅捷。而黑蛆教中除了那八臂鼠之外,旁人倒也不见得如何了得,八臂鼠畏惧这三人联手,也不敢贸然独追。

    三人一口气奔出数十里地,盘蜒急道:“如今唯有分散了逃,引敌人分散了追。若追兵之中没了八臂鼠,便反将敌人杀了。我朝东北,师兄朝东,天心朝东南,绕个圈子,在那儿汇合,联手斗斗这强敌。”说着指了指远方一座郁郁葱葱的高山。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如此甚好,两位保重。小心那黑色铁棍,宁愿无功,千万不可触及。”

    两人齐声说好,分头蹿出,朝不同方向而去。盘蜒留神身后情形,果然那八臂鼠舍了旁人,朝自己追来,身法快的不像话。他怒道:“你怎地不去追那婆娘?又不去追张千峰?我与你何仇何怨?”

    八臂鼠冷笑道:“你屡次阻我黑蛆教,仇怨已深,非杀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盘蜒跳上一山石,说道:“有种露出本来面貌,本公子不杀不要脸面之人。”

    八臂鼠飞身追上,八棍两爪,一齐打了过来,盘蜒双掌推开,一团烈焰,一团寒冰,如水火双龙,吞向八臂鼠。但八臂鼠轻格硬挡,将盘蜒掌力化解,一招“明月当空”,身子转动,直冲过来。盘蜒脚底滑溜,巧妙避让,钻入树林之中。

    八臂鼠道:“你这是太乙游龙步,果然甚是难测,但我家主人早已想出破解之法!”蓦地升上高空,投出两根铁棍,那铁棍插在地上,轰地一声爆开,化作两团黑雾。八臂鼠再投再炸,顷刻间黑雾如渔网一般,将盘蜒团团围住。八臂鼠不惧雾中毒咒,身影一闪,已站在盘蜒面前。他心下得意,不禁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盘蜒也仰天大笑,双手交错胸前,笑容颇为欢畅,八臂鼠怒道:“你又笑什么?到此地步,你已走投无路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走投无路的人是你。”双臂伸直,如转磨盘般一推,霎时雾气朦胧,身躯已罩在层层黑烟之中,那黑烟与黑雾重叠,刹那间雾内人影重重,再看不清盘蜒方位。八臂鼠大惊失色,喊道:“你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那幻灵真气,可借雾生雾,借云生云,你借我这茫茫烟雾,我当好好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八臂鼠连连转身,极目瞪视,想查知盘蜒身在何处,但委实不见此人踪影。忽然间,他身后风声骤响,八臂鼠探出六臂,一齐抓了过去,但那声响也不过是幌子。盘蜒垂直落下,一巴掌打中八臂鼠脑门儿,八臂鼠“啊”地一声,饶是体格健壮无比,也不禁头晕眼花,站立不住。盘蜒拔出刀来,抵住此人咽喉,喝道:“八臂鼠,你精通万仙功夫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八臂鼠咬牙道:“你这身功夫,绝非万仙武学,而是泰家幻灵内力,你呢?你又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盘蜒斥道:“眼下是我来问你,不是你来问我!”他抓住八臂鼠脸上面罩,用力一扯,谁知八臂鼠这面罩并非凡物,也是那黑蛆死尸提炼而成的邪物,突然燃烧起来,盘蜒只觉手臂剧痛,刹那间如被火烧,不由惨叫一声,匆忙退开数丈。

    忽然间,那黑雾散去,盘蜒见另有两人站在自己两侧,这两人也身穿黑衣,体格壮硕,一人手持黑铁双锤,一人手持黑铁巨锤,目光凶恶,瞪视盘蜒。

    八臂鼠遮住脸道:“由你们你们处置此人。”回头转身,缓缓步入树丛。盘蜒见手掌伤势奇重,急忙运太乙“囚龙”心法,暂且困住毒素,但如此一来,这右手便无法用了。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不知两位尊姓大名?可也是黑蛆教的?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冷笑道:“废话少说,盘蜒,你死期已至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更不多话,抡起巨锤,朝盘蜒猛力砸落,盘蜒观其手法,心思急动:“这是苦朝派的招式。”斜身躲开,左臂一托,此人还了一掌。两人掌心一碰,盘蜒身子一晃,只觉此人内力极强,不易对付,若在平时,盘蜒定能以太乙奇术取胜。然而这时苦苦抑制右手毒素,心神皆不得空闲,便是单打独斗,多半难保不败,更何况身旁更有一人候着。

    那双锤汉子一招“双龙戏珠”,铁锤前后袭来,盘蜒扫出一腿,那人反手打向盘蜒腿骨,此时那巨锤汉子一招“香山菩萨”,宛如礼敬佛像,封住盘蜒后路。盘蜒一时慌乱,将内力布在背上,朝上一跃,霎时眼前一黑,被打的直飞出去。

    巨锤汉子欢呼一声,道:“还不中?”两人眼神狰狞,身形闪动,一齐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有一人从旁跃出,抱住盘蜒,轻轻一晃,已避开两人,同时空中两股掌力打下,那两人猝不及防,闷哼两声,霎时浑身破洞,鲜血如瀑,筋骨粉碎而死。

    盘蜒又惊又喜,忙去看那两位救星是谁,等看得清楚,却又惨声道: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头顶那人脸色阴沉,宛如一满是窟窿的蜂巢,正是昔日死敌,万鬼的大高手幽丛。而身旁那人瘦瘦高高,则是“斩树刀蜂”梁琼。随后一旁脚步声响,走出一壮大女子,一秃头汉子,乃是那柏欢与容八志。

    幽丛飘然落地,看看盘蜒手臂,说道:“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下发愁,说道:“本来是死不了,但落到你老兄手中,那可就难说的很了。”

    幽丛摇头道:“你放我一马,我还你一条命,从此两不相欠。你小子福大命大,死不了的。”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