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 骨头架子诈尸来
    罗芳林低呼一声,道:“好贼蛮,竟这般歹毒,此事既然让咱们碰上,可不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怀有身孕,需得小心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微笑道:“撇呢,你怎地瞧出来的?你这小坏蛋,巴不得我被你闹大肚子,是么?”

    盘蜒赧然叹道:“我掐指一算,料定如此,这是我盘蜒吃饭本事,可谓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推他一把,娇嗔道:“也不害臊,还洋洋得意的。”

    盘蜒又问道:“你贵为当今天子....那个天女,怎会孤身一人来此,莫非你下头那些臣子造反了么?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他们万万不敢,但我...我心中似有个念头在呼唤,非要我来此寻山,想不到竟遇上你这冤家。”她虽早已嫁做人妇,但世人喜新厌旧,其性难改,她虽不忘丈夫恩义,可既有新欢,便将盘蜒当做宝贝。

    盘蜒指了指山坡草丛,两人向上跟去,罗芳林见草毯被压弯,可见有数百人从此而过,虽然不惧,但也颇为谨慎。

    来到坡上,两人藏身树后,朝上张望,但见云潮血红,山上树木渐渐荒芜,似乎躲着山中瘟神一般,在高处聚集许多蛮子,披着兽皮,脸上挂珠戴环,头结成粗辫,纹身遍体,描得血红,似一柄柄长剑。

    当中有一满身赘肉的老者,似是众人领,在两棵大树间用绳索绑住一少年,那少年身躯也涂满剑样纹身,精赤上身,双腿用白布裹住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那老者用蛮语喊道:

    “剑神夏息,我们将此人献给你,令你降临,求我族兴旺,子孙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问道:“他们再念什么?这般郑重。”

    盘蜒如实说了。

    罗芳林只觉这祷告太过粗陋,低声道:“那夏息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大约是这吞剑族信奉的神,不像是什么好东西。世间各地宗教各异,谁知道他们的夏息,又是旁人教中的谁谁?”

    有一蛮子取过一柄长枪,对准那少年胸口,朝下一划,留下一道浅浅伤疤,又露出下·体,两人一瞧,大吃一惊,盘蜒道:“这....这是个女子,为何...为何胸口....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不许看了!闭上眼。”她见这些蛮子竟然掳走少女,她胸口平坦,想来年纪极小,心中震怒至极,立时冲上前去,翻身一拧,那持长枪的蛮子脖子折断,当即死去。

    众蛮子大骇,喊道:“将这婆娘捉了,莫让她触怒剑神!”

    罗芳林喝道:“一群狗贼,不得好死!”左掌往右,右掌往左,往两旁拍出,掌力如同铁球般飞过,两个蛮子立时飞上了天,撞入树林,定然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那肥胖老者见状不妙,大叫道:“死命拦住她!”取过火把,在一柄长剑下炙烤。那长剑质地有异,瞬间如在大铁炉中烧红了一般。老者将那长剑吞入肚子,呼地一声,火星飞舞,长剑直朝少女飞去。

    罗芳林功力虽高,但群蛮各个儿手持巨剑,从四面八方朝她砍来,她过于急躁,深陷重围,不得不躲闪兵刃。她百忙中见到飞剑,手指一钩,内力骤,黏住那飞剑剑柄,但那长剑通体滚烫,霎时将她内力烧断。飞剑全不受阻,刺向少女心脏。

    忽然间,盘蜒斩出一刀,其中一棵树朝下弯倒,绳索一松,少女身子扭曲,一棵树将她往下拉,一棵树将她向上吊,眼见她纤臂要断,盘蜒腾空而起,一刀斩断她绳索,少女朝上一弹,盘蜒拉住她手臂,再斩断另一根绳索,两人一齐飞上高空,盘蜒连连出掌,将真气散布在外。

    肥胖老者惊恐万状,惊呼道:“快,快!非杀她不可!”众蛮族各吞火剑,朝盘蜒吐出,盘蜒身在半空,无处借力,已万万无法避开。罗芳林“啊”地一声,吓得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只见一众火剑从盘蜒身上透过,仿佛他不过是幻影罢了。罗芳林顷刻间明白过来:“这是幻灵内力,他先前出掌时,已变幻了景象,竟连我也骗过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抱住少女,偷偷藏身在大石头后,等待片刻,钻了出来,金刀挥过,刀风卷出,将两人砍翻,众蛮子顿时乱作一团。那肥胖长老哭丧着脸,哇哇乱叫道:“完了,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瞧出破绽,“呼呼”几声,打出巨神拳,蛮人中拳后如被山压了一般,霎时骨头寸断而死,如此一来,敌人不敢追上,罗芳林退开几步,挡在盘蜒与少女身前,神色傲然,说道:“尔等不服礼化,行事残忍,今天本姑娘非要大开杀戒不可。”

