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 其乐融融如亲子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珑儿,你剑法虽很是奇妙,但习武之道,首重根基,内力深了,什么功夫都威力倍增。须知当世有万仙、万鬼两派,门中高手如云,武功深不可测,你性子直爽,千万莫要得罪这两派之人,否则碰上内家高手,你恐怕要吃大亏。”话刚说完,便想:“她击败许多万仙高手,得罪万仙还不重么?”

    天珑摇头道:“内力深、招式强,不算什么,没灵性,及不上我。”指着盘蜒道:“他的功夫有灵性,不一样。我家门中数百人,江湖上许许多多高手,万仙万鬼的老怪,只怕无一人及得上他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有心较劲,问道: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天珑忽然探手摸摸罗芳林胸脯,罗芳林满面红晕,问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你内力很强,潜力大,但比不上他,他像巨山,像大海,聚造化灵气,除我自己之外,不曾见过他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盘蜒听她将自己捧得如此之高,不禁心花怒放,说道:“唉,英雄所见略同,论天下英雄,唯我与天姑娘二人矣,原来我身在万仙,位居游江,还当真委屈了自己,但龙潜深渊,豹隐密林,此乃仙灵深藏,看淡名利之志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啼笑皆非,说道:“好,好,你二人很了不起,我万万难以企及。”

    天珑唠叨半天,终于说回正题:“我道听途说,南蛮有吞剑族,剑法厉害,非来瞧瞧不可。我闯入寨子,打败高手。南蛮狡猾,假意敬重,整天好酒好肉伺候,我不知有毒,大吃半个月,他们说我应对天象,要招剑神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你想要向那剑神挑战,是么?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剑神,神?好生狂妄,非打一架。但中毒之后,抵挡不住,被绑了,昏过去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对了,你们救我,可见到那剑神了么?”

    罗芳林心有余悸,道:“那哪儿是什么剑神?当真是妖魔鬼怪。那是一五丈高的骷髅怪物,手中持剑,厉害至极,说是剑魔剑鬼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天珑霎时满脸渴望,问道:“怎生厉害法?”

    罗芳林想了想,飞身一跃,已至池水对面,在空中短剑抡过,皆是那骷髅所用招式。随后身形一晃,回到原处,说道:“它剑法简单得很,但体重太大,力道太强,随手攻来便难以抵挡。”她功力超逸绝俗,此时演示武艺,灵动强力之处,与那骷髅巨怪相差不远。

    天珑问盘蜒道:“你来说说,她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见她对自己身手不置可否,心底失望,问道:“它招式便是如此,再无其余了。”

    天珑似胸有成竹,嘻嘻笑道:“瞧你老公的。”

    盘蜒也觉纳闷儿,喃喃道:“它招式简单,芳林所演,已穷尽它”忽然间,眼前宛如闪过光芒,惊呼道:“它在空中横扫一剑,乃是短剑派的‘短小精悍’,这般左右摆剑,乃是游兽派的‘左右逢源’,长剑上斩,乃是鸣惊派的‘一鸣惊人’,这皆是小巧功夫。”

    天珑哈哈大笑,说道:“不错,不错,剑神之名,差的不远,正是好对手。”但旋即一脸懊恼,说道:“中毒了,打不过它,否则非与它过招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莫名其妙,问道:“她是什么意思?这骷髅剑招巧妙,又怎样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骷髅每出一剑,皆是以巨力使动小招,这叫举轻若重,乃是剑法中极高深的境界。故而出手之际,招式可大可小,随时有诸般变化,看似使得蛮力,但实则蕴含武学至理,仗此心法,无论对付一人,还是对付千军万马,皆能应对自如。”

    天珑笑道:“答的妙,词用的准,我说不出来,你倒很有学问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心道:“就那骷髅巨人使这几下,便能说出这许多道理?这两人故作高深,故意吓唬我么?”

    盘蜒将天珑抱起,说道:“无论是剑神还是剑骨头,咱们避其锋芒,来一招溜之大吉,那骷髅也未必敌得过咱们。这叫脚底抹油,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哈哈大笑,说道:“好威风么?照你这么说,那大伙儿还打什么仗?敌人攻来,咱们便逃,也不算落败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芳林此言差矣,等敌人攻来,咱们再逃,若敌人轻功太高,则未必能逃得掉。故而不可望风而逃,当无风而走,才是真正的当世不败。我这太乙术数,便是依此心法创制。”

    天珑肃然起敬,满脸虔诚,道:“你这道理很是管用,我学到了,无风而走,未卜先知,与我杀生剑诀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大感滑稽,啐道:“这人胆小怕事,随口胡说,你别被他唬住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与天珑同时嗤笑一声,似嘲弄她冥顽不灵,罗芳林大摇其头,不再争辩,说道:“休息够了,咱们先离开此地,等回到大军之中,我取灵丹妙药,定可治珑儿之伤。”

    天珑奇道:“大军?”

