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五 有缘千里来相会
    她出神许久,问道:“咱们该如何处置孩子尸首?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倒也不急于一时,皇后娘娘,罗塘、罗蟠、罗麾等人之中,你可知我二人为何偏偏看中你?”

    罗芳林一凛,说道:“我委实不知,愿闻两位解惑。”

    血云笑道:“因为你身为女子,千娇百媚,令盘蜒这好色之徒一见钟情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斜睨盘蜒,见他不置可否,冷笑道:“我如何能与一众万仙仙女比肩,先生取笑了?先生若真欲帮我,还请实言以告,否则我绝不掺和这天子龙椅之争!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好!大伙儿今后要同舟共济,图谋大业,我如何胆敢相瞒?”手指在空中划动,宛若弹枝摘叶,罗芳林只觉天池、神封、灵台、气海四穴蓦然阵痛,几欲炸裂开来,她想要惊呼,但血云再点中她膻中穴,罗芳林脑中嗡地一声,生出幻觉,宛如在空中漂浮,晕晕乎乎,不知过了多久,这才转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这...这是怎么...”

    只见那废庙已然垮塌,碎石滚动,尘土飞扬,三人已在庙院之外,盘蜒提着那两具皇子尸首,血云面对着她,瞧不清他神色。

    罗芳林问道:“这....这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盘蜒仿佛呓言般道:“夫气者,古之灵能也,玄化鬼神,随日月而行,乾坤变,则气息亦变。阴者为妖气,阳者为仙气,强者为罡气,活者为人气,腾者为龙气,沉者为地气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听不明白,问道:“你在念什么?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皇后娘娘,你身怀千古罕见之能,既不知其然,也不知其所以然,当真快把我活活气死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暗骂:“我哪有你们万仙这般长命?有空学这些歪理学说?”叹道:“先生为难我了,我委实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这天地真气与人体气血一般随脉络而动,其中纷繁复杂,分门别类,数不胜数。人体之气,源于丹田,而世间真气,亦有发源,万仙门中有仙露泉,仙人浸泡其中,受其中仙气滋润,自然而然便长出仙体。然则这仙露泉亦有起源,古书上说,那发源之处名曰‘鸿源‘,鸿源中真气纯粹,故而称为源气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是么?那这源气与我又有何关联?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先前我以玄夜真气突袭姑娘,姑娘本来必死无疑....”

    罗芳林提心吊胆,暗想:“他刚刚想杀我?我落入他二人手中,这可...”转念一想,他俩若要取自己性命,真如碾死蚂蚁一般,随即不复担忧。

    血云又道:“但那力道透过姑娘身子,汇入经脉,陡然间由姑娘膻中穴反震出来,力道增强数倍,反将那破庙毁了。姑娘体内有暗穴隐脉,汇聚成一缺口,挪转空间,直抵达那‘鸿源’,故而可转化诸般真气为‘源气’,千变万化,无所不能,古往今来,只怕从无一人天资胜得过姑娘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骇然道:“为何我身子里会有这....这....鬼玩意儿?你二人又是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血云哈哈笑道:“咱哥俩占星观天,无所不知,说了姑娘也不明白。总而言之,以姑娘本事,便如一活生生的仙露泉,只要姑娘开窍,假以时日,前途不可限量。所以我二人找上你来,乃是顺应天意,一片好心,并无半分恶念。”

    盘蜒忽然道:“姑娘,罗蟠虽贵为天子,掌管凡间诸侯,但在仙鬼两派面前,当真不堪一击,只要两者稍一动念,他这王朝便会如沙子一般风蚀而去。上苍有灵,让我等遇上了你,乃是苍生之福。由你当朝,定可奠定千年基业,与万鬼万仙抗衡。若姑娘不计前嫌,我二人定忠心耿耿,死心塌地,为姑娘效劳。”说罢双膝跪地,恭恭敬敬朝她磕头。

    罗芳林听盘蜒情真意切,绝无半句虚言,想象未来之事,身子颤抖,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,血云道:“我也是这句话,他代我把头磕了,姑娘便当我也向你拜过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强自镇定,说道:“我该如何动用这能耐?”

