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六 妖魔鬼怪乱京城
    那三个顽童奇道:“你便是这两个妖怪娃娃的娘?”罗蟠十六岁时便得了三子,其后再无建树,对此三人骄纵异常,故而各个蛮横霸道,平素欺负作乱,如同恶棍一般,宫中人人自危,不敢招惹这三个小皇子。

    罗芳林笑道:“瞧这话说的,什么妖怪不妖怪,他二人是你二人弟弟。”

    盘蜒见三顽童盯着罗芳林,神色颇有些痴傻,似觉得她形貌出众,漂亮的紧。罗芳林更不多言,朝两人微笑点头,展开身法,霎时如彩云般飘走。

    她来到一空地上,冉冉、香香齐声大哭,喊道:“娘,娘,你可算来了,我想娘,想爹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也哭红了眼,说道:“天可怜见,让我母子有团聚之日,有娘在此,再不让你二人受半点苦,咱们聚在一块儿,再也不分开。”她虽识大体,但委实恨透了那三个侄儿,片刻也不想逗留,暗想:“那三童若向罗蟠胡言乱语,他轻信神鬼之说,那可如何是好?怎生想个法子,让他放咱们走人?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盘蜒跟了过来,罗芳林心中一宽,便将此事向盘蜒说了,盘蜒心如乱针扎刺,痛苦不堪,但脸上却颇为平静,说道:“那卦象模糊,难以索解,王妃但留在此处,静观其变吧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叹了口气,道:“暂且唯有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她在宫中战战兢兢度过三日,到了第四日日暮,罗蟠召见,她一咬牙,带着二子,由盘蜒相伴,来到龙宇宫,只见罗蟠眉头紧皱,似有心事,她见状更是心惊。

    罗蟠见她与二子寸步不离,哈哈一笑,说道:“妹妹有何放心不下?宫中守备森严,高手无数,各个儿眼疾手快,你让他二人自个儿去玩,我有正事要与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稍有犹豫,罗蟠沉吟片刻,说道:“我听我那三个胖了些怪事....”

    罗芳林急道:“皇上,奇梦童言,岂能...”

    罗蟠大声笑道:“妹妹以为我当真会信这等鬼话么?我当场便厉声打骂他三人,如今他们已然服帖。”说罢传令下去,过了一会儿,一太监领着三人入内,三人见着罗芳林,又是一愣,神色喜悦,嚷道:“是漂亮的妖仙阿姨。”

    罗蟠喝道:“什么妖仙阿姨?见着长辈,为何不拜?”

    三人怏怏磕了头,罗芳林哪里肯受?急忙将三人扶起。罗蟠指着冉冉、香香,说道:“带两位侄儿下去玩耍,若再有半分怠慢欺凌,我非打断你们的腿不可!”

    三人答应一声,握住冉冉、香香手掌,罗芳林遍体生寒,险些上前动武,但总算有几分自制,硬生生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香香、冉冉喊道:“娘,娘,我怕。”罗芳林心想:“不可惹恼罗蟠。”摇头道:“三个大哥哥知道对你们好啦,你们跟着哥哥,莫要调皮,好么?娘就在此处,说完便来找你们。”二童甚是听话,那太监将五童带到屋外大院,任由玩耍,小心伺候。

    罗蟠笑道:“咱们是一家之亲,彼此之间,更不能生出隔阂。妹妹可也是这般想的?”

    罗芳林点头道:“哥哥此言说到我心坎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隔间门板一开,走入两个老迈大臣来,其中一人乃是费锐,罗蟠对费锐道:“费大人,此事由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见罗蟠神色古怪,似欲装出悲伤模样,但却装得不像,心中一跳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费锐唉声叹气,说了些“天妒英才,英年早逝”的话,才道:“罗麾大人在狱中染上急性恶疾,已然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“啊”地一声,心中一酸,哽咽道:“前些日子还好好的,怎会....”

    盘蜒知道是怎么回事,也知道是何人下的手,更知道那人在盘算什么。

    罗蟠恼道:“我让你们将他关起来,可非让他受罪,而是要你们好好待他,让他自个儿反省,正是一番美意,你们....你们如此疏忽怠慢,害死我亲兄弟,岂不.....岂不让我也担负骂名?”

    费锐惶恐说道:“圣上安心,罗麾大人染疾而亡,乃是天数,定是他冒犯天子,故受天罚,怨不得旁人。”

    罗蟠实则心中喜悦,如释重负,这些时日,他不断询问罗麾消息,却有人传来朝中流言,说罗麾拉帮结派,勾组党羽,如若此次归去,将来必有大患。他本已有除去罗麾之意,但不料却似有人知他心意,暗中将罗麾害死,伪造成病亡模样,罗蟠推测便是这费锐所为,暗赞他知自己心意。