    三人离了池水,继续赶路,罗芳林对盘蜒道:“咱们不必瞒她,你说给她听。”

    盘蜒立时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天姑娘,你眼前这位夫人并非寻常,乃是当今中原圣上。她微服出巡,查访世间不平,碰巧路过此处,救下你来。”

    天珑“啊”地一声,细细一想,也不怀疑,说道:“那你呢?妃子么?”

    盘蜒微觉窘迫,罗芳林微笑道:“他确是我的情郎,但却不愿做我妃子,否则我定千百倍的宠他,夜夜留宿他宫内,再不看旁的男人一眼。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还好圣上英明,我也算能自持,否则成了祸国殃民,败坏朝政的祸害,那可当真是红颜祸水,遗臭千年了。”

    天珑劝道:“盘蜒,男女之情,扰修炼,很不好。便如我以往胸前两堆烂肉,太讨厌。”

    盘蜒被吓出一身冷汗,说道:“姑娘忍心刚毅,人所不及,在下实达不到这般境界。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简单极了,你胯下那物,我帮你割掉,一了百了。”说罢真伸手来摸,盘蜒倒吸一口凉气,将她高高举起,天珑恼了,说道:“难得遇上你,你执迷不悟,没了好敌手,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罗芳林以为两人玩闹,微笑道:“珑儿,你年纪小,不懂其中道理,人生在世,并非一味追求比剑比武,还有不少乐子。这男女关联,便最是要紧。你莫要吓这位盘蜒哥哥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这疯婆子是真要割我,并非假把式。”忙道:“我我可替天姑娘找一好敌手,保管你满意,姑娘不必缠着我。”

    天珑双目愣愣盯着盘蜒,说道:“我见了千万人,都比不上你,上哪儿找?”

    盘蜒满头大汗,说道:“万仙中多得是,我我带你上山,你要割谁,自管下手,我是不会拦你的。”天珑“嗯”了一声,似答应下来,盘蜒如劫后余生,不由得一阵狂喜,见这天珑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罗芳林凑近查看珑儿,低声问道:“她自称厉害得紧,但我半点瞧不出来,可是珑儿她年幼无知,自己编造出来的大话?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她剑法是很不错的,但除非遇上强敌,不然无法佐证。这剑法与世间所有功夫都大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笑道:“这女孩儿很依赖你哪,你说咱们将来孩儿是男是女?以后咱们也如现在这般看着他,那可有多好。”她此刻与盘蜒共同照顾天珑,不禁想起与东采英关怀二子的景象,心下温馨喜悦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自然日-日夜夜盼着这一天,但皇后娘娘忽然有·孕,只怕旁人传出闲话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掩唇而笑,道:“我自有办法遮掩过去,放心,不会泄露天机,惹人找你拼命的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中怜惜,在她唇上轻轻一吻,说道:“你侍卫中都是些不中用的人物,我对你怎能放心得下?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罗蟠左右也不乏高手,那马法荫更是了得,功夫仅比我丈夫稍逊,且甚是忠诚可靠。”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他功夫虽高,但到了紧要关头,未必肯舍命救你,这一介武夫,若旁人拿他父母妻子要挟,没准会被策反。更何况男女有别,他无法时时刻刻守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见他想的周到,自也担心,问:“不是还有你那兄弟血云么?”

    盘蜒心脏揪紧,颇为慌张,目光躲闪,说道:“他并非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问道:“那他是谁?他长得与你极像,大小事宜,皆是你二人商量,我能登基,也是你俩共同策划而成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他他是我我的弟子,我教出来的徒儿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以为他在说笑,也不追问,说道:“这徒儿好不恭敬,你做师父的,要好好打他板子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话锋一转,说道:“我早已想好了,我要替你找数位武功高强,机灵敏锐,对你赤胆忠心,愿全心全意,没日没夜守护你的高手。他们无妻无子,举目无亲,缺了你便无法存活。也唯有如此,我才可稍稍安心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听他语气诚挚,不由得心中感动,但知道此事太过荒谬,笑道:“你的好意,寡人心领,但世间哪有这般人物?莫说找出十位,便是能遇上一人,也有些异想天开啦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