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一 衣锦还乡行路难
    罗芳林转醒过来,见盘蜒已穿戴一新,似有离开之意,她回思那一番缠绵,微笑道:“你何必急着走?一时半会儿,他们不会找到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皇后娘娘,在下万分对不住你,将来....若你生下孩儿,待他长大,求你让我传授他功夫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红着脸道:“我当上皇帝,你便是我的王妃,我非要好好宠你不可,想要见他,岂非轻而易举之事?何况传授武艺。”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我乃万仙门人,不能留在你身边,血云他....他今后会辅佐你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大失所望,忽然想起一事,问道:“我听闻万仙不能生养,你为何说我会...我会...怀上你的孩儿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万仙血脉异样,但皇后娘娘体内源气可将其去除,况且....况且....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况且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那是蚩尤之魄,那是我犯下的罪孽。我已经赎罪了么?”说道:“况且皇后娘娘受苍天赐福,今夜之后,必有所获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哈哈笑道:“我这般美貌,你相貌也不差,不论像你我都好。”

    盘蜒又道:“孩儿降生之后,姓名可为....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我是皇帝,自然由我说了算。”她仔细想想,又觉烦恼:此事若被东采英得知,定然大雷霆,她与丈夫感情深笃,东采英对她千依百顺,将来也是她需倚仗的重臣,念及于此,她心想:“我需将采英支开,养孩儿之事,万不能让他知道。”

    盘蜒先行离去,罗芳林伸伸懒腰,梳理一番,走下阁楼,来到大殿,众臣将一见到她,无不欣喜。东采英说道:“芳林,大伙儿替你担心,找你许久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见大殿中一张龙椅,也不犹豫,当即坐下,东采英等人已互相通气,稍稍一愣,并无异议。罗芳林道:“咱们来此已久,众将士皆想念故土。如今战事已了,余孽尽收,咱们这便返回中原吧。”

    费锐道:“圣上继位之事,也当在灵夏操办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见群臣无人不服,替她高兴,但转念一想,心中又不是滋味儿:都说男主外女主内,两人本来夫妻情深,男的勇猛,女的温柔,乃是一对人人称赞的佳偶。如今她武功不逊于己,更成了自己顶头上司,照此算来,自己岂不成了她内宫之臣?想到此处,不由得暗暗沮丧。

    罗芳林招东采英上前,说道:“玄鼓城临近雪原冰墙,直面万鬼,最是要紧,咱们孩儿仍在城内,不容轻忽,你出来已久,需尽快返回。这就先走一步,让玄鼓将士回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正怕众人取笑,闻言如蒙大赦,说道:“我....微臣遵命。”说罢就此离殿。

    费锐等人待他走远,又歌功颂德,说了几句,费锐等文臣突然跪倒在地,说道:“圣上,女皇继位之事,古时亦有先例,但那位女皇从此不再与夫家共居,更需挑选男妃男侍伺候圣上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稍觉尴尬:“与采英分别,倒也罢了,但我岂是这等放·荡狐·媚的女子?”正欲驳斥,但细细寻思,又哑然失笑:“我如今是皇帝了,俗礼贞洁,三从四德,皆不再适用于我,而当用在服侍我的男人身上。从今以后,天下俊男,皆为任我挑选的嫔妃。我原先那些想法,可要好好纠正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她大权在握,武功群,心境自然而然剧变,向众人号施令,语气中威严油然而生,众人无不凛遵。她又找到马法荫,免他罪责,召见此人。马法荫未能护驾建功,反而犯下护主不利的大罪,自以为死罪难逃,谁知这女皇非但既往不咎,反而和颜悦色的模样,心中感激得难以言喻,连连向罗芳林磕头。

    罗芳林淡淡说道:“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马法****谢圣上!”

    罗芳林点一点头,隔着数丈,随手一掌按出,喊道:“接招!”掌风涌了过去,马法荫大吃一惊,只觉狂风扑面,一时呼吸艰难,如不反抗,必有性命之忧,不得已举掌一拦,只听一声闷响,他连退数步,方才拿椿站住。

    罗芳林收掌笑道:“我用人只看此人本事,马大人这般功夫,确是凡间一等一的好手,我非但不怪你,还要升你做侍卫统领。”

    马法荫左右张望,见身旁树木零落,正是罗芳林掌力扩散而至,他心下惊佩至极,大声道:“圣上武功更胜小人,能得圣上金口称赞,圣恩重用,小人死而无憾!”他这几句话自肺腑,倒非平时拍罗蟠马屁时的言辞,心中怎么想,当即便说了出来,毫无违心之处。