    肥胖老者倒也听得懂罗芳林所言,他指着少女,身子颤,抬头望天,喊道:“月亮....月亮已出来了,剑神已听取祷告,却未收到祭品,完了,咱们一个个儿都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冷冷道:“你们这祭典不知已有多久,想必死在你们手中的少女不计其数,既然还只想着自己死活?不用那剑神出手,本姑娘便送你们上路。”

    肥胖老者惨然道:“你知道些什么?这祭典非同一般,乃是剑神降临的夜晚,你....你害死大伙儿....索性是个死,大伙儿和她拼了!”众人振臂高呼,一股脑杀了上来,罗芳林毕竟并非杀人如麻的悍将,心底犹豫:“总不见得将他们全数杀了?况且就我与盘蜒两人,还要守护那少女,稍有不慎,只怕还会丧身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山下一声巨吼,震耳欲聋,竟如同一场地震。罗芳林心想:“那是什么?”盘蜒抢上一步,喊道:“是那‘剑神’,跑!”

    罗芳林艺高人胆大,正欲一看究竟,忽然间脚步隆隆,一个骷髅头从山下冒出,单是这头骨眼洞便足有那胖壮老者大小,蛮族众人回头一瞧,直是心胆俱裂,绝望万分,有的扭头就跑,有的跪地等死。

    那骷髅渐渐现出原形,只见它身躯巍峨,约莫四、五丈高,手持一大剑,比它只大不小,身上仍留有腐肉,从骨头间挤出,骨头黑白交杂。

    罗芳林倒吸一口凉气,惊呼道:“这是什么怪物?”不敢逗留,随盘蜒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骷髅巨剑左右晃动,剑法竟极精妙,先将逃跑众人斩杀大半,再数剑杀死留下来的蛮子,双足踏地,霎时从天而降,朝盘蜒等三人落下。盘蜒道:“用巨神体!”抱紧罗芳林,朝骷髅身下一钻,只听山崩地裂般一声巨响,骷髅踏在地上,山石现出裂缝。而盘蜒等人竟恰好躲在他双足缝隙之间。盘蜒使玄夜真气,罗芳林用巨神体神功,抵消大半冲击,饶是如此,两人浑身巨震,骨头喀喀作响。

    骷髅半蹲在地,缓缓转动脑袋,一时找不到盘蜒等人。它抬足走开,盘蜒早已算准,无声无息这般一滚,避开它脚步,也是千钧一,危险至极。

    罗芳林心想:“以我的掌力,若打在骷髅脑袋上,未必无效。只要打中五、六掌,说不定能将它打倒。”但这骷髅举动太快,招式太妙,兼之体型巨大,脑袋稍稍一动,便已挪动数丈,自己实无半分把握。

    盘蜒传出心声,说道:“眼下有烟尘,我那幻灵真气可迷他一时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摇摇头,低声道:“与它拼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指了指北面,说道:“我算定那儿有一洞穴,听我号令,一齐朝那儿奔去。”

    那骷髅倒也不蠢,低头找寻,似乎知道那三人就在此处,但也未必真有灵知,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们。

    盘蜒缓缓推出一掌,掌力推动烟尘,化作三个人影朝远处狂奔,那骷髅又是一跃,半空中身子倒转,长臂出剑,哗啦一声,将一大块草丛斩得光秃秃的,那三个幻影自然消散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跑!”将罗芳林一推,她足下用力,快捷无伦,飞冲出,而盘蜒施展太乙游龙步,踩灵踏虚,寻脉而动,仅比她稍慢片刻。罗芳林睁大双目,果然见山壁上有一洞窟,三人奋力朝里头一钻,只听外头乒乓震动,一股巨力冲击进来,三人接连翻滚,到了洞穴深处。

    那骷髅大声咆哮,想将拳头伸进来,罗芳林也一道拳力击出,此时危机关头,激她体内潜能,砰地一声,正中那怪物,骷髅身躯一震,接连中招,极不好受,唯有将手缩了回去,它在洞口来回踱步,似乎也没什么法子。

    盘蜒左右张望,说道:“你没事么?”

    罗芳林突然“哇”地一声,大口呕吐出来,盘蜒心头巨震,慌忙问道:“你腹中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罗芳林神色无奈,苦笑道:“看来你这人本事不小,我俩不过一夜,便已还了你的债。若是长久如此,咱们可养下十七八个孩儿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虽早料到如此,但依旧局促不安,问道:“什么叫还了我的债?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你害我香香、冉冉抱恙终生,岂不得再还我一个漂亮孩儿么?这下可好,我既已有孕在身,眼下可敌不过这骷髅魔怪啦。”她有孕不过数日,其实全然无碍,原本也敌不过这所谓“剑神”,但她心高气傲,有心撒娇,便赖在盘蜒身上。

    盘蜒愣了片刻,微笑道:“皇后娘娘放心,虽事突然,可有我在此,咱们定可顺利脱困。”他瞧这洞中似乎另有通路,施展幻灵功夫,变幻光芒,照亮前方道路,果然见其中有道,曲曲折折朝内而行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