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一 重施故技一锅粥
    罗芳林暗忖:“这三人夹缠不清,不可多与他们啰嗦。”朝那将领使一眼色,将领一扬手,众将士登时张弓射箭,飞矢如雨,朝那三人袭去。

    柏欢格格一笑,从身旁矮石上拍下一块石头,力贯掌心,扔了出来,那石块在空中“啪”地飞散开来,碎石纷纷扬扬,将箭矢挡下大半。那容八志转动葫芦杖,招式连转,如同一面盾牌,再将其余箭镞拦住。

    梁琼道:“王八羔子,胆敢先动手?”双臂交叉,横在脸前,直取众人。那将领喝道:“布阵!”全军进退,霎时已然就绪,前军刺出长矛,后军弯弓箭出,仿佛铜墙铁壁,全无破绽。

    那梁琼骂道:“雕虫小技,有什么用了?”双臂急抡,刹那间夹住三根长枪,他练有一门奇功,双臂刀枪不入,手肘、手腕处更是锋锐无比,内力一震,咔嚓咔嚓几声,震断敌人兵刃。忽然间有箭迎面射来,梁琼将断抢朝上一扔,梆梆声中,尽数弹开,自身毫无损。

    众将士脸上变色,心想:“此人身手有如鬼怪一般,这哪是什么武功?分明便是妖法。”

    梁琼怪叫一声,几个起落,绕着敌阵转悠,蓦然手臂伸长,宛如砍刀弯钩,扑哧一声,从人群中钩出一人来,双手一斩,顿时劈做两半。

    罗芳林与那将领心下骇然,众兵阵形愈紧密,但那梁琼手臂关节怪异,忽短忽长,令人难以捉摸,局面极为被动。

    柏欢瞧得乐不可支,说道:“二哥,这一招圆月弯钩使得漂亮至极。”

    容八志酸溜溜的喊道:“虽然不错,但比起四妹的蜘蛛吐丝手法,相差便天高地远了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见梁琼不停奔走,其余二蜂气定神闲,并无出手相助之意,心下更是慌张:“他们如此有恃无恐,定是胸有成竹,若待会儿一齐上来,岂不更难对付了?须得早些打。”

    她得东采英传授过用兵之法,稍一思索,已有计策,说道:“变阵,使龙蛇阵!”

    那将领急道:“公主,咱们不可冒进,若露出破绽”

    罗芳林道:“只管下令!”

    将领无奈,唯有传令变阵,众兵卒登时散开,抄截梁琼后路,那梁琼被团团围了,前后左右全是敌人,再不能随意游走,趁机拿人。

    梁琼左右张望,尖啸一声,倏地高高跃起,直朝罗芳林奔去,有士兵以长矛刺他,梁琼以手臂抵挡,反而借力,身法更快了几分,眨眼间已到罗芳林面前,手臂一探,拿住罗芳林后背,笑道:“自作聪明,终究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罗芳林陡然回身,一掌打出,正中那梁琼缺盆穴,梁琼只感一股极冷寒意透入体内,一个激灵,动作迟缓,罗芳林笑道:“自作聪明,终究手到擒来。”一招“飞舟仙剑”,纤足回旋踢出,那梁琼脸上挨招,霎时鼻血长流,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罗芳林故意示弱,引那梁琼偷袭,趁他轻敌之际,陡然使出妙招来,竟将这武功远胜她的怪人重创。也是她吸取那厉鬼身上不少寒气,功力增长数倍,身法更是迅,又能在短时间运用纯熟,借此机缘,方才能打伤梁琼,否则以她原本内力,即使梁琼掉以轻心,她也决计奈何不了此人。

    那将领喜道:“将这刺客拿下!”众士兵气势一振,蜂拥而上。

    那柏欢怒道:“好个贼婆娘,胆敢伤我亲亲二哥!”一招“天女散花”,将大石块投了出去,哗啦啦在空中炸开,数个将士躲闪不及,背心中招,口吐鲜血,倒地而死。

    这柏欢膂力远常人,而手上功力怪异,可令石块松软随心,随手一抓,便可从石壁上取出大石块来,投出去时,那石块在空中分散,当真如炮弹一般。

    容八志肥躯一动,已拦在梁琼身前,葫芦杖打出,杖法快的令人眼花缭乱,而杖头那葫芦威力极大,士兵稍稍一触,便是头破血流、断手断脚的下场,玄鼓城众人竟全然近不了身。

    梁琼晕头转向,但仍嚷道:“我正要显威风杀敌,要你卖什么好?”

    容八志啪地一声,抽了梁琼一耳光,梁琼勃然大怒,气息反而顺畅,只听容八志道:“四妹叫你亲亲二哥,便是这一巴掌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梁琼哇哇乱叫,一跃而起,凶性作,将火气在敌人身上,冲入人群,双手转的如同滚刀阵一般,只一眨眼功夫,便杀了七、八个士兵。这三怪各显神通,攻势凶猛,玄鼓众人如何支撑得住?

