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三 忘恩负义真小人
    盘蜒潜运幻灵真气,传流经脉,疼痛锐减,身子稍稍一震,断骨已然接上,行动起来如完好无损,陆振英喜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但仍扶住盘蜒不放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那女子掌力实在惊人,虽先被盘蜒打伤,仍将盘蜒伤的够呛。陆振英问道:“要不要找一处养伤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那女子妖法深湛,定能远远指挥万鬼,调兵遣将,令人来捉咱们。咱们去向已然暴露,说不得,只能抢先登船了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答应一声,借盘蜒内力,鼓动自身真气赶路,只是此刻盘蜒伤重,这轩辕玄夜真气威力已远不如昔,陆振英心下焦急,急催内息,盘蜒说道:“你可将你那‘猎林’马唤过来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摇头道:“它不曾随我前往万仙,也并未跟我过来,我与郑喜那二人同行,不能独自骑马,否则我早将他们甩脱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你只管叫唤试试,这马儿机灵的很,能感应你心思,就与我一般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不禁莞尔,说道:“是啊,你是人,它是马,你二人好生相似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与猎林也是老交情了,当年我不还救它性命么?咱俩是难兄难妹,它见着我,准欢喜的摇头晃脑,屁滚尿流”

    陆振英笑道:“我那马儿可比你有出息多了,怎会与你胡闹?”虽然不信,仍运气呼啸一声,她体内功力浑厚,身在半空,不受房屋阻隔,声音远远传去。

    突然间,只见一匹骏马在水上飞奔而过,奇速无比,仿佛能凌波而行,陆振英又惊又喜,忙向它招手。一路上有鱼妖扑咬它,都被它轻巧避过,宛如轻功绝顶的高手。

    它来到房屋下方,轻轻一跃,已落在屋顶,陆振英欢呼道:“乖孩子,你一直偷偷跟着我么?”与盘蜒翻身上马,沿岸边疾奔,盘蜒道:“讨钱帮虽然穷酸,但在港口也有一艘好船,两人一马,正好搭乘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问道:“对了,你刚刚用暗器击伤那女子,那又是什么法宝?为何以那女子轻功,竟然躲闪不开?而她的护体真气也遮拦不住那暗器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便是你鲲鹏师公送我的宝物,唤作泪滴子母石,只要我授意,它便可日行万里,返回万仙中求援,这宝石坚固无比,不受阻碍。我将它当做飞蝗石扔出,想不到竟一举成功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喜道:“这么一来,师公、师父他们定能收到消息,赶来救咱们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远水解不了近渴,咱们这会儿还得相依为命,指望不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奔了一盏茶功夫,已至码头停船之处,两人望向船边,不由得心头一震,只见许多万鬼的半鱼半人从另一方向赶来,当先有一人奋力逃跑,瞧他身形,正是郑喜。

    陆振英虽不喜此人,但仍犹豫不决,她恪守万仙门规,同门性命危机,她不能视而不救。盘蜒知她心意,说道:“咱们上前救他,随即折转逃命,以猎林的脚力定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心道:“你我二人同行,非多他在其中,好生讨厌。”但也不可置若罔闻,呼啸一声,猎林陡然猛冲,不旋踵间已至郑喜身旁,郑喜大声道:“师妹,师弟,救我,救我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来了!”伸长手臂,郑喜稍稍一拉,落在盘蜒背后,猎林虽负三人,但神力不凡,当即转向,再跑向讨钱帮的船,后蹄点地,腾云驾雾般一跃,瞬间已然踩实。

    盘蜒见这是一条乌篷船,倒也不大,好在船身结实,他解开缆绳,拉起铁锚,陆振英问郑喜:“我让你在山中待着,你为何跑出来了?马勒师兄呢?”

    郑喜气喘吁吁,说道:“他遇上万鬼的恶徒,死在一人掌下,唉,多亏师弟替我挡了一挡,否则我也难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无暇多想,走开去帮盘蜒,盘蜒用竹竿在河岸一撑,那船驶了出去。

    突然那郑喜悄掩上来,一掌拍中盘蜒背心,盘蜒惨叫一声,垂首晕去。陆振英见状大怒,喝道:“你做什么?”手掌切向郑喜颈部,郑喜“呼呼”出拳,将陆振英逼退,将盘蜒抱起,跃上猎林,大声吆喝,猎林不知怎地,竟听了郑喜使唤,纵身跳回岸边。

    陆振英“啊”地一声,急忙抛锚停船,但此时已离岸十丈远,难以返回,她望洋兴叹,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郑喜托着盘蜒,此时万鬼众人赶到,赵靡走近二人,哈哈大笑,说道:“好,你做的不错,这功劳可当真不小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在船上高喊:“郑喜,你这忘恩负义的贼子!你你快放了盘蜒哥哥。”

