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五 老鼠儿子会打洞
    众人猛然一个冷颤,无不震惊,千灵子当即说道:“只要活转,总比这般痴傻要强,不见得真让她死了。况且外头那些妖物号称吸血,实则未必如此,大伙儿也没亲眼瞧见不是?”

    宣途也道:“不错,他们虽怪异凶狠,但乃是被关押多年,神智失常所至,银叶是我徒儿,岂能与他们一样?”

    钟代说道:“盘蜒师弟这便快快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自身可没这能耐,须得再往里走,借浓厚灵气相助,方可化魄为魂,转世重生。”

    众人自无异议,当即动身,这陵墓依旧深远无比,几无尽头,这几个万仙门人小心翼翼,缓步前行,一路上竟再无那些“重生派”妖仙。

    走了数里,来到一大墓室,空间辽阔,径尺难测,似皇宫神庙一般,数座石桥连至中间一大平台,那平台也如街市般宽广,只见平台里头以围栏圈起罩住,养着无数硕大老鼠,众鼠甚是温驯,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千灵子偏偏怕鼠,顿时筋骨麻软,冷汗直冒,喊道:“恶心,恶心,这群妖人当真该死,没事养这么些老鼠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栽树道:“师叔,恐怕是拿来当粮食的。”他天地派推崇谐于自然,纳于天地,倒也不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千灵子大感反胃,急运功排除杂念。盘蜒走过那圈圈围笼,忽听见声响,只见一熄火的大熔炉,他取过火钳,在熔炉中一拨,哗啦啦声中,许多烤成焦炭的鼠尸掉落下来。千灵子惨叫一声,躲到散乐背后。

    陆振英忍俊不禁,笑道:“师叔放心,这些老鼠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千灵子道:“老鼠怎会死?死一只老鼠,又生出一窝来。”

    钟代见四周并无屠宰割肉之处,颤声道:“莫非他们养这些老鼠,是是为了喝血?”

    宣途指着一处说道:“只怕不假,你们来看!”掀开一处门帘,只见空中挂着鼠尸,地上有水槽,槽中全是鲜血,水槽延伸至大桶之中。

    千灵子喃喃道:“想不到这群妖仙如此厉害,竟连老鼠都敌不过他们,我能活到今日,真乃侥幸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那师叔可不如我了,我若施展全力,独斗三、四只老鼠,可谓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千灵子喜道:“真的?那咱们说定,若老鼠涌来,我可全仗你替我挡驾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在下号称屠鼠毙蚊狠郎君,有我在此,师叔可高枕无忧矣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啐道:“杀几只老鼠,为何这般得意?你看把师叔骗的。”

    千灵子、盘蜒齐声道:“你不知老鼠厉害,瞎掺和什么?”

    陆振英微笑道:“好好好,你二人真是一对活宝,我不管你们啦。”

    众人走过这“粮仓”,偶尔有人影闪过,但藏得极为隐秘,似乎胆怯大于敌意,宣途谨慎,说道:“咱们不熟地形,莫要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散乐忽然一动,来回之间,已将一人擒在手上,那人全身透明,在微光中几乎瞧不出来,但散乐稍一用力折磨,那人惨叫起来,现出原形,也是一脸色青白的妖人。

    散乐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那妖人身躯消瘦,疲软无力,惨声道:“我叫我叫辫获,是此地此地伙夫哎呦,哎呦姑娘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散乐又问道:“你也是那万仙重生派的人?”

    妖人嚷道:“是,是,姑娘全都知道了?大伙儿大伙儿人呢?莫非都已全军覆没了?”

    散乐哼了一声,说道:“不错,那些人如何能抵挡咱们?你如实招来,为何此地竟只有你一人?”

    妖人吓得半死,说道:“白仓长老发梦,梦见仙露泉魔神说:脱困之日将至,要他召集这墓村上下千人,至封魔大门处暂等,不久之后,门上封魔灵气消散,咱们便终于可到外头去了。我我舍不得这些老鼠,也不想脱离此地。”

    千灵子怒道:“原来这些小魔头是你养的。”

    妖人颇有些自豪,说道:“是啊,这些祖宗原本顽劣的紧,若非我调教有方,它们怎会变得如此乖巧?”随即露出心疼神色,说道:“可惜这墓村上下千张嘴巴,都指着小祖宗鲜血解渴,唉,每次放血,我都心有不忍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如今他们全数全数不在了,你这些祖宗反而得保平安不是?”

    辫获笑道:“是啊,我独自一人,能喝上多少血?从此不必在伤它们性命了,这叫因祸得福。”

    散乐喝道:“带咱们去仙露泉,我要去见见那魔神!”

