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四 两世为人如噩梦
    东采英奉罗蟠之命,攻打巢国边远城池,他玄鼓城精兵良将,不久而克。入城之后,他约束将士,不得扰民,又审讯俘虏,忙得难以抽身。

    他正与副官商议军情,门板推开,罗芳林走了进来,屏退左右,说道:“夫君,我有要事,需独自出去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奇道:“什么事这般要紧?可要我派人陪你同往?”

    罗芳林摇头道:“我独自一人,无需旁人相助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霎时明白过来,低声问道:“你可是要去见那血云?此人着实诡异,你相信此人么?”

    罗芳林忽然恼了,说道:“我是为了咱们的孩儿!罗蟠嫉恨贤能,对你诸般提防,我若....若不听他所言,保不住咱们全家性命!”

    东采英黯然道:“是我无能,难以....难以守护你与孩儿。但罗蟠若当真相欺,我也绝非束手待毙之徒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冷冷道:“当年他索要我俩孩儿为质,你答应下来,终于累得他二人毕生残疾,你号称武勇,事到临头,为何不稍加反抗?”

    东采英悔恨至极,说道:“我一念之差,顾及他对我知遇之恩,无法拒绝。我....”

    罗芳林瞪着眼前高大雄武的丈夫,在她面前,他显得如此憔悴沧桑,她心底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:他自幼受人排挤,故而极渴望为人善待,样貌虽豪迈异常,武功足以横行当世,但心底深处规规矩矩,受忠义礼法所困。

    他实则是迂腐的好人。

    他无法与罗蟠作对,故而护不住她与二子,不,恰恰相反,当是罗芳林来守护他,守护这个家,守护属于她的天地。

    她只能听血云安排,那是她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她不再多言,转身离去,心底忽然想道:如果血云骗了她呢?

    事态进展至今,与血云所料分毫不差,罗蟠种种举动,诸般言行,皆宛如受血云操纵一般,此人诡计之深,谋虑之远,委实令人毛骨悚然,与虎谋皮,焉得善终?此人为何穷竭心智相助自己?

    可别一时疏忽,引狼入室,罗蟠毕竟是你的亲人。

    亲人?在罗蟠心中,哪还有亲情可言?他杀了罗麾、罗繁、罗塘,连他们子孙也不放过,一个个尽数阴谋害死。如今终于只剩我与他,他不对我与夫君动手,那真是西边出太阳了。

    罗芳林昂起脑袋,不再有半分犹豫,她哪里还有退路?不成功,便成仁。哪怕血云是穷凶极恶的魔鬼,罗芳林也唯有他可倚靠。

    她独自一人出城,依照血云密信所言,走过曲折小径,幽荒山路,行至半夜,果然在山上找到一荒庙,那庙门、立柱、屋檐、牌匾皆已损坏,饱受风霜,蛛网蚁穴,满目可见。

    罗芳林点燃火把,走入庙殿,见一尊黑乎乎的木头佛像,已被蛛网罩住,佛眼也被蚂蚁咬穿一洞,佛像落到这份上,灵不灵验,已可断言了。

    佛像下睡着一人,罗芳林走近几步,那人惊醒,抬头看她,罗芳林“啊”地一声,喊道:“盘蜒军师?”

    盘蜒微笑道:“你果然来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问道:“血云呢?他怎地没来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不知道,我...我碰巧来到这庙中,你....你与他约在这儿碰面?”

    罗芳林退后一步,妙目细细打量盘蜒,她道:“你在装傻么?世间哪有这般巧合?”

    盘蜒头疼欲裂,一阵虚脱,忽然间,他脑中生出诸般杂念,如云开雾散,渐渐清晰。盘蜒举起满是血污的手掌,说道:“我杀了罗蟠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身子摇晃,似快要哭出来了,她喜道:“真的?真的?你当真....当真成功了?但他身边高手众多,你如何....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精通幻灵掌法,近来又有长进,我招来火怪、冰怪、木怪、土怪....”他神智紊乱,想也不想,一股脑将刺杀之事颠三倒四的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罗芳林蓦然娇躯颤,如沉入冰水中,她颤声道:“什么火怪,冰怪,木怪?”

    那时在途中劫持她的,不就是一浑身冰霜的妖魔么?而在灵夏城中几乎将她孩儿截成两半的,也是冰火木三妖。她虽然慌乱,但不久已明白过来,恐惧消散,怒火中烧,她一把扑上前,掐住盘蜒脖子,厉声道:“是你!是你害我孩儿半身不遂!一切....一切都是你捣的鬼!你说我孩儿将有劫难,是因你早有加害之心!你这狗贼!我...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盘蜒在她手腕一握,罗芳林半身麻痹,软倒在地,他跪在她面前,眼神凄凉,泪水如洪,低头向她认错。而罗芳林兀自震怒,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唯有...唯有如此,我才能让你明白过来,让你下定决心,如今我已经得手。只需你最后...最后踏出一步,这天下便尽在你手中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咬牙道:“我只求满门平安,什么天下....我...”