    赵靡笑道:“忘恩负义?这万仙的窝囊废欠咱们人情,咱们杀了他那师弟,却留他一条性命,只不过喂他毒药,他若不帮咱们擒住你二人,自个儿便小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他得意非凡,又朝陆振英喊道:“你若不想你这位师兄丧命,便快些把船撑回来。”陆振英紧皱眉头,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郑喜五官僵硬,低着脑袋,催促猎林,背着盘蜒,策马至赵靡身边,赵靡不虞有他,取出匕首,对准盘蜒胸口,望向海岸,正要再开口,刹那间盘蜒翻身而起,一指点中赵靡下颚穴道。

    本来这赵靡功力不弱,身上有万鬼门中内力护体,而盘蜒伤势不轻,赵靡绝不至于轻易中幻灵真气,可此时全无防备,只专注迫陆振英投降,哪里抵挡得了?蓦然晕头转向,已被盘蜒拉上马背。

    万鬼众人脸上变色,纷纷围了上来,但郑喜哇哇乱叫,拾起匕首,如疯了一般拼命砍杀,他毕竟乃万仙渡舟弟子,武功不凡,万鬼门虽然了得,仓促之下,也被他一齐迫退。

    盘蜒一拉猎林鬃毛,这骏马再一扭头,冲了几步,奋力腾空,前蹄在船上一点,再度回到甲板上。陆振英放心下来,与盘蜒两人一同划桨,乌篷船破开海水,远离岸边。万鬼众人合力将郑喜杀死,匆匆再找船只,更有人欲跃入水中。

    盘蜒拔出宝刀,指着赵靡,笑道:“全都给我站着别动,否则你们这位首领脑袋不保。”

    万鬼门人虽行径似妖,但各个儿竟颇讲义气,脸色气愤,却也不敢动弹,唯有眼睁睁看着他们远去。

    陆振英忙道:“你可吓坏我了,你怎地看出郑喜他听命万鬼?”她察觉到盘蜒心思,知道他有心犯险,反制敌人,虽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,但也不便阻拦,先前盘蜒落入赵靡手中,她难明后果,心中其实备受煎熬,此刻见盘蜒平安,更是欢喜万分。

    盘蜒说道:“那小子鬼头鬼脑,看着就不对劲儿,我只不过防上一手罢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盘蜒早看出郑喜有鬼,趁他慌乱之际,以幻灵掌力加于他身上,又暗中嘱咐陆振英小心。那郑喜刚有发难之意,盘蜒立即知觉,催动内劲,迷住郑喜心神,郑喜被万鬼众人折磨了许久,也已心力衰竭,瞬间全无抗拒之力,反而落入盘蜒掌控。他驾驭猎林,绑走盘蜒,皆已在盘蜒计算之中,为的便是捉拿万鬼众人的首领。

    盘蜒这一来一去,实则极耗心血,此时稍稍得了空闲,赶忙盘膝坐下,运功疗伤。陆振英见四下太平,也不忙划船,伸手抵住盘蜒几处穴道,助他医治内伤。

    盘蜒知时间紧迫,不能耽搁,等身子稍稍好过了些,便说道:“这伤倒也不忙在一时,先远远逃开再说。”

    大海广袤无边,海啸之后,水汽弥漫,倒也风平浪静。陆振英在赵靡身上补了几指,又得盘蜒指点,两人扳动木棹,互相助力,节奏合拍,这小船乘风破浪,行速颇急。

    盘蜒稍稍卜卦,知道追兵并不明二人下落,不由如释重负,他走到赵靡身边,在他背心一按,赵靡缓缓苏醒,见到自身处境,脸色惨白,说道:“想不到万仙中竟有这等奸诈之人!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老兄也甭客气,说起阴谋诡计,万鬼手段才叫滑溜。”

    赵靡运气急冲穴道,但知无法脱困,脑中思索计策,哪里想得出半分半点?

    盘蜒道:“师妹,留着此人,总是祸患,咱们将他杀了,抛入海中,喂海底怪鱼如何?”说罢朝陆振英偷偷眨眼。

    陆振英明白他意思,笑了一声,说道:“好啊,我正怕那海中怪鱼突然冒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赵靡倒并非贪生怕死之辈,只是听两人声音随意,似全不将自己性命当一回事,心想:“能多活一刻是一刻,总好过随随便便死了。”他口齿伶俐,极富智计,忙道:“两位仙家,留着小人小命,总是有用。那怪鱼不过是渔夫谣传,怎能当真?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除了当当人质,恐吓那些万鬼追兵,其余又有何用?反正他们也追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赵靡急道:“两位想知道什么?小人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盘蜒指着陆振英,说道:“这位姑娘是我顶头上司,师妹,你说我该饶他么?”

    陆振英笑道:“我可管不住你,反而总替你担惊受怕的。好吧,且问问他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谨遵师妹法旨。”又对赵靡说道:“你们万鬼为何与那‘徘徊’勾结?那章鱼中的女子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靡道:“咱们所以相助徘徊,正是受了那位‘蛇帝共工’主人之令。”

    盘蜒这一惊非同小可,险些叫出声来,他道:“那那女子叫做‘共工’?她不是泰家的祖宗么?怎地怎地会是聚魂山阎王的名头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