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七 柳暗花明又一村
    罗芳林昏迷不醒,只觉阵阵病痛,备受折磨,一会儿梦见儿子被拦腰斩断,一会儿梦见被妖物抓破喉咙,好不容易转醒,宫女大喜,传出话去,罗蟠等人匆匆赶来,罗蟠喜道:“妹妹,若非你替我一挡,寡人性命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心下糊涂,暗想:“我并非有意救你,是是谁推了我一把。”但仔细回想,当时院中并无旁人,不免更是困惑。

    罗蟠皱眉问道:“她为何不答话,可是中毒未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已用内力将毒素清除,当无大碍,但病灶刚去,难免虚弱。”

    罗蟠道:“我妹妹金枝玉叶,待我最好,于国有功,仙家妙手相救,寡人朝廷上下皆感激不尽。”他初时信不过盘蜒,找来内家高手、当世名医替她疗毒,众人皆说性命难保,但盘蜒一出手,效用立竿见影,罗蟠惊叹之余,寻思:“这毒性竟如此猛烈,芳林儿为了救寡人,连孩儿性命、自个儿性命全都不顾。这等忠心,古今罕有。”于是对罗芳林赞许有加。

    罗芳林忽然说道:“我孩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罗蟠一时语塞,盘蜒斟酌许久,说道:“二位公子性命是保住了,但”

    罗芳林大叫:“但是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但伤了督脉,这辈子这辈子无法行走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“啊”地一声,强撑下地,惨声道:“让我去见他们,我要去见他们!”

    罗蟠想起院中之事,只感愧疚,这二童所以受伤,乃是他儿子推搡出去所致,如此看来,罗芳林先前相救举动,当真是菩萨心肠,宽厚至极了。

    他命宫女扶住罗芳林,走到二童养伤之处,罗芳林见儿子兀自沉睡,与常人无异,可其实已终生残疾,不禁心如刀绞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盘蜒轻拍罗芳林道:“王妃放心,此事便着落在我盘蜒身上,哪怕我寻遍天下,耗尽心血,也要找到灵药,令二位公子复原如初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并非软弱盲目的女子,虽一时悲痛欲绝,但听盘蜒所言,已想到好处:“盘蜒仙长曾对我夫君曰:福祸相依,因祸得福,我无意中立下大功,儿子又受这般磨难,定能求罗蟠放我母子返回玄鼓。”想到此处,对盘蜒卜卦之能更是佩服无比。

    但她万料不到此事乃盘蜒一手促成,那推她替罗蟠抵挡妖物的不是旁人,正是血云。

    她思虑周详,振作精神,对盘蜒道:“多谢仙家慈悲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二位公子病情或仍有反复,我要留在此处,照看他二人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再度谢过,走过重重宫门,来到御书房,却见罗蟠召集心腹大臣,正在商议要事,他见到罗芳林,面露喜色,说道:“妹妹,我正在找你,我那两侄子怎样了?”

    罗芳林深恨罗蟠那三个儿子,但扮作凄然欲涕的模样,哀声道:“哥哥无需挂怀,他们他们好的紧。”说罢泪水已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罗蟠叹道:“你还要瞒我,是怕我伤心么?都是我那三个小子不懂事,害了侄儿”

    罗芳林急道:“不,不,哥哥何出此言?怎能责怪他们?小孩儿家懂些什么?”

    罗蟠见状,更是感激,心中最后一丝疑虑也不翼而飞,他道:“我问盘蜒仙家那三怪来历,得知你来此途中,曾遭遇过其中一怪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罗芳林点头道:“不错,正是那浑身霜寒的鬼怪,它当是巢国国君派来的。”

    罗蟠恨恨说道:“果然如此,巢国那群南蛮如此放肆,先害我妹妹,又害我儿子,更欲行刺于我,我不灭南蛮,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已不在意此事,扫过群臣,见她那罗繁哥哥并不在其中,心底微起波澜,但旋即不以为虑。

    罗蟠道:“我让你们去查那三怪如何混入城来,你们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护国大将军说道:“圣上,我有一言,不知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罗蟠笑道:“但说无妨,此地并无我信不过之人。”

    大将军道:“罗麾大人死后仅仅一日,便生出这般异事,只怕大有可疑之处,似似是”

    罗蟠问道:“似是如何?”

    大将军道:“似是有人要替罗麾大人报仇一般。”

    罗蟠徐徐点头,问道:“是巢国那蛮王么?”

    大将军压低声音道:“蛮王与罗麾交情不够深,定是罗麾最亲近之人。”

    群臣闻言,议论纷纷,脸上表情皆仿佛在说“我早就猜测如此,果然英雄所见略同”。

    罗蟠拔身而起,来来回回走了一圈,神色严厉,问道:“将军以为,谁最可疑?”

