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五 六亲不认誓出兵
    不多时,罗麾、费锐快步走来,那罗麾乃是罗蟠之弟,封为国公,又是上大夫,地位尊贵,而费锐则是一老头,官拜丞相。

    罗蟠笑道:“弟弟,费大人。”罗芳林也向两人问候,众人寒暄几句,各自入座,罗蟠道:“我找你们来,乃是商议征讨巢国之事。那巢国国君近来愈发猖狂,竟在我国境之内对芳林儿动手。此事铁证如山,军中多有人证,决计不假。弟弟,我要你在十五日之内,征集诸侯五十万兵马,歃血为盟,共伐南蛮。”

    费锐唯唯诺诺说道:“圣上英明,此乃造福天下之举。此战必胜,尔后北蛮妖国、万鬼万仙,岂能不对圣上敬畏交加?一齐来朝?”

    罗蟠点头道:“费大人,我如真能威震仙鬼,自是一件名垂千古的大事。”他想起当年与万鬼决一死战,却是雷声大、雨点最终只走了个过场,心中失落无比,每每念及,便总觉得诸侯皆嘲笑自己,因而夜不能寐,如今这南蛮跳了出来,正是他一雪前耻,建立功业的良机。

    罗麾却道:“哥哥,这南蛮地处偏僻之地,路途遥远,艰险无数。咱们对巢国所知极少,若贸然强攻,只怕胜负难料。”

    罗蟠心下不悦,说道:“书中记载:南蛮之国,不服教化,民众愚鲁,阵法松散,武艺粗劣。这等荒蛮野人,国中只怕连铁器也找不出多少来。而中原群雄,常年与群妖征战,精兵强将,不计其数,咱们此去可操必胜。弟弟所言,可谓过慎而怯了。”

    罗麾道:“哥哥所读乃是百年前圣人游记,但毕竟是早远旧文,做不得数。咱们这百年来器具突飞猛进,那南蛮莫非就停步不前了?”

    罗蟠道:“圣人之言,岂能有错?你说南蛮本事长进,又是何处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罗麾道:“我曾在府上接见过南蛮宾客,听闻他们述说国中情形”

    罗蟠脸色一变,站起身来,说道:“罗麾,你知咱们与南蛮势同水火,彼此仇视,为何还要召见他们的宾客?我又为何不知?”

    罗麾仗着是皇亲国戚,又立下过极大功劳,有恃无恐,脾气也不昂首道:“我见哥哥繁忙,那南蛮使臣等候多日,哥哥却不相见,我是替哥哥你分忧。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咱们若要与南蛮交战,岂能顽固不化,照本宣科?”

    费锐咳嗽一声,扭过头去,罗芳林一阵心慌,想要相劝,却见盘蜒频频朝她摇头,唯有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血云在旁笑道:“这见识当真不错。圣上有贤弟如此,江上稳固,九鼎在握。”声音诚恳,似是由衷惊叹。

    罗蟠听罗麾有事瞒他,本已发火,又听他当着妹妹顶撞自己,登时怒火炽热,再听血云赞赏罗麾,哪里忍耐得住?喝道:“来人,将罗麾拿下!”

    罗麾连退数步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,罗芳林则大惊失色,跪地喊道:“圣上哥哥,罗麾哥哥他他一时失言,并非有意冒犯,还请赐恩恕罪,饶他一回。”

    罗麾与兄长自幼一齐长大,不信罗蟠敢对自己怎样,听妹妹向自己求情,稍有惊惧,转眼恢复心气,倔脾气上来,说道:“你找我来商议巢国之事,我苦心劝诫,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罗蟠在天子之位上待了许久,整日担惊受怕,思绪繁多,心中所想,除了如何留名青史之外,便是怎样掌控天下,坐稳皇位。何人可信,何人可疑,常常拿不准主意,身心倍受煎熬。

    他看似光明正大,年轻有为,实则心底早变得心狠手辣,遇上危难,全不将亲情当一回事,他那兄弟罗塘便因与他争执,被他派去征税,设计误杀而死,他那时哭哭啼啼,哀悼感怀,但其实心中暗暗松了口气,只觉旁人对他又敬服几分。

    此刻他见罗麾全不服软,怒火中烧,对罗芳林大声道:“住嘴!”再转而对罗麾道:“你是臣下,我是天子,你对我言语不敬,已是死罪,但我宽宏大量,也不杀你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把这尖牙利齿之辈给我押入大牢,好好关上一段时日。何时学乖,何时放人!”

