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一 并肩作战立功德
    盘蜒虽未看清那凶手面貌,但从身形手法看来,定是天珑无疑,他惊疑不定,寻思:“为何天珑要杀她哥哥?又为何要掌掴这少女?莫非她哥哥曾做过对不的事?”

    张千峰自也认出天珑来,他看看怀中少女,轻捏她人中,传入真气,这少女嘤咛一声,登时醒来。张千峰问道:“姑娘,你没事么?”

    少女眼中寒光一闪,手中匕首腾空而起,化作蓝光,迅如飞矢,刺向张千峰脖子。这匕首锐利异常,动向又颇为奇特,实乃当世一等一的厉害暗器,且发出时离张千峰近在咫尺,当真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但张千峰不久前曾与天珑过招,于武学道理领悟更深,见状虽惊,手掌却随之而动,在面前一竖,掌力隔空盘旋,化作伏羲八卦阵法,那匕首转了个圈,势头消解。张千峰手指一弹,那匕首飞向一旁,盘蜒将其接住。

    突然间,那少女使出掌刀功夫,切向张千峰缺盆穴,掌力化作无形长剑,势头极为险恶。她这招虽颇为厉害,可也远不及天珑。张千峰再点出手指,朝向她神门穴,少女惊呼一声,迫不得已,只得缩回纤臂。她稍一停顿,双手攻势如潮,怒突凶卷而至,张千峰喊道:“姑娘,我并非坏人!”单手使阴阳天地掌,与少女斗了十招,终于以一招‘负心币’,又点中她膻中穴。

    少女惨叫一声,身躯急震,身子软若无骨。盘蜒在旁笑道:“她是患了怪病么,天生比旁人娇贵许多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叹道:“她见情郎被杀,岂能不恨?又岂能硬挺得住?”

    场面陡生变数,群雄见突然冒出三人来,其中一人杀了天心公子后逃脱,另两人捉浊少女,驹大奇。魏金宗忍住伤痛,由左右搀扶,拱手说道:“不知两位高人高姓大名?这般出手相助,在下深感大恩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曳道:“在下姓名无足挂齿,诸位心,有敌人正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群雄背后有人喊道:“恶贼杀了天心公子,咱们黑蛆教非替他报仇不可。”众人大惊,回头去看,只见十八人身穿黑衣,黑棍在手,眸子在黑夜中闪闪发光,宛如饿狼野鬼一般。群雄脸上变色,都想:“天剑派果然是黑蛆教的幕后主使。”盘蜒、张千峰则暗道:“这黑蛆教演技如此拙劣,语调竟半点也不伤心。”

    盘蜒低声道:“他们听得魏金宗前来寻仇的消息,想要搅乱局面,落实天剑派罪名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点头道:“或许还想一举两得,杀了天心公子。哼,如今他们可得偿一半心愿,但另一半却不能让他们心满意足。”

    盘蜒忙道:“他们扯上天剑派,咱们也不必管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曳道:“天心公子已死,万不能再让天剑派蒙上不白之冤。”朗声说道:“我天剑派与黑蛆教并无关联,更不识得你们是谁。你们想要挑拨离间,惹天下群雄围攻我天剑派,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!”

    黑蛆教众闻言,眼神更是凶狠。群雄一时摸不着头脑,他们眼见此人同伙下狠手杀死天心,又见他制服那武功高强的少女,这人怎能是天剑派的?又有人当即想道:“听闻天剑派中四大公子争夺掌门之位,内斗甚是激烈,这两人定是其余公子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睁开眼来,睫毛颤动,凝视张千峰,眼中似有千言万语。张千峰也不理睬,又道:“大伙儿当心,这黑蛆教手中黑棍狠毒至极,一触既死,大伙儿速速逃去,由我等对付这些恶人。”

    盘蜒长叹一声,骂道:“你这笨蛋,如今这事儿可揽到咱们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渔道人喊:“大伙儿也不是没骨头的懦夫,黑蛆教自来寻死,大伙儿便送他们上路*管规矩,将他们乱刀分尸!”

    群雄高声呼喊,杀心顿起,抄家伙冲向那十八个黑衣竭,当先一黑衣人喝道:“既然如此,全数杀了,不留活口。”十八人当即迎击,黑棍打出,棍法精妙,威力更是惊人,无论何人,只要稍稍一触,立时倒地身亡,绝无挽救余地。群雄初时此起彼伏,你跟我随,群起而攻,死了数十人之后,无不心惊肉跳,霎时胆气全无。

    有人惨叫一声,抛了兵刃,快步而逃。有人起头,旁人更是忍耐不住,慌不择路,拔腿就跑。顷刻间群雄阑成军,哭爹喊娘的四散逃窜。

    黑蛆教首领命人堵住山谷出口,见到来人,棍棒点出,中者立毙,无一幸免。有豪杰意图翻山,也被黑蛆教拦住去路,只得折返。约莫二十来人被困在角落,挥动兵刃,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张千峰见盘蜒并无相救之意,急道:“你难道就任由他们死了?”

