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八 山海梦幻难言述
    她心中虽惊惶不宁,但神色如常,咳嗽几声,已平静下来,盘延服侍她穿上衣物,她满眼妩媚之色,笑道:“你毛手毛脚,想做什么?我自个儿会穿衣裳。”

    盘蜒脸皮一红,道:“皇后娘娘回去之后,自然有人伺候,但我二人却需暂且分离,这恐怕是我唯一一次替皇后娘娘更衣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暗暗松了口气,却听盘蜒道:“那血云或会来找皇后娘娘,望娘娘多听此人谏言,无论有何难关,皆可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点头答应,心下却另有盘算:那血云更难揣测,她对盘蜒尚有依恋之情,血云则非得设法牵制不可。只是这二人料事如神,阴谋深远,不可轻举妄动。她柔声道:“盘郎,你我二人虽不是夫妻,但缠绵之际,更胜过新婚。你不在身边,我仍会时时刻刻想念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好好照顾我俩的孩儿,他必天赋超卓,更胜过这位珑儿。”

    珑儿在旁嚷道:“喂,偷骂我!不要脸!”

    罗芳林只觉盘蜒神神秘秘,诡谲难猜,也不知他是真心还是假意,但仍颇为感动,微微颔首,穿戴完整,问道:“你要回万仙了?珑儿,你又怎么办?不如随我回灵夏如何?灵夏乃天下中都,富丽堂皇,什么都不缺。我治好你身上的毒,带你四处游玩,你若玩腻了,我便送你回天家府上。”

    天珑喊道:“我这毒难治,盘蜒有法子,我跟着盘蜒,想法将他那玩意儿割了....”

    盘蜒急退几步,连连作揖道:“姑娘,算我怕了你,这就认栽,我叫你一声祖宗,咱俩这就分道扬镳如何?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见死不救,你还是人么?连我都怕,气不死我?”

    罗芳林见天珑对盘蜒胡搅蛮缠,哈哈一笑,说道:“既然珑儿这么说了,你带她回家,替她治毒疗伤,但万万不许欺负她。”本来盘蜒与天珑孤男寡女,非亲非故,一同上路,实在不妥。但这天珑年纪太小,武功太高,性子又如此凶猛,盘蜒与她一道,只怕受苦的反而是他。而这二人一个聪明,一个厉害,这一路上也不会出什么岔子。

    盘蜒无奈,唯有应承下来。三人走出山谷,天上星光点点,盘蜒指明方位,罗芳林便率那十鬼人去了。

    天珑望望盘蜒,盘蜒望望天珑,一时无话可说,过了半晌,盘蜒道:“你那毒深入五脏六腑,非得长久以药物补治,方可缓缓去除。没奈何,我送你回你老家,写一药方,让他们慢慢折腾吧。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老家人恨我,回去又得杀人,好生讨厌。”

    盘蜒吃了一惊,问道:“你在天剑山庄杀了人,所以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天珑点头道:“我成天在家光着屁股走来走去....”

    盘蜒万不料她头一句话便如此猛恶,一个踉跄,险些栽倒,问道:“你....你不穿衣衫?那与野兽何异?小祖宗,你可得知道要脸哪。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年纪小,不打紧,年纪大,才要脸。”

    盘蜒怒道:“谬!谬极!大谬至极!礼教需自三岁起,七老八十德不亏。”

    天珑不理他,又道:“我光着屁股,自己玩,我一哥哥跑来,要拿我当老婆,我便将他宰了。我那哥哥的娘又跑来骂我狐狸精,我也将她宰了。如此一来,这山庄是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冷汗直冒,说道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姑娘举止不端,自然....自然惹人....垂涎。”

    天珑凑近瞧他,忽然将身上遮羞布一扔,露出光滑纤细的身子,盘蜒吃了一惊,问道:“你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你为何不拿我当老婆?我难看么?莫要说谎,我知道我好看的紧。”

    盘蜒苦笑道:“我也不是什么好人,平素拈花惹草,明明有了心爱的姑娘,却与这位皇后娘娘勾搭,乃是天下最混账的男人。你莫要惹我,最好离我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天珑摇头道:“我看你眼神,与别人不一样。便是我家中太监,庙里和尚,也无你这般眼睛。”

    盘蜒恼道:“你骂我是太监秃驴?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你连太监秃驴都不如,与我一般,不贪男女之爱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说啦,我有心爱的女子,怎地不贪男女之爱了?”

    天珑做出苦恼困惑的模样,忽然说道:“啊!是了!你这人脑子正,那话儿坏事,如今没法子了....”

