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九 酒香不怕巷子深
    盘蜒暗想:“瞧此二人模样,真是丢人现眼。”但转念一想,万仙门人,大多皆是这般熊样,一生所求无外乎美色享乐,此二人也不算出格,只是不知陆振英为何万里来此?

    陆振英说道:“我是去船夫那儿问明此地状况,并非游玩。两位师兄自不必作陪。”

    那郑师兄笑道:“师妹到底勤奋,一来便办正事,但你这三年来头一次下山,何必匆匆忙忙的?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道:“师妹,我有一句肺腑之言,今日要劝一劝你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神色慎重,点头道:“马师兄请说,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那马师兄笑道:“你师兄我看着年轻,实则已六十有余,年岁越大,这世事看的便越透彻。咱们这万仙门哪,既然已脱尘登仙,便得有当仙家的气派,凡是讲究不急不躁,逍遥随意,如此方得洒脱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“嗯”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马师兄又道:“你下得山来,一路上马不停蹄,也不与咱二人游玩交谈,好伤同门之谊,今个好不容易到了此处,风景难得,生平少有,师妹当放下担子,随我二人转悠转悠,快活快活。”那郑师兄嘿嘿一笑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盘蜒听他这话说的太过无耻,竟向她公然索欢,陆振英是他生平第一恩人,岂能容她受辱?他正想出手教训,但陆振英却开口说道:“两位师兄,振英也有几句心里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那二人自诩风流,以为她心动,忙道:“师妹只管说,咱们全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道:“振英受师父之命,随两位师兄下山历练,本想学学我万仙门浩然正气,修身之德,但两位师兄一路上花言巧语,丑态百出的模样,振英瞧在眼里,隐忍至今,此刻再忍耐不住,我万仙门虽实力雄厚,举世难逢敌手,可俗语说仁者无敌,又道圣人者,以德服人,以理屈人,以言教人,以行知人。咱们若不修德修行,善语善心,哪怕功夫再高,谁都瞧不起咱们。”

    盘蜒暗暗点头:“义妹这话说的好,万仙之中,虽号称皆为修道人士,但有几人能有她这般见识气概?”

    郑、马二人面红耳赤,各自恼羞,但陆振英乃是张千峰弟子,鲲鹏徒孙,这二人资格虽老,却也不敢得罪,一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陆振英又道:“如今咱们来此,为的乃是找寻失踪的几位同门,他们行踪未明,生死不知,我念及他们安危,心中焦急,故而一刻也不敢停留,风风火火、急急匆匆的来救他们,便是早上一分一毫,也是好的。两位师兄,昨夜你二人可是去镇上乐坊花天酒地了?你们这般行径,有负师门所托,更陷那些受难同门于水火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她是为救失踪同门而来?那几人也来到坛海镇,想要前往陆腾么?”

    那郑师兄叫郑喜,被一通斥责,心底怀恨,只羞得抬不起头来。而那马师兄叫马勒,不禁气急败坏,他嚷道:“他们不知去向,也不知遭遇何事,咱们追踪过来,已过了月余,不过是找找其下落,查清他们几人下场罢了,哪有那么着急?”

    陆振英说道:“若他们仍有一线生机,咱们便决不能懈怠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一跑堂的走了过来,手持热茶,放在三人面前,又端出热菜,说道:“玫瑰蜜糖卤汁醋鱼,香油拌葱大虾,甜糖豆腐蟹黄羹,三位慢用,慢用。”

    盘蜒见这跑堂的身法快捷灵动,身怀武艺,不禁留上了神,寻思:“那茶水饭菜中有毒么?但万仙门人,体质百毒不侵,即便其中有寻常蒙汗药,也奈何不了他们三人。”他不明那跑堂底细,不想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郑喜暗生闷气,更是口渴,举杯喝了一口,只“呸”地一声,骂道:“这茶水怎地是酸的?这哪是茶水,莫不是尿么?”

    那马勒也一口将茶水吐出,拍桌子嚷道:“店家,店家,你这茶水恶心坏了!你可知咱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盘蜒瞧出端倪,知道茶中有药,味道古怪,却也害不了万仙之人,这跑堂的不明万仙底细,若非这两个门人不明江湖手段,早已察觉其中有鬼。

    陆振英忙抿了一口,只觉清香可口,并无不对,正疑惑间,那跑堂的慌忙返回,说道:“两位稍安,稍安,小店的早茶风靡千里,最是有名,也是一块金字招牌,两位客人可是口舌太刁,喝不惯这味道?”