    罗芳林鼓足勇气,朝那容八志攻去,容八志狞笑道:“小娘子,我四妹不要我,你倒也俊的很。”肥大的身子轻轻一转,已绕至罗芳林身后,那杖头葫芦微微一抖,已点中罗芳林至阳穴。罗芳林内力纵然了得,但以武功而言,仍与容八志这好手相差极远。

    梁琼嚷道:“已然得手,不必多杀,这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柏欢嗔道:“三哥,你这没良心的,你不要我了,要这小骚公主么?”

    容八志大笑道:“稍稍逗两句,乐呵乐呵,有何不可?我心中唯有四妹而已。”轻飘飘飞身而走。

    众军士听这三人言语恶劣,无不气炸了肺,更是奋勇争先,舍命相救,无奈这三人武功太高,配合又精妙无比,一时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又有一人掠空而来,手掌拍向那容八志秃头,容八志正在急奔行时候,手上又拿着一人,全无反抗之力。但他功夫精湛,葫芦杖更是极奇妙的神物,仓促间将葫芦杖一转,竟陡然又生出力道,身子拔高几尺,避过这一招。

    但来人早算到此节,身在半空,也抛出一块石头,砸中容八志背心,石头一声尖啸,其上真气惊人,容八志眼前一黑,直栽下来。那人顺手抢过罗芳林,又在容八志屁股上一踢,似踩在皮球上一般,瞬间倒退,已落在地上。容八志则在地上接连打滚,摔得满脸是血。

    柏欢惊呼道:“三哥!”情急之下,连扔出三块大石,去势快如闪电,这正是她最得意精妙的功夫,名曰“连珠夺命弹”,她见捉拿不成,已有心取罗芳林性命。石块在空中一撞,轰地一声,无数碎石砸落,宛如一场冰雹,那救人者身形迟缓,罩住罗芳林,身上砰砰几声,竟硬生生挺了过去,但听这声响,只怕浑身骨头已然粉碎。

    那人受伤极重,哇地一声,鲜血从口中涌出。

    柏欢出手之时,梁琼心有灵犀,早已奔了过来,双臂一前一后,连成长刀,斩向那人头颅,他经验何等老道,听那人骨头声音,知此人已无抗拒之力,这一招来势奇快,全不留余力。

    岂料那人轻轻一滚,竟躲开这一招,随即一刀劈出,梁琼招式用老,但甩臂一挡,却挡了个空,胸口被划破长长血痕,险些连肚子都被剖开。

    梁琼厉声惨叫,退后几步,见血流不止,知道今日万难得手,若被士兵围住,三人都有性命之忧,喊道:“救了三弟,咱们走!”抓住一士兵,在他脑门上一撑,那士兵头壳破裂而死,梁琼借此力道,快如螳螂,霎时已然远遁。

    柏欢骂道:“小贼,算你狠。”抱起容八志,施展轻功,倏忽间已在远处。

    众将士急忙围上,见那救人者躺倒在地,伤势沉重,动弹不得,而罗芳林则脸色忧虑,望着那人,无法开口,但却并未受伤。

    将领解开罗芳林穴道,罗芳林急忙抢上前,哭喊道:“盘蜒仙家,盘蜒仙家!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一惊,暗想:“原来是万仙的仙长,无外乎如此了得。”

    这救人者正是盘蜒,而这蜂巢三怪也正是他巧计引来此处。他装作毛贼,在一镇上找到三人,偷了三人银子,施展轻功,逃到此处,令罗芳林与三怪相遇,等三怪大展雄风,即将得手之际,他算准时机,猛然出手,竟一招内击败那厉害至极的容八志,随后他故意挨柏欢暗器,以幻灵内力制造异响,似乎受伤剧烈,令梁琼失了防范,趁势逐走三怪,以博取罗芳林全心信任。

    果然罗芳林感激至极,想起自己在玄鼓城对此人好生无礼,而若非此人相救,自己已落入贼人之手,下场难以想象,此人以德报怨,对自己夫妇二人恩情深重,当真无以为报。她念及于此,心急如焚,忙命人取伤药救助盘蜒。

    盘蜒有意无意,握住罗芳林手掌,探她内力,果然已吸了那厉鬼妖气,盘蜒神色痴傻,瞪着罗芳林直看,罗芳林脸上一红,心想:“他为何总是这般看我?先前在玄鼓城也是如此。”但她秉性镇定,也不乱想,任由盘蜒相握凝视。

    盘蜒心道:“她真真如那血云所说?她面相特异,决计错不了。此乃紫薇星相,她将来前程远人预料,我原以为是东采英,但那面相却转到她的身上。那血云血云想要利用她么?”

    统军将领翻出“精血补神丹”,送入盘蜒口中,盘蜒实则内力浑厚,伤势轻微,但仍装作艰难痛苦的模样,哀叹许久,这才撑起身子。

    罗芳林朝盘蜒磕头道:“仙家,你大恩大德,我罗芳林此生难忘”就要磕下去,但盘蜒手掌一托,她只觉一股柔和内力裹住她,竟自行站了起来。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