    大将军道:“灵夏城中,除了圣上之外,唯有芳林公主”

    罗蟠怒道:“芳林儿母子险些为寡人死了,此等忠心亲情,举世罕有,若再提她名字,我立时把你投入大牢!”

    大将军连忙道:“圣上说的极是,除了芳林公主之外,仍有当今皇太后,罗繁大人。”

    罗蟠“嗯”了一声,听这二人名字,却并不如何惊疑,只怕他也早在猜测,却要等旁人先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将军又道:“昨日晚间,圣上派人去请皇太后,她却迟迟不来,万幸避过那三妖刺客。而罗繁大人与罗麾大人关系极好,罗麾大人一死,他便闭门不出,不曾有半点消息。而罗麾大人生前与罗繁大人一同接见巢国使臣,彼此自然相熟。”

    罗蟠冷笑道:“我待这两个弟弟不薄,凡事皆由着他们,他们可背着我做了不少好事哪。”从腰间解下剑鞘,交给那大将军,说道:“你领此宝剑,亲自领军围住罗繁府邸,便说我有事相请,将他带来,其余人全数收押。”

    大将军挺胸道:“属下遵旨。”顿了顿,又问:“如罗繁大人不肯遵命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罗蟠道:“如遇抵抗,格杀勿论!”大将军恭恭敬敬的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罗蟠又叫来一年轻将领,说道:“你率一支侍卫,闯入皇太后宫内,将她软禁,但不许伤她。”那将领也当即退下。

    罗蟠又与旁人商议亲征巢国之事,罗芳林等候半天,罗蟠才问道:“妹妹,你有何事?尽管直说。我决无不允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泣道:“哥哥,我孩儿如今这般模样,我我只想与我夫君重聚,一同照看他二人,彼此也好有个依靠,还望圣上垂怜恩准。”

    罗蟠凝视罗芳林,脸上喜怒不定,罗芳林呼吸急促,更是痛恨此人,便是这片刻之间,仿佛煎熬了千年一般。

    罗蟠叹道:“此乃人之常情,我本想留你们在此照顾,但你既有此意,我自当放行。只是”

    罗芳林抬头问道: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罗蟠笑道:“我妹夫乃当朝第一名将,远征南国,缺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且待我送我儿回城,与采英碰面之后,再让他追随圣上。”

    罗蟠点头道:“那你可得小心一些,那巢国国主与万鬼勾结,手下妖异无数,途中诸多危险。我先飞鸽送信,让妹夫出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终于欢喜起来,跪下说道:“多谢圣上哥哥圣恩!”

    罗蟠本有些不放心东采英,但转念一想:“当时那妖魔出手,我已必死无疑,她若有二心,岂能救我?罗蟠啊罗蟠,纵然你众兄弟都没安好心,连母后都信不过,唯独这妹妹对你一片赤诚,芳林儿生性机灵,那东采英即便有异动,她也必代你劝阻,替你通风报信,你何必多心?”

    他又传来宫中八大好手,皆是昔日武林中顶儿尖儿的的前辈高人,嘱咐他们打起精神,确保罗芳林平安。

    罗芳林返回住处,收拾行李,想起明日终于可以离了这龙潭虎穴,心头欢快至极,但又想起自己那两个遭罪的孩儿,胸口怒火熊熊,难以平息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忽然一阵大风吹来,将殿中窗户吹开,罗芳林吃了一惊,叫道:“丹儿,丹儿,将窗关上了。”等候半天,丹儿并未答应。

    她多经险境,心中警惕,抽出长剑,缓缓走出闺房,霎时屋内灯火齐灭,她想要大喊,口鼻却被人掩住。

    她奋力挣扎,却感到那人松开手,低声道:“王妃,是我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登时如死里逃生,问道:“盘蜒仙家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我是血云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心想:“这二人声音好像,我是辨别不清。”转过身来,血云退开一步,在椅子上坐下,笑着凝视罗芳林。

    罗芳林问道:“仙家这些日子去哪儿了?好久不见你。”心中却想:“若他在此,以他的神功,便不惧那三头妖物,我儿也不会受苦。”

    血云叹道:“寄人篱下,如履薄冰的日子,滋味儿不好受吧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微微一愣,想要遮掩心事,但却又想:“他救我性命,与盘蜒仙家互为知己,我当信任此人。”于是叹道:“哥哥已答应放我离去,我是不必在此搅合了。”

    血云突然大笑起来,这笑声万分可怖,似有追魂夺魄之能,直钻入罗芳林心底,罗芳林吓得腿脚软,想要喊叫,却不出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血云止住笑声,说道:“你以为罗蟠会就此罢休?他一时信任于你,但隔了两年,又会放心不下,疑神疑鬼,再找个借口,将你两个儿子接回来住,没准连你也一并软禁在此。反复试探,直至逼你丈夫造反不可。”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