    血云朝盘蜒看了一眼,示意他取出那物。盘蜒从怀中摸出那天极神功的内丹来,道:“摊开手掌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翻掌正对盘蜒,盘蜒道:“这内丹乃万仙、万鬼竞相争夺之物,其中妖力惊人,足以移山平海,正因为此,于人危害极大,但姑娘若真乃天命所归,必可淬炼此丹,化为鸿源之气。”说罢与罗芳林掌心相对,将那内丹推入罗芳林掌中。

    她惊骇万分,顿觉手臂肿胀,体内真气如无数铁钩铁链,挂住那内丹,直往她体内拉扯。她想起数月之前,自己遭遇危难,胡乱出拳,也将别人体内真气纳入自身经脉。当时盘蜒向她说教,要她不可轻易动用。可眼下他正卯足全力,将这来路不明之物化作汹涌澎湃的内力,融入她气息之中。

    刹那间,她耳畔如雷炸响,那内丹已消失在她体内,她蓦然胸口剧痛,哇地一声,吐出一大口黑血来,那黑血泊泊冒泡,飞入空中,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血云嗤笑道:“从此以后,世上再无什么天极卷宗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勉力起身,微一运气,忽然间只觉神智清醒,手脚力大无穷,似乎稍稍纵跃,便可达数十丈之外。随意出掌,便能断树裂墙,有无坚不摧之能。这情景本该令她震惊,但眼下她却出奇平静,似乎她已脱胎换骨,超脱世外一般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天极卷宗神效难测,本远不止如此,但姑娘将其熔炼,去除其中害处,唯留下源气,效用大大减弱,饶是如此,姑娘此刻体内功力,已不逊于万仙破云长老。只是虽有良玉,尚需砥砺,偶得神铁,百炼成钢。姑娘需奋发图强,仗此心法,天下武学在姑娘面前再无奥秘,无论妖法仙法、拳术掌功,姑娘皆可掌握自如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点头道:“甚好!”心中默想东采英传授她的武功招式,体内源气变幻,忽然打出一拳,拳力如鲸如象,正是荼邪的巨神拳法,轰地一声,打向血云。血云朝后倒纵,点一点头,身上黑气盘旋,化作一道弧光,踢向罗芳林脸面。罗芳林横过手臂,掌风如林,乃是巨神掌法的一招。但血云陡然加速,身影在半空中忽隐忽现,霎时已一掌拍在罗芳林肩上。

    罗芳林“啊”地一声,内力一震,将血云反击回去,缓缓运功,将他那一掌之力化为己用。血云在一旁站定,问道:“皇后娘娘当真要杀我?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正是报先生先前数道指力之恩,想不到仍奈何不了先生。”

    血云笑道:“一报还一报,很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么几下过招,罗芳林终于涌出信心,她初学乍练,尚无法自如运功,单打独斗,仍不是血云这等高手之敌,但到了战阵之中,她这巨神拳术威力只怕更胜于东采英,念及于此,她心情畅快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突然间,血云手指连点,击中罗芳林数处穴道,罗芳林闷哼一声,僵在原地,她怒道:“你...你这是做什么?你先前是怎么说的?”她眼下功力虽高,但经验太过不足,而血云动手时全无征兆,快如雷霆,罗芳林竟半点不及抗拒。

    盘蜒将罗芳林扛起,带到小溪旁,血云道:“将她衣服剥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满脸通红,怒道:“你敢!”

    盘蜒神色麻木,照血云所言,除尽罗芳林衣衫,她身躯袒露在二人面前,只羞得紧闭双眼,不敢张看两人脸色,心中骂道:“这两个反复无常的小人,我....我早该提防他俩。”

    血云将她衣衫在小溪中洗的干干净净,不留半分血迹,手掌运劲,掌心滚烫,将衣服熨干,盘蜒则将罗芳林浸泡在水中,洗净她身上血污,血云道:“她回去之后,不可留下半点证据,需得洗的清清白白的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渐渐不怕,却又恼羞成怒,嚷道:“你们...你们好生胡闹!早说一声不就完了么?何必动手动脚?”

    血云与盘蜒面面相觑,神色极为为难,盘蜒道:“要不....要不算了?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这是你的苦差,问我做什么?但此事不可不为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嚷道:“还有什么事?给我老实招来?”

    血云闷声不响,提起两具孩童尸首,旋即消失在丛林之中。于是河畔只留下盘蜒与罗芳林两人。

    罗芳林问道:“盘蜒,你说,你还有什么诡计!”

    盘蜒蓦然大声说道:“还请姑娘赐我一夜之欢!”

    罗芳林脸上发烫,霎时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盘蜒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我....我对不住姑娘,需借姑娘身子,替我....替我生一个孩儿。我这念头对不起将军,更对不起姑娘,姑娘如若不愿,我...我宁死也不再提起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你还有脸说?你怎能有这般无耻念头,你害了我两个孩儿,我怎能.....你告诉我你为何要如此?”

    盘蜒羞愧无地,解开罗芳林穴道,高高跃起,刹那间已然远去。

    罗芳林赶紧穿上衣衫,脸上红一阵,白一阵,暗想:“他与这血云神神秘秘,不知又有什么勾当。”想起盘蜒对自己诸般加害,又有许多恩惠,再想着他刚刚落荒而逃的神色,不禁暗暗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