    他去了心病,却又生出新忧,他仍有一亲弟弟,地位名望,不逊于罗麾,与罗麾素来亲情深厚,他怕此人心生怀疑,暗中作怪,有心安抚,思忖:“唯有责罚费锐,让他吃些苦头,将来再赏他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念及于此,他道:“费锐,我让你看管弟弟,你办事不利,累他身亡,罪责不小。你在蚌陵封地便收归皇室,大狱中一应狱卒,尽皆克扣俸禄。”

    费锐实则全不知情,闻言暗怒,但哪里敢显露出来?磕头道:“老臣知罪,圣上处罚的是。”

    罗蟠又斜睨罗芳林,心想:“她与罗麾兄妹情深,不知会不会怨我?”他召罗芳林前来,说是告知噩耗,实则乃是察言观色,考验其心。

    罗芳林早料到罗蟠意图,虽然悲戚,但旋即抹泪道:“天意难违,此事乃是罗麾哥哥自个儿不对。”罗蟠果然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此时天黑了下来,宫中四处点灯,有如星悬夜幕,又似萤火浮舞,罗蟠道:“今个儿难得,妹妹便留下陪我,我这便将娘亲也接过来,咱们一家子吃顿团圆饭。你好好劝劝娘亲,她得知罗麾之事,心中悲伤得很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心想:“还有罗繁哥哥,为何你不请他?”不敢开口,欲言又止。罗蟠见她如此胆小,更不担忧,心想:“我这妹妹自幼乖巧,我何必提防着她?”

    两人有一句,没一句聊了许久,突然间,只听院外一声长长惨叫,众人大惊,那崇山峻岭四侠霎时现身,护住罗蟠,盘蜒心头困苦,随罗芳林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见月色之下,一龙虾般的火怪张牙舞爪,逼近幼童,身旁躺着四个护卫,已然被烧成焦炭。

    盘蜒垂下脑袋,不忍观看,那火怪正是他亲手招来的。

    众人见火怪离五个孩童靠的太近,阻隔通路,投鼠忌器,怕它暴起伤人,不敢上前招惹。

    三个胖孩哇哇乱叫,哭道:“妖怪,妖怪,他们果然招了妖怪来!”“不错,这两个小祸胎,梦中仙人说的半点不错。”“它是来找小妖怪的,咱们将小妖怪送过去!”

    三人乱糟糟的一通大吼,举起冉冉,香香,朝那火怪扔去,罗芳林“啊”地一声,不料这三人竟如此恶毒。

    火怪张开前肢,钳住二童,两人同时闷哼,口中鲜血狂喷。盘蜒身形一晃,宝刀出鞘,斩向那火怪,那火怪双臂立断,盘蜒趁势将两个小娃娃抱住。那火怪哀嚎一声,身上火焰如旗,张扬肆虐,身子蜷缩起来,变作转轮,轰地一声,直飞出去,撞破宫墙,拦路侍卫吓得不轻,被火轮一撞,登时死伤惨重。火怪在地上一弹,几个起落,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盘蜒查看幼童伤势,见腹部烧融,触及脏器,腰上深深一道伤口,围成一圈,皆已命在顷刻,他心中又恨又悔,暗想:“我为何要听血云指使?”又想:“这是命中注定,我是在助她脱困!”

    他脑中虽乱,手脚不停,指尖轮点玉堂穴、紫宫穴、膻中穴,体内仙气源源不绝,注入幼童经脉之中,他二人已然昏迷,幻灵内力涌入脑中,令二人心跳不止,不至于气绝,那火怪乃是五夜凝思功“晴月时”引来,是为“怒妖”,盘蜒则以“阴月时”内力相助,化解二童体内热毒。

    罗芳林心如刀割,也想上前照看,霎时一道蓝光晃动,只见一怪遍体寒霜,双目凄厉,朝罗蟠三子冲去,她认出那正是先前捉她的妖物,罗蟠惊呼道:“快去护住吾儿!”

    那望南四侠早已扑上,四人一齐出掌,四道开山般的掌力打向那厉鬼,厉鬼身子旋转,呼呼也拍出掌风,霎时天寒地冻,望南四侠三人运足内力,与那寒气相抗,另一人一招“灵猫上树”,轻功灵巧,已抱住三子,再足下生风,眨眼已脱离险境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绿皮怪物从地下钻出,模样似是猿猴,高逾一丈,鼻长如匕,直朝罗蟠袭去,那望南四侠正苦苦与厉鬼纠缠,相救已万万不及。

    罗芳林正不知所措,蓦然背上被力道一推,那劲力极大,方位巧妙,她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,撞在罗蟠身上,碰巧救了他一命,那绿皮怪物一抓正中罗芳林左肩,霎时抓下一块肉来。

    她剧痛之下,又觉体内麻痒无比,似有蛆虫钻洞,眼前渐渐模糊,但这么缓了一缓,那绿皮怪物已被侍卫重重包围,其中不乏极高明的好手,怪物仰天长啸,往地上一钻,挖洞而走,顷刻间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她再去看那厉鬼,也已飘上空中,飞逃离。她大声喊道:“孩儿,我的孩儿!”毒素作,一阵头晕,就此昏迷过去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