    盘蜒一惊之下非同小可,瞬间朝后倒纵出去,天珑喊道:“哪里跑!”掌心一翻,现出一柄五彩玲珑的宝剑,直刺盘蜒要害,她出手如风,剑气不发,剑意已将盘蜒笼罩,若换做旁人,到此地步,除了与她硬拼之外,绝无其余出路。但盘蜒使太乙术法,逃命功夫天下无双,蓦然一闪,脱出那剑意。

    天珑娇笑一声,说道:“好,能破我剑意之人,倒是头一回遇到。”一边说话,一边回身转手,宝剑似光,影不及形,直追盘蜒,仍对准他胯·下之物。

    盘蜒气往上冲,喝道:“欺人太甚!”呼呼拍出数掌,天珑“啊”地一声,正撞入掌力,若是寻常内劲,被她剑意一冲之下,立时溃散,万难阻她片刻。但她眼下不过试探盘蜒功夫,并非真要阉他,剑意不强,而盘蜒那幻灵掌力与世间诸般真气截然不同,真气裹住幻灵,直摧人心。天珑剑意顿消,转了个圈,笑道:“有趣,有趣,没看错人。”仰天躺倒在地,笑眯眯的望着盘蜒。

    盘蜒再抛来一件长布,将她罩住,天珑指了指那剑神头颅,问道:“我这般厉害,你不知,是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千算万算,也未算到姑娘在此,你乃是这卦象中的异象。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你本要自己收拾骨头剑神?”

    盘蜒点了点头,道:“它并非这世间之物,而受祭典感召,由聚魂山来此,故而魂魄不稳。我机缘巧合之下,通晓扰乱魂魄之法,任凭此怪如何厉害,只要中我幻灵掌力,立时便会受制。”

    天珑蜷缩身子,默念道:“盘蜒,盘蜒。”微微一笑,道:“你是假人。”

    盘蜒愕然相望,忽然垂下头去,说道:“在下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欺骗无数,确实虚伪的紧。”

    你是这样的人,又有何面目指责万仙?你以为除恶杀罪,便可消除自己罪孽么?可笑,可笑,你犯的错早已无法补救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错?为何我半点想不起来?

    他正在自问自答,天珑又道:“你假得很,明明什么都不在乎,却骗自己在乎。你幻灵自己,令自己做梦。你是海,是山,山与海,会在乎凡人怎么想么?你不过是山海间的一场梦,梦中的影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冷冷说道:“你知道什么?多嘴的丫头。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我觉得,我也是这山,这海,这世道的一部分。我遇上你,我很高兴,高兴坏了。如你要拿我当老婆,完事之后,我不会杀你,只会割了你那话儿当做留念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笑起来,摇头道:“那还是免了,我那玩意儿还有些用处,不妨留着。”

    天珑嗯了一声,爬了过来,倚靠在盘蜒身上,说道:“毒发了,幻灵掌力。”说罢闭上眼。

    盘蜒埋怨道:“我也累了半天,你这孩子...”见她不答话,只得将幻灵内力注入她灵台穴中,缓解痛楚,令她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睡至晨间,天珑醒来,说道:“带我去万仙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她毒性未除,又闯下大祸,天剑山庄是回不去了。她不愿与我分别,唯有带她回万仙一趟。”说道:“带你同行,并无不可,但咱们须得约法三章。”

    天珑侧脑袋想了想,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一者,须知大道由礼而得,大知由德而明,无德无礼,便无知无道.....”

    天珑怒道:“说人话!”

    盘蜒暗骂她不学无术,说道:“你在我面前,需穿的整整齐齐,不许赤·身露·体,否则岂不成了禽兽?”

    天珑笑道:“你怕看了我身子,想拿我当老婆。”

    盘蜒反驳道:“在下不过是山海间南柯一梦,怎会贪慕男女之情?何况姑娘并未成人,在下虽厚颜无耻,也万万不会碰你。”

    天珑无言以对,只得说道:“再说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二者,须知脏器骨血,乃父母之赐,天地造化,无故不可夺,无故不可取...”

    天珑骂道:“听不懂!剁了你舌头!”

    盘蜒怏怏说道:“你不可再要阉我。”

    天珑左右晃动脑袋,说道:“好,饶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喜过望,仿佛捡回一条性命,又道:“三者,我这人声名狼藉,在万仙可谓人人喊打,姑娘跟我回万仙,可不能光明正大,否则我固然更臭名远扬,姑娘自个儿也弄污了名头。故而姑娘最好女扮男装,装作我新收的童子。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脸上身上红纹洗不掉,不像童子,倒像蛮子。”

    盘蜒胸有成竹,笑道:“这又有何难?此泉水乃是仙露泉,水蕴净化之力,区区油污,全不为难。”说罢斩下衣袖,沾湿泉水,替她擦洗。

    谁知忙活半天,全无效用。只臊得盘蜒颜面无光,恼羞成怒,骂道:“这群蛮子,挺漂亮一小姑娘,闹得一辈子成了大花脸!死得好,一个个该死得很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