    罗麾骂骂咧咧,只是不服,罗蟠殿上武士一拥而上,将罗麾牢牢绑住,带了下去。罗蟠微觉快意,却见费锐、罗芳林一齐跪在地上,说道:“怎么?你们还想替他求饶?不是便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费锐道:“是,是。”忙不迭爬起。盘蜒走上几步,将罗芳林扶住,轻拍她背心,示意她莫要冲动。血云朝罗蟠一笑,眼神颇为轻视。

    罗蟠其实颇忌惮这两大万仙高手,拍一拍手,忽然有四人从屋顶落下,只见这四人各自约莫五十岁年纪,身形高大,虎背熊腰,眸子精光闪耀,内力极为深湛。

    罗蟠笑道:“两位万仙仙家,听闻两位与那蜂巢四怪交手一番,而我宫中亦高手无数,未必比那四怪逊色,这四位好汉,昔日在江湖上名头响亮,合称崇山峻岭,望南四侠,如今投效家国,已为我所用。你们两家见见。”

    那四人神色恭敬,竟无一丝骄傲之情,一齐跪倒在地,谦声道:“愿为圣上肝脑涂地!”

    盘蜒所知本就渊博,在万仙山中苦读一年,对天下奇人异事了如指掌,说道:“原来是二十年前威震江湖的望南四侠,当年四位联手北上,率数十位门人,迎战夜游谷千余名好手,打得一众豪杰鬼哭狼嚎,元气大伤,死伤无数,而四侠也就此销声匿迹。诸位事迹至今仍广而流传,可谓佳话。”

    那崇山峻岭四人神色冷漠,不以为意,更不答话。罗蟠奇道:“是么?你们当年这等英雄气概?不过他们已舍了过往牵扯,一心一意为我效劳,若有不知死活之辈,嘿嘿,意欲行刺我,倒也先问问他们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四人齐声暴喝道:“冒犯吾主者,杀无赦!不敬吾主者,杀无赦!吾主所指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盘蜒与血云摇了摇头,也一齐道:“万仙素来敬重凡人皇室,我二人岂敢无礼?”声音一模一样,就如同一人所发。

    罗蟠哈哈大笑,更是得意,说道:“在我宫中,如他们这般英雄好汉,不计其数。万仙高手,固然了得,但我凡间亦有真才实学之人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见他心情好转,问道:“圣上哥哥,不知我那两个孩儿身在何处?可否引来与我一见?”

    罗蟠点头道:“正该让你们母子团聚。”叫来一小太监,让他领路,带罗芳林朝柳蝶宫走去。

    宫中奇景迭出,宏大繁复,每走过一段回廊,便有池水红桥、庭院宫阙,罗芳林、盘蜒、血云来到那宫廷,只见假山真树,间杂花草,有许多护卫站在各处,而院中有少年少女,幼儿幼童在玩耍,多是诸侯送来为质之人。其中两个孩童最为幼一头金发,嫩脸隆鼻,双目如猫如虎,极为可爱,虽才蹒跚学步的年纪,却异于常人,奔走如飞。

    罗芳林在其中见到自己孩儿,心下狂喜,顷刻间美目含泪,想要上前相认,但院中起了争执,有三个十岁的小胖子将她孩儿推倒在地,狠狠打了几巴掌,纷纷骂道:“你们这两个妖怪,来到宫中,施展妖法,祸害咱们,祸害我父皇,我要告诉父皇,让他把你们爹爹妈妈捉来砍头!”

    罗芳林勃然大怒,想要教训这三个混账孩童,但转念一想:“正所谓伴君如伴虎,小不忍则乱大谋,有罗塘、罗麾哥哥前车之鉴,我万万不能莽撞。盘蜒仙家料事奇准,说我孩儿命中有劫,我总不能自乱阵脚,小孩儿的事,大人也不便插手帮腔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老宫女、小太监见状大惊,跪倒在地,拦在那三个胖子面前,说道:“三位小主人,这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小胖子尖声道:“我们三人昨晚同时做梦,梦见一仙人对咱们说,冉冉、香香两人乃是祸害,迟早会引来吃人妖魔,可把咱们吓得半死,既然一齐做梦,这事便假不了。非要打死这两个祸根不可!”另两人齐声附和,皆表赞同。

    冉冉、香香哭喊道:“没有,胡说,没有,胡说。”显然害怕至极。

    老宫女抱住他二人,问道:“梦中之事,不可轻信。没准是真妖魔骗三位小主人的。梦中仙人长什么模样?”

    那小胖子道:“那人浑身黑乎乎的直冒烟,也瞧不清面貌,看来便可怕的紧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中一凛,望向血云,血云朝他笑道:“不错,不错,就是我,就是我做的,你怎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盘蜒再偷瞧罗芳林,她并未察觉,似乎这血云压根儿不曾开口。

    盘蜒心头愧疚,垂下脑袋,那阴魂不散的罪孽又浮在心上。

    小胖子举起肥拳,作势要打,罗芳林轻轻一跃,身子舞动,将冉冉、香香搂在怀中,她身着彩衣,姿势曼妙,刹那间光彩照人,令人眼花,那三个胖子正是罗蟠所生三子,见她跳的美观,轻盈欢快,皆目瞪口呆,愣愣望着她,不愿动手。

    其中一小胖子问道:“你从何处而来,为何穿的这般漂亮?你可是爹爹的妃子?”

    罗芳林抑制火气,一手揽着二人,另一手抵纤腰,微笑道:“乖乖小侄子,你不认得我,我却认得你,我便是你们那未见面的姨。”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