    盘蜒曳叹气,说道:“黑蛆教仍有援军,救了也是白救,反而耽搁时机,不如咱们趁早溜走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怒道:“便是救出一人,也是一条性命,你怎知黑蛆教布置?你照顾这姑娘!”

    盘蜒冷哼一声,说道:“那你便放了她,由她自生自灭。”说罢身形一动,朝战场奔去。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姑娘,在下绝无敌意,更非你的仇敌,此地不宜久留,你当自便。”大拇指一弹,解开她穴道,放她下地,身法前冲而去,快如疾风一般。

    黑蛆教众人步步紧逼,但提防群豪暗器,一时也不冲上。忽然间,盘蜒闪身而至,拍出一掌,掌力如同大火球般砸落,乃是五夜凝思功的火怪掌,借助幻灵真气,火焰虚增,更是广泛数倍。众黑衣人骇异无比,朝两旁躲闪,轻功大是不凡。

    盘蜒这一掌落空,有四人点出黑棍,动作迅猛,整齐有力,各个儿武功皆不逊于万仙游江层弟子,手中兵刃更有一击致命之险。

    盘蜒掌缘布满幻灵真气,在一黑棍上一切一抹,夺下一根来,那人虽然惊讶,随后冷笑一声,以为盘蜒自不量力,转眼便被棍上邪术所害。盘蜒也还以冷笑,黑棍点出,正中那人头颅,打的脑浆迸裂。其余三人惊呼起来,阵脚大乱。盘蜒先推出一掌,掌中驱使魂魄,扰乱那三人心神,又再出三掌,也将三人击杀。

    盘蜒急忙扔掉黑棍,麻痹掌心黑蛆,手上一阵麻痒,见零零星星的蛆虫掉落在地。他一转眼,见张千峰也与数人缠斗。其中有三人武功极高,可比肩万仙渡舟层弟子,张千峰还得提防他们兵刃。

    他观战片刻,倏地有五人抢上,朝盘蜒袭来,手中黑棍分成阵型,锁滋蜒脚下手上。盘蜒拔出金刀,刹那间刀光如水,纷纷扬扬,将那五人逼退。这五人功夫比那四人稍胜,且外围又有三人守着,随时上前夹攻。盘蜒以掌力击出,那五人便以棍棒格挡,自己的催魂掌力已奈何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盘蜒竟生出惊佩之情,暗想:“定是那黑袍人吃了我的亏后,想出应付之道来。这黑棍攻守一体,真乃造化奇物。他们怎地认出我来的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旁张千峰使出天琴云弦掌,掌力扭转,宛若星落,只听砰砰数声,当前两人守备落空,被打中要害,顿时口吐鲜血而亡。他这掌力几年来大有长进,一掌中已有数股力道,分分合合,攻敌不备,成了他一门举世罕见的护身绝学。

    盘蜒一见,心生较劲之意,脚踏数步,顷刻间动作如同蛇形,在敌人之中穿插盘绕,飘渺难测。黑蛆教众不料他突然变招,一时转来转去,追逐盘蜒。盘蜒陡然徒,但人影仍往前冲,敌人被他所迷,浑然不觉,盘蜒两掌拍出,那两人浑身冻僵,抽搐而死。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师弟好俊的掌法I要我来帮你?”

    盘蜒脚下急动,躲开数招,再去看他,只见张千峰面带微笑,却皱着眉头,身旁躺着数人尸首。盘蜒看他掌心发黑,竟已碰上那黑棍,此刻正运功抵挡。盘蜒暗骂道:“愚不可及,当真愚不可及,我让他躲那黑棍来着。”

    他急于救人,不再留手,忽地掌中拍出一股白雾,刀上亮起一团强光,众人眼睛一蒙,顿时睁不开眼,看不清人,盘蜒施展太乙幻灵掌功夫,算定敌人方位,倏然打出五掌,将五人打的胸骨粉碎,真气入体,心跳立停。他再一扬袖袍,收摄内力,幻象由此消退。

    张千峰瞧得心驰神摇,说道:“真乃奇幻百出,神鬼莫测,这掌沸什么名目?”

    盘蜒蹿了过来,捏着千峰手腕,见那黑气已过间使穴。盘蜒怒道:“我让你心,若我不在,你小命已然丢了。如今你这条手臂......蠢货,蠢货!”张千峰功力远胜过召开元两人,那两人转眼已有性命之忧,张千峰仍可抵御那黑蛆,但也不过稍稍延缓死期罢了。

    张千峰见他动怒,不敢顶撞,苦笑道:“我不料那人功夫如此高强,一时不查。师弟可有解救之法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剁掉这手掌,便可救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叹道:“好在咱们万仙自有妙法,断了手掌,百来天便长出来了,不至于终身残疾。”

    盘蜒“哼”了一声,催幻灵真气,裹着千峰伤处,催眠那黑蛆,说道:“运功将蛆虫逼出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依言而行,不多时掌心裂开一条口子,数十条黑蛆顺着鲜血滚滚翻出。张千峰松了口气,抹汗道:“多亏师弟,这条胳膊总算是保住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