    盘蜒忽然双掌抵住她太阳穴,大声道:“你在自欺欺人,你心中早有此意,是我释放了你!令你梦醒!令你硬起心肠!”

    罗芳林知道盘蜒说的不假,她一直清楚自己是怎般人物。

    她虽身为女子,但胸怀大志,也比其余皇兄清醒的多,早瞧出罗蟠不可共享富贵,故而她随母亲远行,又执意嫁给东采英,那并非一时冲动,而是深思熟虑,指望能找一靠山,拥有自由,拥有真正的安全。东采英祖父荼邪神功盖世,万军难敌,她本指望能招纳此人,但事与愿违,她未能得逞,东采英确是个无可挑剔的丈夫,可竟是个愚忠忍让的武夫。

    在这数年中的梦境里,她无数次陷入绝望与悲伤,却在外人面前笑容如常。奇怪的是,自从她爱子重伤,血云与她同谋之后,她便如释重负,能睡得安稳了,就像明知必死的死囚,再无半点牵挂。

    她难道不该感谢这赐予她致命一击,将她推入深渊,再将她带往天堂的人么?

    她道:“让血云出来!”

    盘蜒点了点头,屋顶咚地一声轻响,随即落在庙门外,那人笼罩月光,黑雾缠身,手上提着两人。

    罗芳林挣脱盘蜒,回身面对那奸诈的魔鬼。

    她心道:“不,我前后都是魔鬼,那血云是,盘蜒难道不是?两人一般可怕,他们从来都是一条心思。他们想要什么?将我也变成他们的同伴,另一个歹毒的魔鬼?”

    血云咧嘴而笑,罗芳林看不清他的脸,只看清那雪白的牙齿,她一直觉得此人是场幻觉,是个假象,他并无脸面,只不过带着一张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血云将手中两人抛在地上,罗芳林凑近一瞧,不禁面无人色,遍体颤栗。

    那二人是她的侄子,罗蟠的子嗣,天子的龙儿,残害她孩儿的凶手。

    血云笑道:“我就知道罗蟠这厮愚不可及,他谁也信不过,怕自己亲征,有人拿他孩儿为质,故而将老婆孩子一股脑的带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盘蜒喃喃问道:“就只有这二人了么?还有旁人么?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还有一婆娘有了身孕,但已被我宰了。你又杀了罗蟠,一众大臣正忙着找此二人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他们可曾怀疑?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怀疑?他们早定了心思,推测必是巢国余党下手,便是我在他们面前自认凶手,也准被他们认作疯子,追打出宫。你时机选的不错,那未欢王受你指使,召集大军,攻打皇城,营救巢君,而那冰火土木四怪又被一口咬定是万鬼所召,皇后娘娘远在千里之外,更是毫无嫌疑。如此哪里还会有旁的主使?”

    罗芳林听见“皇后娘娘”四字,身躯一震,忽然心喜,又不禁骇然:“这二人编织阴谋,将众人耍得团团转,而我全然置身事外,任谁都想不到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盘蜒扑通一声,坐倒在地,低声道:“那就好,那就....”

    血云指了指那两个胖道:“皇后娘娘,这便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一个哆嗦,看看两个侄儿,又看看盘蜒血云。两个胖小子昏死在地,盘蜒目光呆滞,而血云依旧面目模糊。

    她颤声道:“我.....我.....为何非要如此?罗蟠死了,我...”

    血云道:“你很聪明,并非优柔寡断的寻常女子,你想想,再仔细想想?”

    盘蜒凌空一指,幻灵真气涌入罗芳林脑中,她“啊”地一声,登时回忆起往昔种种情形:她想起花园里头,他们欺侮她孩儿,说他们乃是妖孽;她想起此二人愣愣望着她,稚嫩的眼睛里满是邪念;她想起他们将自己孩儿推向凶残的妖魔,却洋洋得意,毫无愧疚。

    回忆之后,未来的景象又浮现在眼中,她见到他们长大成人之后,骗自己入宫,将自己绑了,大肆****以圆儿时妄想;她见到自己两个儿子入宫求见,被此二人在自己面前杀害;她又见到丈夫起兵反叛,却心神不宁,指挥失当,大败之后,自缢而死。

    刹那间,罗芳林呼吸沉稳,心静如水。

    他们是魔鬼,现在我也是了。

    盘蜒递过一柄匕,罗芳林紧紧捏住,她走到两个皇子面前,摇醒了他们。

    二人看清她样貌,惊喜喊道:“姑姑?是姑姑?你是来救我们的?”

    罗芳林摇了摇头,匕划动,刺死一人。另一人吓破了胆,哇哇大叫。罗芳林静静听了片刻,心中并无怜悯,反而涌起复仇的快意。

    我是皇后,这天下属于我了。

    罗芳林将匕扎入那孩子胸口,扑哧一声,鲜血染红衣襟。

    盘蜒与血云由衷欢呼,替她叫好。罗芳林站直身子,感到直至此刻,自己才真正的活着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