    辫获奇道:“诸位为何想要如此?魔神鲜有清醒的时候,即便见到,他也未必理睬诸位。”

    散乐劈出一掌,掌力所及,一笼子登时压塌,里头老鼠血肉模糊,全数死去。辫获眼泪直流,连声道:“我知道啦,知道啦,莫要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散乐放脱了他,辫获道:“要去见魔神,须得路过我那婆娘洞窟,她可凶悍的紧,我得变幻模样,否则她定要发火。”

    宣途问道:“变幻模样?怎生变幻?”

    辫获跪倒在地,双手交叉,蓦然身躯发颤,长出灰色毛发来,转眼变成一人身鼠面的怪物。千灵子尖叫一声,钻入盘蜒怀里,不敢回头去看,王栽树、钟代一齐出剑,但散乐将两人长剑夺下,说道:“且瞧他有何花样。”

    宣途默想:“辫获,辫获”忽然脸色惨白,说道:“我听说过一辫获,他乃千年前我天地派高手,创立这化兽奇法,可变作人身野兽,面如虎豹豺狼,你与那辫获有何关联?”

    辫获声音如常,起身笑道:“你也是万仙天地派的?原来你是我曾徒孙,这这不是挺巧的么?我如今功力不足一成,那狮子老虎是万万变不成了。但现出鼠形,倒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宣途大惊,喝问:“你招摇撞骗,蒙不了我!那辫获早已死了,怎会变成你这下作卑贱的模样?”

    辫获叹道:“你们有所不知,大伙儿当年被万仙同门活生生烧死之后,丢到这儿来,但凭借魔神之能,终于又又得了重生。”

    盘蜒身子发颤,心底生出寒意。

    邪念在舞动,恶魔在呓语,他想起了血云所言,那消失不见的罪孽,那层层掩埋的真相。

    这些丑陋、诡异、凶狠、堕落的妖魔,他们真的是恶么?

    那些崇高、伟岸、光明、正派的万仙,他们真的是善么?

    或者善恶交织,已然分不清好坏?

    但罪人需付出代价,这是世道的真理。

    散乐问道:“你们为何会被烧死?”语气急促严厉,似乎颇为憎恨。

    辫获拍拍脑袋,黯然道:“我想不起来了,白仓或许知道,魔神更是清楚,但咱们大多数重生派的都忘得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宣途插话道:“这还用问?定然是他们犯下滔天大罪,万仙不得不如此处置。”

    散乐贴近辫获,脸上面罩衬出她脸上轮廓,显然五官有些扭曲,辫获胆子极见状抱头缩身,抖个不停,过了片刻,散乐知此人确实不知,说道:“带我去见魔神。”

    辫获如蒙大赦,冲了出去,众人紧紧跟上,走了不久,来到又一漆黑洞窟之中,只听上下左右吱吱作响,无数细细的眼珠闪着荧光,千灵子哭喊道:“盘蜒师侄,这人不怀好意,带咱们来老鼠窝了,你快替我杀了他!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师叔不必惊慌,此人是个人质,有他在此,老鼠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洞中老鼠涌了出来,行动迟缓,慢慢悠悠,半点也不凶恶。随后一身形纤细,容貌憔悴的女子走了出来,尖声道:“辫获,这些这些又是什么人?”她一副病怏怏的形态,眼神颇为严厉。

    辫获道:“奔裙乖乖,他们乃是外来人,要去见咱们仙露泉的魔神。”

    宣途倒吸一口凉气,说道:“群兽夜出奔裙,你也曾是万仙遁天的高手么?”

    奔裙也不理他,只盯着辫获,痴痴笑道:“你今个儿毛发很是漂亮,咱俩好久不曾不曾在一块儿啦。”

    辫获嚷道:“那也不忙于一时,这些客人要由你此处通过”

    奔裙道:“他们要过去,便由得他们好了,你随我来,咱俩快活快活”拉住辫获手掌,自个儿也变作一头人身鼠脸,两人耳鬓厮磨,抱在一块儿,钻入一石洞之中。

    宣途等人大感肉麻,暗想:“这两个妖魔,好生不知廉耻,光天化日之下”但往四周张看,此刻黑魆魆的一片,也不能说是光天化日了。

    盘蜒忽然反应过来,喊道:“给我站住!”那石洞陡然落下一块大石,将二人挡住,与盘蜒等人隔开。

    千灵子哇哇大叫:“他们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急道:“这女子是要救这辫获!”刹那间,洞中老鼠齐声尖啸,朝众人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千灵子将脑袋埋入盘蜒肩膀,双手捂住耳朵,来个掩耳盗铃。宣途哼了一声,手中现出木剑,运转如轮,将上前的老鼠瞬间杀死。散乐双掌灵动,使“五夜凝思功”,掌力扩散出去,端的是毫无缝隙,密不透风。众老鼠体型如猫,动作又慢,被稍稍一碰,立时倒毙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随我来!”趁老鼠一时胆怯,领众人穿过洞穴,来到外头。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