    她恩威并施,赏罚严明,做出诸般安排,如此又在高岗城中逗留两天,留下几位有功之臣,封侯镇守此地,这才率军凯旋,返回中原。

    此去走的仍是山路,由巢国至中原,途中多得是荒山绝景,峻崖蔽日,幽晦险阻,道路颠簸至极,罗芳林不喜坐轿,反而飞身攀岩,如履平地,群臣见了担惊受怕,屡屡相劝,但罗芳林毕竟年轻气盛,有些少女的顽皮,反而嬉笑着吓唬众人。众臣皆想:“也唯有她如此武勇,这般本事,才能当这古今罕见的女皇。”拿她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来到一处平原山野,见仙云缭绕,虎啸鹤鸣,紫霞漫天,树木绿秀,景致幽远稀罕,令人观赏不尽。

    罗芳林来时心神不宁,不曾留意,此刻有心观景,遂问道:“这儿是什么地方?这山生的好生壮观,咱们在此扎营,我要去山上瞧瞧。”

    费锐等人登时愁眉苦脸,纷纷劝道:“圣上,听我等劝诫,此地不可久留,非得快马赶路不可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奇道:“瞧你们怕成这幅模样,咱们数十万人马在此,即便真有神仙,咱们也是不惧,你们也当真忒胆小了。”

    有一老臣叫索翰,说道:“圣上,天气炎热,先帝尸易坏,咱们可得赶回去替先帝丧不可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哈哈大笑,说道:“你这借口好生蹩脚,咱们从此回到灵夏,少说也得月余时光,他若不臭,那可真是诈尸见鬼了,还不如快些将他火化。这山中到底有什么古怪?”

    费锐道:“据说巢国以往统领南地蛮夷之族,势力可不得了,眼下巢国已覆,众蛮族再不受管束。此山叫做剑仙山,有一吞剑蛮族居于此地,此族人生性凶恶,不易交涉....”

    罗芳林皱眉道:“那咱们来时不也走此山过么?为何不见那些蛮族了?”

    索翰与费锐连挠胡须,说道:“来时不见他们影子,回去时便得加倍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笑道:“好,既然你们如此害怕....”

    索翰喜道:“圣上可是要加紧过境?老臣这便传令....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就地安营扎寨,我要好好游山玩水。”众人大惊失色,有苦难言,但罗芳林调皮一笑,一众老头也劝她不住,她传令下去,大军原地修养,众将士本已赶路一天,皆感疲倦,闻言终于得救。

    罗芳林带上宝剑,弓箭,水壶,匕,说道:“我独自一人,入山寻仙访道,几天之后回来,劳烦诸位在此等候。”

    文武朝臣惊的魂飞天外,大喊道:“圣上,这如何使得?”

    罗芳林有些不耐,拔出短剑,剑上蓝光闪闪,霎时六道真气飞·窜出去,掠过悬崖,击中十丈外山壁,噼啪声中,留下六道剑痕。她这宝剑乃是荼邪以“巨神剑”手法锻造,名曰“荣华”,正是荼邪得意之作,她此刻能感应剑上灵气,化作鸿源真气,出剑时威力倍增,这一招东采英所传“刻骨铭心”,功力委实惊世骇俗,令一干俗人瞧得如坠梦中。

    她道:“我这就去了。”足下一点,顿时飞跃山谷,在石墙上一按一扯,陡然蹿升,已到对面山上,真如灵虚飞行一般。费锐等人虽然担心,但见她这功力与仙人无异,唯有苦笑摇头,都想:“这位女皇武功如此之高,本朝前所未有,总算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忽见罗芳林又探出头来,对他们喊道:“我那哥哥的尸已有味儿了,真的,快些烧了,以免扰人胃口!”说罢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她如羚羊般在山间纵跃横渡,顷刻间已攀上顶峰,其时夕阳斜委,赤云漫天,她初掌帝位,再见了这一览群山的景象,不禁感慨万千,心潮起伏。

    她正在愣愣出神,忽然遥遥望见远处山中有一人影,她心中好奇,凝目去看,登时心头一阵激动,借着夕阳余晖,她认出那人正是盘蜒。

    她急忙奔下山坡,找一斜插突出的树枝,借力一点,从山渊上飞过数十丈,就地一滚,卸去力道,盘蜒回过头,神色戒备,尚未答话,已被罗芳林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盘蜒低哼一声,连连摇头,神色颇为紧张,罗芳林正是情浓之际,与他深深一吻,笑道:“盘爱妃,看来老天注定,要寡人今夜欢喜舒坦,这几天来你躲着不见我,可想不到仍被我逮着了么?”

    盘蜒急道:“山上蛮族,情形有些不对,似乎有诡异勾当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心中一凛,低声道:“你跟着他们一路至此?血云呢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与血云无关,我瞧见他们绑住一少年,似是一场活祭。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