    郑喜“哼”了一声,脸色不豫,说道:“你当咱们是未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么?我三人乃万仙仙家,平时品茗仙茶,知道好歹,你这茶味道有古怪,还想狡辩抵赖?你若不给咱们一个交代,我拆了你这茶楼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劝道:“郑师兄,让他们换一杯茶,也就是了,或许是忙中出错,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马勒冷冷说道:“此地如此怠慢,咱们待会儿可不付账。”

    那跑堂的说道:“是,是。”快步下去,那两人再度坐下,盘蜒见那跑堂离去之前,拿抹布在二人椅子上擦拭几下,心知有鬼,但他却未对陆振英动手,盘蜒有心看戏,反而倍感振奋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那跑堂的再度上前,递来新茶,果然芳香扑鼻,当是名品。那郑喜、马勒脸色缓和,说道:“这还像话。”揭开杯盖,静心喝茶,品尝菜肴,陆振英也不与他们多谈。此二人脸皮极厚,心底兀自在想:“这师妹一辈子未见过男人,不知好处,这才如此倔强,怎生想个法子,诱她上钩?早知带些靡草汁来,她一饮便醉,之后便好办多了。”

    那跑堂等了一会儿,忽然说道:“两位客官,五菜三茶,一共黄金二百两,还请付账吧。”

    马勒听他存心招惹,勃然大怒,说道:“什么狗屁玩意儿?”霍地一动,便要出手揍人,但那椅子黏住马勒屁股,竟也被拉了起来,马勒被椅子一撞,顷刻间脚步踉跄,那跑堂的一拳打在马勒脸上,登时鼻血长流。他大笑道:“兄台吃的太饱,屁股吞了座椅,当真罕见。”

    郑喜拔出剑来,连椅子一道合身扑上,一道剑气刺向那跑堂,但敌手身法滑溜,轻轻避开,手指隔空一点,郑喜顿觉臀部如同火烧,痛的大叫起来,只听呼地一声,两张椅子着火,郑喜、马勒吓得上蹿下跳,满地翻滚,跑堂的双足连点,招式精妙,瞬间踢中两人穴道。

    郑、马二人仙法精深,若正面与郑喜相斗,绝不至于一招败阵,但被火烧屁股之下,难以施展功夫,竟转眼被敌人制住。楼上客人纷纷惊骇,不敢再凑热闹,一齐夺路而逃,盘蜒一个翻身,躲在柜台之后,探头偷瞧状况。

    陆振英长剑出鞘,数道电光闪过,椅子登时粉碎,火焰被剑风卷过,就此熄灭,她转动身子,霎时拦在那跑堂面前,朗声道:“阁下何方人物,为何伤我师兄?难不成不将我万仙放在眼里么?”她见这跑堂的显有极诡异的妖法,不知为何,自己却未中招,心下暗暗提防。

    那跑堂的满脸倾慕之色,躬身说道:“姑娘才是天仙般的人物,其余这两个货色,乃是人中残渣,不值一提。我这回出手,乃是帮姑娘出气,姑娘难道看不出来么?”

    陆振英喝道:“你伤我同门,便是与我为敌!”更不多话,一剑此处,快极无影,霎时身法剑招皆如雷霆一般,她昔日蒙盘蜒指导,练成这轩辕雷霆真气,又精通飞升隔世功夫,身法之快,在万仙渡舟一层实可算作第一。

    那跑堂的原以为陆振英乃是娇嫩软弱的美人,不料她功夫竟这般了得,一时疏忽,已被她剑光圈住。只见她剑招凌厉,似水火冲突,似风雷碰撞,又是迅猛,又是轻巧,他处于下风,数十招之内无法还手,总算他功底深厚,缓过劲儿来,两人斗得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跑堂的眼珠一转,计上心头,右手再点出一指,郑喜、马勒二人身上火势又起,陆振英吃了一惊:“我明明挡住他指力去向,为何他仍能引燃他二人?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来,再度斩出剑气,灭了大火,那跑堂趁此时机,突然欺近,在陆振英脖子、腹部一拍,陆振英“啊”地一声,手足僵硬,似成了石雕一般。

    跑堂的哈哈笑道:“万仙仙女,你武功这般高明,当真好生令人敬佩。只是你心肠太好,非要保此二人性命,这才失手落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神色慌张,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为何要害我三人?莫非咱们万仙门走失门人,也落在你手上了么?”

    盘蜒见她神色,却又暗暗叫好:“她这惊慌神情全是装的,她习练内力有成,自有解穴之法,莫非是想从此人口中套出话来?”

    跑堂的摇头道:“小仙女,你可冤枉人了。我要对付你们万仙,全是由这两个小子而起。他们昨晚在酒楼喝酒,骗我门中几位姑娘与他们同眠,信誓旦旦,海誓山盟,模样可着实感人,谁知睡了一夜,至晨间又不告而别。那几位姑娘向我哭诉,说要上吊撞墙,你说我不出手,难不成放他们白白跑了?”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